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八卷 第六章 龙啸菩提 1
    火光如龙,军容鼎盛,妖狼骑中军两分,转成偃月阵形,露出正中一道冷峻身影。贺兰冰戎驱狼向前,冷道:“你们,欲往何处呢?”

    “要去哪便去哪,要你多问?”魏萌儿泪眼几乎冒出火,抢在姬瑶月之前狠狠道。

    “那,不问了!”贺兰冰戎停在阵前,一手高举,下令道:“弦!”

    狼骑搭弓在弦,三千狼骑动作整齐划一,竟是没发出一丝声响。

    “盈!”贺兰冰戎再吐一字,狼骑张弓,满如盈月,箭未发,寒光已化作凌厉气机,锁定天香谷众妖。

    “等等!”姬瑶月挺身在前,大喊道:“贺兰冰戎,三年之期尚未到,你对天香谷下手,是要违背剑神和北龙天的约定不成?”

    “我不对天香谷用兵,但此处,已不是天香谷,我可以给你们机会,天香谷许进不许出,现在乖乖回谷,等死。”贺兰冰戎说罢,手一按,妖狼骑也同时撤下箭。

    姬瑶月紧咬银牙,质问道:“你们想要的不就是天香谷吗,我们已经把我们的家让出,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苦苦相逼,定要将我们置于死地,这对你,对北龙天,对妖世有何好处?”

    “痴妄!”贺兰冰戎冷然一声,“反抗的先例不能开启,从天香谷不愿臣服的那一日起,你们结局便已注定,四海九州,终归妖世一统,天下万妖,皆为北龙臣属。不降即死,没有第三条路!”

    此时却忽闻天外高亢一声,“是吗?本公子倒不知,自己何时成了北龙天的臣属?”

    声至妖至,一道狂傲身影自天而降,砸落在妖狼骑阵前,气浪炸开,靠得最近的一排的狼骑险些被气劲掀落,而阵前,公子翎负手而立,昂首环顾,绝世风采,俾睨天下!

    “公子翎?”贺兰冰戎一惊。

    公子翎盯视着贺兰冰戎,却是头不会的对姬瑶月道:“姬丫头,本公子为了等一个人同行,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些,但总算还不是太迟吧?”

    姬瑶月安下心来,道:“一点不迟,公子来的恰是时候!”

    贺兰冰戎道:“公子翎,你来此意欲何为?”

    “新邻乔迁,本公子怎能不搭把手帮着搬家?倒是你们万妖殿,好歹为邻百年,还这般苦苦相逼,难怪人家受不了你们这些恶邻滋扰,要背井离乡的搬去蜀中,与本公子做邻居!所以你们,还不退下!”公子翎轻蔑一挥袖,一股气劲狂扫而出。

    虽只信手一挥,但磅礴之威,宛若狂风怒潮,而贺兰冰戎双目一冷,背后座椅上的一把军刀已把她抽入手中,从狼背上纵劈跃下,刀气破风,宛如嘶天狼嚎,将孔雀公子的气劲斩为撕扯为两半。

    “不差。”公子翎赞赏一声,道:“本公子不喜对女子出手,但像你这般的强手可以例外,进招吧。”

    “公子是不是误解了什么,我是军士,这是战场,此时此刻不是比斗,而是战争,倘若妖狼齐出,孔雀也需折翼!”贺兰冰戎竖刀眉前,妖狼骑随即蓄势待发,百战精锐之姿,丝毫不惧面前傲立的是绝世妖王。

    “哦?你倒提醒了本公子。那本公子改主意了,你们妖多,所以本公子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让姬家丫头自求多福。”公子翎一扫桀骜之态,言语中带着戏谑道:“不过,本公子最好的就是面子,今日在你们这里丢了面子,日后少不得要多多拜访,你们可要留神,千万,莫给本公子抓到机会……”

    贺兰冰戎心头一凛,绝世高手和百战狼军,“强”与“众”的较量一直难有定论,但过往千百年的实例和贺兰冰戎自己的带兵经验,让她心中已有大体评估。

    公子翎若要死战在此,誓护天香一族,那在有她压阵的情况下,孔雀公子最多能与一千妖狼骑同归于尽,所以她虽惊异于公子翎到来,却也全然不畏惧。

    但就怕公子翎没有死战之心,他若一心想走,便是万军也留他不住,而若真打蛇不死,让公子翎抛下高手身份,一有机会就“拜访”万妖殿,那将来的损失必然惨重,歼灭天香谷,是否值得承受如此代价?

    就在贺兰冰戎迟疑之际,再闻远方隐约一阵龙吟,虽声音已模糊不清,但浩瀚、宏大龙威亦虽声音无远弗届的传来。

    “北龙天来了!”这等龙吟声只此一家,绝无其他妖可以模仿,贺兰冰戎双目一凉。

    可此时,却听公子翎又道:“你是不是在想,老龙头来了,所以只需拖住本公子,然后交由老龙头做决断?可惜本公子先前说了,来得晚了,是因为等了一个人,而能让本公子等待的人,自然有他的价值!”

    公子翎话音方落,远天又闻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恍若晨钟暮鼓,庄严恢弘,在夜色下往复回荡,让众妖止不住向声音来源处看去。

    便见夜空之下,一道金色光芒恍若流星划过黑暗,携带清圣璀璨佛辉,一路向北方急掠而去,佛号声与龙吟声交织一处,似是要盖过对方,但却始终难解难分!

    随后,一声雷鸣般的惊爆在远方响起,即便离得甚远,也能感觉脚下地面在随之颤鸣。

    “圣佛尊?”贺兰冰戎神色一动,能与北龙天一较高下的佛门中人,出了圣佛尊不做第二人之想。

    公子翎哈哈一笑,道:“哈,看来是碰上头了!老龙头和老和尚撞上一起,估计一时半会儿是有得谈了,将在外,君令不达,女军枭,是战是和,还需你自己决断!”

    贺兰冰戎统军一方,亦是果决之辈,但见她长眉一挑,已有决断。

    军刀斜举,薄唇轻启,下一个命令,将决定在场众妖生死,姬瑶月手拈着刀柄,心脏提到嗓子眼……

    却在这时——

    “将军……”有一狼骑从后方驱狼而来,给贺兰冰戎塞了什么东西,贺兰冰戎看了一眼,收刀回鞘,利落一个转身,道:“众军听令,后阵变前阵,撤军!”

    随后翻身上狼,绝尘而去……

    “撤了?”看着妖狼骑消失在视野之中,姬瑶月这才浑身一松,而紧绷的弦松开,颤栗才侵袭而来,只觉一阵后怕。若有丝毫差池,天香谷便就此覆灭。

    “是啊,撤了,本公子方才还真有几分担心。”

    “有公子在,稳如泰山,知难而退才是明智之举,有何可担心的?”方被帮了大忙,姬瑶月自然不吝啬吹捧道。

    公子翎笑道:“哈,若是换做其他三尊或是北龙天倒也罢了,但贺兰冰戎不一样,这女军枭遇上抉择之际,往往会不记厉害,不问得失,完全依凭本能行事,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整个妖世数她最难测度,我方才是担心她犯了狼族的狠劲,说什么也要咬对头一身伤。”随后摇摇头,道:“算了,不管如何,她撤了,也省却本公子的麻烦,走吧,护你们出关之后,先前的人情,就此两清!”

    姬瑶月点点头,却又看着北面,疑惑道:“可圣佛尊那边……”

    “哈,老和尚那边,岂会需要你担心?”公子翎摆摆手,催促着她离开,自己却有几分留恋的看向北面,“说起来,本公子倒真好奇,这两个老而不死的家伙,这次能谈出什么名堂?”

    ------------------------------------------------------------------------------------------------------------------------------------

    “呵,公子翎,上次在朕这里吃了亏,这么快就要来讨回一城了吗?也罢,朕便再会你一会!”接到斥候传令,一直关注天香谷态势的北龙天笑了一声,随后腾身而起,伴随一声惊天龙吟,拖曳出一道龙形气劲,向天香谷方向狂掠而去。

    行至半途,忽然心有所感,只听闻一声佛号传来,随后便见夜空云层上空,一道璀璨的金色气团直冲而来。

    清圣的气团,却带着佛门特有的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霸道,所经之处,云层如潮水般裂开!

    “哈!”北龙天轻笑一声,方声龙吟,欲压住回荡天地的佛号声,而身躯变了个向,毫无保留的向金色气团撞去!

    “轰!”

    惊天动地一声响,两股惊世巨力撞在一处,天地共同一颤,厚实得遮满夜空的云层,被撞击爆发的巨浪掀起,从正中掀出一个巨洞。

    皎洁月华从洞中透出,遍洒而下,而随着月华一同降临大地的,还有两道对峙的雄奇身影。

    “老和尚,你还未死。”苍茫草原上,一身墨色妖龙袍的北龙天如渊渟岳峙,冷视眼前和尚。

    面貌平凡的中年和尚大咧咧的咧嘴笑道,“阿弥陀佛的,佛爷早上西天转了一圈,可惜西天佛祖说,不把老龙头你送去见他老人家,便不是佛爷我归位的时候,所以佛爷兜兜转转了一圈后,又下来了找你了。”

    “这么说来,老和尚这次来意不善?”

    “没错,佛爷我便是兴师问罪而来!”和尚眉头一竖,宛若金刚怒目。“圣佛不入世,北龙不出关。你我百年之约,你为何公然违背?”

    北龙天轩眉一挑,讶然道:“朕如今尚在关外,百年未履中原,老和尚你却堂而皇之的入世,结果竟还反过来指责其朕违约?”

    和尚嘲笑道:“呵,堂堂北龙天,竟也识不得佛爷本相吗?佛爷我现在可还在佛心禅院的往生塔中坐着呢!”

    北龙天摇头道:“佛家都说肉身不过皮囊,借他人肉身与我相会,元灵依然是你的元灵,和尚依然是和尚,亏你你还能理直气壮!”

    和尚一拍脑袋,恍然道:“说得有理,佛爷怎么没想到呢,老龙头你果然生有慧根,与我佛有缘,不过当初约定为明说此点,这就让佛爷我为难了!”

    “何须为难?下不为例便是!”北龙天翻了翻眼皮,替和尚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老龙头说得是,既然如此,和尚听你的,就下不为例了!”和尚一拍手,表示赞同。

    “百年不见,老和尚十方佛身真是又精进了,这面皮真如须弥山一般,刀枪难入!!”北龙天叹服道。

    “好说好说,赞叹的话放一边,该老龙头你了,潜入昆仑山的那批血妖,你作何解释!”和尚开始还是笑眯眯的,说到最后,却是声色俱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