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三十四章 谁为傀儡 4
    应飞扬剑一驻地,天隐剑界瞬间开启,剑意无远弗届在心中境域中扩散。?

    意外的变化,让周长生心中惊疑不定,心中一瞬慌张,“究竟怎么回事!怎会如此?”

    但惊疑之际,已失先机,应飞扬剑意之下,周遭已变成一片无边无际的剑之荒原,无数长剑倒插于地,森寒耀目,周长生已陷入万剑之中。

    一切如计划之中,这便是应飞扬所希望见到的情景,只是……“大和尚,你这编的都什么让人纠结的记忆啊!”

    应飞扬不由腹诽,显然,这些是大和尚和应飞扬共同完成的杰作,为了对付擅长拨弄记忆,玩弄人心的周长生,应飞扬便请托大和尚将他的记忆封印,再创造出一段赤蚺君的记忆,于是,赤蚺君的面具,搭配上赤蚺君的记忆,便是一次天衣无缝的完美伪装。莫说周长生,连应飞扬自己都笃定了他是赤蚺君,只有骗过了自己,才能骗得过其他人。

    显然这是一场赌博,自己记忆被封,若是周长生再直截了当的把赤蚺君的洗脑,那应飞扬的人格也将随着赤蚺君的湮灭,一并彻底不存了。

    但应飞扬却敢赌,他相信这个臭名昭著的人间道“生尊者”一定会对赤蚺君的往事有兴趣,他会再促成赤蚺君杀死旧主的记忆,然后解开赤蚺君的记忆封印,如欣赏自己创造的艺术品一般,欣赏着赤蚺君彻底崩溃的神情,但他却绝对料不到,解开的记忆封印,释放出来的却是应飞扬。

    不过应飞扬现在也暗暗揪心,那和尚造出的记忆中,月儿姑娘和“玉姐姐”分明就是以姬瑶月和姬瑶玉姐妹为原型,让应飞扬不由暗骂和尚偷工减料。

    不过这也不能怪和尚,构造半生记忆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和尚只能尽量简化,不重要的记忆能省就省,而重要的部分就取材于应飞扬原本的记忆,进行拼凑重组。不管怎么说,效果总算达到了。

    身陷天隐剑界的周长生打量周遭,强稳心神狰狞笑道:“心神攻击?在我面前玩这套?我可是人间道的生尊者!”

    “又如何?我该给你特殊礼遇吗?生尊者?”应飞扬淡然回应,剑诀一引,轻描淡写间,剑原之中无数利剑拔地而起,如蝗如雨,铺天盖地射向周长生,声势极其骇人。。

    “臭小子,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便见周长生面上青筋暴起,五指暴吐数股傀儡丝线,细长丝线竟是密密麻麻交错成一个巨茧,将周长生裹在茧子中,密集的剑雨射向巨茧,却是徒劳无功,纷纷被弹开。

    随后便闻“嗤啦”一声,“巨茧”破开一个洞,一个个怪物从巨茧中生出,拥挤着从茧中涌出,而茧子中是周长生森冷的声音,“在心神世界跟我动手?也好,今日我便让你见识一下,我在心神中养了多少傀儡心奴!”

    那些怪物们面上好像只戴一张面具,白惨惨的面上,眼睛,鼻孔,嘴巴都用黑洞来表示,没有脚的身躯幽灵一般飘在半空,而每一个怪物都有长长的丝线连着手臂头颅,丝线另一端则是黏在周长生指端,正是周长生所说的傀儡心奴。

    待巨茧上的傀儡丝被抽完,已是密密麻麻站立了一片怪物,而重重怪物身影后,传来周长生得意声音。

    “看到没,两千一百二十八个傀儡心奴,我每制造出一个人傀儡,心神世界就多一个傀儡心奴,受我指使,听我差遣,任我摆布!他们的肉身,心神都一样,一生一世永远被我奴役。”

    “两千一百二十八个?还真是不少呢。”应飞扬声音依旧冷淡,却带出几分寒意。

    “在心神世界中挑战人间道生尊者,我就看你怎么赢我!”

    周长生大吼一声,随后手一挥,无数傀儡丝线随着被牵动,正是催动心神傀儡攻向应飞扬。

    应飞扬的天隐剑界过往用起来无往不利,可对上专精心神术法的人间道道众时就属于以短击长了,更何况眼前这生尊者还是心神术法的佼佼者!若真战起来胜机渺茫,但是——

    “你还不承认吗?我,已经赢了!”应飞扬冷眼看着众多傀儡心奴,面上却没有丝毫波动。

    而周长生此时也傻了眼,傀儡心奴们并未如他预料攻向应飞扬,无论他怎么催使傀儡心奴攻向应飞扬,但众多傀儡心奴却是始终扎了根一动不动。

    “你们动啊,给我动啊!你们敢不听我的命令!”周长生气急败坏道。

    “心神世界,心念精神强者为胜,你身为人间道四大尊者之首,仅次于晏世元的二号人物,怎可能不知这点?”在周长生一声声躁怒不安的叫声中,应飞扬一步步向周长生走来,眼神冷漠的注视着他,就像看着一个玩牵线木偶都没玩好的蹩脚艺人。“在赤蚺君的记忆中耗费心神在前,震惊,惧怕,心神失措在后。心念精神都处于颓势的你,在我这天隐剑界开启的一瞬,你就已经败了!”

    周长生先是一愣,随后面带癫狂的道:“不可能!你们都是我掌中的玩具,都是随我摆弄的傀儡,我要你们往东你们就不能往西,我怎么可能输!怎么可能输!”

    “窥探记忆,玩弄人生,自以为是神可以操纵一切,但你不也是被这无聊的欲念掌控?不信,回头看——”应飞扬走在到了他身边,轻轻对他道,话语中竟有一种莫名魔力,让周长生不由自主的回头。

    却见两千一百二十八个傀儡心奴不知何时聚集在了周长生的身后,他们飘飞半空,聚集一处,融合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形,那人形顶天立地,虚无缥缈,傀儡心奴身上的线汇成数股,连在了巨大人形的十根手指上,另一端则依旧连在周长生的身上。

    而后周长生发现了一剑更恐怖的事,巨大人形轻轻勾动手指,他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得被扯动,他试图挣扎,手脚却全然不停使唤,骨头“咯巴咯巴”的脆响声中,周长生的身子被弯曲成了各种人体难以做出的形状。

    而他冷汗直流的同时,巨大的人形和身后的应飞扬同时开口,声音幽远深邃。

    “瞧,现在的你,像不像一个,傀儡?”

    ------------------------------------------------------------------------------------------------------------------------

    “这是第一步,成功了。”房室之内,与赤蚺君,不,与应飞扬对峙的周长生开口道。

    “哈,真是我想什么他就说什么?当真有趣!”周长生又道,可这不管从语调还是语义来判断,这句话都属于另一个人。

    没错,在应飞扬算计之下,人间道四大尊者之首的“生尊者”,施展人傀儡不成反被反噬,如今心神被控,已沦为应飞扬的一个傀儡。

    “站起来。”应飞扬下令,周长生立即站起,险些掀翻了前头的几案。

    “蹲下去。”周长生又立即蹲下,应飞扬一个命令接着一个命令,周长生也随之上蹿下跳,好像一只听话的狗。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玩弄人心为乐的周长生就这样毫无尊严的被玩弄,任凭应飞扬使唤。

    其实倒不是应飞扬跟周长生一样心里扭曲,以玩弄他人为乐,只是应飞扬在试验着人傀儡听从号令的能力。

    试了片刻后,应飞扬已经差不多知晓了,首先得到确认的是,命令不需要口上说出,只要动一动念头,周长生便会听从命令。

    其次,周长生的自我人格已经丧失,在应飞扬下达“将六道恶灭的所有秘密说出时。”周长生依旧毫无反应,从这里便可证明,他脑中藏得秘密虽人格一起当然无存。

    但他还保留了一定的思维能力,但也只是不涉及心神方面的低级思维,比如应飞扬让他朝自己攻来时,他还能使出射出傀儡丝扫向应飞扬,而且进退攻守有度,但下令“使用幻术,让我陷入恐惧场景”时,他就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啧,可惜了,不能使用心神、幻术之类的术法,这周长生能发挥的效用不及原来一半。”

    应飞扬不由惋惜,这“人傀儡”之术还是控制体修,剑修这种近身肉搏之人更为好用。

    又试验了一阵后,应飞扬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怕拖延太久外头之人会起疑,便起身退开房门,冲门外那个看守的弟子道:“再叫下一个!”

    分明应飞扬对他说话,但那弟子却对周长生谄媚道:“尊者,这一个成功了?”

    “显而易见”周长生皱皱眉,略显不耐,神态语气都与之前一般无二。

    “尊者当真好本事,这一个化形期的妖物至少顶十个通灵期的下妖。”那弟子又拍了个马屁。

    “行了,别废话了,浪费我时间。”

    弟子又道:“尊者,下一个也是化形期的妖物,只怕又要损耗不少心神,你要不要再歇一会?”

    应飞扬怕被看出破绽,便催使周长生点点头道:“也可,那按之前的规矩办。”

    弟子笑道:“好勒,我再给尊者您添炉凝神香,半盏茶的功夫再叫下一个进来。”

    随后弟子又看向了应飞扬,应飞扬装出一副失神的样子一动不动。弟子不由又将目光投向周长生,问道“尊者,这个妖不让他出去吗?”

    便见周长生面上浮现出一抹残忍笑容道:“不急,这只妖有点意思,我还没有玩够,就先让他在这呆回……”

    那弟子只当周长生恶趣味又发作,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后退出房中。心中则暗笑道:“勾起生尊者的兴趣,这之妖要被玩的惨了……”

    ----------------------------------------------------------------------------------------------------------

    半盏茶功夫一过,房门开启,有一个粗豪硕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这一批中化形期妖怪,除了赤蚺君便只有这个熊如山了。

    却见熊如山一入内,也不待他人招呼,就径直走到案几旁坐下,嚷嚷道:“终于轮到老熊俺了,嗨!也不知你是要审查什么?有什么好查的,俺老熊,那可是真真的想加入六道恶灭!别的不说,对付那帮名门正派,俺老熊肯定出大力气,你说俺原形是熊,平日里不管是猪羊鹿牛,还是蜂蜜野果,俺老熊都吃得,怎就他们人族就吃不得,他人族是比其他玩意都金贵不成只从修成了血妖,俺可就没过过安生日子,一天到晚的被那帮孙子赶得呦……唉,总之你也别审查了,对付名门正道,算俺老熊一个!”熊如山把胸脯拍得震天响。

    身为人族的应飞扬见他表忠心的模样,一时哭笑不得。

    而此时,熊如山才注意到他,道:“额?赤蚺君,你怎么还待在这里?”

    应飞扬道:“我自然是有事要做,老熊,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干?”

    ---------------------------------------------------------------------------------------------------------------------------------------------------------------

    这章写的糙了,因为全勤再度遭受巨大考验,三国志13加强版出了,等了一年等到的,我又要沉迷游戏无法自拔了。快用订阅挽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