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三十九章 反戈一击 1
    故地重游,上一次还是仓皇逃出,这一次却是在畜生道兽使引领拱卫下到来,应飞扬感慨之余,看了看周遭,不禁下令周长生探问,“此地墙角处隐隐还有血迹,这几日可是发生过什么?”

    “生尊者慧眼如炬,当真瞒不过你。前几日有敌闯入此地,不少守卫道众被杀。”白泽长老面带尴尬回应道。

    周长生眉一挑:“哦,畜生道防备之地,竟被侵门踏户,白长老,这丢的可不止是畜生道的面子。”

    白泽咬牙切齿道:“这里是囚困饿鬼之地,又不是什么重要地方,谁会想到有人会往这里闯,不过,也只是自蹈死地,现在早葬身饿鬼吞噬之下了,”

    周长生又道:“死了?那白泽长老可知侵入者身份?”

    “这个……听说有三个妖狼骑找半夏小神医医治,之后却不见踪影,几可确定是他们所为,但妖狼骑却一口咬定与他们无关,也从未听过那三个妖狼骑,现在倒是死无对证了……我便说了,北龙天暗藏野心,与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白泽长老愤愤的絮叨着,虽有人族正道这一共同敌人,但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人妖殊途,六道恶灭与妖族关系也远称不上和善,如今北龙天虽与六道恶灭合作,但手下之人却未必能理解,尤其是与血妖利益相冲的畜生道,言语间总不时流露出对北妖的敌意。

    “说得没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然有合作,但谁对妖狼骑不得不防!”一旁应飞扬一边操纵周长生添油加醋,一边却是暗暗放舒了口气,因为北妖和畜生道相处不和,缺少沟通,他们三个混入之事目前还未走漏,倒是少了许多麻烦。

    不过现在也是在刀尖上起舞,随着时间推移,他们暴露的风险将越来越大,而赤蚺君这个身份,此次之后怕也不能再用了,所以这一次务必要成功。

    顺着白泽的话又攀谈几句,应飞扬已到石室尽头,眼前一门横挡在前,而门后,便是他先前遭受化身饿鬼的血妖攻击之处。

    先前一次未曾注意,应飞扬此时细看,才发现左右两处也各有一个暗门,便问道:“白泽长老,就在这里了吗?”

    白泽长老道:“没错,前面的石室中,是最初从各地抓来做试验,改进《饿鬼吞业大法》的血妖,左边石室中是来此的妖狼骑,现在也已经开始修炼了《饿鬼吞业大法》,右边的则是随妖狼骑来得那些蜀地血妖,被生尊者洗了脑后便送来这里,现在正等生尊者号令呢。”

    周长生点点头道:“那将右边的门打开,让我进去吧,你们就在外稍等吧,一次号令这么些傀儡修炼,对心神消耗巨大,可受不得半点干扰。”

    “这是当然,你们都退开,莫吵到生尊者!”白泽将手下道众哄走,又将一个袋子交给应飞扬手中,并对着周长生道:“生尊者,修炼《饿鬼吞业大法》的血令都在这了,接下来便需尊者操劳了,我变不打扰了。”说罢,白泽自己也随道众一并退远。

    看着畜生道道众皆已退开,应飞扬掂了掂手中袋子,随后开启门上机关,与周长生一并入了石室中。

    石室中,便见一群血妖盘膝坐着,一动不动,眼神空洞无神,个个呆若木鸡。

    应飞扬静静看着这帮蜀地妖族,待身后的石门闭合之后,才出声对众妖道:“好了,外面的人都被我遣走了,你们可以先别装了。”

    此话一出,正襟危坐的血妖立马如松了弦一般倒了一片,一个个揉腿的揉腿,捶背的捶背。

    前面的熊如山则是大喘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道:“哎呀妈呀,憋了几天了,可憋死俺老熊了。”

    听着他的粗嗓门,应飞扬不禁皱眉道:“嘘,小声些!”

    熊如山摸摸后脑勺一脸憨厚相:“嘿嘿,赤蚺老大对不住,装得太久了一时没受控制。”

    “算了,这些天没露馅,也难为你们了。”应飞扬赞许一声,果然如熊如山所说,蜀地血妖别的本事差些,装傻却都有一手,众多血妖皆能几天不露破绽,确实比应飞扬预想中要好得多。

    熊如山问道:“赤蚺老大,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应飞扬把手中袋子往地上一扔,道:“他们既然把功法送上门,咱们不练白不练,这是《饿鬼吞业大法》的血令,熊如山,你分发下去,一妖一块。”

    袋口松开,便见袋中是一块块令牌,令牌通体暗红,好像是鲜血凝成,一股血腥,残虐,荒蛮气息从令牌上散逸而出,弥漫整个石室。

    应飞扬对这气息颇感厌恶,熊如山却是眼睛一亮,抓起一块令牌在手中把玩,口中啧啧称奇,“好东西,真是好东西!”

    应飞扬道:“《饿鬼吞业大法》这等高深功法,自然是好东西,你们且先按着血令修炼,待筑基完成,饱餐一顿后,定然能够功力大进,我再创造个机会,咱们一同逃出六道恶灭。把咱们往死路上逼,看看到时死的是谁?”

    熊如山对身后群妖道:“听到了没?这次多亏了赤蚺老大,不但没变成六道的傀儡,还白捡一门上乘功法,现在都给俺回原处坐好了,俺老熊一块块亲自分发。”

    熊如山将令牌发给群妖,领到血令的群妖面上立时泛出贪婪之色,蜀地血妖不成气候,多半修炼的都是不入流的粗浅功法,此时上乘功法到手,忙不迭的就修炼起来。

    但见群妖盘膝而坐,双手聚拢丹田处,将血令拢在掌心中,随着吐纳运气,血妖们的戮血妖力被血令调动,在体内成周天运转,生生不息。

    众妖多半不通晓人族文字,而血令对他们来说功效相当于秘籍,牵动他们妖力运转,修炼《饿鬼吞业大法》。

    不一会,众血妖身上孔窍已现出丝丝缕缕的血气,根据原本修为不同,血气也有所差异,修为弱的,还只是如烟雾一般若有若无的缭绕周身,像熊如山一般的化形期妖怪,周身血气已纵横交织,包裹周身的血茧已初具雏形了。

    看着沉溺修炼的群妖,应飞扬不经意露出一抹冷峻笑容,“第三步,也顺利进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