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二十四章 六道源起
    筋疲力尽之际,地牢之内赫然现出一道时空裂隙,正是破宇剑和灭宙刀再显奇效,于绝境中开辟出一条道路。应飞扬见状精神一振,喊道:“楚姑娘,你先进入那裂隙中!”

    “啊?”楚颂一时愕然,她见那裂隙诡异,本以为有什么危险才提醒应飞扬和姬瑶月二人,却没料到二人面上同时现出喜色,还让她钻入那冒着雷火电光的裂隙中,但反应过来后,楚颂便再无一丝犹豫,不管裂隙是什么,哪怕是被扯入时空乱流撕成碎片,也总比被这些渗人的血妖吞下肚,啃食的一丝不剩好。

    但见楚颂施展经纬针术,一瞬间,无数银针脱手而出,每一根针都如黄蜂一般刁钻灵活,绕出诡异的曲线,从最意想不到的角度射向群妖。

    最靠近的几个血妖躲闪不及,被银针刺中穴位,顿时动弹不得,楚颂拎起裙子踩着这些血妖为踏板腾身而起,没入裂隙之中。

    看着楚颂身形消失,应飞扬和姬瑶月二人隔着众多血妖眼神交汇,

    “你先!”应飞扬剑气肆无忌惮的爆射而出,减轻姬瑶月那边的压力。

    “你小心!”不需矫情的推让,姬瑶月简单利落的做下最佳判断,手中的灭宙刀忽然大放光芒,二化四、四化八……转瞬之间便化为无穷,瞬间漫天白亮刀气,如雪纷飞。

    二十四节气-小雪!

    刀气如雪,挟裹着凛冬寒气吞没周遭血妖,血妖身上霜结冰覆,动作僵硬之际,姬瑶月亦纤腰一扭,旋身而去。

    周遭其余众妖哪容嘴边血食走脱,后排的妖有挤上前,硬挨着刀气欲追姬瑶月,但刀气未歇,剑芒又现!

    阴暗的地牢之内乍然生起一团璀璨佛光,但见应飞扬双手握剑,擎剑如焚香,一股澎湃浩瀚的金光从剑上升腾而起,好似佛祖背后金轮一般,向四面八方散发这足以照亮十方世界的灿烂光彩,正是达摩神剑的“佛光初现”之招。

    宛如一瞬间置身太阳底下,刺目佛光令血妖目不能直视,而佛光之中还伴随着恢宏剑气,带着沛然莫御的无上佛威击向众妖。

    群妖被击得七零八落之际,应飞扬趁机跳入裂隙之中。

    裂隙之中,经历了一段好似没有尽头的黑腔,终于眼前一亮,豁然开朗,应飞扬已飞出裂隙,双踏在实地上,脚下踩踏的是一晶莹洁白,肃穆庄严的祭坛,赫然是落在了净天祭坛上。

    净天祭坛正中是株含苞未放的昙花,花瓣蜷缩一团,瓣瓣皆如白玉雕琢成,惹人怜爱。

    过了许久,重返这刀剑中的境域,这株昙花依然没有开放,连周遭景致也没一点变化。

    应飞扬眼神稍移,看到了姬瑶月和楚颂,见她们安然抵达,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但姬瑶月和楚颂却齐声对他道:“小心!”

    应飞扬只感背后一股浓郁血腥气袭来,猛然旋剑回身。“真是阴魂不散啊!”

    一个犬妖竟是紧追而来,一同穿越了空间裂隙,此时从裂隙中探出一个硕大的脑袋,张着血盆大口咬向应飞扬。

    眼看应飞扬头颅要在兽嘴之下碎开。但见剑芒一闪,星纪剑已先一步格在犬妖的大嘴中。

    应飞扬本打算顺着犬妖嘴巴将他头颅割成两半,但犬妖上下吻猛然聚合,森森犬牙紧紧咬住星纪剑,双只长毛的妖爪则死死扒住裂隙边缘,拼命要将身子从裂隙中挤入。

    应飞扬正欲将犬妖击退,却忽然感觉腕上一沉,一股力道加注而来,随后第二股,第三股,第四股……虽然看不见,但不用看也也知晓,是裂隙另一侧众多血妖在狼妖背后推搡。

    一道又一道力量加持,筋疲力尽的应飞扬只觉脚跟松动,抓不住地板,立足不稳之际。忽来两只玉手搭在了他的肩头,真气灌注在他体内助他稳住身形,正是姬瑶月和楚颂来援手相助。

    心知一旦阵线失守,被血妖蜂拥而入,这纯净无暇的净天祭坛将立马遭受血染,应飞扬三人哪敢保留,纷纷鼓足余力。

    只容一人通过的裂隙,只要稍一泄劲血妖就会攻入,应飞扬骑虎难下,最后,只得在裂隙两侧形成了最原始的角力。

    “月儿!快想办法把裂隙关闭!”应飞扬因用力而面容扭曲,咬紧牙关挤出这几个字。

    “要有办法的话还要你说?”姬瑶月白皙额头上也因用力过猛而暴起青筋,若她现在还有余力,肯定赏应飞扬一个白眼。

    依照上一次的经验,裂隙应是过一段时间后自动闭合,但这段时间究竟有多长?这个可吃不准。能否挨过折断时间?这个同样吃不准。

    三人拼着内伤榨取体内所剩无几的真气勉力支撑,但血妖的劲力却是一浪接过一浪,一浪强过一浪,一会功夫,应飞扬三人口角都已有涌出。

    “嗤——啦——”

    不知挨了多久,突闻一声空间爆鸣声,但在应飞扬耳中却不啻仙乐,裂隙终于开始慢慢缩合。但应飞扬三人还未来得及高兴。

    “轰!”

    裂隙另一侧又一股劲力撞来后,成了压到骆驼的最后稻草,姬瑶月和楚颂脚下一松,身子已经被撞飞。

    应飞扬也将仰倒之际,却见他脚趾扎钉一般抓地,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声,“比力气?来啊!看我这招,气—贯—龙—虎!”

    便闻应飞扬全身骨骼“咯吧”作响,宛若雷鸣不止,一道道青筋虬龙般贲起,用尽全身气力赌注最后一招。

    气贯龙虎之招精髓在于使力,应飞扬学招不全,只会调动肉身之力,但他现在真气涓滴不存,也只剩下肉身之力,所以此时恰是何用。

    便见应飞扬弯曲的身子如绷紧的弓弦,拉伸到极致时猛然弹起,伴随“嘎巴!”两声脆响,应飞扬因双臂用力过猛而脱臼,但一股恍若龙虎附身的雄力却凶悍磅礴而出,众多血妖们竟在他气贯龙虎之招下溃倒!

    一瞬之机,终于等到了裂隙闭合,最前头的犬妖此时被卡在裂隙中进退不得,但应飞扬的身形已因惯性向前倾倒,眼看也要跌入裂隙中。

    “应飞扬!”姬瑶月神色大变,大呼一声,挣扎而起要去拉住他,但离得太远救之不及。

    危机之时,却见应飞扬足一蹬犬妖身躯,借力化力,身形瞬间从前倒转向后飞。

    应飞扬飞出瞬间,裂隙全然闭合,卡住的犬妖在空间挤压下瞬间化成齑粉!

    而应飞扬直直飞出,砸向祭坛中央的那株昙花。

    “呼——”裂隙闭合,看着应飞扬安然脱身,姬瑶月终于长长的舒出一口气,但回身看向应飞扬落下的方向,却见惊异一幕。

    应飞扬砸向祭坛正中的那株昙花,但却没有将那朵娇弱的昙花砸倒,反而是昙花之上泛起了一张半透明的光幕,将应飞扬撑起在半空。

    光幕上还有无数符文一闪一灭,符文是从未见过的字体,每一个映入眼中的符字都好像能扩展到无限大,显得玄奥,高贵,而又深远,好似记载着淹没在时间长河中的远古秘辛……

    ----------------------------------------------------------------

    好像置身于一副沾了水而变得模糊不清的水墨画中,因内伤加脱力而陷入昏迷的应飞扬只觉得飘飘忽忽,梦到了一片光怪陆离的风景。

    四周景色皆看不清晰,如梦如幻,一片迷蒙中隐约可见一男一女两道人影。

    两道人影皆着一身洁净白衣,男子高大挺拔,英姿勃发,面容俊逸脱俗,但却有一种坚毅沉稳,如岳如渊的气质。

    女子是天下罕见的美人,面容秀美绝伦,清雅脱俗,穿一袭轻纱般的白衣,在周遭模糊的景色中犹似身在烟中雾里,更衬出得她绝逸凡尘的仙姿。若看面容,这等美人若见过一面应飞扬定是难忘,应飞扬决计是没见过,可若论那淡雅如兰,皓如白雪的气质,应飞扬却总觉得有些相熟。

    一男一女只这么静静的并肩而站,便是一对羡煞天下人的璧人,但二人之间却始终让人感觉有一种若即若离的疏远。

    “封神之战百年后,今日,天门终于由你我封闭,从此天地断绝,人神永隔,人间不再是仙神争锋的棋盘,苍生不再是仙神摆弄的棋子。而高高在上的仙神们,也不必再担忧人间中凌越仙神之上的强者。愿从此两相安好,再无血染天地,人仙俱死的封神之战……”女子眼神望向远天,淡漠的面上没有一丝表情,话语中却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意味。

    “只是天门封闭,你我永留人间,身染凡尘,注定是天人五衰,永陷轮回的结局。”男子同样面无表情道。

    女子问道:“哦,身染尘埃,你后悔了?”

    男子不答,反问道:“你呢?你可曾后悔?”

    女子目光虔诚而坚定道:“我既许下淑世大愿,救赎天下,护卫苍生,凡尘之路,自是独行无悔。”

    男子凝视女子侧脸,同样坚定道:“我既许愿无论你前往何处,你的道路,绝不会让你独行,你不曾后悔,我又岂会后悔?”

    女子叹道:“我有转生之法,虽身陷轮回,但总能留一丝神识不灭,寄托人身。但你并没有,几世福报消磨过后,便不知托生何处……”

    男子摇头道:“我虽终将身陷六道轮回之中,但天人之血已得传承,饮下我鲜血之人,便等同我的血脉后人,能可习练我的功法,我从他们中精挑细选,代代传承,你淑世之心不改,我的后人便代代护持你左右,亘古不变。”

    女子摇头道:“我分明是在说你,六道轮回之苦,要你独自忍受……”

    男子看着她道:“你既有淑世大愿,渡尽众生,那无论我轮回几生几世,无论后世为人,为妖,为鸟兽,为虫豸,为鬼魅,只要身在六道之中,我始终等你救赎,终有一世,能由你亲自指引我,脱离苦海!”

    女子又叹一声,“当真痴人。你应当知晓,我爱你,便如爱这天地众生。你的心意,我无以为报。”

    男子笑道:“你不同样也痴?这一世还长着呢,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或许我也会尝试着爱这天地众生,便如爱你。”

    女子也展颜一笑,如冰雪消融,仙葩初绽,“那就走吧,这一世虽长,但总要迈出这一步才算开始。”

    女子转身欲行,男子却阻道道:“且慢,你方才说无以为报,但我却想要些报偿,不知可否。”

    女子停步疑道:“哦?有什么是你想要的?而我又能给的?”

    男子道:“这一世若我先入轮回,也就罢了,若是你先入轮回,你寂灭之后,肉身将化作昙花,可否允我将昙花带走,渡完一世?”

    女子问道:“一身皮囊而已,你也稀罕?”

    男子问道:“一身皮囊而已,你不舍得?”

    女子又笑道:“有何不舍?不过既然得了报偿,你可要加倍辛劳,我教化苍生时,你可不能只看着,不出力啊。”

    男子露出一抹得偿所愿的笑容,却有些为难道:“这……慈悲度世我不擅长,不如这样吧,你显你的菩萨心肠,我替你行霹雳手段,若是遇上恶徒,我便将他们抓起来,惩治得他们不敢为恶。然后由我,以及后世由我的血脉传人带领他们,让一并护持你左右,替你,替我,扬善灭恶。”

    女子摇摇头笑道:“以恶制恶,逼恶为善?终是口服心不服,只怕总有一日会重返恶途,这怎么使得?”

    男子却颇有兴致道:“如何使不得?你既然有开宗立派的心思,那我也奉陪,索性便以此开宗立派吧,名字我都想好了,灭尽六道之恶,便赋其名为——‘六道恶灭’,你看如何?”

    二人且说且行,越走越远,身形终是消失在一片迷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