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三十二章 谁为傀儡 2
    与先前的血妖一样,轮到赤蚺君被引入一个房间之内,一进房间,赤蚺君就开始打量周遭。

    虽然只是一个临时的房间,但房内布置依然雅致,一个梨木雕花几案,一个鎏金云纹香炉,冉冉清香中,一人双腿盘膝坐在蒲团之上,闭目凝神。

    那人一身得体舒适的锦绣云袍,束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被一个白玉冠束起,约莫四十出头的相貌,一身气质清贵优雅,就像一个世家大族的家主一般。

    感应到赤蚺君进入,那人睁开双眼,打量赤蚺君一番,道:“总算有点意思了,你的名字?”

    眼神分明温润如玉,赤蚺君却不知怎得心头发怵,只觉得他眼神中有一股恶意,就像猫抓住老鼠后不急着吃,而是先放了捉,捉了再放,这么好好玩弄一番般,顿时戒备道:“你可以叫哦赤蚺君!”

    那人冲他笑了笑,指着面前的一个蒲团道:“坐.”

    赤蚺君依言坐下,与那人不过一丈多的距离,看着坐姿松懈,毫无防备的那人,赤蚺君忽得生起一个念头,“能不能在这杀了他!”

    危险的感觉让他莫名生起了杀心,而杀心一冒头就在不停滋长,人间道道众应不善肉搏,。这么近的距离,未必没有机会……

    “你想杀我?”此时,却听那人徐徐道。

    赤蚺君陡然一惊,低下头心虚道:“我哪敢……”

    那人沉声道:“是吗?那抬头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

    那人嗓音好像有种不容忤逆的魔力,令赤蚺君情不自禁的抬头,赤蚺君连散去眼神中杀意,但四目交汇瞬间,便见那人眸中精光一闪,赤蚺君不由愣住,随后失了神魂一般眼眸空洞黯淡。

    -----------------------------------------------

    四目交汇之时,周长生已催动人傀儡之术,进入赤蚺君的意识空间,赤蚺君的种种记忆如水一般朝他涌来,一幅幅记忆深刻的图景悬挂在他四周,不断闪回,倒放。

    但周长生却渐渐不耐,“嗯……化形期妖物,怎也这么无聊……”

    这个名唤赤蚺君的妖物记忆实在枯燥无味,简单,单调,重复,不过是捕食,进食,追杀人,被修者追杀的轮回。既无阴谋阳谋,也无勾心斗角,无趣的

    与那些蒙昧愚蠢的小妖毫无二致。

    周长生本来是怀着吃大餐的心情,但现在感觉就好像勺子递在嘴边,吃到的却又只是冷硬的馊剩饭,令他满心期待落至空处,顿时心生怒火,只欲将这赤蚺君洗成白痴,变做一个废妖。

    刚欲动手之际,却发现不对之处,“哦?这赤蚺君的记忆被做过手脚?”

    周长生是心神一系术法的行家,敏锐察觉悬挂在他眼前的记忆图景,有几处好似云遮雾绕一般让他难以看清,那些遮挡图景的雾气好像一个个符字不断变化,显然,这些记忆的模糊不清不是因为自然遗忘,而是受到外力干扰。

    周长生登时兴致大起,被尘封的记忆,肯定是有不欲为人所知的秘密,而发掘出这些秘密,加以玩弄,利用,正是他最大乐趣所在。周长生手一挥,停住了一副记忆图景,那是故事最初的起源.

    随后见他身形化作无数散落光点,从符字凝成的雾气中渗透,没入了那图景中,至此,赤蚺君的记忆中多了一个旁观者。

    -------------------------------------

    “玉姐姐!快看,这里有条蛇!”萧索冬季,一片皑皑白雪中,一个堆雪人的可爱小女孩扒开雪层,却发现一条冻僵的蛇。

    小女孩眼睛发亮,炫宝似的将蛇缠在腕上给旁边美丽女子看,“玉姐姐,好漂亮的一条蛇!”,全身红得透明的蛇,缠在女孩冰雕玉琢的皓腕上,好像一个血玉打造的手镯。

    “玉姐姐”却不屑道:“一条冻僵的蛇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快把它扔了。”

    “不要,小蛇冻僵了,好可怜!越儿要救活它。”小女孩说着,将蛇塞进微微隆起的胸脯中。

    “玉姐姐”见状,大惊失色道:“月儿,危险,快把它拿出来!”说罢就要上前抓住她。

    “才不要呢!”月儿扮了个鬼脸,甩着羊角辫转头就跑,银铃般的欢笑声在雪地中回荡。

    ----------------

    “呜呜呜……”图景一换,变成月儿小姑娘在房间中哭泣。衣服半赤着露出雪白肩头,肩头上却有两个细小牙印。

    “玉姐姐”一边帮她擦药,一边板起面孔训斥道:“把蛇装进怀里,农夫与蛇的故事没听过吗?让你把它扔了你不听,现在被咬了知道痛了!”

    “玉姐姐”越是训斥,月儿小姑娘哭得就越厉害,只令玉姐姐无处发泄,最后冲着蛇笼,看着那条盘绕着身子缩成一团的小赤蛇狠狠道:“都怪这条恩将仇报的臭蛇,咬我妹妹,看我不把它送厨房做成蛇羹。”

    月儿立马抹干眼泪求情道:“姐姐不要,小蛇只是太饿了才会咬我,而且它牙都被你拔掉了,已经受过惩罚了,你干嘛还要欺负它。”

    说着,拿出月儿拿出一个瓷瓶,走到小蛇边散了几滴水珠在小碗上,一股扑鼻清香瞬间蕴开,小蛇立马张开无牙的嘴,探出红舌头舔舐着水珠。

    玉姐姐面色一变道:“你怎么能把玉露给他服用,那是留给我们培养灵兽的!”

    “怎么不能,我就养它当我的灵兽好了,嗯,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它小赤好了,瞧,他多可爱!还跟我道谢呢”月儿伸着手摸着红蛇,而红蛇喝完了玉露,乖巧的伸着舌头舔着月儿的白净手心,舔得月儿小姑娘咯咯直笑。

    “道谢?”玉姐姐冷笑一声,道:“他是没有牙在,若是他的牙齿还在,肯定再咬你一口!”

    “不会的!”月儿站起身子替它辩护道,随后眼睛眨了眨跑出了屋,一会拿着针线和小凿子回来,瞎捣鼓了一番后,便见小蛇被拔掉的四颗牙已被红绳串起。传成一条手链,煞是好看。

    月儿美滋滋的把手链戴在手腕上,朝小蛇晃了晃道:“小赤,看到没,你的牙齿你不会不记得吧,以后带着这条手链的就是你的主人,就算你的牙齿再长出来,也不能咬主人,知道没有!”

    月儿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小蛇,小蛇僵直片刻,有灵性的点了点头。

    ------------------

    “月儿,你的小赤怎么又闯祸了,听说它把罗家少爷咬了?”玉姐姐急冲冲推开屋子问道。

    月儿小姑娘已经长大,成了一个俏丽的大姑娘,而小赤也变成了一条两人长的大蛇,此时月儿却是垂泪道:“不管小赤的事,是罗家少爷手脚不干净,想要欺负我,小赤是为了就要才咬他的!”

    “手脚不干净?他怎么欺负你了?”

    “就是,那种欺负……”月儿咬着嘴唇,面红耳赤道。

    “什么,那混蛋,怎没咬死他!”玉姐姐骂了一句后,却又道:“不过姓罗的混蛋身受重伤,修为废了,现在罗家不肯罢休,要找我们麻烦,阿爹已经让步,说要把你的小赤交出去给他们罗家处置!”

    “什么,凭什么处置小赤!”月儿起身抱住小赤道。

    “凭什么,就凭他罗家势大呗,他们现在非要杀了小赤解恨!”

    “玉姐姐,那……那怎么办?”月儿急得快哭出来了。

    玉姐姐长叹一声,道:“没办法了,月儿,你放小赤走吧……留在我们家,它必死无疑。”

    “放小赤走……”月儿泪眼婆娑的重复着这几个字。

    -----------------------

    “走!你走啊!我已经不要你了!”丛林之中,月儿红着眼睛,不停的把小赤的大脑袋往外推,小赤却“嘶嘶”哀鸣不已,一副可怜巴巴模样。

    “你这暖不热的臭蛇,恩将仇报的东西!我刚将你捡来时你就咬我,养你七年,你一直惹祸不断,现在好了,你把罗家少爷都咬了!”面对不断凑上前的小赤,月儿攥起拳头,狠狠击在它脑袋上,一拳又一拳,“我们家都被你连累了,你为什么还不走,还想再把我害到什么地步!”

    小赤鳞甲粗厚,反是月儿细嫩小手被震出了血,在小赤红通通鳞甲上砸下一个个血色拳印,小赤又伸出舌头,想要像往日一样舔舐月儿的手。

    月儿却猛将手一抽,寒声道:“怎么,又想喝我的血?想得美!”月儿把手上蛇牙手链摘下,“从今以后,我不在是你主人,你和我再没有任何关系,再敢靠近我,我就杀了你!”说罢,月儿手一甩,蛇牙手链砸在了小赤脑袋上,虽然只是轻轻一个手链,但却好像比之前任何击打都沉重。

    小赤僵直了一阵,之后如打了败仗一般低垂着头,蜿蜒而走,还不时的回望。而林叶尽头,月儿跪倒在地,将蛇牙手链捡起捂在心口,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倾泻而下。

    蛇嘶鸣,人痛哭。

    ----------------------

    “找到了,就是这只臭蛇,把少爷咬成废人,现在家主悬赏,谁杀了这臭蛇,就收谁为入室弟子,继承家主绝学!”

    “哈哈,那这入室弟子我当定了!”

    “咱们一起杀的,那算不算人人有份?”

    “这是自然,先打死它把它扛回去,当了入室弟子不说,蛇羹还能吃到饱。”

    一群人大笑着,围着一条红蛇毒打,红蛇却是一动不动。

    “半天没动静?是不是死了?”

    “这血肉模糊的样,看来是死了,别砸了,再砸蛇羹没法入口了,一起把它扛回去吧……”

    “啊!小心,快闪开!”

    “不好,它没死,啊啊啊啊!”

    “救我,我不想死,快把我从它嘴里拽出去!”

    “快逃,快逃,啊啊啊……我的腿!”

    ……

    一片鬼哭狼嚎后,月色之下,幽林重归寂静。

    只留一条大蛇,木然的吞咽着口中血食,蛇躯之中,还能看出一道道蠕动的人形,而双目则流下两排蛇的眼泪!

    待最后一口血食吞咽入腹中,却见大蛇突然挺直身子,蛇首对着月亮昂声一嘶,红玉般的鳞甲倒竖起来,每一片鳞甲缝隙中都渗出腥臭血雾。

    血雾渐渐弥散开来,将硕大蛇躯笼罩,之后又再度缩小,最终,血雾散去,现出一道妖形。

    四肢与人无异,全身赤裸,却披着一层蛇鳞,脑袋也生得如蛇一般,而他吐着舌头,尝试着开口第一句话,说得却是——

    “嘶嘶……主人……”

    -------------------------------------------

    “哈哈,两个小娘们倒是厉害,敢学人斩妖除魔,不过这些你们没力了吧!”

    山洞之中,两个妖围着两个娇美女子,其中一个女子已经昏迷,另一个女子手持兵刃奋力挥舞,俏脸煞白,发钗散乱,看得出她还能支撑,只是因为那些妖在逗弄她而已,仍在支撑的是玉姐姐,而昏迷的那个,则是月儿。

    “嘿嘿,修者的肉味,俺可好久没尝过了,咱们怎么分?”

    “嘿,分什么分,一大一小正好一人一个,等玩够了再交换。”

    “就怕新来的那个回来了,没有他的份。”

    “嗨,管他呢,咱们吃肉给他留口汤就不错了。”

    “哟,说妖妖到,新来的,可别说我们欺生,我们先玩,玩完后就轮到……啊!”

    调笑声化作惨叫堵在嗓子口,方才还神气活现的妖转眼被从背上开了个洞。

    “新来的!你做什么?”另一妖大惊失色,但话未说尽,却很快被一爪按在墙上,捏爆了脑袋。

    新来了一个妖,转眼杀了两妖,玉姐姐看着这场同类相残,正目瞪口呆,连兵器都忘了挥了。

    却见新来的那妖褪下斗笠,露出一张蛇脸,冲着昏迷的月儿道:“嘶嘶……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