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三十五章 谁为傀儡 5
    “额?赤蚺君,你怎么还待在这里没走?”

    应飞扬却不答,而是笑着反问道:“老熊,你就这么想加入六道恶灭?”

    熊如山一脸慷慨激昂的模样拍胸脯道:“那是当然,只要能让俺把那群正道撕碎吃了,俺老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眼神还不时瞥向周长生的方向,状似憨厚的面上还带着几分谄笑,显然是说给周长生听的。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哦?那这样也行么?”应飞扬打了个响指,熊如山面上谄笑顿时凝滞,换做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便见那打扮考究贵气,恍若名门贵族的周长生此时突然跪倒,四肢着地的爬了过来。欢脱的绕着熊如山爬了两圈,之后伸着舌头,用后腿搔着脑袋道:“汪!汪!”

    熊如山面色大变,他也是见过血腥场面的妖,但眼前场景却诡异的令他心头发寒,刚要忍不住唿出声,便见应飞扬出手,将他嘴巴捂住,似笑非笑道:“嘘,老熊,跟你商量正事呢,你可别叫啊!知道了就点点头!”

    熊如山眼神渐渐冷静下来,示意应飞扬放手,应飞扬抽开手,同时盯视着熊如山道:“再问你一次,你想加入六道恶灭,哪怕这样也行?”

    熊如山看着如狗一样的周长生,颤声道:“怎么回事,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应飞扬道:“也没做什么,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他自食恶果而已,人间道的人傀儡之术你听说过没?”

    熊如山也有几分见闻,又看了看周长生的装束,惊讶道:“衣襟上三道银纹,这是人间道尊者才能有的装束,他是人间道的‘生尊者’周长生?”

    应飞扬点头道:“如假包换!”

    熊如山长吸了口气,陷入思考之中,他粗豪的外貌只是欺骗人的假象,其实心思狡黠缜密,而答案也很容易能得出,“他想对你使用人傀儡之术!”

    应飞扬纠正道:“不是我,是我们!他想对我们所有人使用人傀儡之术!若不是我技高一筹,现在在这摇尾巴的就换做我们了。”

    周长生像只撒娇的狗,用牙咬着应飞扬的裤腿,应飞扬却只不耐一脚将他踹开,道:“那便坐好了,好好端出生尊者的架子!”

    周长生随即又回到蒲团上正襟危坐,又恢复原本那名门士族般的架势,对比方才狗一样的他,巨大反差只令人觉得好笑。

    但熊如山却笑不出来,颤声道:“所以他们说,只要加入六道恶灭,就不用担惊受怕,有人肉可吃,还有上乘功法可以练,都是骗我们的?”

    应飞扬道:“严格说来,还不算骗我们,喏,变成这样子确实不用担惊受怕了,而上乘功法指的是《饿鬼吞业**》,一旦练成后,自然也少不了你们的人肉。他们要的,本来就是一群既听话,又会咬人的狗!”

    “这帮杂碎,俺就知道,俺就知道没这么便宜的事!”熊如山面色发白,牙齿咬的咯咯响道,他虽本就不认为加入六道恶灭会有什么好事,但时势所迫,也不得不表着忠心以求换条活路,哪知六道恶灭根本一条活路都不给,变成那狗一般的模样,跟死了也没什么两样,不,是比死了更加屈辱。

    应飞扬见他情绪被挑动,继续火上浇油道:“还不止这些,对我们进行洗脑,成功后便修习《饿鬼吞业**》,并入饿鬼道之中,若是失败了,就将我们拆分了,把肢体拼凑道畜生道身上,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成了畜生道的一部分,不管结果如何,都算加入六道恶灭中……那现在第三次问你,你想加入六道恶灭,哪怕这样也行?”

    “行……”熊如山双目赤红,差点吼出声来,“行他老母!都说妖吃人,这人吃起妖来,怎他娘的比妖还狠!不给俺活路,大不了就鱼死网破!”蜀地血妖平时再怎么缩着头隐忍,但被逼到走图无路的地步,兔子都要咬人,何况是他们,总是能逼出几分血性。“赤蚺君,你想要俺老熊做什么,一句话!”

    应飞扬道:“爽快,我要你做得事很简单,待会我给你创造机会让你回去,你将这些事让其他同族知晓,让他们能配合我演下去,都扮好被洗脑的样子,这样六道恶灭就不会再戒备,咱们也好找到机会,杀出昆仑山!”

    熊如山又问道:“那《饿鬼吞业**》咱们练是不练?”

    “练!为何不练?咱们《饿鬼吞业**》筑基成功后,六道恶灭会送来一群民夫给我们享用,有肉吃,还能提升修为,让杀出昆仑山的把握更大,自然要练!”

    “好,俺都听你的!”熊如山一口应下,随后上下扫视着应飞扬道:“赤蚺君,俺越来越觉得你不简单。”

    “哦?是吗?”应飞扬挑挑眉回应道。

    “嘿,人间道的生尊者现在都像狗一样了,你说呢?你失踪了一段时间,但一年多前再出现时,俺觉得你跟先前不同了,至少本事比先前高多了。”

    “运气好,得了几分奇遇,老熊你有兴趣?”应飞扬眯着眼道。

    熊如山觉察失言,觊觎其他妖的机缘,可能会引起杀身之祸,忙道:“俺老熊哪敢,俺福薄,可不配有那好运气!”

    “哈!”应飞扬笑了声,拍拍熊如山肩膀道:“这便是了,所以老熊,以后装傻一定要装到底,这种自作聪明的话可千万别说。”

    熊如山连连点头道:“知晓了,知晓了,这次若能杀出昆仑,俺老熊今后这条命就卖给你了!”

    应飞扬满意道:“好,那接下来听我指示去做,可千万不能露出风声,否则后果你知晓,遇上那些嘴上把不了门的傻货,我相信,你有你的手段!”说道最后,言语中狠戾自然流露,熊如山心头一颤,点头道:“放心吧,俺老熊对付真傻的,从来都有一手!”

    ---------------------------------------------------------------------------------------------------------------------------------------------------------------------------------------------------------------------

    应飞扬又出门,唤来了外面把守的弟子,弟子看也不看应飞扬一眼,只对周长生谄媚道:“尊者辛苦了,还是歇息一阵后我再帮您叫下一个?”

    周长生摇摇头道:“不用下一个了,今天到此为止。”

    “这……这才第四个啊。”弟子苦着脸劝道:“尊者,速度若慢了,天道主怪罪下来,你面上也不好看啊!”

    周长生横了他一眼道:“这几天人傀儡之术用得多了,方才心中忽有明悟,若是悟出些端倪,这门术法还能再上一层,到时速度只会更快,磨刀不误砍柴工,这道理你不懂吗?”

    “明悟?”弟子心中顿时堆起喜色,好像比自己捡到法宝还高兴,“恭喜尊者贺喜尊者,助尊者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对周长生这种年岁的人来说,修为基本已经定型,若要再进一步往往就需要明悟,而明悟机会可遇而不可求,所以一旦机会到来那就是头等大事,也难怪周长生会放下手中的事参悟,弟子再给他几个胆,也不敢在这时候阻拦周长生。

    周长生点点头,又道:“这只蛇妖还留在这,我的明悟因他而来,若要有所突破,可能还得寄托在他身上。”

    弟子又看了看熊如山,道:“那他呢?怎么处置?”

    周长生道:“方才正进行到一半,明悟就来了,结果洗了个半吊子,你先将他送回原处吧。”

    弟子道:“把他送回原处?可他若把这边的事说出,让那些血妖知晓尊者要对他们洗脑,提前提防,只怕要洗脑就更加困难。”

    周长生轻嗤一笑,道:“就它,一个傻熊!放心,洗脑好歹进行了一半,我对他做过什么他根本记不得。”

    那弟子看了看熊如山,熊如山正好也朝他看来,咧着嘴憨厚一笑,弟子见他模样,也全然放心,领着熊如山退身下去。

    “这是第二步。”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应飞扬轻轻一笑道。

    -------------------------------------------------------------------------------------------------------------------------------

    弟子将遣人将熊如山送回后,便守在了门口为周长生护法,明悟之时不能受到打扰,否则错失突破的机会都算轻的,稍有不慎,就可能走火入魔。

    “尊者这今日可真有些奇怪,唉,都是让晏道主催逼得吧,洗脑这么多妖,全压在尊者身上,也难怪尊者会不痛快,不过没办法,谁让人家是道主,高了尊者一头呢?”

    弟子一边守门,一边开着小差瞎想,“这次尊者若真能有所得,人傀儡之术再有突破,嘿嘿,或许就不用看晏道主脸色了,我作为尊者弟子,那地位也能水涨船高啊……”

    弟子越想心头越热乎,百无聊赖之际,索性放开心神,沉迷于美梦之中,脑中浮想联翩,正想到周长生将晏世元踢下道主之位,然后把他这个亲信弟子提拔,接替周长生成为新的“生尊者”之际,却听一声中气不足的唿声,打断他的美梦。“来人……快来人!”正是周长生的声音。

    弟子心头一惊,忙进入内中,却见周长生面色蜡黄,神情颓败的捂住心口,弟子当即慌道:“尊者,你……你怎么了……”

    周长生摇摇头,一副虚弱模样道:“方才运功过急,伤了经脉了,可恨,可恨啊!”

    弟子心头一凉,非但突破失败,反而走火入魔受了伤,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急忙道:“尊者,我这就替你导气!”

    说罢就要按向周长生背心,周长生却骂道:“我是伤了经脉,不是岔了内息,导气有什么用,给我叫大夫!”

    “对!对!对!”弟子闻言,忙慌着往外跑,却听周长生道:“等等,别找人间道的大夫,也别让道主和其他尊者知晓!”

    “嗯……”弟子有些奇怪,但沉吟一声后恍然大悟,明悟不成,反而伤了经脉,这若传到其他人间道首脑人物耳中,只怕会成为他们笑柄,为了顾及面子,确实不能用人间道的大夫,连连点头道:“没错,不能让他们知晓。可那该如何是好?”

    “畜生道,畜生道中有个神医,去跟他们说一声,请神医来帮忙!”周长生道。

    “神医?”弟子一脸迷茫。

    “果然,楚神医的事,一般弟子不知情……”

    却见弟子忽然恍然大悟模样道:“对,我听说过,畜生道有个小神医,叫……半夏来着,我这就请他过来!”

    ---------------------------------------------------------------------------------------------------------------------------------------------------------------------------------------------------------------------

    又极限操作了,写的急,一会再修改错字什么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