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五十二章 畜生不如 3
    “弱肉强食,但你,算强吗?”

    冷淡的声音,闪逝的身影,半夏张狂大笑之际,应飞扬不知何时已逼临他之身侧。

    半夏心头一紧,笑声戛然而止,随即挥出利爪扫向应飞扬,但爪风所到之处,却只撕扯到了一抹残影,应飞扬已翩若惊鸿旋身闪过。

    “哪走!”半夏不容他走脱,正欲翻手再击,忽然听闻“嗤”的一声,他的肩膀上鳞甲炸开,鲜血喷涌,竟是应飞扬在擦身而过瞬间,在他肩头洞开了一个血洞。

    慢了半瞬,半夏才觉察疼痛传来,痛嚎一声的同时,另一手五指连挥,气针五五成列,激射而出,射向着应飞扬退去的方向。

    应飞扬身形骤停,一动一静间不见丝毫滞碍,双目冷视射来的气针,一眨也不眨,“果然,相差甚远。”

    半夏虽得万兽春的真气,却无相应招式与之配合,经纬针法虽也称得上不凡,但经纬针法以刺穴制敌为主,暗藏医家济生之心,而非以杀敌为首要,与凶悍蛮横的兽元诀大相径庭。

    半夏虽将针法催使的凌厉纵横,威势骇人,但已偏离原本精髓,真气与招式不相匹配,在应飞扬眼中就是破绽。

    但见应飞扬不疾不徐向前,迎着密射而来的气针,脚步不做丝毫停顿,只身子轻晃几下,偶尔移动剑锋抵挡,用最简单微小的动作的动作就避开、挡下了道道气劲。

    方才初交手时,半夏靠着雄浑真气,密集的气针将应飞扬压制,然而应飞扬虽处下风,却是一直冷眼观察,挨过最初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后,如今的他已是将半夏的路数看得透彻,半夏气针虽疾,却是针针落空。。

    “怎么可能?”半夏眼看应飞扬游刃有余的步步逼近,心头不由一慌,连刺自身几处穴道,止住肩头的血,随后一边双手同出,射出更多更迅猛的气针,一边身形后跃,与应飞扬拉开距离。

    “有着畜生道强横兽身,但敌人一逼近,首先想到的却是拉开距离,确保自身安全,呵!终究还是大夫的思维。”应飞扬心中冷笑一声。

    经验、见识、勇气、意志、乃至战斗本能都相差甚远,与这些一相比,招式与真气间的不协调反而显得无足轻重了,半夏空有一身修为,但被应飞扬洞悉透彻后,不过是大而无用的真气篓子。

    但见应飞扬人剑两分,身若飞鸟游鱼,继续躲闪针气,手却暗掐剑诀,长剑在剑诀指引下如流星曳尾,化出一道难以捉摸的弧线向半夏掠去。

    半夏心神皆被应飞扬吸引,待剑风临头才反应过来,狼狈一个避闪,星纪剑贴面而过,总算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这一剑,却又闻锵然一声,半夏额上一根兽角竟被一剑截断。

    一瞬功夫,已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半夏心神俱丧,连忙荡开星纪剑,随后真气用不完一般将气针狂射而出,本是制敌的气针如今道道凶狠锐利,断人性命。

    但越是慌乱,破绽也就越多,应飞扬巧转“星罗奇步”,腾转挪移,任意来去,剑光每一闪灭,半夏身上就添一道新伤,虽伤势皆不重,但也足以让半夏几近崩溃,“为什么?究竟哪里错了?为什么经纬针法打不到你?”

    半夏神情错乱,如癫似狂,心心念念多年,就为夺得万兽春的真气,如今好不容易得手,本以为能扬眉吐气,一跃成为高手。却不料经纬针法在应飞扬面前全然无功,自己更是处处受制。

    疯狂之际,肩头又是一痛,应飞扬觑准空隙,一剑横斩在他肩胛之上,半夏单膝砸地跪倒,双手死死抓住剑刃,才使得自己肩胛骨没有被一并斩断,钻心得疼痛却恍然间刺激到了他,“我知晓了,我知晓是哪里不对了!”

    半夏双目血红,面色狰狞扭曲道:“经纬针法并不奏效,是因为,是因为楚白牛那厮藏了私,针法的精髓只传授给了楚颂,不肯传给我!呵呵,谁让楚颂是他女儿,而我我只是区区一个药僮!”

    “这就是你找到的答案?”应飞扬怒气积蕴,手上星纪剑力沉三分,将欲挣扎起身的半夏再压回去,半夏肩胛上的血顺着剑刃汩汩流下。

    “没错,一定是这样!既然如此,狗屁经纬针法,小爷何必再用!”半夏大吼一声,不再理会压在肩头的剑刃,双手从剑刃上撤出,却是凝气成针,以气针插向自己头顶。

    “轰!”气针入顶,半夏周身忽然一阵气爆,磅礴真气以他为中心汹涌炸裂,应飞扬竟被这股爆炸性的雄力震开,连退数步。

    “嗯?以针刺穴,激发自身潜力?”应飞扬看出端倪,正自讶异之际,忽然气浪旋涡般收拢成高度密集的一团,凝聚在半夏拳头上,下一瞬,随着半夏的一拳狠狠击出!

    应飞扬感知此拳不凡,不敢丝毫大意,施展“太极缠丝剑”欲以柔克刚,但半夏以针刺穴榨取潜力,拳劲之强竟是犹超预期,应飞扬难以尽化雄力,被一拳砸到墙上。

    一口血未来得及呕出,一股压迫感又避免而来,应飞扬急忙偏头,一声音爆贴着他耳边爆开,半夏紧随的一拳狠狠砸在墙上,墙面如蛛网一般寸寸裂开,若是偏头的动作再晚半瞬,应飞扬的脑袋便会虽墙体一起炸裂。

    半夏拳头深陷在墙中,却也不拔出,而是化拳为爪,顺势侧滑,在墙体上犁出一道深沟扫向应飞扬。

    应飞扬忙脚下一转,施展“花间游”的身法堪堪避过利爪,半边墙体连带天花板上都多出一行可怖的爪痕。

    “果然,这才是我该有的本事!”半夏看着他的杰作,一边满意的大叫,一边加紧攻势,他此时所使是畜生道入门的拳爪功夫“五逆十恶手”,虽精妙之处远不及“经纬针法”,但凶狠霸烈的路数,配合起兽元诀可谓相得益彰,正是“一力降十会”,

    近身搏战的优势得以发挥,半夏再一次将应飞扬压制,气针刺穴使得他神智更加疯狂,每次拳起爪落,都在石室中留下一个深坑,“死吧死吧死吧!你们都得死!杀了你,杀了旁边那女妖,杀了万兽春,杀了楚白牛!阻碍我道路的人,我全都要杀了!只有我,才配成为畜生道道主,只有我,才配掌握操生判死的权利!”

    “杀?你便只知道杀吗?你可知月儿方才攻向你,其实只是想将你制住,并未动杀念!你可知我若想杀你,几日之前就有无数次机会!你可知我们之所以不杀你,皆是因为楚颂!”应飞扬目光陡然一寒,不再躲闪,剑法越加凌厉,与半夏对攻起来,而他的声音比剑更冷。“她虽然被你背叛,险些丧生饿鬼之口,却一直在我们面前替你说情。

    “她说你年轻识浅,只是误入歧途!”“她说你本心不坏,只是缺了管教!”“她说千错万错都是她和他阿爹的错,让你小小年纪沦入畜生道,与恶人同流合污!求我们莫计较你害我们之事,你的过错,全由她担起!”

    应飞扬剑狠,言语却比剑更狠,半夏竟是一时晃神,喃喃道了声“小姐……”

    但下一瞬,面上再度被狰狞笼罩,“现在说这些,是想讨饶吗?可惜没有用,因为连楚颂,我也要杀!”半夏气劲凝于掌上,本就巨大的手掌放大数倍,狠狠砸下,应飞扬前一瞬立足的地面瞬间被砸得龟裂。

    “我只是告知你,我答允了楚颂不杀你。”应飞扬躲开这当头一掌,负剑身后,足踩着飞溅的碎石翩然而退,而背后如孔雀开屏一般散开一圈剑轮。

    “但是,求生无能,取死有术,今天的你,是死于自杀!”

    话语落,杀气腾,剑光四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