<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十章 有凤来仪 1
    莽莽昆仑,依旧银装素裹,苍茫寥廓。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石阶好像一条来此求道的白蛇,带着天成地就的灵气蜿蜒而上,石阶尽头,楼阁耸峙,檐角飞云,万象天宫隐约可见。

    阶梯两旁,是万年不化的积雪,纯净洁白,但映入归人眼中,却是刺眼的猩红……

    但见一袭萧索羽衣,手提着一个破了封的酒坛涉阶而上,脚步虔诚凝重,一步一印,而随着步伐前移,酒水不断洒在阶梯上,溅出一地氤氲酒香……

    “方无叹师叔,原谅师侄晚了两年三个月零三天才回来看您,你的徒弟们现在都还安好,这是你最喜欢的玉藻酒,饮罢之后,请您放心……”

    “吴无因吴师叔,您最喜欢山脚下部族用昆仑山雪酿造的玉龙酒,可惜那部族已经迁徙了,玉龙酒也没了……不过你是好酒之人,应当不会介意……”

    “楚无缘楚师叔,吴师叔若是多饮,您定是又要数落他,不过今日师侄回来,您就网开一面吧,吴师叔虽然怕老婆,怕你哭,怕你生气,怕你数落,怕你埋怨,但却与您一样,不怕六道恶灭半分,楚师叔,您没有嫁错人……”

    “萧无音萧师叔,你的决断没错,多谢您下令众人及时撤出昆仑山,才保全万象天宫一脉,您安心去吧,剩下的,交给我和师尊……”

    且祭且行,一路酒香,酒尽了,路,也就到头了。

    万象天宫,早已易主,守卫万象天宫的道众见他从容而来,立时喝问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来人恍若无闻,自顾自松开空荡荡的酒坛道:“李无奇李师叔,,因为知晓您勤于修行,平素最不喜饮酒,所以就没给您留,不过接下来祭拜您的,您定然喜欢……”

    六道道众岂是良善,见来者非凡,却又不答话,立时视为来敌,大喝一声,“大胆,竟敢擅闯万象天宫!”随即居高临下,齐齐扑击而上,夹攻而来!。

    “擅闯?擅闯万象天宫的人,究竟是谁?”咬牙切齿一声,松开酒坛的手,又被攥紧,扑击而来的道众好像被无形巨手抓在半空,随着攥紧的拳头,一瞬间,挤压爆浆,化作飞溅的血泥!

    “你……你是万象天宫的纪凤鸣?”一招立威,后面的道众已有人认出他的身份,惊恐道。

    爆裂的血浆纷洒而下,映照来人充血的双眸。

    沦陷两年,今日的昆仑山,有凤来仪!

    ------------------------------------------------------------------------------------------------------------

    万象天宫中,血千秋,血万戮叔侄方与天道主叙事完毕,正欲返回修罗道驻地,忽然听闻警讯从山门方向传来,一阵骚动不安。

    “嗯?莫不是正天盟从这边攻来了?看这次来了多少人,够不够本道主杀个痛快!”血万戮眼神中闪过嗜战的狂热,也不待多想,便朝山门方向纵飞而去,血千秋阻挡不及,摇了摇头紧跟而上!

    来至山门前,只觉人仰马翻,喧腾一片,血万戮未及看清,便见一道人影如石般飞砸而来,血万戮忙气凝掌心,接下来人,但触身之际却觉一阵刺骨冰凉袭来,血万戮运气再驱散寒劲,同时惊道:“范去病尊者?”

    眼前之人是人间道生老病死四尊者中的病尊者,在人间道中,排位只在晏世元之下,本是数得上名号的高手,可如今他眉发结霜,唿气成冰,全身不住的打着颤,本就就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如今更显进气少出气无。

    还未来得及将惊讶消化,便见又是一道人影倒飞而来,人影身上燃着熊熊火焰,不断在雪地中打滚,惨唿连连,将雪地焚成蒸腾水汽。

    朦胧水汽中,血千秋认出那人,“赤猊长老?”,这是先前与他同来万象天宫议事的畜生道赤猊兽使,想来他也是察觉警讯后来此观视。但自己明明与他分别不久,那他与来敌交手的时间也应该不长,这短短片刻,怎就败下阵来,而起善使火劲的赤猊长老,竟被以火燃火,烧得满地打滚。

    血千秋连忙快速上前,便见前头,人间道七情六欲十三使,北天三邪等精锐尽出,还有畜生道的青兜,黑蛟两位兽使压阵。

    “正天盟攻来了,而且人数不在少数……”血千秋做下判断,却忽觉气流涌动,平地乍起十数道龙卷,携裹这风雪直冲上天,七情六欲十三使中的数人,以及众多寻常道众被飓风卷起,直飞向天!

    “啪!”“啪!”“啪!”“啪!”“啪!”“啪!”

    ……飓风陡然停止,人间道诸人直坠而下,一个个头上脚下摔成倒栽葱,在雪地中砸出一个个深坑。

    而视野被清一空,纷纷扬扬飘下的积雪中,现出令血千秋惊骇一幕,非是千军万马杀来,傲立六道环伺之中的只有一人

    满腔恨,一身胆!万象天宫首徒,纪凤鸣孤身独闯敌穴!

    这时,却又听他的道主血万戮嘲笑道:“只你一个来送死?万象天宫的人,都死绝了吗?”

    随即,血万戮手一扬,“毁煞”长枪赫然现世,修罗道嗜战成性,此时足一点,在瞬间获得了超越极限的冲刺速度,身形在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气浪,爆发出阵阵刺耳的凄厉长鸣,一圈又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以他激射的轨迹为中心向外扩散,修罗道主出手,霸道之气自然充塞天地!

    “戮儿修为有用精进……”血千秋心中赞叹一声,忽然面色一变,“不好!”身形急掠向前。

    却听纪凤鸣双目一凛,“头顶万象天宫的天,脚踩万象天宫的地,你,欺我万象天宫无人么?”

    纪凤鸣脚下地层拔高,层层升起,血万戮一往无前的一击,直撞在了最坚硬的磐石上,而随后只觉头顶一黑,似有一股沉如山岳般的压力当头而来。

    抬眼一望,纪凤鸣已站在一半身石巨人的头顶,石巨人正抬起阶说组成的巨手,以磅礴无匹之势当头压来!

    血万戮色变,但情势越险,他便战得越狂,狂澜巨浪似的凄厉杀气迅速凝聚,化作奋起向天的一枪,血色光芒吞吐噬人,这一枪撕山裂海的威势仿佛要将一切洞穿。

    只闻锵然一声,枪尖和石拳,大小完全不成比例的两物相撞,结果竟是强弱悬殊分明。

    血万戮被砸得跪倒在地,枪尖刺入拳头中,枪身弯折成了一个极限的弧形,却仍挡不住泰山压顶般的石拳!

    就在此时,血千秋及时来援,手持长戟的他抖一戟花,长戟戟杆自下而上一撩,他出手无血万戮那般霸烈狂勐,声势浩荡,却是更加凝练沉实,阳刚之余,还藏着一股柔劲。

    “咔!”长戟的月牙撩到枪拳相交处,与毁煞枪并在一处,原本被毁煞枪钻出的裂纹,此时迅速如放射般扩散开来,裂痕满布了石人全身,石人摇摇欲坠,将要崩解。

    血千秋趁机拽着血万戮抽身而退,但纪凤鸣手拈法诀,足下一踩。石人碎开,密密麻麻,势道威勐无匹的碎岩山石往四面八方喷射。

    周遭道众方躲过飓风,又遭山石飞射,只闻惨唿声不绝于耳,而血千秋一手护着侄儿,一手舞动战戟,交击声不绝于耳,他斗大的山石砸得连连后退,直至气血翻涌,手臂震麻,方才捱过这连绵不绝的石雨。

    “有些本事,再来!”血万戮方脱险境,却是战意越燃越炽,这便要挺枪再战。

    看着自家不知天高地厚的道主,血千秋憋在嗓子眼的一口血几乎喷出,“你别动!”

    血千秋把血咽下,将血万戮拽住。

    “怕什么,对手就他一个!”血万戮犹然觉得自己方才只是一时下风,有些不快回应道。

    “搞清楚!”血千秋咬牙沉声道:“对手可不只是他,你的对抗的,可是整座昆仑山!”

    话音方落,砸落的巨石好似有灵性一般翻滚而回,将原本坑坑洞洞的填满,纪凤鸣飘然落回地面时,脚下石阶已完好如初。

    此时人间道道众增援又至,只将纪凤鸣围困住,为首的是人间道的“死”尊者郑不死,便听他喝道:“纪凤鸣,竟然孤身一人来送死,今日就让你永葬昆仑……”

    而纪凤鸣全然不理他,环视周遭道:“人间道,畜生道,连修罗道的道主和副座也在,但少了祸首,今日我怎么血洗六道?”

    便见纪凤鸣气运丹田,随后化作震天一吼,响彻回荡!

    “帝凌天!出来!!!!”

    ----------------------------------------------------------------------------------------------------------

    震天一吼,声音直传至净天祭坛。祭坛上,两道人影远望,注视着山门的纪凤鸣。

    “孤身一人独上昆仑,纪凤鸣够胆,也够疯……现在身处包围下,竟还敢向主上挑战,当真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人道主晏世元既惊又赞。

    而他身侧,净天祭坛正中,天道主帝凌天负手而立,银面覆盖下,一双眼睛如鹰隼一般锁定纪凤鸣,“纪凤鸣大器已成,早就不是初生牛犊了。只是不想,昆仑山阶下还藏着一个法阵。”

    晏世元道:“万象天宫有记载的法阵分明被咱们毁坏殆尽,而观此法阵,与地脉相连已久,也不是新设立的,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帝凌天摇摇头,道:“大概是他自己偷偷设立的吧,才会不为人知,没想到成了麻烦,昔日立身昆仑山顶,卫无双就是名副其实的当世无敌,如今的纪凤鸣已直追卫无双,他的极限,又在何处呢?”

    帝凌天此话绝非过赞,万象天宫一脉是精研阵法术式的法修,与剑修、器修等修途不同,法修更讲求“天”、“地”、“人”合一,借助阵法术诀,调动周遭天地之力为用。

    所以若抢得适合的天时地利,提前布置准备,便能使法修的实力提升数个档次。

    昔年顾剑声比较他与卫无双时曾说,“若狭路相逢,短兵相接,他不及我。若谋定后动,待他借天时地利布置周详,天下人不及他。”便是指的这个道理。

    而在纪凤鸣生长了二十多年的昆仑,在天地清气所钟的道门圣地,天时地利的优势更是被放大到了极限。

    万象天宫能千年鼎力不摇也是因为此,当年六道恶灭若不是趁着万象天宫最强师徒都不在,再加上一连串的连环布计,万象天宫根本没沦陷的可能……

    “主上何需长他人志气,灭了自己威风,纪凤鸣纵有通天之能,但主上却是凌天之帝,自可轻易收拾他!”晏世元双目中满是崇敬,。

    “哈,坦白说,这种情形下对上,吾,并无把握……”帝凌天轻笑一声。

    “怎么会?”晏世元惊道。

    但帝凌天旋即道:“不过,吾自有更简单的办法,他占天时居地利,我便毁去他的天时地利!”

    “主上的意思是?”

    帝凌天点点足下道:“没错,净天祭坛方建成,晏道主,你正好在此一试它的功效是否真如传说……”

    “而我,去一试纪凤鸣,失了天时地利,他还能否活着走下昆仑山!!”

    ---------------------------------------------------------------------------------------------------------------------------

    ps法爷的身,狂战的心,纪凤鸣装逼可别翻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