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九章 随心所欲 2
    北龙天面色凝重道:“我想说的是,如今天下妖族的处境,已是岌岌可危!”

    公子翎长眉一挑,“这话从‘北龙一动天下惊’的老龙头口中说出,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

    北龙天神情肃然,不见丝毫玩笑之态,“朕也希望,朕只是危言耸听,但公子不妨一想,上古之时,百族共聚,人无虎狼之爪牙,无牛象之雄力,在百族中是无能而弱小的族群,那时,哪怕一个方进入通灵期的小妖,都可以轻易屠杀数十倍的人族,彼时,人族恐惧妖族的力量,对我族尊崇,供奉,祭拜,甚至将奴役他们部族的妖刻画下来,作为图腾相传!但正在那时的妖族自大的享受统治时,人族已找到了对抗妖族的方法——那便是使用工具!”

    孔雀公子起了兴趣,“哦?有些意思,继续说下去……”

    “人族若是有什么属于他们的本命神通,那便一定是创造工具,创造出兵器,便不输妖族锋利爪牙,创造出护甲,便不输妖族厚实皮毛,木器,石器,青铜器……在妖族仍沉溺于自身强大之时,人族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待到铁器出现后,十余名精锐甲士配合,便可以几无损耗的杀死一名通灵期小妖。而到现在……公子,你说方才那一箭,若射向的不是你,而是寻常妖兵,那结果又当如何?”北龙头又扬了扬手中的弩箭,向公子翎问来。

    公子翎明白他的话意,却是摇摇头道:“天下非止人族会创造工具,老龙头你手中的弓弩,不就是出于妖族之手!”

    “是啊,妖族也可仿制,但公子再看这个……”北龙天扔下手中的手弩,又从兵刃架上取下了另一个手弩,一扬手又射了一箭。便闻一声霹雳弦惊,箭矢呼啸而去,再射向两百步前的标靶。先前标靶上已钉了一箭,而如今箭矢正中先先前那一箭末梢,将那箭矢从中劈开,去劲却仍未止歇,竟直将标靶洞穿。

    随后北龙天道:“这便是唐军现在配置的手弩,朕用了十年时间,终于能将人族十年前的弓弩量产,可他们现在的弓弩足足能射六百步,又将十年前的弩远远甩在了后面,人族创造工具,尤其是创造杀戮工具的天赋实在是得天独厚,朕的手下夜以继日,焚膏继晷的研究,可差距却仍是越来越大。而这只是十年,那百年,千年后呢?到时的人族说不定已创造出了数千步之外,便能洞穿妖族鳞甲,轻取妖族性命的兵器,那时,局面又当如何?”

    公子翎眼神凝光,也似有所动,而北龙天已不待他开口,便自行回答道:“若人族出了创造工具还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本事,那就是他们划分异己的手段,出了妖世南下不远,那里立着一道绵延万里的高墙,墙外的是蛮夷,是胡狄,墙内的是华夏,是正统。而墙内,还有这一层套一层看不见的墙,山东山西,江南江北,士族寒族,修者凡人,哪怕是在一家之中,都要分出个嫡庶!划出一道墙,分出墙内墙外,再划出一道墙,分出新的墙内墙外……墙外的是敌寇,是异己,‘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就是他们对异己的态度。”

    “呵呵!”北龙天略略一停,笑了几声,似是嘲笑,但眼神中却殊无笑意,“明明同样都是生而为人,尚且是如此,那对于真的是异类的妖族,他们又岂会容情?千百年后,若他们真创造出了足以轻易杀死妖族的兵器,那时,便是天下妖族,亡族灭种之时!”

    说到亡族灭种,北龙天情难自抑,周遭气流随着他的情绪沸腾狂涌,兵器架上,兵刃“嗡嗡”颤鸣,好似透彻千年,悲悯妖族未来的命运……

    公子翎叹了一声,“所以,老龙头你汲汲营营要席卷天下,灭尽人族,让人世尽为妖土,可那又如何?人族起于弱小,遭遇过不计其数的绝境,却能从洪荒时代一路走来,踏着覆灭的百族尸骨繁衍至今,成为天下的正主,整个种族骨子中的坚韧,纵然是你也难以撼动,纵然你能带领妖族占据天下,可那又如何?天下人族不计其数,你杀他们三个五个,他们便能在繁衍十个八个,要灭人族,老龙头,你做不到的。”

    “朕能!”北龙天面容狰狞却坚定,眼中好像有着燎原的野火,“灭人族,未必要诸光天下所有人!”

    孔雀公子问道:“哦?那你,如何打算?”

    北龙天双目遥望,眼中的野火好像要焚尽人族的万里山河,口中一句一句,道出最深沉的恶意,“一统人族后,毁九州之器具,焚四海之书册,废其礼乐,弃其律法,断其传承,将人族或驱逐于山野,让他们茹毛饮血,或蓄养于笼圈,逼他们同类相食。则他们三代之内,礼崩乐坏!五代之内,人性不存!十代二十代之后,便是灵智尽废,文明崩坏!从此重归混沌懵昧,世世代代,永远是赤身裸体,在山野**妖族捕食的猎物,在圈中,在污泥里,打着滚争抢饲料的家畜!!”

    乌云陡聚,狂风四起,话语一出,一瞬惊得天变,滚滚雷声翻涌,好似苍天为之震颤,要诛此祸世妖王!

    风中,北龙天灰白相间的鬓发飞舞,恍若张牙舞爪的狂龙,公子翎看着他,好像是第一次见他一般,半晌后才道:“十代二十代之后,便是老龙头你也早已灰飞烟灭,你真的以为你能尽**后百年之事?”

    “是啊,朕的寿数,也不知还剩几年,而灭绝人族,却是累世的大计,所以,朕要找一个继任者……”北龙天将目光转向公子翎,诚挚中带着期冀,正色道:“公子翎,当世四大妖王中,属你最为年轻,当年朕虽延揽你,但开出的筹码远远配不上傲视横飞的孔雀,那如今,朕重开条件,朕的万妖殿,朕的军队臣属,朕的整个妖世,朕可通通给你,只要你愿意承接妖世大计,只要你许朕一个妖临天下,灭尽人族的未来,朕愿舍弃妖世帝位,做一名为你开疆的老卒!”

    这一刻的北龙天,好像一个卸尽机心的老者,诉说着生命将近仍念念不忘的事,直对着北龙天灼灼目光,公子翎却大笑道:“老龙头,你倒真舍得下本,可惜,一开始就找错对象了,人也好,妖也罢,这天下间种族只分两种,一种是值得本公子入眼者,一种是不值得本公子一顾者,除此之外,再无差别!”

    北龙天眼中热切熄灭,恢复过往冷厉,此时放声大笑起来,笑声穿金裂石,刺耳尖锐,更暗藏着一股激愤之意。“百多年前,东海那两位绝世大妖共结连理,夫妻并力同心,又统合东海妖族,本该是一股横扫天下的伟力,若与朕东、北,海、陆双方相应,妖族大计可期,可他们却困于私情,最后一死一隐。如今公子高高在上,亦不屑妖族大计。呵呵呵呵!你们练就一身通天彻地修为,却什么也不为妖族做……那好!你们不愿做,不想做,不屑做的事,统统交给朕做!你们若是阻碍朕做,那朕——”

    “连你们一起做!”

    一道惊电落下,一瞬间的电光中,北龙天高大身影恍若妖神。

    公子翎狭长双目射出冷芒,“你,是在威胁本公子?”

    “不是威胁,是请求!”北龙天低下他高贵的头颅,“这次公子你与老和尚同来阻碍朕,已是踩到朕的底线,就算不能与朕站在同一阵线,但至少,同为妖族,请你不要再相逼,不要与朕为敌!”

    北龙垂首,好似被妖世天下的大计压弯了脖颈,素来高傲的公子翎知晓他这低头的分量,心中有所动,但口上却道:“同为妖族,你不同样对天香谷苦苦相逼。”

    北龙天抬头坚定道:“朕为了妖族千秋万代,那该牺牲谁,朕就牺牲谁,若要兵临天下,朕在北地的权威不容挑战,容不得天香谷特立独行!况且,朕已经做了让步,开出了对各方都有利的条件!”

    公子翎冷笑道:“我到看不出,你的条件怎么有利各方……”

    “给了朕一个台阶,让朕有了止兵的理由。给了天香谷一个机会,天香谷和族中都得以保全,还可继续在北域保持他们的独立……”北龙天顿了顿,郑重道:“甚至可能……给了妖族一个希望,一个可期的未来。”

    “可是却唯独苦了姬丫头。”

    北龙天沉声道:“身为领导者,牺牲,本就是应尽的责任!”

    公子翎叹了一声,“她若不愿来,我会带她走,到时……纵然不愿,本公子少不得再与你为敌一次了。”

    北龙天却眼睛一亮,听出公子翎弦外之意,“不愿为敌”,公子翎虽未明说,但自己方才的话语显然触动了公子翎。不由笑道:“放心,她回来,因为她与朕是同一类妖!”

    话音方落,便听贺兰冰戎声音传来,“王,天香谷姬瑶月求见!”

    “让她过来。”

    -------------------------------------------------------------------------------------------------------------------------------------------------------------------------------------------------------------------------------------------------

    杀害亲姐的元凶,动乱天香谷的罪魁,做梦都想除之后快的寇仇就在前方,身形纤薄的姬瑶月低垂头颅,朝着北龙天步步前行。

    每一步,都沉如万钧,指甲早已嵌入掌心皮肉中,但麻木的身躯却好像感受不到痛苦,短短一程,却难捱到好像永远走不完。

    而耳边,脑海中,各种过往的音像杂然浮现……

    “牡丹生有傲骨,宁死不辱,天香谷一脉唯有站着死,绝无跪着生。”

    “月儿,守护天香谷是姬氏一脉的责任,但姐姐希望,这责任到我为止,有姐姐在就够了,姐姐可以会护住你,护住天香谷所有族民。”

    “去吧,去中原,去新的天香谷,去任何北龙天笼罩不到的地方,从今以后,为自己而活!”

    “现在,你终于可以做你想做的事,爱你相爱的人了,应该高兴才是,来,别哭了,给婶母笑一个。”

    “这下真的走了,此次再往天香谷,若一切顺遂,天香谷便能从北龙天的阴影下摆脱,族人不用时时刻刻受到威胁,而我也能卸去枷锁,重得自由……那时,我会再来找你……应飞扬……”

    “啪!”

    砸落在地的双膝,击碎所有骄傲和绮梦,仇敌之前,姬瑶月动容一跪,低垂精致的头颅俯身拜下。

    “姬瑶月奉命来此,叩拜……父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