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四十六章 搏兽斗针 2
    三百六十行,上至高官富贾,下至花娘龟公,各行各业之间皆有纷争,医者之间自然也不例外,有纷争就有解决纷争的方式。朝堂之上,唇枪舌剑,勾心斗角,斗得一方罢官请辞,是官员解决纷争的方式。商场之中,倾销屯积,抬价贱卖,直到对方倾家荡产,是商贾解决纷争的方式。弄堂里,小巷中,夜黑无人之际,红刀子进白刀子出,是地痞流氓解决纷争的方式。而大夫一行,有一个约定俗成,有不为人知的解决纷争方式,那就是‘斗针’。所谓斗针,便是两名大夫事先服下相性相冲的药物,彼此相对而坐,中间搁置一几案,案上各放三十六根银针,两名大夫抓取案上银针,一只手最多持一根,可以刺对方经络穴脉,也可以刺自己,但不能抵挡,不能闪避,不能将针拔出。二十是根针用完之前,谁先靠针术引爆对方体内相冲的药力,让对方无法再拿起针,谁就是胜者。人体经络何等复杂,以针互刺更是凶险异常,所以除非有深仇大恨,或者必须一较高下,否则很少有大夫会采取“斗针”的方式。但今日,一对父女却因理念之差,彼此对坐“斗针”。楚颂将银针排成一排摆在案上,对楚白牛道:“阿爹,你和我都算是百病不侵,事先服下相冲的药物并无意义,服药这一步就略去了,阿爹你看可好?”楚白牛点头道:“随你的便,凭我的针术,要让你无法再拿起针,本也不必借助药力,”说话同时,楚白牛亦将三十六根银针放在案上。

    楚颂脆生生道:“好,那阿爹待回输了,可别埋怨!”

    楚白牛不屑的哼了声,“输给你,笑话,是谁手把手教你用针的你忘了不成?我让你一先,你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动手!”“那好,我可不客气了!”楚颂心知先发制人的道理,说话间,玉手划出一道弧线,如行云流水般拈起案上一根针,刺向楚白牛“肩井穴”。楚颂家传的“经纬针法”可说是当世最高明的针术,囊括了针术的诸多技巧,而楚颂在针法上浸淫多年,一针在手,对她来说便像器修驾驭自小祭练的法器一般,怎一个如臂使指可以形容。但在距离楚白牛的穴道还有半寸之处,楚颂突然觉得臂膀一沉,银针竟差了三分,刺在肩井穴之下。“好快!”楚颂心头大惊,经纬针法的精髓尽在“稳准轻快”四字,她在修习经纬针法三年后,便能做到在飞行的苍蝇的翅膀上刺字,而不影响苍蝇的飞行,方才自然不可能是她手滑偏差,而是楚白牛以更快速度后发先至。楚白牛虽让楚颂先动作,却犹能快她半瞬,抢先刺中楚颂“天井穴”。“天井穴”位于手少阳三焦经上,一被刺中,楚颂右手顿时麻软无力,行针才会有所偏差。方交手,便已落下风,楚颂不敢停歇,左手再取一针,拈针反刺自己“极泉穴”,极泉穴位于手少阴心经上,与手少阳三焦经成阴阳之势,一针落下,便是阴阳调和,楚颂右手沉重感消失,随即双手同出,拈针在手意欲反击。

    却听楚白牛道:“早猜到你会刺极泉穴了。”,但见楚白牛运指如电,银芒一闪,已在楚颂身上连刺两针。

    楚颂当即乐不可支,咯咯娇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好似遇上了天大的喜事,可她心中却是苦不堪言,“天井,极泉,阳池,期门,这四个穴道同刺,能让人笑得下巴脱臼,阿爹你好狠心!”

    经络之学博大精深,几处穴道组合,往往就能生出不同效用,斗针便如博弈,不单只是斗快斗准,还要想着如何将对方的针化为己用,楚颂解针之法反为楚白牛所用,算是又输了一筹。

    连笑个不停,几乎针也拿捏不住,不得已之下,楚颂只得一针刺在下巴上的“人迎”穴,暂时止住笑意。

    但一落下风,就是处处受制,楚白牛占得先机,得势不饶人,针出连环,刺在楚颂周身穴位,楚颂时而痛哭流涕,时而手脚抽搐,时而头晕目眩,只能勉力解除自身身上异状,却是疲于奔命,无力反击。交手片刻,大部分的针都落在了楚颂身上,楚白牛身上只有寥寥数根。

    三十六根针差不多都用了一半,楚白牛一点点扩大胜过,终于一针要锁定胜局,“臭丫头,你输了!”楚白牛一针刺在她“关冲穴”。

    一针落定,楚颂当即在心中惊呼“不妙!”,若继续以棋喻之,那楚白牛如今就是布局已成,进入收官阶段,先前所有的针如今连成一气,形成了一个锁气血的“大阵”,只需再一针刺她头顶“印堂穴”,为这大阵补足针眼,便能让她动弹不得。

    楚颂能想到的解法,至少需要刺自己四针,而楚白牛只需一针就能锁定胜局,更何况楚白牛的手速本就要比楚颂更快。胜负结果如何,可谓一眼分明。

    可就在楚白牛递出最后一针时,便见楚颂银牙一咬,一针反刺自己“百会穴”。

    下一瞬,楚颂粉面上蒙了一层土灰之色,“哇”得吐出一口血来!

    “臭丫头,作死不成?”楚白牛大惊失色,最后一针刺在“印堂穴”,可以锁住气血,让楚颂动弹不得,可若刺在“百会穴”,那便是使气血逆流,可是要人性命的!

    已楚颂的医术,这道理她自然不可能不知,而她明知结果还有意为之,用意如何,已是不言而喻。

    楚白牛爱惜女儿性命,见她如此哪还管斗针,连忙出了两针替楚颂疏通气血。

    两针之后,效果立竿见影,便见楚颂面上重现血色,但也因此,楚白牛先前布下得“阵局”已彻底被打乱。

    而楚颂方睁开眼的瞬间,眼中光芒一闪,已是双手齐出,各持一针向楚白牛刺去,反击随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