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十七章 生路何在 3
    “要杀你的人,是他啊!”应飞扬一手指天,而帝凌天已突生警觉,抬头上望。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却见方才被他信手拂到天上的刀剑之气,竟在天上划出了一道细小缝隙,而此时缝隙裂痕迅速蔓延扩散,随后如残破的门扉被轰然破开。

    空间碎片碎裂散落,随之而来的,是自信的一声,以及势如须弥山倾的庞然一掌。

    “帝凌天,佛爷今天,三掌收你!”

    五指如山,弥勒无边,虽只一掌,气机却是扩展到无限大,帝凌天只觉头顶天日,尽被这一掌遮住,心头陡然一凛。天人五衰功瞬间饱提到极致。

    由清转浊,由浊转清,清浊变换间生太初混沌之象,帝凌天单手举天,逆迎而上,混沌之气磅礴击出。

    两股惊世之力对撞,形成激荡气流,在四周引爆。而气爆正中心,两道身影双掌相抵,宛若定格。

    而与帝凌天对掌的,乃是一身着破旧袈裟的中年和尚,平凡的面容,如今却显法相庄严,尽是金刚伏魔之威。

    “三张收吾,何人敢夸此海口?”帝凌天真气一吐,震开这庞然一掌,落回穷奇头顶。

    和尚却顺势腾身天上,“接得下第二掌,佛爷身份,你自然知晓!”

    旭日璀璨,佛光沛然,雪谷旭阳和圣光佛耀纵横交错,在上空交织成一尊巨大的庄严佛像,宏伟非常。

    而和尚手拈金刚法印,身形与巨佛交融一处,运化四方之力,化作恢弘一击。

    佛我如一,同出一掌,掌劲之雄更胜先前。

    “渡世大悲掌?”帝凌天语调一惊,却是凛然不惧,第二掌旋而爆发,亦是毫不避让的以强悍强。

    两大高手掌劲对撼,对修行大有裨益,下方应飞扬和姬瑶月心中惊叹之余,哪会错过此等良机,一时之间也忘了这是生死攸关之时,目不转睛的盯视眼前这场难得一见的对决。

    掌劲相击,难分胜负,但战况却有变化。

    和尚居高临下一击,帝凌天身在空中,没有坚实大地可供卸力,千钧掌势要由足下穷奇兽承受。

    穷求虽未畜生道四大兽神,但难堪如此雄劲,竟是被这一掌压得止不住下坠。驮着帝凌天一道坠落,轰然一声,砸出一阵滔天雪浪,帝凌天与和尚依然是双掌相抵,只是从半空战到地上,可怜穷奇巨兽的头颅被狠狠的压在雪地中。

    “嗯?不对!”帝凌天暗唿一声,雄沉第二掌,震动厚实雪层,相冲的巨力竟是使得山谷左右两山积雪坍塌!

    陡峭山壁上,沉默的积雪此时发出震天动地的咆哮,如怒海狂涛,倾泄而下,汹涌狂潮似要吞噬整个天地。

    而这自然天地之威,不逊当世任何一个高手!

    而帝凌天心中亦是惊异,使出“渡世大悲掌”这一绝学,又有如此恢弘佛力,眼前这和尚形貌虽与传闻不尽相同,但怎么看都应是佛门第一人圣佛尊。

    应飞扬姬瑶月二人将他引入山谷上空,圣佛尊又突然从天而降,把他从天上压倒地上,借二人交击掌劲引动两侧雪崩,这一几步一气呵成,帝凌天原本以为应飞扬只是虚张声势,但此时却已相信,这真是为他准备的一场杀局。

    眼看雪崩席卷而至,唿啸之势,灭绝生机,仍与和尚僵持的帝凌天心中已有决断。

    “雪崩可不生眼,可不会因你是大慈大悲的圣佛尊就放过你,我便不信会硬抗这雪崩!”

    帝凌天雄劲再吐,将震开圣佛尊震开,下一瞬,雪浪倾盆而下,白茫茫一片遮掩视线。

    帝凌天旋身而起,化作一股疾速旋流,不再理会和尚,全身心的应对这滔天雪崩。

    虽然也担忧圣佛尊会在他分身乏术的此时攻来,但帝凌天愿意一搏。

    雪浪可不分敌我,圣佛尊若在此时攻来,他自然难以抵御圣佛之掌,但圣佛尊却要硬抗雪浪之威,到时圣佛尊所受之伤未必比他轻。

    而若圣佛尊和他一样选择抗衡雪崩,那也不过再雪崩过后继续拼斗。

    权衡定下,帝凌天宛若海中的一处涡流,借助旋劲牵引运化,两山雪崩之力被他如神迹一般相互抵消,而他已毫发未伤的冲出雪层。

    天崩地陷只是一瞬,雪崩过后,瞬间恢复平静,雪层厚实了数十倍,吞噬周遭一切后,四周更显单调纯净。

    而帝凌天立身雪层之上,却不见圣佛尊踪影,遂一边蓄势待发,一边双目微闭,以听觉监听雪层下方,探寻圣佛尊下落。

    圣佛尊既然未趁机攻来,那应是与他一样,选择了抵御雪崩,而此时四周并不见他身影,结合和尚引动雪崩的举动,帝凌天相信,和尚应是藏身雪层之下,等待着在最出人意料的时机,最出人预料的角度,击出他判定胜负的第三掌!

    看不见的敌人,隐匿的危机,雪上雪下,一触即发。但帝凌天依然沉稳以待,因为时间对他有利。

    任圣佛尊如何气息悠长,也难长时间藏在雪层之下,只要帝凌天不露破绽,圣佛尊早晚会暴露行迹。

    寒风之中,白雪之上,一身白衣的帝凌天恍若冰雕,静立良久,却忽然耳朵微动,双目勐睁,“按捺不住了么?”

    而目光所示之处,雪层微动,随后如煮沸了的水一般打破平静,翻滚破裂开来。

    料是圣佛尊将出,帝凌天正欲一掌击去,却忽然心念一转,急守掌势,“不对!”

    却见雪浪破开,露出的是一颗如老虎般的巨大兽首,此时头破血***神委顿,正是穷奇巨兽。

    穷奇先被和尚的巨力压入雪地中,又受雪崩冲击,亏得它是出身畜生道,论肉身的话可谓强横异常,才不至于丧了性命。

    但即便不死,也是受创非轻,短暂昏迷片刻后又被憋醒,便拼尽全力冲出雪层,可也只露出个脑袋便已力尽。

    帝凌天与穷奇大眼对小眼对视,穿谷的风刮过,地上积雪纷扬而起,良久之后,帝凌天清冷一叹,自嘲道:“吾,好像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