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三十章 搏命之局
    “一圣双秀三顶峰”,虽不是按强弱高下排名,但圣佛尊能压着道门双秀,武道三峰居于首位,足见世人对其敬重,这份敬重不止因为他那身近佛修为,而是因为他那份慈悲广阔的佛者胸襟和只手擎天的救世功绩。

    隋乱之时,天下狼烟,十八路反王揭竿而起,攻讦不休。神州血流,人族疲敝之际,北龙天趁机携妖军南下,欲将人世化为妖域,幸有圣佛尊统合正道诸派,并说动雄踞一方的军阀派兵相援,终于让北龙天兵败居庸关之下,更逼使北龙天立下‘圣佛不入世,北龙不出关’的誓言,自此从一尾祸世妖龙变成坐守一隅之地的困龙。

    原本北龙天想仗持着他身有龙血,寿元比圣佛尊长,只待圣佛尊年近百岁,真元衰退,不得不闭死关时再兴师卷土重来,但却未料圣佛尊已修成传说中的‘十方佛身’,非但肉身已近菩提不毁,更能锁住一身真元不外泄,竟能全然无视修者视为大劫的百岁天关,北龙天空等白余年,也没等到可乘之机,可以说正因有圣佛尊在,天下才能享受这太平盛世。

    但这传说中的人物出现在面前时,应飞扬还是感觉不真切,他本以为连他那师尊顾剑声都敬重非常的圣佛尊应是个慈眉善目,庄严虔诚的老僧,却不料是个狂放不羁,睥佛睨祖的狂和尚。

    不过,不管形象与想象中出入有多大,应飞扬总是舒了口气,有圣佛尊在,此行虽险,但总算有了保障。

    却见和尚好似看透他心事道:“你是不是听话只听半句,佛爷现在既是他,又不是他,能给你的帮助有限,你可莫想什么事都依仗着佛爷,否则有你无你有什么区别?”

    和尚随口一语,倒是另应飞扬一惊醒,他甘冒奇险闯入昆仑,就是因为师尊之仇不想假手于人,对付六道恶灭想要亲力亲为,怎现在梢遇挫折便要依赖他人,应飞扬心中连连自醒,后又问道:“大和尚,你可知这处的祭坛是怎么回事?”

    和尚也摇头不解道:“佛爷也是这几日刚混入,也曾用‘他心通’向几个人间道道众探查过,但低级道众都并不知情,对有一定修为的头脸人物‘他心通’又无用处,所以也不知情……”

    “这么隐秘……”应飞扬思索一番,忽然面色一变道:“不好,这帮牧民有危险!”

    “你是说为了隐藏消息杀人灭口?”和尚也想过这层。

    应飞扬道:“多半会如此,但就算不为隐藏消息,六道恶灭也定会取这些牧民性命,大和尚你可知饿鬼道再现了?”

    听闻饿鬼道再现,和尚面色一变,也亏得他定力过人才没有问惊呼出,神情凝重道:“怎么回事,快些讲来!”

    应飞扬当即将这几日的见闻一一说出,和尚初时犹能镇定,但听闻应飞扬被饿鬼袭击后终于忍不住吸了口气道:“好个老龙头,好个帝凌天,原来是以这种方式合作,将血妖化为饿鬼,当真异想天开!”

    待讲完这自己这方所探得的消息,应飞扬神情严肃道:“《饿鬼吞业大法》筑基完成后,便会陷入一种毫无理智的饥渴状态,需要饱餐一顿后才能恢复神智,而修建完祭坛之后,这批牧民就没了用处……”

    话说至此,便是心思单纯的楚颂都明白了,哪怕只为让复苏的饿鬼饱餐一顿,这些牧民便无活路,更何况六道恶灭对净天祭坛的事颇有隐瞒,不能容忍这帮牧民活着下昆仑……

    “阿弥陀佛的,净天祭坛可马上就要修筑完成了!至于饿鬼……我这几日探得,人间道‘生老病死’四尊者中的生尊者正在对蜀地血妖进行洗脑,但进度并不快,要将所有蜀地血妖尽数洗脑还需十几日,总算是还有时间!”

    “洗脑?”应飞扬想起晏世元方才也提到过此事,此时串联起来,心中不由替蜀地血妖感到悲哀,先将蜀地妖族洗脑,让他们驯养到听话,然后让他们试验着修炼《饿鬼吞业大法》,作为改造《饿鬼吞业大法》的试验品,修炼失败,便将尸体送给畜生道拆分,修炼成功,却也是不具自我意识,只会听话咬人的“好狗”,每个血妖都像消耗品一般被彻底使用。

    说起妖魔凶狠时,常用“吃人不吐骨头”形容,但对这帮“吃妖不吐骨头”,将每个妖价值都榨得干干净净的六道恶灭,应飞扬竟一时不知该怎么形容……

    应飞扬思虑一番后,对和尚道:“和尚,你见多识广,可有办法应付那生尊者的洗脑?”

    “有!佛爷我若能发挥全部本事,一掌把那什么生尊者脑袋拍碎,把他脑浆放水里也好好洗一洗!”和尚说着气话道。

    应飞扬翻翻眼皮道:“其他方法呢?”

    和尚道:“这个么……‘众生万相’也是影响他人感官思维,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洗脑,所以和尚也知晓些,只需心念坚定,精神够强韧,强过对你洗脑之人,便能抵御洗脑,甚至能反噬洗脑者!但洗脑者是生尊者,这怕是不容易啊!”

    “这……心念比拼我也颇有自信,或许我可以一试!”应飞扬道,他的天隐剑界就是比拼心念的法门,应飞扬可说经验十足,此时自荐道。

    和尚摇摇头道:“那是你没遇上真正玩弄人心的高手,对于高手而言,心念的强弱取决于短板,人生在世,谁没些不愿记起的事情?就拿你来说,若是将你师尊身死的情景在你脑中回放千百遍,你还敢说你心念坚定吗?”

    应飞扬只想了想,就面色一沉,默然不语。

    和尚又道:“更何况这生尊者也是臭名昭著,他的洗脑之术叫人傀儡,被他洗脑之人会对他言听计从,可说是效果最显著的洗脑术,反过来,一旦遭到反噬危害也极大,生尊者他也将沦为被洗脑者的傀儡,不得自由。但胆敢使用这等凶险之术,生尊者岂会毫无戒备?一方面他精神修为之强,在人间道是首屈一指,便是人间道道主晏世元也及不上他,另一方面,他也会让对方先服下抑制神识的药物才敢施展人傀儡之术,绝不例外,可谓慎之又慎。”

    应飞扬听他说得慎重,不由问道:“那凭大和尚你的禅心修为也做不到吗?”

    大和尚摇摇头道:“在服下药物的情况下,便是佛爷全盛时也只敢保证心神不失守,而现在佛爷情况特殊,正是精神最衰弱的时候,可不敢有丝毫犯险,否则,阿弥陀佛的,可就麻烦大了。”

    和尚这么一说,应飞扬也觉得瘆得慌,一个帝凌天已经够麻烦了,若再加上个被洗脑的“圣佛尊”,那还真不如全体正道举白旗来得好。

    应飞扬正觉为难之际,忽然有了异想天开的主意,眼睛一亮道:“若是能让生尊者处于不利状态呢,让他疲惫,意外,惊慌,毫无防备?”

    “你有什么办法?”

    应飞扬又确认一遍道:“大师方才说‘众生万相’能可扭曲人的感官,也算洗脑术一种?”

    和尚点头道:“勉强算是,但也只算沾了边,论控制人心,可远比不上人傀儡那种邪术。”

    “那便好,我有个计划,若是顺利的话,不管是救出楚神医,救出那群牧民,还是给六道恶灭使个绊子,都可一次完成!”应飞扬双目放光,带着几分跃跃欲试的疯狂神采道。

    -------------------------------------------

    应飞扬讲完了他的计划,便留大和尚在帐篷中深思,自己则走出了帐篷之外,昆仑山的夜晚,星星没有云层的遮挡显得格外清晰,好像就在眼前,伸手就可以摸到。

    寒气干净而又清新,使他方才发热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却是改换了更沉稳的思维,重新推演着他的疯狂计划。

    “你为什么总是喜欢干这些冒险的事。”姬瑶月不知何时跟了出来,静静站在他身后,语气平淡道。

    应飞扬却反问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说法,报仇的最好方法就是活得比你的仇人久?”

    姬瑶月也不接茬,直截了当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应飞扬看着星空继续道:“我曾想过,六道恶灭如今虽迅速崛起,来势汹汹。但根基依然不稳,可能很快就会重蹈三十年前覆辙,再度覆灭。我也曾想过,我闭关修炼个十年二十年,直到剑道大成再出关,到那时,帝凌天可能已经死了,或许死在刀君剑皇手上,或许死在圣佛尊手上,死在卫无双手上、又或许是死在我那师兄手上,甚至只是单纯老死,病死……当然就算他没死,十年二十年后的我不会怕他,那时我一人一剑,也可了却这桩恩仇……其实,若要报仇,这才是最简单、安全、省力的办法……”应飞扬笑了笑,笑容洁净的如远山的白雪,但笑容也很快如雪消融,沉下声音继续说着。

    “但是我怕!只要一想到这些我就怕!我怕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六道恶灭就已经灭亡,我怕自己不能亲手为师尊复仇,帝凌天就已死在他人手中!”

    “什么活得比仇人久,时间就会替你报仇,剑冠之徒欲做之事,岂能假手他人!六道若要灭亡,便该由我替他掘下坟墓,帝凌天要死,也必须是因我而死!”应飞扬眼中火焰越来越盛,好像灼得四周空气都显得燥热起来。

    “但我现在还不够威胁到他们,所以必须要行险,我可不能容忍,在我还没得到能灭绝他们的力量前,他们就灭的灭,死的死了!”

    应飞扬这么说着,样子像一只狼,语气却格外认真。姬瑶月静静看着他,沉默良久,道:“你若是赌输了,我会亲手杀你。”说罢,转身进了帐篷内。

    差点与走出帐篷的楚颂撞个正着,楚颂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对应飞扬道:“应大哥,大师叫你。”

    “哦,知道了。”应飞扬转身欲入帐篷,却见楚颂依然挡在他面前,低着头道:“应大哥,这次就算救不出阿爹,也有其他办法,不过如何你的帮助我都铭记在心,你没必要这么行险的……”

    应飞扬笑了笑,道:“现在已经不是只关乎楚神医的事情了,放心吧,比这更疯狂的搏命之举我都做过,没事的。”

    说着,自顾自的进入帐篷。

    帐篷中,和尚等候多时,开口就直接对他道:“小子,你的命相很差你知道吗?”

    应飞扬淡淡道:“是有人这么说过。”

    和尚比划他的眉毛上的刀疤道:“这一刀截断了你的命相,原本青云直上,便做刀兵入命,从此一生凶险异常,九死一生,你可知晓?”

    姬瑶月闻言,面色瞬间煞白,愣愣看着应飞扬。

    应飞扬冲她笑了笑,依旧淡然道:“这我也知晓。”

    “就算这样,你也敢行险?”和尚声音不大,却如佛问伽蓝,直指人心。

    “敢!因为有个人告诉我,从今以后我叫应飞扬,不叫应天命!”应飞扬直视和尚,毫不退让道。

    “好!那和尚陪你,赌了!”和尚javascript:高喝一声,一指向应飞扬点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