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十章 龙啸菩提 2
    “该老龙头你了,潜入昆仑山的那批血妖,你作何解释?”

    北龙天道:“朕不像你有那么多矫饰的借口,你的指责,朕坦然受之,是,那都是朕的过错!”

    “哦,老龙头你会这么轻易认错?”和尚微微一惊。

    北龙天痛心疾首道:“是的,朕错了,朕一心期望人妖两族永不再起兵戎,却从不知何时起,属下妖众已是怨声载道,他们身为血妖,渴求的是鲜血和杀戮,在追求两族和平的朕麾下,他们得不到满足,最终背君出逃,改投六道恶灭麾下。这一切,都是朕的失察!”

    和尚听得目瞪口呆,明知是鬼话,仍忍不住想听他如何掰圆,继续问道:“以老龙头你之能耐,如何能容麾下出逃?”

    北龙天摇头道:“如我先前所说,一心追求两族和平的朕,已令属下多有不满,如今对北域的掌控力大不如前,便如这次天香谷外逃,不就是最好的明证!”

    这下换和尚叹服:“阿弥陀佛的,佛爷自认‘十方佛身’已没谁及得上,没想到你的‘真龙孽体’,犹在佛爷之上!”

    “哪里哪里,老和尚自谦了。不知和尚打算如何解决此事?只要和尚你点头应允,朕可随时出关南下,将我麾下叛逃的妖军带回惩处!”北龙天一副义不容辞的模样道。

    “路途遥远,何必劳烦老龙头你动手,佛爷离得近些,不如由佛爷亲自入世一遭吧,当然,帮你惩处是没问题,能不能带回就不一定了。”圣佛尊面上也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模样。

    苍茫大地上,一妖一佛对峙,皎洁月光透过云层投下,好像要努力照出这虚伪的两个老家伙的真面目……

    “不许再以任何形式入世半步,分身,化身,寄魂,寄灵……一切手段,都不可再用!”

    “既然是叛军,便与万妖殿再无关系,不得再以任何形式资助他们,还有,他们被永远葬送在中原时,你不得有任何怨言!”

    双方好像默契十足一般,同时正色开出各自条件。

    相互钻空子,再相互妥协,违背约定,再定下新的约定。对峙百年,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也未必是最后一次。彼此底线早已知晓,彼此顾忌也早了然于心。双方皆未等到撕毁合约的最佳时机,所以,哪怕是脆弱到一戳即破的约定,也有他继续维系下去的价值。

    所以,结果不言而喻——

    “可以。”/“同意。”

    圣佛尊竖掌胸前,宝相庄严道:“答应的这么爽快,可记得有句话叫君无戏言?”

    北龙天负手身后,君威浩荡道:“赞同的如此干脆,莫忘了有句话叫出家人不打诳语!”

    对视一眼,佛妖同时大笑,“哈哈哈哈!”两股笑声在大地上回荡,既是针锋相对,又暗藏对百年宿敌的激赏。

    “走了。”和尚收声,甩袖回身,朝身后拜了拜手道:“今日一别,但愿后会无期!”

    “看来是时间拖延够了……远道而来,深入北域,替天香谷花妖阻碍朕的脚步,老和尚,为了一群异族,值得吗?”月色之下,北龙天看着和尚肃然道。

    “众生平等,人妖无别,若得缘法,佛爷同样愿渡北龙入修途。”圣佛尊停步,任圣洁月华洒在肩头,正色道。

    “哈,渡朕?用‘渡世大悲掌’渡吗?”北龙天莞尔笑道。

    “哈哈哈,转世重修,也是修行的一种啊!”圣佛尊哈哈一笑,腾身而起,化作一团照亮黑夜的光团,向遥远的南方掠去。

    圣佛尊转眼消失,北龙天收起笑容,朝着昆仑方向遥遥叹道:“朕怕是不能再提供暗助了,孤军深入,你,还有你们,为了妖世天下,各自小心吧。”

    随后面色渐渐转为冷峻,“然后是你,公子翎,你又让朕失望了!”说着,北龙天双眼一寒,也沉步向前。----------------------------------------------------------------

    “翻越这座阴山,便可从小径入了关内,而本公子与你,也就算两清了。”公子翎指着眼前山脉道,妖狼骑撤军,他便护着天香谷众妖南下,天香谷处于交界地带,所以天还未亮,便已至边界。。

    “多谢公子相护,瑶月无以为报!”再往前走,就是北龙天笼罩不到的地域,恰一抹曙光破晓,好像照亮希望的未来,姬瑶月想起多年苦楚,心头一酸,赶在眼泪落下了之前拜谢。

    此时,突然突兀传来一声,“天香谷诸位何必走得这么急,不等朕送你吗一程吗?”

    一声,惊得姬瑶月心头一颤,随后猛然回身,咬牙切齿道:“北龙天!”

    眼前一妖高大魁梧,身着墨龙皇袍,步履间自有一股吞吐天下的气势,虽是不急不缓,却是转眼接近,正是害死她姐姐,逼得天香谷族众远走他乡的罪魁祸首北龙天。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姬瑶月自知不能冲动行事,咬碎银牙,全往肚子里咽。

    “阴魂不散。”公子翎讥诮一声。回身直面北龙天道:“老龙头,你还真是不死心啊,定要将他们留在北域吗?”

    北龙天摇了摇头道:“朕的军队已经被调走,如今朕孤身一妖,有公子断后的情形下,朕如何能将天香谷一脉留住?公子,你若觉得上次卸了面子,这一次你已扳回一城!”

    “哦?那老龙头来此为了何事?”公子翎长眉一挑,冷道。

    “一来,如朕先前所说,与天香谷一脉送行。”说着,向姬瑶月他们道:“为邻百年,最终却是不欢而散,可惜了,你等自可离去,一路顺行,朕不再阻拦!”

    “脚长在我们身上,要走要留,不劳北龙费心!”姬瑶月怒视北龙天,狠声道。

    “有一必有二,然后呢?”公子翎道。

    “其二,便是带她回去!”北龙天淡然一声,手一指,所指之人正是姬瑶月!

    姬瑶月讶然之际,却闻公子翎已哈哈大笑。

    “哈哈哈!说来说去,还是要在本公子面前留人,姬丫头,你们继续前行,这里,这里由本公子断后!”公子翎哈哈一笑,战意陡升,七色法袍无风自动,一手指向北龙天,“老龙头,进招来吧!”

    面对公子翎逼人气机,北龙天却视若无睹的摇头道:“方才姬香主可说了,脚长在她身上,要走要留,该由她决断,公子,你越俎代庖了!”

    “哦?姬丫头,你有留下了的理由吗?”公子翎冷视北龙天,狂傲气势不减半分,同时对姬瑶月道。

    姬瑶月迟疑一下,最后咬咬唇摇了摇头。

    北龙天冷笑一声,对姬瑶月道:“是吗?天香谷尚有花妖留守,难道你要舍弃他们离去?”

    想起不愿离去的族人,姬瑶月面色又是一黯,身后魏萌儿克制住对北龙天的恐惧,抢先答道:“阿爹他们要为旧的天香谷而死,姬姐姐她要为新的天香谷而生,各有各的坚持,姬姐姐才不是舍弃阿爹他们呢!姬姐姐,我们快走吧!别理他!”说着就拉姬瑶月往前走。

    北龙天轻轻一笑,道:“哈,原来你们都瞒着她,天香谷同族情谊,当真令朕动容!”

    公子翎久等不耐:“何必多言,老龙头,若要留妖,动嘴可不如动手!”

    说话同时,一身这真元顺提顶峰,七彩霞光凝于单掌,光华璀璨,一时间,天边朝霞为之失色,下一瞬,化作磅礴之威,孔雀明王咒悍然而出!

    北龙天不敢大意,亦同出一掌,恍若狂龙出渊,气劲震撼,便闻轰然一声巨响,惊动寂静清晨。山麓之中,栖息的百鸟被惊醒,“扑棱棱”的振翅齐飞。

    挡下此招,北龙天才不疾不徐开口道:“公子错了,朕不需动手,若要留妖,只需四个字——‘缚地通神’!”

    被魏萌儿拉扯着的姬瑶月猛然止住脚步,回身道:“你说什么?”

    “公子请看,这不是将她留住了?”北龙天掌劲一吐,与公子翎各自退散。随后对姬瑶月道:“缚地通神,是只你们木属妖灵能使用的术式,你当比我清楚才是,将自己灵根深植地脉之中,借纳地气为用,可让自身修为连上数个台阶,但代价就是此后神魂与足下方圆五里的地脉绑在了一起,行动范围永远遭受禁锢,离开五里开外,便如断根之木,最多一日,便要魂飞魄散!”

    姬瑶月自也知道此术,此时面色瞬间煞白。便听北龙天继续道:“早在三年前,你还没带着剑神宇文锋赶至天香谷来援时,朕的妖军便已发动第一波攻势,那时,天香谷中的战力便是催动此术,轻易击退了数倍于他们的妖军,但自那之后,他们的活动范围便被限定在天香谷范围内,所以他们不是不愿离去,而是从一开始,就无法离去!”

    “这……这是真的?”姬瑶月向族众们问去,但目光所及之处,所有族众都低下头,回避她的目光,虽是未答,但姬瑶月已隐约觉察到了答案。

    姬瑶月抓住魏萌儿的肩头,逼问道:“萌儿,快点告诉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魏萌儿再也瞒不住,低垂着头,道:“是……是的……阿爹他们,不让我对你说,他们不想成为拖累……。”

    “原来如此……我早该想到,我早该想到……”姬瑶月一个踉跄,几乎跌倒。只恼悔着自己没有早一点察觉。

    此时,又听北龙天道:“顺便一提,朕的妖狼骑之所以会退的果断,有一个原因是留在天香谷的花妖使了一招围魏救赵,突袭了受朕暗中扶持的一支突厥部族,不然,纵有孔雀公子护持,你们是否能走得掉,犹在未定之天。而现在,他们已被妖狼骑反困住,换言之,他们已离了天香谷范围外,那么现在他们时间只有半日,只要朕将他们继续困住,半日之后,不需朕动一兵一卒,他们便将魂飞魄散!姬瑶月,现在,你还要走吗?”

    迷惘,震惊,无助,懊悔,种种情绪千头万绪的涌上心头,姬瑶月只觉自己要垮掉一半,但知晓此时不是任由情绪滋长的时候,眼神一狠,问道:“你,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北龙天道:“见过你的族人之后,你自然知晓,现在,你是要走,还是要跟我来?”

    姬瑶月发号施令道:“萌儿,你领着族人撤退,蝎夫人,你替他们引路,你们先行离开。”

    “姬姐姐……我不要走,我要和你一起。”魏萌儿哭泣道。

    “听话,我没事的,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族人。”姬瑶月扯开她的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向前走去。朝公子翎盈盈一拜道:

    “此次多谢公子之帮助,瑶月铭记在心,我与公子已两清,便在此与公子别过了……”

    公子翎哼了声道:“先别急告别,本公子与你同行,老龙头,不介意多一个妖吧?”

    北龙天点头道:“正好,朕也有话想对你说。跟上吧!”

    说着,北龙天化成龙形气劲,纵飞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