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八章 随心所欲 1
    旭日初升,丝丝缕缕阳光遍洒大地,清晨的空气中却掺杂着淡淡血腥味,显然方经历过一场厮杀。

    天香谷的精锐围魏救赵,突袭北龙天扶持的一支突厥部落,逼得妖狼骑回援,一场战斗就此展开。

    天香谷众妖曾以“缚地通神”术法强行提升了修为,但最初锐勇过后,术法的弊端就渐渐浮现,离开天香谷的时间越长,他们的力量就越衰弱,直到魂飞魄散。

    贺兰冰戎同样知晓“缚地通神”的特性,为减少手下伤亡,也不将天香谷众妖逼得太紧,只将他们困在一处山包,只待时限一至,便可不费一兵一卒全歼他们!

    而此时山包上,面临绝境的天香谷众妖却不见愁云惨淡,身上虽染血污,气质不减高贵,就好像坦然走向刑场的殉道者,拥抱他们注定的终点……

    魏长老自己将自己破开的肚子包扎好,向旁边问道:“赵家长老,你还好吧?”

    赵长老拂去面上血污,摇摇头,“我无甚大事,只是姚家长老失血过多,怕是不行了。”

    赭家长老并不见悲戚,反是在这时梳理起了散乱的云鬓,“那便让他先走一步,我们准备最后一次突围吧,天香牡丹,绚烂而生,也需绚烂而死!”

    看着包围在山包外的妖狼骑,牡丹一脉各自整理妆容,带着一种虔诚姿态,准备完成生命的最后祭典。

    却在此时,狂龙腾空,孔雀振翼,伴随两股惊天动地的气势,当世两大妖王并肩而来。

    自天而降的两道身影,让天香一脉各自震撼,可最令他们惊异的是,随同两大妖王而来的那名少女。

    “她?怎么又回来了!”

    面面相觑之际,三妖已降临妖狼骑阵前,妖狼骑同向北龙天行军礼,

    北龙天略一挥手,示意妖狼骑让出一条道路,对姬瑶月道:“去吧,给你时间,朕等你的决定!”

    姬瑶月一言不发,穿越过妖狼骑,向天香谷一脉走去,而北龙天则对公子翎道:“万妖殿已离得不远,公子,等待之时,可敢陪朕一行,朕有东西与你看!”

    虽不知北龙天意欲何为,但公子翎傲然道:“请君入瓮,却之不恭!”

    “那公子,请随朕来!”说罢,北龙天再度纵飞而去,公子翎随后跟上,转眼不见身影。

    看着步步走来的姬瑶月,魏家长老怒道:“你竟与北龙同来,这么快就投降了北龙吗?当真辱没姬姓一脉的先祖!”

    “好了,魏家长老你就别装了,很显然,她已经什么都知道了……”赵家长老翻翻眼皮道。

    姬瑶月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是的,我已经都知道了,原来整个天香谷都在瞒着我,明明……明明有保全所有族众的办法,你们为何不告诉我?”

    魏家长老冷笑道:“所有族众?你也是,你姐也是,怎从不把自己考虑在内,分明要出卖你,怎么能算保全所有族众?”

    “你们真傻,牺牲我一个,总比牺牲你们这么些人好,你们……你们难道不会算数吗?”姬瑶月好像在气恼着骂,可眼睛中却是泪水滚动。

    魏家长老执拗摇头道:“这不是算数的问题,从你姬家先祖开创天香谷,你祖父,你父,你姐姐,都为天香谷而死,如今姬氏本家,只余下你一个,为了姬氏本家最后的血脉,我们每一个都甘愿。”

    赵家长老则补充道:“当然,莫说你是姬家最后的血脉,就算你是天香谷普普通通的一员,我们也照样如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将天香谷的孩子往火坑里推,换得妥协下的安稳,牡丹一脉荣耀何在?比起这样,我等宁愿光荣战死!”

    “可是……你么愿意,我不愿意,我不能看着你们战死!”姬瑶月泣声道。

    赭家长老轻拭着她的眼泪,柔声劝慰道:“好孩子,别难过,旧的天香谷灭亡时总需要殉葬品,就让我们陪它最后一程吧,以我们的花瓣为薪柴,新的天香谷才能浴火重生!去吧,束缚你身上的枷锁已经除去,你从此便是自由了,去中原,去新的天香谷,去任何北龙天笼罩不到的地方,从今以后,你可以为自己而活。”随后又噗嗤一笑,捏捏姬瑶月的泪痕满布的俏脸道:“说起来,我还算是你婶母呢,但你先是随你姐姐外出,又跟着公孙大娘学艺,这么些年也都没见过几面,不知不觉,你便已是大姑娘了,月儿生得这般漂亮,在外面定然有许多青睐着,现在,你终于可以做你想做的事,爱你相爱的人了,应该高兴才是,来,别哭了,给婶母笑一个。”

    赭家长老勾扯着姬瑶月的唇角,姬瑶月便真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她笑着,艳若花开,脚步一步一步后退去,“可是,我最想做的,自始至终都不曾改变……你们说,出卖天香谷的一员,换取其他族众的安然,是玷污牡丹的荣耀,可莫忘了,我已经被逐出天香谷了,所以……再会!”

    姬瑶月轻盈一点地,翩飞出妖狼骑阵外,回身一转,面上再无半分笑容,无视族人的声声呼呼,对贺兰冰戎道:“贺兰将军,走吧,带我去见北龙天!”

    -------------------------------------------------------------------------------------------------------------------------------------------------------------------------------------------------------------------------------------------------------

    北地,突厥汗国境内,无尽草原之中,暗藏一个少有人知的妖族帝国。

    虽是处于一处洞天之中,但据说此洞天幅员辽阔,不在已知的最大洞天“通天道”之下,只是少有人能履足此地,更无人能丈量妖国全境,所以是真是假,人族中人难以分晓。

    莫说是人族,便是孔雀公子也是初临此境,原本是一望无尽的草原,但一入妖国,地势瞬间变得高耸,天幕之下,是一片仿佛水墨山水般的蛮荒图景,黑山白水,壮丽玄奇,偶有飞瀑高悬在上,好像用着笔触粗犷写意,寥寥数笔之间,便描绘出一种沉凝浑厚,浩瀚苍茫,将八荒四海尽皆囊括其中的图景,

    正中,道道山脉宛若群龙争首,汇聚成一团,共同拱起了最高的一山,而山顶,一个高耸入云,气势磅礴的宫殿高居再上,公子翎一眼看去,便觉一股雄浑,蛮荒,苍凉,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由赞道:“本公子倒是不知,老龙头你这地盘竟是这般壮阔雄奇,直到今日才邀本公子前来,未免小气了!”

    北龙天笑道:“公子这话,倒是冤枉朕了,当年公子初现峥嵘,朕便曾遣派使者,延揽过公子入万妖殿,只是被公子一口回绝了。”

    “还有这事?区区小事,老龙头你倒是记得清楚,本公子可是早就印象全无了!”

    北龙天面带无奈,“公子记不得了,朕却印象深刻,连公子的回话都记得清清楚楚,‘不借你北龙丝毫之力,本公子照样可也傲视横飞!’而公子果然说到做到,不出数年,公子再进一步,越居顶峰,与朕平起平坐,从此当世妖王,再添其一,现在想来,朕当时延揽你的筹码,真轻薄的可笑了。”

    公子翎哈哈一笑,“那这次,老龙头你要与本公子看何物?莫不是招揽本公子的新筹码?”

    “这么说,倒也没错,东西在这边,公子这边走!”北龙天引路在前,公子翎紧跟在后,山回路转之际,眼前赫然现出一处众军集结的军所!

    公子翎眉头一挑,却是凛然无畏继续前行,便见军所之内,妖军披坚执锐,军容整齐,列阵在前,却不是为了埋伏厮杀,而是在操练演兵。

    而北龙天的到来,也没有激起一丝波澜,每一个妖军都是专注认真,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好似早已司空见惯北龙天的审阅。

    而北龙天信步而行,还饶有兴致的从摆放军械的一处军械架旁取下一个劲弩,饶有兴致的上弦把玩。

    公子翎有些不耐道:“老龙头,要本公子看的,你莫非是你的妖军?”

    “错了.”北龙天摆弄着手里的弓弩,搭箭上弦,随后突然转身,扣动扳机,满弦的利箭随即箭射而出,在咫尺之距,疾射向公子翎。“朕要给你看的是它!”

    “嗯?”公子翎狭长双目一眯,身不动,一身雄浑气劲透体而出,一瞬间,身前便多了一道坚实气墙。

    弓箭仿佛射入泥沼中,难以寸进,而随着公子翎双目精芒暴涨,利箭倒飞而出,直刺向北龙天,北龙天头微微一偏,利箭擦耳而过,“咚!咚!咚!咚!”连穿了几面鼓,余劲仍未歇,最后一箭钉在了中央旗杆之上,便闻“咔嗤”一声想,碗口粗的旗杆在这小小箭矢之下从中折倒,砸落在军所中央。

    旗杆缓缓折倒,当着旗杆的妖军不做躲闪,似是要被砸得头破血流,丧命当场,也不做丝毫闪躲。

    但旗杆落地之前,北龙天已信手一挥,旗杆瞬间反方向倒去,砸在无人的空处。同时下令道:“今日到此为止,你们退下吧!”

    众妖军闻令,才潮水般撤离,而公子翎哼道:“你要我看的就是它?那还真让本公子失望,若是神兵利刃,或许还只得本公子瞩目,但,一个寻常弓弩,可伤不得本公子分毫!”

    “这可不是普通弓弩。”北龙天摇头,再上一根箭矢,手一扬,这次箭矢直射向前,正中五百步开外的一道标靶,“这是我妖世从人族大唐那里偷学来的工艺,历经十年研究,终于能实现量产的弓弩。”

    “哦?”公子翎挑挑眉问:“可,那又如何?”

    “公子所言不差,它不过寻常弓弩,自是伤不得公子分毫,可妖族之内,如公子这般修为者也就还有三个,可若它瞄准的是普通化形期妖怪呢?”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啊.……”北龙天叹了一声,面色凝重道:“我想说的是,如今天下妖族的处境,已是岌岌可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