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四章 事与愿违
    Ps:发现世上还有贺兰这个姓,所以兵韬座名字想好了,改为贺兰冰戎。

    ---------------------------------------------------------------------------------------------------------------------------

    “不久之后,或许便是在天香谷之内练兵。”分明是挑衅的话语,贺兰冰戎却说得冷淡,好像只是陈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你说什么!”姬瑶月美目几乎能喷出火。

    贺兰冰戎道:“三年之期一过,妖世大军便将兵进天香谷,降者生,逆者死,诚心相劝,莫要螳臂当车!”

    姬瑶月回呛道:“那多谢你好意,可惜你贺兰山狼族摇尾巴的本事是与生俱来,天香牡丹,怎么也学不会!”

    “这口无顾忌的小姑奶奶,求你别说了。”蝎夫人听了一半,便在心中暗呼,恨不得捂住姬瑶月的嘴巴。

    随后忽觉身躯一寒,气温都降,一道黑影闪逝眼前,正是贺兰冰戎抓起座椅后的长槊,从座狼上一跃而下,单手持朔,猛然砸下!

    “呛!”一声交兵脆响,冷风肆意狂卷,便见姬瑶月双刀交叉头顶,架住贺兰冰戎雄沉一击。

    兵刃虽被架住,铁朔上雄力却是难承,交兵一瞬,姬瑶月便膝盖一软,身子止不住下沉。

    但她随即施展学舞时学来的巧劲,含腰拔背,将劲力及时卸于地面上,地面龟裂,草屑飞舞,而烟尘散尽,却见姬瑶月膝盖虽屈,离地面仍有半尺之遥。

    一击不成,贺兰冰戎秀眉微微一挑,显露一丝讶异,却也不再追击,长槊信手一掷,恰插回座椅原处,一个利落回身,道:“有实力,才有站立的资格,方才那一击若换做北龙天,希望你仍能挺立不跪。”

    “主母,走吧!”蝎夫人见状送了一口气,生怕姬瑶月在惹出些什么事,忙冲她劝道。

    姬瑶月此时虎口震得生疼,气息激荡不已,这才恢复冷静,自知方才的挑衅实属不智,点了点头,翻身催马而去,蝎夫人也赶快跟上。

    “虽有进步,仍是天真。”贺兰冰戎背向着二人,冷然一声,亦翻身跃回座上。

    -----------------------------------------------------------------------------------------------------------------------------

    “主母,方才可吓死奴家了,在人家贺兰冰戎的地头上得罪她,我可真怕咱们被她拿去喂狼。”待离开了好远,蝎夫人才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道。

    她说此处是贺兰冰戎的地头,可是一点没错,她们二妖已出了关,此地已不在是大唐疆域,而是踏上了突厥汗国的领地。

    突厥汗国乃游牧民族突厥人所创的国度,突厥人以狼为图腾,自认狼之后裔,而贺兰山则作为他们圣地,他们将图腾,祭祀,生活场景凿刻在山石之上,至今仍留有百丈岩画。

    而贺兰冰戎出身的贺兰山狼族,与突厥人之间的联系不言而喻。相传北龙天正是借助贺兰山狼族的影响力,暗中把控突厥各部族。

    而开唐之时北龙乱世,便是以南下劫掠的突厥为先锋,在中原大地撕开一个口子,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传言。

    姬瑶月却是不忿,执拗道:“什么贺兰冰戎,什么北龙天,这里分明是天香谷的门口!”

    “是是是,你说是就是,所以奴家就弄不懂你们图个什么,跪着生也是生,投降北龙天总比送命好,拧巴个什么劲……”蝎夫人撇撇嘴道。

    “天香谷到了,入谷之后,可别让我再听到你说这些!”姬瑶月马一转,来到一处山谷。

    “便是这了?”蝎夫人看着光秃秃,寻常之际的山谷,感觉有些疑惑,却见姬瑶月勒住马,玉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随后朝前一点。“开!”

    便见眼前好像有一道幕布拉开,现出一片洞天之景,霎时万紫千红映入眼帘。

    山谷岩壁上,大火焚烧的痕迹犹在,焦黑一片,是天香谷永远无法抹灭的疮疤,可如今,各色牡丹却已倔强的开放,将山谷装点成一片花海。

    “好美的地方!”蝎夫人亦是女子,见此美景也是眼前一亮,但随即替这美景悲怆起来,知晓了天香谷坐落位置,她总算明白天香谷为何屡遭横祸。

    地处大唐和突厥汗国的交界地带,想要保持独立,自然是落得双方都不容的命运。

    武后时期曾多次向突厥用兵,所谓一怒焚牡丹,背后显然有其军事意义。而北龙天日后若要南下,天香谷便是扼住了咽喉要地,所以也断不能容忍天香谷的存在。

    蝎夫人正想着呢,忽然几支木箭射下,钉在二妖马前,蝎夫人一惊,却见山门高台处探出数道身影,其中一个清秀少女,脆喊道:“来者何人?”

    姬瑶月驱马上前:“魏萌儿,是我!”

    “姬姐姐,啊不……姬香主!”那名换做魏萌儿的少女惊呼一声,便下令开了山门,放姬瑶月进入。随后快步迎上前去,道:“姬香主,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时候回来了?”

    姬瑶月下马,点了点她脑袋道:“废话,我是香主,哪有不回来的道理?倒是你,才多大年岁就守起了大门?”

    魏萌儿神色一黯,道:“我都十五岁了,已经不小了,况且现在三年之期已过,北龙天大军就在外面,咱们天香谷这么点妖,能用的都用上了,连我家奶奶都入了防卫队,在北门把守呢……”

    但随即又觉得自己动摇了“军”心,挺直着单薄的小身板,慷慨道:“不过,姬香主放心,天香牡丹,傲骨不屈,我们都有以死殉谷的决心,花中王者,唯有站着死,绝无跪着生!”

    蝎夫人忍不住撇了撇嘴,放眼向谷中望去,却见谷中修建了一片防御工事,可狼骑席卷而来,怕也不堪一击,更何况巡守之人有老有幼,但凡成形的妖都被用上了,但即便如此,与外头妖军的强弱悬殊亦是一眼分明。

    姬瑶月则心头一酸,抚着魏萌儿的小脑袋道:“什么以死殉谷,放心,我已经找到了退路,天香谷谁也不会死。”

    “真的?”

    姬瑶月柔声道:“自然,你爹和其他长老呢?快带我去见他们!”

    -----------------------------------------------------------------------------------------------------------------------------

    “啪!”一声拍案声,随后是一声急切追问:“你说什么?”

    看着眼前拍案而起的黄衣男子,倒是把蝎夫人吓一跳,此时,她和姬瑶月在天香谷的议事厅,周遭坐着的是天香谷的五名议事长老,各着黄紫白粉青五色服饰。

    天香谷以姬氏一脉为香主,姚黄、魏紫,赭白,赵粉,章青五家共治,

    此时拍案而起的是姚家的长老。

    而姬瑶月难掩兴奋的重复一遍道:“我已求得孔雀公子帮助,咱们牡丹一族,可以尽数搬迁到锦绣山庄附近的叠翠谷,今后再不必被北龙天阴影笼罩,咱们天香谷有救了!!”

    姬瑶月一双美目闪闪发光,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未来,“啪!”又是一阵拍击震碎了她眼中的光亮。

    “一派胡言!!!”

    姬瑶月一愕然,疑惑道:“姚长老,你此言何意?”

    姚长老面色涨红,大声责问道:“是我该问你什么意思,弃守天香谷?天香谷可是我们的根啊!武则天的大火都烧不断咱们的根,如今你却要舍弃天香谷,将我们的根交给北龙,然后落荒而逃?”

    出乎意料的责问,令姬瑶月失了分寸,“可是……若不走,天香谷如何挡住北龙天?”

    魏姓紫衣长老也哼道:“挡不住又如何?天香牡丹,花中王品,千年以来是何等的尊贵荣耀,这荣耀岂能断送在我们这一代,将高贵的天香谷丢给外面那帮粗野的下妖,让我们先祖的光荣被他们践踏,哼,亏你说得出来?”

    姬瑶月面色发白,却执拗摇摇头道:“不对,你们说的不对,我们的族民才是我们的荣光,族民所在的地方才是根,大家只要都活着,便能再造出第二个天香谷,若都与天香谷陪葬,才是断了根,湮灭了荣光!”

    赵家和赭家长老皆是妇人,说起话来更是一个比一个刻薄,“呵,说得好听,还不是贪生怕死,你身为最古老,最尊贵的姬氏一脉,你的先祖出过不止多少绝世的妖王,才有天香谷百世不移的基业,没想到身为姬氏后裔,你竟连为天香谷殉身的勇气都没有!”

    “这一代的姬家姐妹可真是不肖,当姐姐的跟北龙天的手下勾勾搭搭,牵扯不清,若不是死得早,怕早想就领着天香谷向北龙天屈膝臣服了,当妹妹的更是厉害,身为香主,三年不回谷一次,一回来,就想叫我们舍了天香谷逃跑,可笑,可笑!”

    章家的是一青衫老者,此时并未说话,但一脸嫌弃鄙夷的看着姬瑶月,已显露了他的立场,一言不发,却比任何言语都刺痛心扉!

    你一言我一语,刻薄的指责和尖锐的挖苦攻向姬瑶月,姬瑶月怎么也未想到会是这般情景,对上帝凌天,对上妖狼骑都凛然无畏的姬瑶月,在最亲近的族人的指责下,却是被击碎了过往故作坚强的外壳,她双目泛红,泫垂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记起,她,才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

    “够了,老娘停不下去了,你们有完没完!”出乎意料的一声吼,却是出自蝎夫人。

    许是为了讨好主母,亦或许真是对姬瑶月一路辛劳看在眼中,心有不忍,蝎夫人一手叉着蛇腰,一手指着那帮长老,像一个泼妇般大声道:“一口一个荣耀、尊严的,听着真他娘刺耳,老娘我出身蜀地,我们那的妖怪,只是活着就要竭尽全力了,是不懂你们的什么狗屁光荣,但现在姑奶奶我看明白了,你们要荣耀,就得拖她沉沦,你们要尊严,就得践踏在她颜面之上,你们个个傲骨不屈,架子端到比谁都高,就得我家姑娘竭尽心力,四处折腰,出生入死的给你们讨来条出路,哪怕是条狗都得摇摇尾巴了,你们倒好,这尾巴还在天上翘着呢!”

    蝎夫人一口气骂了一大串,实在每期骂了,便由大口气朝他们吐了口口水,“呸!”

    喘平了气正欲继续,却见姬瑶月攥住了她的手“蝎夫人,够了……”

    几个长老气势被压住,一时面面相觑,沉默一阵,赵姓长老哼了声,扫视姬瑶月道:“瞧吧,不打自招了,牡丹花王一脉,到处低三下四的求人,先给公孙大娘当使唤丫头,这又不知怎傍上了公子翎,指不准给那花孔雀许下什么好处了呢,我在此,提出五家共议,拔出姬瑶月天香谷香主之位,将她永远逐出天香谷!”

    ------------------------------------------------------------------------------------------------------------

    这章又写得急了,勉强赶上,但嘴炮不怎么够力,先发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