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四十一章 反戈一击 3
    一段时间后,半夏再度回返,一入门便兴冲冲道:“生尊者,我都知晓了,您给我的那诗就是药方,每一句诗对应一种药材,‘三径慵锄芜遍秽’指的是‘生地’,‘数枝花朵自鲜妍’一句中鲜妍的花朵自然是红花,‘露滋时滴岩中乳’,岩中乳指的是石膏……”

    半夏刚说了个开头,周长生便打断道:“泽泻、藁本、使君子、儿茶、安息香、砂仁、破故纸、没药、续断、空青、连翘,这是其他诗句对应的药材,你既然得楚白牛指点,破解诗中谜题也不是难事,不必一一说出了!”

    被周长生一语说中,半夏面上带着尴尬,干笑几声后恭维道:“嘿嘿,没想到生尊者非既修为高深,又精通药理,连文采亦是斐然,诗中藏谜,迷里藏药,当真……”

    周长生又皱皱眉打断道:“小小年纪,油嘴滑舌,你若没什么有用的话要说,就按药方所说配药去吧!”

    半夏见周长生不冷不热,也只得止住奉承,千恩万谢后,闭门离开。天籁『小说WwW.『⒉

    而待半夏迈出院落,渐行渐远,一道身影才从隐蔽处踏出,正是应飞扬,看着消失在夜幕下的半夏,应飞扬自嘲一笑:“精通药理,文采斐然,可真是愧不敢当。”

    说着,悄无声息的进了屋内,这诗应飞扬自然是写不出来,而是出自楚颂的手笔,被他拿去借用,不过靠着这诗,楚白牛的下落也已算摸出了方向。

    畜生道除少数高层之外,便只半夏知晓楚白牛的下落,半夏解不开此诗中的谜团,多半会去询问楚白牛,所以方才应飞扬一直尾随半夏身后。

    眼看着半夏进入了一处戒备森严的殿宇,应飞扬未免打草惊蛇不敢闯入,片刻后,半夏从殿宇中出来,先前愁色已是半点不存,显然谜题已解,那楚白牛的下落自然是在那殿宇之中。

    “现在,只等两日之后了。”应飞扬拨弄了下摇曳的烛光,突然一口把蜡烛吹灭,房中陷入一片黑暗中,桌案上却隐约有一丝微弱的荧光……

    -----------------------------------------------------------------------------------------------------------------------------―--

    两日后。

    昆仑山上少有的晴天,连天高耸的山势上,一轮红日好似就悬挂在头顶不远处,趁着难得的露面机会,不遗余力的将日光遍洒皑皑白雪之上,折射出斑斓华彩。映得真一观更似仙境一般。

    可今日,阵阵嘈杂人声,却为这天外仙境增添几分人气。

    “嘿嘿,忙了大半年,那什么祭坛终于完成了,我可是早想回家看阿姆了。”

    “送我们下山之前,还要设宴款待我们一番,昆仑山的仙人真是客气,这下我可能好好吹嘘一番了。”

    “吃了仙人的东西,会不会延年益寿?”

    “照我说,咱们都是沾了巴托老爹的光,谁让人家是卫无双大仙的同族呢,哈哈哈!”

    “笑什么笑,这是你能随便笑的地方吗,不懂规矩,还有卫无双本来就是我同族,不信你们待会就知道了!”

    修建净天祭坛的凡夫们被护送这从万象天宫来到了真一观,此时面上大多都是相同表情,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周遭,生怕惊扰了“仙人”,但看着仙家之景又克制不住兴奋之意,压低嗓子轻声赞叹,议论。

    而另一侧,则是畜生道道众和周长生、应飞扬等待着这些工匠送上门来,畜生道和人间道共同负责饿鬼复生之时,畜生道的代表依旧是白泽,而人间道的自是周长生。

    “呵,白泽长老,今天手下的人够体面的。”周长生看了看白泽和畜生道道众,眼前道众都不是人模兽样,个个皆是人形,目光虽有遮掩不住的凶戾之色,但论卖相已好太多。

    显然,他们都是《兽元诀》修炼到一定境地,能够兽形内敛的道众,而能兽形内敛的,已经可以称为门中精英。

    白泽笑道:“虽然是些凡人,不过也得认真应付,那些凶神恶煞自然是被藏起来了,不然这帮工匠一见我畜生道道众雄猛之相就吓得脚软了,怎么让他们乖乖送死。”

    “哈,说的也是。”周长生口上轻笑,应飞扬却已在悄悄打量这些道众,估摸着他们的战力。

    此时,工匠中忽然一人出来,抓住了白泽的衣襟道:“这位上仙,你们设宴款待,那卫无双卫宫主会来吗?我可是他的同族!”说话之人正是巴托老爹,黑红的面上满是期盼之色。

    听闻“卫无双”三字白泽面上笑容变得僵硬,眼神下挪看着巴托老爹的手,白纹兽袍法衣已被巴托老爹抓出了黑印。

    巴托老爹却浑然不觉,依旧攥紧着袍子盯视着白泽长老。

    “会!进入内中稍待片刻,过不了多久,你就能见到卫无双。”白泽长老又笑了起来,手往侧旁石宫大门一引道,他的笑容依然如仙人一般从容清雅,但眼底却闪过一丝冷芒。

    巴托老爹浑然不觉,松开手得意的冲其他人道:“看着吧,一会你们就知道我巴托从来不吹牛了”,只在白泽袍子上留下个黑乎乎的手印。

    白泽眼皮跳了跳,笑容不减得引路道:“诸位,这边请。”那眼神就像看着一群送入虎穴的肥羊。

    众工匠在白泽引领下,兴奋的进入石宫,一路之上自是啧啧称奇,浑然不知将要生的危险。

    此处便是诸多血妖修习《饿鬼吞业**》的石宫,如今按时间推算,血妖应该已经筑基完成,正是渴望血食到了毫无理性的饥饿状态。

    **建走到了一个石厅之内后,便闻白泽语中暗藏着嘲弄道:“诸位便在此处等上片刻,很快,便有美食献上!”

    “不过,你们是美食,献给的是新生的饿鬼道!”,白泽心中默默补了一句。

    “美食,这地方空空旷旷的,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能有什么美食?”

    “你就吃的时候着急,人家仙人,肯定是直接把该变的都变出来啊!”

    对着空无一物的厅室,众工匠议论纷纷道。

    而畜生道道众已一言不的列队从两侧退出石室。

    众工匠眼睁睁看他们都走开,不解之际,忽然一道石门从顶处而落,隔绝了他们退路,石厅瞬间变成一处无路可逃的困笼。

    “这是做什么?”

    “怎么把门关上了?”

    众人这才觉得不对劲,疑惑的议论着。

    而门外,旋落机关的白泽冷笑着看着紧闭的石门,低声森寒道:“蠢货们,挥你们最后的价值吧,填饱饿鬼们的肚子吧。”

    说着,白泽将手移向了另一处机关,石室中四面墙体皆是被石门封住,一道门是退路,另外三道门却是各自连接三个石室,分别关着最初试验剩下的血妖,妖狼骑,和蜀地妖族,他们或是被逼,或是自愿,或是另有目的的修炼《饿鬼吞业**》,过往身份立场不同,但如今,却没有分别,都是饥饿难耐,渴望血食的饿鬼!

    只要白泽旋动手上机关,这帮饿鬼就能脱闸而出,将为他们准备的血食连皮带骨尽数吃下。

    却在此时,一只手按住了白泽长老的胳膊,“白泽长老,且慢。”

    拦阻者自是周长生,白泽长老看着他,面带疑惑道:“生尊者,有何指教?”

    周长生却看着他,反问道:“白泽长老难道没现吗?”

    “现什么?”

    周长生道:“我的那个傀儡还未及得出来,就被你锁在内中了。”

    白泽看了看四周,果然跟周长生同来的那个血妖已不见了踪影,但白泽也不在意,歉意一笑道:“这……现在再打开门恐怕不方便,没办法,只能请生尊者割爱了。”

    在他看来,被周长生操纵过得傀儡不计其数,区区一个傀儡没及时出来,那便一起留着当血食好了,也算不上什么大事,道了声谦后,白泽又要旋动机关。

    可周长生的手却如铁一般攥着他不动,看着他道:“那个家伙,很重要。”

    白泽被他接连阻止,可周长生又总是不说重点,不由暗恼道:“一个傀儡而已,能有多重要,生尊者可别因小失大啊!”

    周长生依然笑着,“很重要,重要到能让六道恶灭,因小失大。”

    --------------------------------------------------------------------------------------------------------------------------------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设宴款待我们吗?”

    “仙人们,开开门吧,为什么把门关了?”

    众人议论之际,却听一声沉喝“安静!”

    应飞扬说话间,不动声色的点了一张静音符咒,将声音锁在石室内。

    众人此时注意到应飞扬,知晓他不是自己这边的人,立马将他当成仙家子弟,围上去问道:“上仙,你们到底是要做什么?”

    “就是,这么窄的地方,连个座位都没有,到底怎么摆宴啊?”

    众人心中也暗觉没底,围着应飞扬七嘴八舌说个没完,应飞扬安抚道:“诸位休慌,我们仙家做事,岂是你们能预料,并不是在这里设宴了,看我让你们开开眼,领你们去仙境做客!”

    “哼,说得好听,还不是要我帮手?”应飞扬话音未落,人群中传来一声清越女声,一人揭去裹得严严实实的帽子,露出一头如瀑黑,竟是一名女子,而女子手一翻,两柄柳叶刀已凭空出现在手上。

    “她是谁?咱们中什么时候多了个女人?”众人见状议论纷纷,但惊讶未止,却见人群中又两人一并去了帽子,一个同样是长飘飘的女子,而另一个赫然是个和尚。

    不消说,他们自然是姬瑶月,楚颂,和那个自称既是圣佛尊,又不是圣佛尊的大和尚。

    他们三个一直混在工匠之中,有着大和尚干扰六识的神通,再靠防寒的装束一层层包裹住隐藏面容,连畜生道修者都难在人群中识别出他们三个的与众不同之处,更何况寻常工匠?此时自然皆是称奇。

    应飞扬又扬声压住众人议论,指了指姬瑶月道:“诸位别吵,接下来,我要和这个貌美如花的仙子开启仙界之门,待会门开启后,大家莫急莫乱,排好队进入。”

    “话多!”姬瑶月面上微红,白了应飞扬一眼,真气已灌入刀中。灭宙刀依然现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