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三十七章 心力交瘁
    除去了古胖子这个内忧之后,接下来数日,应飞扬都在装模作样的对血妖进行“洗脑”,每日深居简出,不与外界接触,总算在约定时间内完成帝凌天和晏世元交托下来的任务。天籁小『说Ww』W.』⒉

    “呼……”周长生一副缓缓收功的样子,随后唤弟子入内,送走最后一个被“洗脑”的血妖。

    亲信弟子遣其他道众将血妖带下去后,便上前堆笑道:“恭喜尊者,现在所有血妖都被送去了真一观,终于大功告成了。”

    周长生摇头道:“这算什么大功告成?接下来还要让他们修炼《饿鬼吞业**》,还是少不得我的操劳。”

    “他们都是血妖,有原本的根底可以转化,修炼《饿鬼吞业**》最多两日便能筑基,费不了尊者多少心力,只是……”弟子犹豫了一下后,道:“尊者,先前日晏道主传您去他那报告进展,您推托任务繁重便只让我代您汇报,如今既然告一段落了,是否该去晏道主那说一声。”

    应飞扬闻言不由暗暗皱眉,他对周长生了解不多,想扮演好他不露破绽可说极为困难,在手下人面前还可以靠故意拉远距离隐藏破绽,就像这弟子几次对他的命令有质疑,都被他以强硬态度压下。

    但若换做晏世元的话……以晏世元的狡诈多疑,应飞扬实在没把握瞒得过他,所以前日晏世元有使者传唤他过去,却被他打走了,如今却又面临同样问题。应飞扬只得故技重施,暗暗下达命令。

    周长生感受命令后,面露不快道:“洗脑了这么些血妖,我早已心力交瘁,哪还有功夫应付他,这次还是你代我汇告,晏世元若问起来,便说我劳累过度,为了如期完成接下来的任务正在调养精神,无闲暇也无精力亲往。”

    “这……”弟子面带迟疑之色。

    “照做!”周长生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弟子只能苦着脸下去。

    看弟子离开,应飞扬才开始皱起眉头,周长生和晏世元之间素来不算和睦,找理由不去见他也算说得过去,但若时间长了,晏世元必会起疑,还好他的计划在这几日内就该有成效,只要这几日不见到晏世元,应该能瞒得过……

    “尊者!尊者!”却在此时,那弟子又声音又传来,见他去而复返,应飞扬瞬间撤去面上表情。

    换做周长生不悦道:“不是说我心力交瘁,需要调养吗!吵什么吵!还不去跟晏世元他汇报?”

    却见那弟子委屈道:“可是……晏道主他……”

    话说一半,另一声音已接续他说了下去,“晏某正好来此,听说生尊者完成洗脑任务,却为六道大业劳损过度,如此劳苦功高,怎能不探视一番?”

    “晏世元!”应飞扬心头登时一紧,而此时晏世元已自顾自的推门入内,对弟子道:“你呆在外面吧,把门带上,我和尊者聊上一聊。”

    说是与周长生聊一聊,但关门之后,晏世元却不言语,双目打量向应飞扬,眼神隐隐含光,好像能穿过他面具,透过他躯壳,直窥他的本心。

    应飞扬在目光凝视之下几乎要冒出冷汗,只得先一步打破沉默,念头一转,便闻周长生道:“晏道主,你既然要聊,为何不说话?”

    晏世元却仍看着应飞扬问道:“听闻生尊者洗脑蜀地血妖,却扣下了一个血妖打算留着培养,这几日都让他随侍左右不离身,就是这个吗?”

    周长生不悦道:“洗脑了几百个妖,我只留了一个,这都不行吗?”

    晏世元轻笑道:“自然可以,莫说只留一个,便是留十个,也是生尊者该得的,不过生尊者只留一个,晏某不禁好奇,这一血妖有何特异之处,值得生尊者另眼相待。”

    周长生道:“自然是因为他根骨极佳,值得栽培了!”

    晏世元双目不移分毫,一边缓缓靠近应飞扬,一边道,“根骨极佳吗?虽是没错,但这倒再其次,更难得的是他意念过人,精神坚韧,竟能抵得住人傀儡之术——”

    “反噬生尊者!”说话同时,晏世元身形突然加快,足下一点已欺身应飞扬神情,同时运劲于掌,一掌击向应飞扬面门!

    “被识破了!”掌还未至,劲风已刺得应飞扬面门生疼,心中更是为这突来的一掌而惊颤,“究竟哪里露出了破绽?”

    但危机之时,应飞扬却反而格外沉静,好似时间静止,脑中一瞬转了千百念头,“不对,是试探!”

    “若他真看出破绽,此处是六道恶灭,大可召唤道众一拥而上,以多击寡,以晏世元的谨慎性格,不会在此时贸然出手!不能动!”

    心念一定,应飞扬生生压下格挡此招的本能,立身不动,不闪不摇。

    却见晏世元雄沉一掌击至,但在离应飞扬鼻尖还余半寸之时稳稳收住,千钧之力尽泄于无。而应飞扬自始至终,面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动。

    而周长生不快道:“反噬我?凭他?开什么玩笑!莫要试探我!”

    晏世元缓缓手掌,面上没有丝毫尴尬,朝周长生道:“哈哈,晏某听闻生尊者这数日都留这血妖留在左右,难免一时多心。生尊者应该能理解才对,记得你曾经可跟我说过——咱们人间道的,生来就要比人多一个心眼,不知你可还有印象?”

    “还来?”应飞扬心中暗骂,晏世元疑心如此之强,竟有抛出了个试探,问起了过往之事,若任由他再试探几句,必然露出破绽!

    “赌了!”

    心念一定,便听周长生冷声道:“我只记得我方才说的话,莫要试探我,贺!长!龄!”

    贺长龄三字一出,晏世元脸色不经意一变,声音变冷道:“我不喜欢别人叫我这个名字。”

    周长生也针锋相对的道:“我也不喜欢别人怀疑我的能力,被一个血妖反噬?开什么玩笑,是你羞辱我在先!”

    二人对视片刻,气氛冷凝之际,却听晏世元又一笑,轻轻揭过此事,“哈哈。确实只是开个玩笑,生尊者莫要当真。”

    “赌对了!”应飞扬心中长舒一口气,面上却不敢有丝毫变化。

    贺长龄,一个并不算陌生的名字,最早听闻这个名字,是在鬼界,女鬼阿离的记忆之中。正是他抛下怀有身孕的阿离,拜入仙门,甚至断情绝义,要亲手将千里迢迢寻他而来的阿离斩杀。可说是造成阿离一尸两命,含恨而亡的罪魁祸。

    晏世元,来历不明的人间道道主,促成帝凌天复生的最大功臣,也是帝凌天的头号亲信。传闻正是帝凌天将他收纳入六道恶灭,并推举至人间道道主之位。

    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名字,却因一个地方有了联系——恒山,白鹤观。

    贺长龄拜入的仙门是恒山白鹤观,而晏世元的成名之战是靠一己之力引得一派之人自相残杀,最终全部死亡,那个派门也是恒山白鹤观。

    应飞扬在逃亡的两年间,也曾经过恒山白鹤观遗址,那时想顺便探查一下贺长龄的下落,结果因时间太过久远,自然是一无所获,但却有一个猜测出现在他心头。

    贺长龄,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本该与其他人一起死了才是,但阿离却一口咬定他还没死,阿离既然是因为贺长龄心生戾气化为厉鬼,冥冥之中自有感应,说贺长龄未死应不是虚言,那他现在该在何处?

    而晏世元,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来历不明的他出道第一战为何选择恒山白鹤观,是单纯偶然?还是想湮灭过去?又或者他对白鹤观之人有足够的了解,能够更好的施展他操纵人心的把戏?

    二者一串联,让应飞扬有了个大胆的假设,或许那个没有未来的人,借着恒山白鹤观的灭门,摇身一变变成了那个没有过去的人!

    贺长龄就是晏世元,晏世元就是贺长龄!

    当然,应飞扬这个猜测只是猜测,没有半分实证证明贺长龄和晏世元有关,这猜测很有可能是错的,贺长龄可能是侥幸死里逃生,之后隐姓埋名。晏世元灭白鹤观可能是为情为仇为其他种种可能的原因。

    但此时别无选择的应飞扬只有一赌,而结果证明他赌对了。

    听闻周长生道出自己本名,晏世元终于收下疑心,所有过往认识他的,都当以为他已经死在白鹤观了才对,他的本名只帝凌天和人间道四大尊者知晓。就算那血妖反噬了周长生,也不可能知晓这个秘密。所以不需再试探了,眼前的周长生还是周长生。

    而周长生此时道:“道主若试探完了,可否直说来意,我可是真的心力交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