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八卷 第五章 天香何觅
    恍若尖刀的话语,刺得姬瑶月几乎呕出血来,,煞白的俏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神情,“你们……说什么?”

    “玷污天香谷荣耀者,不配做天香谷的香主,我提请五家共议,拔你香主之位,将你永远逐出天香谷!”赵长老狠声重复一遍道。天『『籁小说Ww』W.』⒉

    “我附议,你想舍弃天香谷的基业,那何必在眷恋着香主的位置。”魏家长老举手。

    “我附议,本来嘛,香主就不该由一个小丫头担当!”赭家长老举手。

    “我附议,你既然想走,那便走吧,我等誓与天香谷共存亡!。”姚家长老举手。

    “我附议。”章家长老举手,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五只高举的手,像是狠狠抽来的巴掌,姬瑶月身形一晃,险些跌倒,却听赵姓长老高昂着头道:“按照天香谷规矩,五家联合,可以罢黜香主,姬瑶月,从今以后,你与天香谷再无关系!”

    蝎夫人扶着几乎跌倒的姬瑶月,怒骂道:“稀罕有关系啊!我家姑娘千里迢迢来是给你们条活路的,不是看你们冷脸子的,受你们窝囊气的!你们一心寻死便随你们死好了!看你们烂成泥化成灰后,还有没有什么狗屁荣耀……”

    “蝎夫人,算了……”姬瑶月推开她搀扶的手,重新立起,带着几分乞求道:“香主之位我不在乎,要我走也可以,但我要带走我的族民……”

    “注意你的言辞,他们已经不是你的族民了!”姚家长老打断道。

    姬瑶月涩声道:“姚伯父,你家孩子还没有跺墙高,自化形后,还未来得及看过天香谷以外的世界,你真就忍心让他葬送在此?至少,至少让我把老弱妇孺们带走!”

    姚家长老神色微微一动,与其他四家交换了下眼神,之后冷着脸道:“你若带得走他们,便都随你,我倒要看看,天香谷内还有多少族民与你一般软弱怯懦。”

    “说得是,没有殉谷决心的族民,留下来也只是扰动军心,你能带走多少便带走多少,我便只当你为我天香谷清理污垢!”魏家长老冷哼一声,喊道:“魏萌儿,你进来!”

    “爹……”换做魏萌儿的少女进来,低着头叫了一声。

    魏家长老冷脸道:“是你领姬瑶月入谷的,情况你应该也都了解了,去传令给天香谷各族脉,姬瑶月意欲弃谷而逃,依族规,五家共议,罢黜她香主之位,将她逐出天香谷。其余族众也一样,愿意与她离去的尽管走,但只要跟了这叛徒,便也一并同罪,此后不再不是天香谷的一员!”

    “阿爹,可是姬姐姐他……”听闻此言,魏萌儿面色一变,想要再说,魏家长老却袖子一挥,道:“少废话,快去传令!时限到今晚,要走的人今晚就收拾好家当,在谷中石碑处集合,然后全数滚出天香谷!抛弃故土的妖,天香谷不留他们过夜!”

    魏萌儿迟疑几下,却没再说话,随后出了议事厅,调了一队守卫,分散开来向各家传递消息。

    “姬瑶月,走吧,便在象征我族荣耀的石碑前等着,看看有多少族众会与你一般!”说着,几名长老走出议事厅。

    姬瑶月咬了咬牙,也随后步出。

    ----------------------------------------------------------------------------------------------------------------------------

    整个天香谷最中心的位置,耸立着一个三丈高的巨大石碑,仿若撑起天香谷的脊梁。

    石碑上方,题写着天香谷的族史,花中王脉,百代望族,睥睨天下的妖王,智计无双的智者,名花美人,绝代风流,天香谷的历史中,有着太多可以大书特书的史诗。

    而石碑下方,是为天香谷壮烈牺牲的英魂姓名,姬瑶月的父亲,祖父的名号就赫然在列,天香谷悠悠千载历史,建立过雄极一时的妖国,也遭逢过几近灭顶的危机,就是石碑上所记载的妖众力挽狂澜,为天香谷的延续争来一线生机,而他们身死命消,甚至尸骨无存,只留下一个个性命镌刻石碑上,供后世缅怀。

    这个石碑,便是天香谷荣耀的结晶,而天香谷之妖,无不将死后留名石碑视为最大光荣。

    如今,姬瑶月立在石碑之下,却觉得石碑是压在了她心头,石碑上的一个个名字,宛若一双双睁开的眼睛,在身后盯着她的脊背,盯得她不敢回头……

    “阿爹,阿姐,对不起,我舍弃了你们,舍弃了你们保护一生的天香谷,但我没办法……真的没办法,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出路……”纵然决心早已下定,可弃守生她养她的地方,姬瑶月何尝甘愿?低垂的头颅,好像是再向历代英魂告罪。

    不知过了多久,“呵呵,这不是还有不少妖吗?我还真以为个个都是像那几个老货般的死顽固!”蝎夫人一声轻笑,唤醒了沉心忏悔的姬瑶月。姬瑶月一抬头,却见石碑底下,已聚集了众多背负行囊的族众。

    族众多以老弱妇孺为主,面上皆是愁苦之色,个个头颅低垂,但数量却不在少数,已经过了一半。除却五大家的妖和族中青壮精锐,其余基本都在此地了。

    蝎夫人刻薄冲五家长老道:“老娘还道你们又多得民心呢,原来也只是少数,老娘就说了,能活着谁想死啊,你们想拖其他妖陪葬,人家可不一定搭理你们呢!”

    魏家长老此时面色铁青,强声道:“哼,不过剔除腐肉而已,攘外必先安内,清理这般背弃者,才好与北龙天一决生死!”

    “呦呦呦,说得好听,可你清理腐肉,却一不留神剜去了你的心头肉!”蝎夫人似笑非笑,挤着媚眼看去,却见黄,紫,白,粉,青,穿着五大家服饰的族人也有了动作,章家的娘子,赵家的幼弟幼妹,姚家的半大孩子……一个一个,背着包裹66续续的集合在石碑下,而队列最后,蝎夫人所注视的方向,那出头走来的少女正是魏家长老的女儿魏萌儿。

    “要不我怎么见这丫头就喜欢,这聪明劲可一点不像她蠢爹!”看着魏家长老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蝎夫人好像获胜一般,故意召唤着魏萌儿,“妹子,来,到姐姐这边!”

    魏萌儿垂头走到石碑下,忽然停住脚步,扔下包裹向魏家长老跑去,“阿爹,我不走了,我陪你一起……”

    “啪!!”魏萌儿还未靠近,便听一声脆响,竟是被魏家长老一巴掌抽开。“滚!你当天香谷的荣耀是你背上的包裹?说拿就拿,说放就放?从你挪动脚步的那一刻,你便已是背叛,现在的反复,只是暴露你的犹疑懦弱,你不配死在天香谷,我也没你这样的女儿!”

    魏萌儿说不出话来,只抽泣着,又捡起包裹,行尸走肉般向前走去,气得蝎夫人又是大骂,魏家长老全然不理睬她,大吼道:“还有谁要走的,天黑之前赶快滚到那边去,和他们一起滚。在这之后天香谷便闭谷,那时再想逃的,一律视为北龙的内奸,立斩不赦!”

    众妖面面相觑之际,姬瑶月搂过哭泣的魏萌儿,环顾四周,却是露出缅怀的笑,“牡丹一族,请听瑶月一言,我知道,你们都不舍得走,我也是,天香谷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所有快乐的记忆,都与它重叠,虽然那时我什么都不懂,但到现在依旧能记得,记得南坡长满一种我叫不出名的草,草芯很甜,能吮出蜜味,可吮得多了,牙齿就会被染绿。山脚的小池塘水很清,很凉,我和魏家妹妹小时候都去那冲凉,姚家的小三,小四几个坏小子使坏,往水里扔蛇,结果被我阿姐知道了,她便一手拧一个,把小三小四按在水里喝水喝到饱。西边的山壁虽然被火烧过,但却成了蟋蟀窝,一到秋天就吱吱的,满山都是蟋蟀响。还有哪里的泉眼里喷出过活泥鳅,再往前的河流一下雨就能捡到好多河虾,但要提防树上的马蜂窝……小时候的我调皮着呢,天香谷的哪一处我没去过?不怕告诉你们,就连我身后这石碑,我也偷偷爬过……”

    姬瑶月指了指背后石碑,但却没有谁指责她,只是静静的听着她继续道:“那时我爬上了石碑,却又不敢下来,是阿姐把我救下来,狠狠揍了我一顿后,指着石碑上的名字,给我将他们的故事,从姬家先祖开谷立碑,魏家三祖划血为界,章家十七爷力战大鹏妖王,一直讲到我父亲吸纳满山火劲于一身,灭去天香谷烧了一天一夜的大火……那时的我听得眼睛冒星,对着我姐姐说,我一定不辜负天香谷的历代英烈,不辜负姬家姓氏,我若是死,也定要为天香谷轰轰烈烈而死,让我的将名字永远刻在石碑上……可阿姐却笑了,你们知道她说了什么吗?”

    姬瑶月顿了顿,扬起了声音,“她说我错了,历代先烈之所以牺牲,为得就是后世的我们都能够一生安然,谁也不用把自己变成一个冷冰冰的名字,刻在石碑上!”

    “历代先烈守卫的不是天香谷,而是天香谷内的族民,南坡的草,山脚的池塘,西边的山壁和泉眼其实到处都有,但有你们在的地方才叫天香谷,所以跟我走吧,离开这,在北龙天笼罩不到的地方,我们再建一个全新的天香谷!”

    夕阳之下,少女的话语在谷中回荡,而受她话语影响,越来越多的族民立在了碑石之下,已足有总数的三分之二。

    但最后一抹阳光消失,谷中变作黑夜,魏家长老道:“时间到了,你们,走吧!”

    随后,留在谷中的所有族民都背对着姬瑶月他们,不再看他们一眼,凝立的背影像一尊尊冷漠的雕像。

    “你们……”姬瑶月喉头凝噎,可以预见的结局,让她连一句保重都说不出口,终是将头一拧,跃飞至队伍最前方,“大家跟我走,去我们的新家!”

    说着,直往山谷出口而去,再不回头

    -------------------------------------------------------------------------------------------------------------------------------

    随着族群的迁移,天香谷内,顿时显得空旷,

    “历代先烈之所以牺牲,为得就是后世的我们都能够一生安然,谁也不用把自己变成一个冷冰冰的名字,刻在石碑上!”待人走谷空,依然立身如石像的魏家长老重复着先前的话语,笑了笑道:“你对你妹妹说得倒是好听,结果呢,自己还不是变成了石碑上的一个名字……”

    随后一扬手,几道寒芒闪逝,石碑上赫然多出了一个名字——“姬瑶玉”!

    接着,对着数百花妖,道:“谁想在碑上留名的,就趁着没死自己刻上吧……估摸着等不到后世替咱们刻了!”

    ---------------------------------------------------------------------------------------------------------

    而姬瑶月一行出了山谷,行了不远,忽然一种喧腾声想起,无数火把练成蔓延火龙,将四周映得灯火通明,北龙天大军赫然在列,横挡前路。

    “你们,是要往哪呢?”灯火之中,贺兰冰戎长身玉立,冷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