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三十三章 谁为傀儡 3
    “玉姐姐”和月儿遭遇暗算,被三只妖围困妖窟之中,危机之际,却见其中一妖意外反水,出其不意的格杀其余两妖。

    “嘶嘶……主人……”蛇妖冲着昏迷的月儿吐着舌头,正要接近她之际,玉姐姐把兵刃一横,喝道:“站住,你做什么?”

    “她是……主人。玉姐姐,让我看她,是我啊。”面容丑陋的蛇妖咧着嘴道,带着久别重逢的欣喜。

    “你是……”玉姐姐疑惑的看着他,凝视一会才恍然大悟,“小赤?”

    蛇妖连连点点头,“是,我是小赤,主人起的名字……”蛇妖见被认出,似是很高兴,正欲探视月儿,忽然寒光一闪。玉姐姐刀尖指在了他的鼻端。

    “玉……姐姐?干嘛……拦我?”蛇妖有些困惑。

    玉姐姐咬紧银牙,寒声问道:“你!你为什么变成了血妖,你,吃人了!”另一手指着妖窟,妖窟中堆列着累累白骨,有大有小,皆是人的骸骨。

    “不吃,饿,没力气,被妖欺负……”蛇妖有些委屈道。

    “你!”玉姐姐气结,欲一刀劈下,刀行一半却又收手,狠狠道:“罢,今日得你相救,便算尝了往日收养你的恩情,以后我们姐妹和你再无关系,你莫再让我遇到,否则我一定杀你!”

    说罢,丢下呆若木鸡的蛇妖,抱着昏迷的月儿就往洞窟外走。

    但她走,蛇妖也走,她停,蛇妖也停,一直紧紧跟在后面,玉姐姐终于忍不住回头,怒道:“你要跟到什么时候?”

    “我想见主人,我想等主人醒来……”蛇妖缩着肩膀怯生生道,像个受欺负的孩子。

    “见她?你用这副模样见她?”玉姐姐好像听了笑话般,嗓音尖利道:“你现在已经是血妖了!你吃了人啊,和我,和月儿一样,活生生的人啊!你想要月儿知道,她养到大的红蛇,成了个吮骨吸髓的食人妖魔?”

    蛇妖愣住了,立了好久,嘴上才喃喃道:“可我想回家,想和主人在一起……”

    玉姐姐闻言,长长叹了声,将月儿放在一边后道:“小赤,你过来。”

    蛇妖乖乖上前,却突然,玉姐姐一脚踢在他的膝窝处,让他不由不跪下身子,而玉姐姐白皙的小手已按在了他的天灵。

    蛇妖本能想要反抗,但一身经脉已被制住,任他如何挣扎也都徒劳无功,而玉姐姐素手周围已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玄异符字。

    “莫要怪我,从你吃了人的那一日起,你就已经再回不了家了,月儿不该和一个血妖扯上任何瓜葛,又或者,最初你在雪地中垂死时,她就不该捡你回来……”

    玉姐姐的声音越来越渺远,好像一直催眠曲一般引人入睡,蛇妖停止了挣扎,垂下了脑袋……

    “就这样吧,我封印了你和月儿,和我有关的所有记忆,醒来之后你就会把我们忘了,从此你与我们再无瓜葛,下次遇上,便是生死相搏了!”玉姐姐说罢缓缓抽手,抱着月儿消失在树林中。

    蛇妖烂泥一般软躺在地,暗黄的双目渐渐失去神采,手却费力的往前伸着,似要拼命挽回离去的身影。

    “主人……”

    最后一声呼唤后,蛇妖终于陷入了沉睡中。

    --------------------------------------------

    “哈哈,难怪记忆模糊不清,原来是被施加了封印。区区一个妖物,竟然还有这么有趣的故事!”

    在蛇妖昏迷的地方,半空中忽然现出一双满是恶意的眼睛,窥视着这发生的一切,随后凭空出现一道人影,正是人间道“生尊者”周长生。

    “不过这故事的结局还不够有趣,差了那么些刺激!”周长生啧啧嘴,一脸遗憾道,“需要我来加上那么一点料!”

    在赤蚺君的记忆中,他和那名唤作月儿的姑娘还有一次相遇,就在那时,替他改写结局吧。

    周长生手在空气中一拨,周遭一切就都如开了加速一般,以赤蚺君为中心十倍百倍的流转。

    赤蚺君爬起,一脸茫然的离去,捕捉食物,逃避追捕,吃人修炼,捕捉食物,逃避追捕,吃人修炼……

    记忆中少了一个人,日子便变得单调而乏味,终于一日,又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波澜。

    “可恶妖物,吃了无辜百姓,看你往哪跑?”

    密林之中,一场追逃,一个蛇脸人躯的妖怪仓皇奔逃,背后是一个清丽女子紧追不舍。正是赤蚺君和月儿姑娘

    是巧合,是天意,还是宿命,让这一人一妖再度相遇,却是相遇不相识。

    蛇妖身上带伤,鳞甲都血淋淋的更显鲜红,被追了一阵后渐生不耐,“我跟你拼了!”

    蛇妖猛然绕着树木一个旋身,拖曳出一条如蛇般的虚影,以曲直莫测的角度向少女攻去。

    “来得好!”月儿姑娘不躲不避,翻出两把刀迎敌,任赤蚺君攻击的角度如何刁钻,双刀始终一攻一守,守者紧锁周身方圆之地,而攻者却直指赤蚺君七寸要害。

    若按原本事情的发展,赤蚺君不久后变回以伤换伤,拼着被一刀洞穿胸膛也咬朝月儿姑娘喷一口毒气。

    最后,赤蚺君负伤逃走,月儿姑娘也因为要驱毒,无心再追,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次相遇。

    但如今,一个看戏看了许久的人,就要颠覆这段记忆,改写这个无趣的结局。

    “来了!”周长生期盼许久的时刻终于到了,便见赤蚺君手钳成蛇形,向月儿姑娘的咽喉咬去,胸前空门却是大开。

    月儿姑娘全然不惧,一刀直走中宫,就要贯穿赤蚺君胸膛。

    却在这时,一道无形的傀儡丝射出,傀儡丝好像是从另一世界射来,与周遭格格不入,但却化虚为实,对这记忆世界进行了“干涉”。而无形的丝线已粘在了月儿姑娘挥刀的手臂上。

    月儿姑娘动作莫名的一滞,刀锋突然偏向侧方,从赤蚺君腋下穿过。

    赤蚺君本欲拼着受这一刀,从口中喷出一口蛇毒来个两败俱伤。但对方却莫名大失水准,赤蚺君本能而动,便见递出的手臂如变得无骨一般绕成一个刁钻的弧线,五指咬住了月儿姑娘脖颈。

    “咯吧!”

    清脆一声,月儿姑娘颈骨折断,头颅垂倒侧方,香消玉殒。

    “哈嗤——哈嗤——”赤蚺君也坐倒在地,不停的喘着粗气,体味着这生死一线后逃生的快感,可心中却有疑云挥之不去,方才一击生死交关,他虽赢到最后,却是赢得莫名。不知那女子的最后一击为何失手。

    不过,现在似乎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失血过多的他在死里脱生之后涌出了食欲,为了将自己失去的血液补回来,他很快盯上了那具仍有余温的尸体。

    便见赤蚺君脖子陡然伸长,颈部以上变成一条大蛇,大蛇嘴一张,上下鄂分开,一口将月儿姑娘吞下。

    修成妖以后,吞象对他来说都不是难事,何况纤细娇小的一个女子。

    吞咽蠕动几下,女子已被吞入腹中,良久之后,赤蚺君满意的拍了拍肚皮,打了个饱嗝,而随着这声饱嗝,一些月儿姑娘生前的物件被喷出。

    蛇吃人从来都是囫囵一口,衣物之类的都可消化,此时吐出的是金石饰物之类难以消化的物件。

    填饱肚子的赤蚺君正欲离去炼化被吸收的灵力为己用,挪步之时,却突然被一物件吸引了目光。

    一个小小的蛇牙手链,四枚光洁的蛇牙被一根将近断裂的绳线穿着,蛇牙表面被磨得光滑,显然是一直戴在少女身上。

    看着那蛇妖项链,赤蚺君忽然如早点电击一般,全身失了力气跪倒在地,双手颤抖着捧起蛇牙手链。蛇牙上散发着熟悉的气息,那分明是属于他的气息!

    赤蚺君眼神恍惚,自己也不知怎得便流出了眼泪,口中莫名吐出两个字,“主……人……”他不知晓这两字是什么意思,但却感觉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随后赤蚺君开始干呕,好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呕出来,他要把那女子呕出,问个清楚明白,可呕出的只有胆汁和胃液。

    呕得头晕目眩,恍惚间,隐约在脑中回荡着一声清脆女音。

    “小赤,看到没,你的牙齿你不会不记得吧,以后带着这条手链的就是你的主人,就算你的牙齿再长出来,也不能咬主人,知道没有!”

    “以后带着这条手链的就是你的主人,就算你的牙齿再长出来,也不能咬主人,知道没有!”

    “就算你的牙齿再长出来,也不能咬主人,知道没有!”

    “不能咬主人,知道没有!”

    ……

    一声一声,在他脑子回荡,熟悉却又渺远,本该刻骨铭心至死不忘,可想在却又怎么也想不起……

    “想起来!”

    “想起来!”

    “想起来!”

    ……

    赤蚺君忽得攥起蛇牙项链,四根蛇牙并在一起,如凿子一般一下一下的狠狠凿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记一记,鲜血横飞,似要在自己脑子中钻个洞,找出那被尘封的记忆。

    “哈哈哈哈哈!”周长生快要乐得笑出了花。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他之所修习危险的人傀儡之术,就是因为他爱煞了这种表情,疯狂,错乱,扭曲,无助,玩具们在他拨弄记忆的手段下濒临崩溃的样子,他就算再看上一千遍,一万遍,也永远都看不腻!

    “不过别急,还有最后一个更刺激的高潮呢!”

    周长生的身影凭空出现,一步步走向赤蚺君,优雅庄严的面容搭配着悲天悯人的神情,好像是给赤蚺君送来救赎的神祗一般。

    “孩子,你是不是想记起来一切?”周长生和蔼问道。

    赤蚺君流着泪的眼睛目光呆滞,茫然的点了点头。

    “那一切就都交给我好了。”周长生伸出一只手,抚住了赤蚺君的头顶,而失魂落魄的赤蚺君全然不做反抗。

    周长生掌心昊光大放,果然探查出记忆的封印,“就是这封印,让你记不起她了。”

    周长生念了一声,随后催动术力,对于最擅长操纵记忆,玩弄人心的人间道道众,破解封印虽然要浪费不少心力,但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个个封印的符字被从赤蚺君的脑海中拔出,封印一分分的瓦解。如今的赤蚺君身子在不断的痉挛,眼皮遮挡下的一双眼珠在已超乎常理的速度急剧跳动,正是封印的记忆被一点点找回的迹象。

    终于,伴随赤蚺君一声惨嚎,垂倒在地,周长生缓缓收功,耗费的精神力比他预料的更多,不过为了那令他心醉的奖励,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孩子?你怎么样了?都想起来了吗?”看着双手支地,头脑低垂的赤蚺君,周长生伸手欲他,脑中却已想象着他现在的表情。

    想要用毕生守护的主人,却被自己亲手所杀,最后又被自己连皮带肉的全部吞下,渣滓不留。知晓这一切的赤蚺君,将是何等的悲伤,绝望,疯狂?这才是他为为赤蚺君写下的结局,而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赤蚺君的表情了。

    “啊,多谢你替我解开封印,我一切都想起来了。”没有绝望到扭曲,没有悲伤的涕泗纵横,只有平定的语气,加上一抹一切都如预料的奚落笑容。赤蚺君,不,应飞扬轻轻抬起了头。

    “嗯?你怎么?”抬起的头颅,却是全然不同的面容,周长生不由一愕。

    而在错愕一瞬,却突然剑光一闪,一柄剑凭空在应飞扬手中出现,一剑刺在了他的胸前!

    虽然只是精神力在记忆空间凝成的假身,但假身被捅一剑,对精神的创伤同样非轻,周长生忙一拍剑柄,将自己被洞穿的身子从剑刃上推出。

    但方脱身,却见应飞扬剑光又紧随而至,边攻边道:“疑惑吗?不解吗?震惊吗?那就接着震惊吧!”

    意外的结果,换来的是一连串紧逼的攻势,周长生勉力逃出剑网,应飞扬却也不追,而是以剑驻地,一股玄异之力笼罩记忆空间。

    “因为比起为你解释来龙去脉,我更想说的是——天隐剑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