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二十八章 隐藏形迹
    “昆仑山中,竟也有一处净天祭坛?”应飞扬和姬瑶月各自讶异,但眼下却没给他们留思考的时间。』天籁小说Ww『W.⒉

    却见脚下祭坛突然颠簸躁动,如地震一般震颤不已。

    而时空裂隙另一侧,楚颂脚下的净天祭坛也突然绽放异彩,祭坛上的纹路如活过来般流泻着圣洁,纯净的光辉。

    躁动引来人声喧嚣,祭坛下火光次第燃起,已有数队守在祭坛之下的人欲登上祭坛巡视状况,看服饰打扮,乃是人间道的道众。

    “糟糕,怎在这时候闹动静?”应飞扬心中叫苦不迭。

    进退维谷之际,却忽然听身后压着嗓音的一声,“快跟佛爷走!”

    随后一双粗糙大手抓向了应飞扬和姬瑶月的腕子,应飞扬浑身寒毛陡然炸起,有人能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他竟一无所知,那若取他性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感受到危机,应飞扬和姬瑶月本能的刀剑齐出,合攻来人,虽未刻意配合,但一出手就是默契无间。

    “两个混账小家伙,还不识好歹了!”来人忍不住气恼道,此时应飞扬才看清来人样貌,来人粗手大脚,相貌粗豪,头顶光秃秃一片,却是前几日在昆仑山脚偶遇的那个大和尚。

    虽只一面之缘,但和尚洒脱率性,随心不羁给应飞扬留下深刻印象,料也是个游戏人间的风尘奇人,再想他刚才出手并无恶意,不由自主缓下攻势。

    但此时,火光伴着错落的脚步声已拾阶而上,接近祭坛顶端。

    “来不及走了!罢,只能拼运气!你们蹲下”却听和尚叹了一声,随后一抽身上脏兮兮的袈裟,袈裟瞬间迎风而涨,向应飞扬和姬瑶月包裹去。

    而和尚又道了声,“你也过来。”大手一伸,往时空裂隙内抓去,手上如有无形吸力,楚颂不由自主的被吸出。

    而身形脱出瞬间和尚又用手一抹,空间裂隙就被这只手硬生生抹去。

    应飞扬未及惊叹,和尚就把楚颂往他这一丢,随后也一同蹲下,而袈裟此时绕着他们层层缠绕,如裹肉粽一般将四人紧紧裹住。

    应飞扬顿时动弹不得,他前边紧贴的是那大和尚,和尚也不知几日没洗澡,一股子汗酸味止不住的往应飞扬鼻子里钻,可他却连侧过头都做不到。而背后是楚颂和姬瑶月二妖,二妖娇躯贴在他的背上,少女特有的绵软和弹性显露无疑,一前一后两种截然相反的体验,当真让他如坠冰火。

    虽然被袈裟裹住,但说来也奇,应飞扬视线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依旧看得明晰。

    便见几队人间道道众已登到祭坛顶部,头目模样的人一扬下巴道:“看看有什么情况?”

    眼见道众四散开来进行搜查,应飞扬的心不由提到嗓子间,可令他称奇的是,一个个人间道道众从他们身边走过,却对他们视而不见,好像他们根本不存在。应飞扬这时自然明了,这件破袈裟看着平平无奇,却是一件隐匿行迹的法宝。

    一番搜查无果,头目一挥手,人间道道众又列成队,此时却见祭坛上踏上一中年男子。

    男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相貌堂堂,如朝中大员一般颇显清贵之气,却是人间道道主晏世元。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师尊之仇的罪魁祸除了帝凌天,接下来就属这人间道道主晏世元了。如今仇人就在眼前,应飞扬忍不住双眼一冷,寒芒爆射。

    晏世元面容忽然一肃,戒备环视一周后,问属下道:“生什么事情了?”

    “小子,收敛你的杀意!”应飞扬心中忽然有一阵声音传来,正是和尚嗓音。应飞扬当即心头一凛,知晓晏世元这等高手六识敏锐,此时身陷敌营,不是报仇的时候,连忙平心静气,消散杀意。

    那头目答道:“并无什么异常,如今祭坛将成,因扰动昆仑山灵脉,所以震动之事时有生。”

    晏世元点了点头,却是闭上了双眼,霎时一股气劲如蛛网一般散开,蔓延整个祭坛之上。

    而此时,大和尚开始念念有词,虽只是动动嘴唇未见声音,袈裟又受到影响似得缩紧几分。

    晏世元的气机触碰到他们,却是从他们身上穿过,就如穿过空气一般。探查无果,晏世元双眼一睁,气机如潮水般退去。随后对那头目道:“你是‘生老病死’四大尊者中周长生的手下?”

    那头目道:“没错,正是‘生’尊者麾下。”

    晏世元瞥了他一眼道:“净天祭坛交由生尊者看守,可说责任重大,怎出了动静也不见他来探视?”

    那头目流汗道:“这……如今跟着妖狼骑来的那批蜀地血妖被送到人间道洗脑,因数量太多,生尊者应是太过劳累,再加上祭坛躁动最近也经常生,也是习以为常,所以生尊者才没赶来……”

    晏世元轻笑一声,道:“看来生尊者挺照顾你们,你们当属下的都会替他说话?”

    那头目连忙流汗道:“属下不敢,属下妄言……”

    晏世元摆摆手,笑道:“算了,不为难你了,那帮蜀地血妖继续处理,但这边的防备同样不能松懈。好了,你们继续巡逻吧。”

    说罢,晏世元转身而去,其他人间道道众又装模作样的巡视一番,也都下了祭坛。

    祭坛顶层,再度空无一人,几人正欲舒一口气。

    却听应飞扬轻声道:“留神,别放松!”

    姬瑶月和楚颂当即又将气生生憋住。

    随后,便见一条人影忽得闪逝祭坛之上,正是晏世元去而复返,晏世元足一点地,一身气机再度扩散开来。

    二女这才心知晏世元只是假意离去,若刚才稍有大意,恐怕此时已露出破绽。

    再度探寻无果,晏世元终于放下戒心,“刚才好像有一丝杀气……是我多心了么?”晏世元自语一声,随后后摇了摇头,飞身而去。

    “好个奸猾狡诈的家伙,差点被他骗了,应大哥多亏了你。”确认晏世元彻底走了,楚颂才心有余悸道。

    应飞扬汗颜道:“是我方才不小心泄了杀意,还好,总算没被他现……该说多亏了这大和尚才对。”也是他这些年与晏世元有过几次交锋,知晓此人诡诈多疑,才没有露出破绽。

    此时,却听大和尚道:“你们倒是谢起来了,这是说话的地方吗?”

    说罢,自己出了袈裟,把应飞扬等人一卷,如背包裹似得背在背上,从高台上一跃而下。

    和尚虽然生的人高马大,但动作却比猫还轻,身法在应飞扬见过的人中绝对是数得着的,轻而易举避开守卫,转了几转,却转到了祭坛附近一处院落。

    周遭建筑都是古朴清雅的道家风韵,但此处却满是人味。院落中密密麻麻的搭建着挡风的皮毛帐篷,帐篷中呼噜声此起彼伏,,如到了牧民们聚集的群落。

    和尚这才把应飞扬他们放下,却见三人皆是面色尴尬,姬瑶月和楚颂粉面上更是如赤霞染了一般,即便是才夜晚,也能看出红的像火烧。

    “嘿,佛爷辛苦背着你们,倒是让你小子享尽齐人之福。”和尚咧嘴对应飞扬道。

    应飞扬和两个女子挤在一处,一路颠簸,自是少不了肌肤相处,耳鬓厮磨,应飞扬面上一窘,笑骂声:“大和尚倒是会嚼舌根子!”

    “就是就是,跟我可没关系,你这么瞎说,姬家姐姐会呷醋的……”楚颂连忙躲在姬瑶月身后,与应飞扬划清界限道。

    “你这死妮子,跟我也没关系!”姬瑶月气得甩开楚颂的手,将红彤彤的俏脸扭到一边。

    应飞扬忙岔开话题,对和尚拜道:“这次多谢了大和尚相助!”

    和尚上下看了他两眼,道:“佛爷救了你们的性命?你还叫我大和尚?”

    应飞扬笑道:“大和尚先前不是说了,称呼无所谓,总不能你没显本事前我叫你大和尚,你显本事后我叫你大师。”

    和尚赞了声:“哈哈,剑冠之徒果然有趣,不枉佛爷出手相助。”

    应飞扬面上微微一变,道:“大和尚知晓我身份?”

    “不止你,这个女娃娃就是天香谷的姬瑶月吧。”和尚又指了指姬瑶月道,“本来不知晓,但看着你们使用破宇剑和灭宙刀,佛爷我自然全都明白了。听说6天岚那鸟厮把破宇剑和灭宙刀的器灵塞给了你们,嘿,他倒是会挑人!”

    想到破宇剑灭宙刀都是佛门神器,应飞扬又不由尴尬道:“晚辈惭愧,占据佛门神器……”

    和尚摆摆手道:“什么神器,几个麻烦物件而已,和尚才懒得理会,不过你们好胆大子,敢闯入万象天宫!还好方才只是惊扰了晏世元,若是帝凌天来了,便是佛爷都得栽倒在这里了!”

    “这是万象天宫?”应飞扬大吃一惊,虽说开辟的裂隙位置有所偏移是正常,但偏移到六道恶灭核心万象天宫,应飞扬也只能暗呼倒霉。随后又问道:“那大和尚,这里怎么会有这个祭坛,你又怎么会在这?”

    和尚理所当然的道:“管他什么祭坛,既然在这,自然是建的呗,至于和尚我为什么在这,自然是没有地方可以吃饭,正赶着这边招工建什么狗屁祭坛,便拿两条膀子的力气换饭吃呗。”

    “骗鬼!”应飞扬心中连翻白眼,却也不再多问。

    却听那和尚道:“来都来了,别仵在这了吹风了,跟佛爷进去,陪佛爷说说话吧。哦,对了,遇上其他人时你们就闭上嘴别开口。”

    和尚领着应飞扬三人钻进帐篷群中,却见一堆帐篷中燃着一团篝火,几个牧民模样的汉子正围着篝火喝着酸涩的马奶酒。

    其中一个花白胡子的牧民见到应飞扬等人,也不见惊奇,反而是一副熟稔模样道:“嘿,你们几个撒尿都一起撒?还撒了这么长时间,要不是知道仙人瞧不上你们这几块料,我还当你们去私会这山上的仙子了呢!”

    姬瑶月和楚颂见他说得粗鄙,不由暗恼,却也和尚听话不敢开口,心中却疑道:“这些家伙莫不是把我们错认成其他人了?”

    那和尚也一副粗鄙模样道:“你们几个怎么大半夜的还不睡来这烤火?我看你们才是半夜想相好想得睡不着!”

    那牧民都:“净瞎说,我们是被刚才那闹动吵醒了,这个点醒也不是,睡也不是,便起来烤烤火,我正好给大家讲讲我那族人卫无双的事情。”

    一年岁不大的牧民嬉笑道:“没错,巴托大叔又说胡话了,非说卫神仙是他的族人!”

    那个巴托眼一横,道:“哪个跟你说胡话了,那卫无双确实是从我们族走出去的!小时候,我还和他一起玩过呢。”

    年轻牧民又羞他道:“巴托大叔吹牛不害臊!卫神仙若是你族人,怎么咱们来这仙宫帮他建那祭坛都这么久了,为神仙也没来看过你?”

    应飞扬一听,心中已然明了,原来山下的牧民是被征用修建净天祭坛了,而他们尚不知晓万象天宫已经易主,卫无双已自我石封,他们现在其实是帮六道恶灭做事。也难怪,不管是人间道道众,还是万象天宫弟子,在他们眼中都是高不可攀的。

    却见那巴托灌了口酒,煞有介事道:“嘿,要不怎么说卫无双是神仙我是凡人呢,他啊,生下来就跟我们是不同的……”

    巴托眼神渐渐渺远,应飞扬也不由一愕,看他模样倒真是跟陷入回忆一样,“卫无双是他族人?”应飞扬心中也颇感好奇,也不管是真是假,权且驻足听了便是。

    ------------------------------------------------------------------------------------------

    -ps:元宵节,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反正我是没吃元宵闷头码字,写的匆忙的一章,纠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