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四十二章 反戈一击 4
    “诸位,闪远一点,被伤到可概不负责。』』『天籁小说Ww『W.⒉”应飞扬也也从化现出破宇剑,剑尖直指姬瑶月。

    破宇锋芒现,灭宙寒光闪。在众人注目之下,应飞扬和姬瑶月同时一动,刀剑交击,绚烂异常。

    二人前几日已得大和尚的指点,对这对佛门刀剑圣器的运用更加娴熟,刀剑交击瞬间,粲然火花迸射,交击处空气阵阵爆鸣,时空已现出扭曲之相。

    此时,又闻大和尚喝了声:“时间紧迫,来,让佛爷我各助你们一掌。”

    便见大和尚轻描淡写的一扬手,两股纯正沛然佛气被从袖中挥出,灌注应飞扬和姬瑶月二人体内。

    “嗤——”,得到佛力加持,破宇剑和灭宙刀同时光华大放,好似太阳一般耀眼,而空间裂痕瞬间放大,时空裂隙,已然被开辟出来!

    一道裂隙出现在石室之内,悠远,深邃,神秘,恍若神明半张着眼睛,轻睨着世人。

    众人只当是神迹,一时又纷纷下拜,应飞扬忙阻道:“莫再拜了,仙界大门已开,诸位排好队进入。”

    若是实话告诉众人昆仑山已被六道占据,他们眼中的“仙人”准备拿他们喂饿鬼,且不说千头万绪的短时间内讲不清楚,就是讲清楚了,这帮工匠到时定然恐慌失措,到时人人争抢逃生机会,争先恐后下只会让度更慢,而去还徒增变数,所以应飞扬选择先把他们诳入时空裂隙中。

    饿鬼随时可能出关,不知周长生还能拖延几时,看着众工匠一个个进入,应飞扬心头暗急,面上还得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好在众工匠秩序井然,不用多会,已全数进入裂隙之中。

    待其他人走尽,便闻大和尚道:“好了,佛爷我也要进去了,你们也知道,佛爷有誓言束缚,不能明着帮你们。”

    应飞扬点头道:“大和尚,你已帮了我们太多,而你要做的也比我们更多,放心去吧,这里的事,我们自可料理。”

    大和尚看了看应飞扬和姬瑶月,笑道:“哈,这对刀剑能落入你们手中,也算神器有灵,择得良主!”

    说罢,大和尚转身踏入裂隙之中。而裂隙也在这一瞬闭合,遮掩住和尚的背影。

    ------------------------------------------------------------------------------------------------------------------------

    裂隙另一侧,刀剑境域中。

    高如楼层的宝树,纷纷扬扬的花雨,还有不远处的净天祭坛,原属于六道恶灭根据地忉利天的奇景,此时呈现在凡夫面前,自是另这些工匠震撼异常,此时便是对工匠们说此处并不是仙界,怕都没人愿意相信。

    “天,我竟真来到天界了,这辈子都值了!”

    “咦,那边不是咱们修建的祭坛吗?怎么被挪到这里了?”

    众人张目四望,恨不得吧眼前之景印在心中,有的甚至暗掐自己是否在做梦。

    忽然一人指着天空道:“快看,那是什么?”

    众人纷纷抬眼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天空之上,天幕如瓷器裂开一般出现道道裂纹,不时有电光火芒从裂隙中迸射而出,散出危险气息。

    众人方才的兴奋劲瞬间散去,只以为冲撞了天神,变得惴惴不安。

    此时却听一声从背后传来,“此处空间本就破碎,承载能力有限,一次这么多人进入,怕是不堪重负了。”

    众人回头看去,却见那大和尚双手合十走来,此时身上没有了过往那种洒脱豪迈,亦僧亦狂的气质,虽仍内着一身掉了色的僧袍,外面裹着工匠的衣服,但此时看来却显得宝相庄严,肃穆虔诚。

    众工匠虽然莫名,但见他形貌,不禁肃然起敬,恭敬问道:“大师,您说得什么意思,我们怎么听不懂?”

    大和尚笑而不语,继续迈步向前,众人却不约而同让出一条道路。

    却见大和尚径直走向祭坛之下一处佛塔,双手合十向佛塔拜道:“诸位佛友,久违了,世事难料,想不到还有再见的机会。”

    百余年前,佛门三十六高僧豁尽毕生命元,将忉利天的灵气枢纽净天祭坛搬运入刀剑境域之中,忉利天因此崩毁,六道也遭受最大重创。

    而三十六佛门高僧却身死命枯,为此役献身,只留这座佛塔孤零零伫立在这方天地,记载着他们不为世人所知的大功德。

    大和尚袖子轻轻一扫,扫去塔上浮尘,盘膝对着佛塔坐下。双手合十说着:

    “转眼已经百年了,百年前,诸佛友为断除恶根,捐躯于此。百年后,六道恶灭却又死灰复燃,是否这世间之恶皆源自人心,人心不净,恶念不消?”

    “贫僧不知,亦无能斩断世间因果,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但众生何辜?贫僧愿以肉身为舟楫,渡众生脱苦海,不知诸位佛友,可愿再为贫僧护航?”

    和尚说罢,闭目念起经文。面前佛塔同受感应,绽放出清圣佛辉。

    阵阵梵音轻渺悠远,庄严恢弘,一时间,天地共闻。

    而天幕之上,原本开裂的缝隙,在阵阵梵音之下,竟又再度闭合……

    -------------------------------------------------------------------------------------------------------------------------------

    “生尊者,你到底在说什么?不过一个血妖傀儡,到底有何重要之处?”白泽被一直被周长生阻挡,但周长生说话又总只说一半,令白泽长老心生恼怒。

    周长生依旧不疾不徐道:“有何重要之处,问得好,白泽长老不妨再仔细想想。”

    白泽终于忍不住道:“便是再重要,也比不上重现六道的大计重要,先完成天道主的交托再说,生尊者,此事了结后,你的傀儡,畜生道自会赔偿。”

    周长生叹道:“罢,白泽长老,你附耳过来,关于那个傀儡有一个秘密,你听完之后,便知他又多重要。”

    “哼!”白泽不悦哼了声,却还是被勾起好奇心,将耳朵贴近。

    “秘密就是……”周长生说到这,却戛然而止,眼睛看向白泽手下的畜生道道众,似笑非笑。

    白泽长老扫视那些悄悄竖起耳朵的手下一圈,立时心领神会,皱皱眉头挥手道:“你们都退远些,就退二十步吧。”

    待手下退远,白泽又凑上耳朵,周长生压低声音道:“秘密就是,你说要赔偿,那你得……用命来赔!”

    周长生声音陡寒,白泽长老尚未反应过来,周长生已突来一掌。

    白泽对周长生全无防备,再加上侧耳倾听的动作等同空门大开,一掌被狠狠印在了胸膛!

    白泽当即吐血倒飞出去。

    本来按计划是想一掌将他毙命的,但周长生擅长的是扰人心智的术法幻术,掌力并不算雄沉。而畜生道道众的肉身最为强横,白泽长老身为五方兽使,更是其中翘楚,一击之下竟未丧命。

    而这一掌,亦让白泽长老瞬间觉察不对,吐着血沫急切道:“快,快阻止他,生尊者又问题!”

    畜生道道众如梦初醒,一拥而上,一个个身形暴涨撑开衣襟,露出狰狞兽形击向周长生。

    “晚了!”

    众多畜生道道众齐上,周长生却没有丝毫抵挡的意思,一瞬间,便被数道攻击击得骨骼尽折。但在此之前,周长生已将所有的机关枢纽旋了一遍。

    “不是……想放饿鬼出来吗,我……替你们……做了!”周长生说完最后一句话,眼神就已失去华彩。

    而此时机关隆隆之声响起,所有的机关门都已开启。

    “快!快将机关关上!”白泽奋力大叫着,此时,慢慢升起的石门的另一侧,一道剑气,一道刀芒迸射而出,最靠近机关的几个道众或是被刀剑之气截断手筋,或是被逼退。

    而下一瞬,三道人影已从开启的石室中脱逸而出,正是应飞扬,姬瑶月和楚颂。

    白泽未及惊异,而随后,却又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弥漫,阵阵嘶吼声,磨牙声,肚子鸣响声此起彼伏,石室中亮起无数双血红饥饿的眼睛……

    “你们……都做了些什么?”白泽颤声道。却见剑光一闪,一柄长剑直刺他而来。

    剑上冷杀之意让白泽长老心头一惊,猛然化出兽形,头生羊角,一身白色长毛,正是与他名字相对应的,传说中的神兽“白泽”的兽身。

    但白泽在周长生一击之下虽然没死,此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双掌虽奋力欲夹住应飞扬剑刃,但依然阻挡不了那决杀的剑势,惨嚎一声,胸前已被洞穿,一身纯净长毛被鲜红浸染!

    “与你们一样,喂食而已!”畜生道兽使皆非庸手,若是平常之时,应飞扬绝对难以轻胜任何一个兽使,但此时却是一剑定了胜负,应飞扬随后长剑一抖,将白泽长老的挑起,也不知断气没有的白泽被抛入石室中。

    “啊呜!”白泽还未落地,便被几个血妖跳起来咬住,奋力一撕,白泽身形就被扯成了数块,被血妖大口大口的尽数吞咽入肚,转眼渣都不剩。

    “长……长老!”这般噬人而食的模样,纵然是畜生道之人也不曾见过,个个心惊肉跳,而下一瞬,血妖已蜂拥而出。

    吃到肉食的血妖也意犹未尽,没吃到的则更被激起了食欲,一个个飞扑而来。

    “怎么回事?那些工匠呢?怎么都不见了。”畜生道之人皆是疑惑。

    若是工匠们已被吃,那饱餐后的饿鬼应该已恢复理智,若是工匠们没被吃,那他们现在又在哪?

    但惨嚎之声阵阵响起,已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饿鬼们飞扑而来,畜生道道众虽然出招抵挡,当饿鬼们却是毫无理性的不做闪避。畜生道道众击中一个饿鬼的同时,却要被三五个饿鬼狠狠咬住,大力撕扯成碎片。

    而饿鬼还越涌越多,如潮如浪,在数百近千的饿鬼之下,在场这三四十个畜生道道众显得太过稀少了。

    畜生道道众面如土色之际,“快逃啊!”应飞扬喊了一声,随后足下一点,花间游的身法施展而出,已从数个畜生道道众身旁擦身而过,抢先逃跑,而姬瑶月和楚颂亦紧随其后。

    畜生道道众个个心神不定,此时听闻应飞扬这一嗓子,也分不清究竟是谁喊得,但却被提醒了一般,几个畜生道道众转身就逃。

    而一个逃,恐慌就迅传染蔓延开来,畜生道道众哪还有战意,纷纷掉头就跑,稍晚半步的,就被一群饿鬼扑倒在地,吞咽入腹中。

    “快逃啊!”

    “救命,别走,救我啊!”

    “啊,我的腿!”

    惨嚎声中,一干畜生道道众逃出大殿,外头守卫察觉不对,问道:“怎么回事,生什么了?”

    但很快,他守卫们就已明了,因为一群饿鬼已紧随其后,从大殿中出来,将灾祸蔓延到了整个真一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