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三十六章 赤诚忠心
    “小神医,尊者伤势如何?”半夏刚踏出外门,守在外面的弟子就探问道,但看半夏的面容,不由惊唿:“哎?小神医你的脸怎么了?”

    半夏掩袖捂住脸面,含煳不清道:“尊者高深莫测,在下不敢班门弄斧,先告辞了,兄台留步。顶点小说更新最快”说着也不要弟子相送,就低着头逃也似的离去。

    见他一副羞愧难当的样子,弟子也摸不着头脑,敲门请示之后,入了周长生所在的房间,问道:“尊者,您现在如何了?”

    周长生淡然道:“那小子还成,待我今日调息一番,明日便可继续进行天道主交派的任务了。”

    弟子犹然有些疑惑,却听周长生已下令道:“你且下去吧,莫要打扰我,今日没我命令不许入内,也莫让他人打扰我!”

    “那我在外给尊者护法!”

    “不必,我留了一个傀儡在,这蛇妖根骨不错,值得我栽培,留他守着就行,这几日他都跟着我!”周长生指了指屏风后面道.

    “能得尊者看中,炼成傀儡,那可真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弟子谄笑着又拍了个马屁,却全然不知拍到马腿上了。

    “行了,下去吧!”周长生也不看他,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那弟子便悻悻退出。

    “哈,福分?可惜你们的‘生尊者’无福消受啊!”应飞扬轻嘲一声走出屏风,心中念头只一动,周长生便已让出座来,垂手立在一旁。

    应飞扬拿起案上的杯子,将残水泼去,又重倒了一杯,轻轻晃荡着杯子道:“这是……第三步。”

    目前为止,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楚白牛的位置现在也已从半夏口中套出。

    半夏方才言明,楚白牛由畜生道道主万寿春亲自看守,只要找到万寿春,便可找到楚白牛。

    而万寿春鲜少在外人面前露面,一向闭门不出,命令都是靠亲信传达,那万寿春的住所只需稍一查探便能得知,何况他还又哄又诈,让半夏相信若无周长生医治将会必死无疑。命攥在他人手上,半夏也自然成了可以利用的筹码。

    “小崽子,被你坑了一次算我大意,自然要再坑回来,挨打一顿只算利息!”应飞扬心中狠声道,被一半大小孩摆了一道,他一直引以为耻,心中始终埋着刺。

    半夏虽然心思狡诈,但终究还是太年轻,见识不足,应飞扬认真起来稍稍拨弄,便将他耍的团团转。至此,念头才算稍稍通达。

    “但愿其他方向,一切也都顺利……”应飞扬心中念了一声,不禁有几分忐忑难安,但他现在要做得只是一个字,“等”,应飞扬随即盘膝坐下,开始调息凝神,趁这等待的时机与周长生一番精神之争造成的损耗,确保自己的精神状态能保持在最佳水平,因为接下来的事,容不得一丝疏漏……

    -----------------------------------------------------------------------------------------------------------------

    虽然用了计策,但在心念精神领域战胜此方面的行家里手,岂是容易之事?应飞扬将紧绷的弦稍稍一松,疲惫感就如潮水一般涌来,很快便进入“入定”状态,在“入定”状态中,他的心神进入沉眠状态恢复精神,肉身却自我运行真气,外界若稍有敌意,便会有本能的反击。

    不过他既然下了命令不许他人靠近,总算也一夜安然。再醒来之际,便是翌日清晨。

    应飞扬如劳累数日后一觉睡了个饱一般,此刻只感神清气爽,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后,便又站起身来。

    随后唤周长生走在前头,他紧随身后,一副毫无自我的傀儡模样出了门。

    方出门,便见那个随侍弟子,弟子倒像是等了许久,面上微微出汗,一脸急切模样,一见他出门,忙问道:“尊者,你无事了?”

    周长生点点头道:“嗯。已无大碍,看你的模样,是出什么事了吗?”

    弟子道:“昨天那批血妖突然内斗,半夜三更打了起来,可死了不少妖,我本想赶紧通知您,可又想到您不让人打扰,这便一直等在这了……”

    “熊如山有动作了?”应飞扬心头一动,随后周长生不屑道:“死便死了,几个下妖而已,况且便是死,也有死的去处,畜生道可是觊觎他们尸体许久了,而我,也好落得轻松。”

    “可是……”弟子欲再说,周长生已轻描淡写的揭过这一话题,“不必多言了,继续进行天道主的交待吧,轮到谁了?”

    “该昨天那个洗脑一半的熊妖了。”弟子看了一下,随后迟疑道:“尊者,昨天内斗就是这熊妖挑得头,杀妖也是他杀得最多,尊者,他若在您施术时又起了凶性,那岂不危险?不如……”

    “危险?区区一个妖物而已,开什么玩笑!你觉得我会被一个熊妖伤到?”周长生嗤笑道。

    “怎会,是弟子多虑了……”弟子连忙道,心中也觉得自己可笑,眼前人是谁?他可是人间道的生尊者啊,从来都是别人栽在他手里,什么时候要怕区区一个血妖!

    “知道是你多虑便好,我先回屋候着,你去把那熊妖领来吧,看他在我这走一遭后还凶不凶的起来?”说罢,周长生转身而回。

    片刻之后,熊如山便被领来,一入内,就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着周长生。

    却见应飞扬摆摆手道:“行了,别装了,这边可以说话。”

    熊如山面上紧绷的肉瞬间松了下来,讨好道:“嘿,俺整体装着也难受,也就在你这种慧眼如炬的妖面前才能自在些。”

    应飞扬无视了他的夸赞,道:“昨天你的事闹了不小啊?”

    熊如山摸着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道:“嘿嘿,不是有你在上面顶着吗?闹大了也不怕。况且咱们血妖成天关在一起,若不打上一场,才显得奇怪呢!”

    “那成效如何?”应飞扬问道。

    “那些可能走漏风声的蠢货差不多都被清理了,剩下的妖俺也都联络好了,这次多亏了你,若能顺利逃出六道恶灭,俺们可全都效忠于你……”熊如山一脸赤忱道。

    “哈,蜀地血妖的效忠?”应飞扬心中轻笑一声,自然不把熊如山的表忠心当回事,而是言语不善道:“哦?差不多?”

    熊如山咬咬牙狠狠道:“还有个古胖子!古胖子现在成日讨好六道恶灭,以他墙头草的性子,只怕刚把这事告诉他,他转过脸便去六道恶灭那告发我们,然后以此邀功,换他一个妖脱身!”

    应飞扬道:“六道都打算把咱们榨得渣都不剩,古胖子还敢与虎谋皮?他会这么不智?便是出卖了我们,六道也未必会放过他。”

    熊如山摇摇头道:“别的不好说,但古胖子当真是根墙头草,一点血性也无,俺老熊不敢让他知晓,可他本事不差,俺又对付不了他!”说罢,牛铃大的眼睛直勾勾看向应飞扬。

    应飞扬也与古胖子打过不少交道,觉得熊如山对古胖子的评价倒是精准的很,思索一番道:“好吧,我就除了这个变数。嗯,时间差不多了,你也该离开了,他们接下来会把你送至‘真一观’,你可不能大意,别让人发现你没被洗脑!”

    “放心吧,装傻而已,是俺老熊的本行!”说着,眼神就这么一直,愣愣的出了神,倒真毫无破绽。

    应飞扬也不由心中称赞,又道:“那其他的妖如何?”

    熊如山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经俺老熊挑选过的,别的不说,装傻肯定有一手,不信你挨个考较。”

    随后面带狠戾道:“谁若是装得不像,你便直接将他解决了吧!绝不能让装蠢都装不像的真蠢货拖累了我们!”

    蜀地血妖的世界,便是如此,妨碍到其他妖的蠢货,就没有活得价值。

    --------------------------------------------------------------------------------------------------------------------------

    熊如山走之后,其他妖又被陆续送来,应飞扬就这样威逼利诱,一个一个审查,确定了他们不会露出破绽才放他们离开。

    本来应飞扬都做好了准备,需要淘汰掉那么几个,但一连十几二十个,都让他挑不出毛病,终于,又送走一个妖之后,迎来了长得一个圆滚滚,身着彩衣的血妖,正是古胖子。

    古胖子不认得周长生,但方一入门,就连连作揖,样子如小丑般滑稽可笑,“在下姓古,大家都叫我古胖子,斗胆请教阁下大名?”

    周长生不答,直截了当道:“你可愿意加入六道恶灭?”

    古胖子毫不迟疑的回答道:“自然愿意了,胖子我倾慕六道恶灭许久了,为所欲为,肆无忌惮,这才是大自由,若不是因为我是妖,早就扒了这一身皮投奔六道恶灭了,如今六道恶灭不嫌弃我的出身,我哪会不愿意?”说话间脸上胖肉都在不断的抖,倍显真切。

    “可惜六道恶灭不是什么妖都要,不然何必设此审查,想入我六道恶灭,就要对六道恶灭,对天道主足够忠心。”

    话音方落,古胖子便嘴皮不停接续道:“忠诚,有啊!我对六道恶灭的忠诚,那是天地可表,日月可鉴,对天道主他老人家的敬意,更是用尽世间所有美好词汇也难以抒发万一,天道主便是我头顶之天,我一辈子都……”

    周长生敲了敲案几打断道:“忠诚可不是靠嘴说的。”

    古胖子挤挤眼睛,道:“那阁下要我怎么做?”

    周长生幽幽道:“我听说你们中有些妖对六道恶灭颇有怨言……”

    古胖子连忙道:“在六道恶灭有吃有住,还不用担心正道逼杀,这等恩情比山高比海深,谁会有怨言?”

    “想清楚了再说,我想看到的是你的忠诚。”周长生手指成节奏的轻击着案几道。

    古胖子面色一变,随即心领神会道:“有,昨日熊如山偷偷摸摸与一些人交谈,接着有莫名打了一架,死了许多妖。这背后肯定不单纯,我怀疑熊如山他不知感念六道恶灭恩德,反而要恩将仇报,暗中勾结,欲危害六道恶灭!”

    周长生只说四字,“口空无凭”

    古胖子眼中一转,马上又道:“要凭证,这个简单,我可以混入他们之中,搜集证据,搞清楚他们究竟要做什么?不管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回来向您通报,不管他们有何危害六道的举动,都让他们的奸险计划胎死腹中!”

    “哦?他们可都是你的同族,你就这么轻易出卖他们?”

    “同族未必是同道,相比他们那帮蠢妖,我更愿与六道恶灭志同道合!”古胖子握紧拳头,一副真挚无比的样子。

    “好,你对六道恶灭的忠诚我看在眼中了!”周长生道。

    古胖子眼睛不由一亮,面露喜色,此时却听侧旁另一声音传来,“可惜你,选错边了!”

    古胖子回身看去,面上喜色瞬间凝固,刚要喊出些什么,身子就直直倒地。

    天隐剑界开启,不管实力还是心念都有绝对的差距,古胖子全无反抗之力,便已丧命。

    “所以带着你对六道的忠诚,先去下面给他们开路吧!用不了多久,还会有很多六道恶徒陪你!”应飞扬说着,拖起古胖子肉球般沉重的尸体,直接往门外一丢。

    一声闷实响声后,弟子伸头入内探视,以询问的眼神看向周长生,周长生却只平淡道:“这个,失败了,再叫下一个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