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二十三章 身陷险境
    退路被断,姬瑶月不多言语,双刀交错,刀气纵横而出,“呲——啦——”刺耳的划刮声响彻,背后大门却纹丝不动。天  籁小说

    “徒劳无功,这是囚禁饿鬼的地方,岂是你们能轻易击破?你们没有退路的!乖乖被饿鬼吞下肚子吧!”半夏在墙另一侧大笑道。

    伴随半夏肆意笑声,一片黑暗中,一双双嗜血的眼睛睁开,好像赤红的鬼火不断被点燃,密密麻麻,已数不清到底多少双。

    “大意了!”应飞扬心中暗骂,终年打雁,却被麻雀啄了眼,但他真的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半大孩子会有这么歹毒的心肠。

    感到前头锐气逼来,应飞扬长剑一抖,剑上腾起熊熊火光,一道赤炎剑气应声而出击退攻来的血妖,随后火光四散分开,点燃墙上火炬,摇曳火光映照下,却见惊心骇目一幕。

    却见前面甬道尽头是个三十丈见方的方形石室,内中是一个个蠕动着的血茧,每个血茧都有半人高,血茧上的丝线如血管一般,隐约能看到鲜血在内中流动,好像一个个跳动的心脏,诡异,血腥,阴森到了极致。

    而最外围的血茧已经开始躁动,一双双形状各异的妖爪从血茧中探出,将血茧撕扯开裂,走出的是一个个嗜血的妖影。而血妖的眼神一旦盯到应飞扬三个,便立马如饿了七天七夜的野兽一般,流着一地口水向他们三个飞扑而来。

    “这是最近消失的那些血妖?六道恶灭!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应飞扬心中暗骂,想起前些时日,由蝎夫人从畜生道道众那里逼问出的信息。

    被畜生道掳走的血妖一半不知去向,一半被变成尸体送回,而尸体很快被畜生道道众拆了瓜分。现在看来,那不知所踪的一半血妖就在此处了!

    看着嗜血成疯的血妖,瞎子也知晓这些血妖被做了手脚,应飞扬只觉阴谋越来越深,但此时哪有时间细思,怒喝一声“姬瑶月!还不来帮手!”,随后挺剑在前,挡住复苏的血妖!

    “半夏,你竟然背叛阿爹!”另一边,楚颂怒斥着隔着门怒斥半夏。

    “背叛?哪有啊?小姐,半夏可是一直紧随老爷身后,怎么会背叛?”半夏一副委屈口吻道。

    “你还敢说,我们救阿爹,你却把我们引到这里,你早与畜生道沆瀣一气了吧,阿爹呢?阿爹现在到底怎么样!”楚颂心急的问道。

    “老爷现在好的很呢,哪用得找你救,你就算救他他也不会跟你走的!”半夏笑了几声,声音忽然变得狰狞,“不过老爷若真被你带走了,我的一切也都完了,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地位,我的前途,甚至将来畜生道道主的宝座,都会被你毁了,都说医者父母心,小姐,为了我的将来,你就大慈悲,乖乖送命吧,哈哈哈哈!”

    楚颂听得一知半解,却听应飞扬一边挡下涌上的血妖一边道:“小子,你是不是想杀了我们向畜生道,向万兽春邀功?可莫说我没提醒你,楚颂可是孔雀公子的侍女,她若被你害死,惹怒孔雀公子,你哪还有将来可言?”

    半夏跟听到什么好听的笑话似的笑道:“邀功?向万兽春邀功?呵呵呵呵,你们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就闯入了畜生道,放心吧,你们死在这里的事,我不会让任何人知晓,更不会向谁邀功,相反,我还会隐瞒你们曾混进来的事实,让你们就这么在人间消失!”

    笑够了之后,半夏又一副风轻云淡的口吻道:“好了,我知道你们肯定越听越糊涂,但我可没功夫多说了,你们不会有尸体留下,所以也省却了我收尸的功夫,小姐,永别了。”半夏说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楚颂再叫他,也收不到回应……

    “楚姑娘,先别管你家熊孩子了,快扔飞针!”应飞扬又大声道,楚颂看去,却见应飞扬在围攻之下已显支拙,此时两个血妖飞扑而起,要从应飞扬肩头咬下几块肉般,楚颂连忙手一甩,数道银芒飞射而出,刺倒那两血妖身上。

    血妖身形顿时一僵,而应飞扬抓住机会双手抡剑成圆,便见剑刃暴涨十倍,伴随两声惨嚎,两个血妖已被拦腰斩断。

    这两个血妖当场断气,但还未等他们落地,便被其他血妖撕扯成肉块,连皮带骨的吃下,不过转瞬间,就被吃的一丝不剩,应飞扬等人皆觉得毛骨悚然,几欲作呕。

    但两个血妖丝毫没有其他妖的肚皮,反而如吃了开胃菜胃口大开一般,继续围向应飞扬三人,而似乎是被肉味勾引,死了两个血妖,又有更多血妖破茧而出。

    “应飞扬,用‘两相依’!”眼见形势倾危,姬瑶月当即立断,飞身跃前同时,一道刀气爆射而出,应飞扬心领神会,同时出剑配合,但见刀气剑气两股呼啸气劲彼此交融,亦刀亦剑,最后成刀剑合流之象,威力竟提升数倍,瞬间击飞数个血妖,而姬瑶月趁此空隙,已与应飞扬并肩而立。只这么一立,以二人为中心的数丈空间内空气似被挤压而出,换做一股圆融气机交并融合,充斥方圆。

    身在气圆内的楚颂心中莫名一凛,只感在两股相融的气机之间全无自己插足的余地,好像受到排斥一般,不由自主后退数步。..

    而众妖被食欲支配,毫无理性的冲来,在踏入气圆的瞬间,却见刀光剑影一闪!应飞扬长剑漫卷,划出一道浑然天成的完美的弧线,周遭气劲在这一卷下扰动,好似海潮一般翻涌旋流,生出一股无形吸力,飞扑而来的众妖好似被剑尖黏住,在气劲拉扯下身形一偏。

    而与此同时,姬瑶月在海潮之上飞翔的雨燕一般,轻巧的一个回旋,双刀如翼轮转,被应飞扬剑劲牵引的众妖就好像自己撞到了刀刃之上,霎时死伤一片,二人身形潇洒,相辅相成,看的楚颂都忍不住要高声喝彩,她从未见过这宛如一体,水乳交融的绝妙配合。

    一声喝彩未及喊出,便见攻守易位,姬瑶月轻点应飞扬肩头调整身形,随后双腕一分,两道如月轮般旋转的刀气圆转而出,阻隔左右来敌。而应飞扬剑往前一刺,换做主攻。

    威猛无铸的一剑狂飙而出,气劲霎时如山崩海啸爆,一浪强过一浪,前头血妖胸口瞬间开了一个血洞,后面几个也尽数被剑气撞飞。

    “好!”楚颂这时才将一个好字喊出,借着姬瑶月和应飞扬的气圆横挡在前,楚颂飞针使得更无顾及,如牛毛细雨绵绵密密射向众妖。

    应飞扬和姬瑶月对视一眼,对‘两相依’的威力相当满意。姬瑶月嘴上虽然抗拒,但自公子翎传授他们这合击之术后,一路上一有闲暇便与应飞扬琢磨招式。‘两相依’重在招意不在招式,孔雀公子传招时虽是用剑传授,但以姬瑶月的悟性很快便将剑路换做惯用的刀招,刀剑相合,与应飞扬一道钻研。

    此次是第一次用在实战之上,效果却是乎想象,二人遂舍弃一切杂念,虽是在杀敌,眼中却只余彼此,好似心意全然相通,一进一退,一攻一守,不需多言就是无间的配合,与争竟食,彼此妨碍的简直血妖简直有天壤之别,一时将血妖尽数挡下。

    而鏖战片刻,随着二人气机尾相连,圆转如意,破宇剑和灭宙刀的奇效也渐渐显现,果然如他们推测,二人刀剑齐施,功力提升至极致时便能催动破宇剑和灭宙刀的法则之力,便见应飞扬手中星纪剑渐渐变化,变作一把造型古朴质拙,厚重无锋的佛门法剑,正是破宇剑。

    姬瑶月双刀也同生变化,刀刃通体变成华贵的白金色,刀身弯成优雅弧线,庄严与美感兼备,正是灭宙刀。

    时空法则充斥,剑,无所不至。刀,一瞬千斩。方圆之内成了一场杀戮盛宴,已有过百血妖丧生刀剑合击之下。

    渐渐,血妖复苏的度已比不上应飞扬和姬瑶月斩杀的度,但应飞扬和姬瑶月二人也不好受,眼前每一个血妖功力都有提升,虽形貌仍是方开灵智,未脱兽形的通灵期妖怪,但爆的战力却已摸到了化形期的门槛,刀剑至劲虽圆融无尽,但他们二人的真元却有枯竭之时,以寡敌众,艰辛难言,若非有楚颂在后支援,怕早已露出破绽。

    眼看数量逐渐减少,剩余二三十个血妖虽被食欲支配,但本能的觉察到威胁,不再各自为战,而是突然所有妖怪皆作兽吼如相互对话,之后以蜂拥蚁聚之势同时涌上,前方,左右,上方,皆是流着口水的血妖,密密麻麻,遮蔽视线。

    楚颂面色大变,有心支援,但如此多得妖怪让她不知如何援手,就在此时,却闻应飞扬和姬瑶月同声一喝,刀剑之力在此时也催逼到顶峰。

    二人各持刀剑身形同旋,好似没有危机,没有敌人,此时只是一对心意相属的男女在忘我的翩翩旋舞,但周遭气机却被他们卷动,以二人为中心拉扯,扭动,回旋,化作一股肆虐汹涌,好像能开辟宇宙,破碎时空的强悍力量,没有一丝风流动的地牢之内忽然飙起一阵急转动的刀剑飓风!

    群妖虽然凶悍,但身形被卷入刀剑旋风中,瞬间即遭摧枯拉朽的扯破,仿佛那些妖的身躯只不过是一张张薄纸,连一声呼号都未来得及喊出,尽数被消灭殆尽。

    刀光剑芒明明快如疾光走电,但似乎又变得异常缓慢,久久凝固在空中,随后一阵血雨飘洒而下。

    应飞扬和姬瑶月几乎脱力,却喊道:“楚姑娘,快些,一起毁了剩下的血茧!”

    虽然歼灭了一片血妖,但与成百上千的血茧相比,仍只是冰山一角,趁着现在没有血妖碍事赶紧清理剩下血茧才是紧要,否则若再复苏一批,哪还有他们活路?

    但几人正欲动手,却仍慢了一步,便见夹杂着肉屑的血雨飘散在血茧之上,好似受到雨水浇灌的植物,又是数十多个血茧胀气一般鼓起,随后伴随不绝于耳惊爆声,那数十个血茧几乎在同时爆裂,又现出一道道凶戾妖影,而这些妖影中,还有一个妖是完全脱了兽形,化作人身的化形期妖怪。

    通灵期妖怪从血茧中出来时,实力已个个摸到化形期的门槛,那化形期的妖怪实力又当如何?三人很快知道了答案。

    复苏的血妖已快不及眨眼的度抢食了散落的肉块,方才一片狼藉的地面立马干干净净,随后意犹未尽的盯视着应飞扬他们,便见那化形期妖物远远一爪击来,空气在爪击下出锐利刺耳的尖哨,四道爪痕如四道刀气呼啸着击向姬瑶月。

    姬瑶月双刀交叉胸前挡下这一道爪击,但气力衰竭下真气一滞,脚步不由一个踉跄连退数步,原本浑然不破的气机瞬间现出破绽,而其余血妖趁着这破绽又齐攻而上。

    “还有完没完!”应飞扬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声,强迫自己不要分心,才能压下涌起的绝望。

    想要与姬瑶月靠近再施连招,但众妖已如浪潮一般隔开二人,团团围困下的二人已如浪潮下的两块礁石,只能各自为战,而更要命的是已有妖物突破二人防线,向着楚颂扑咬而去。

    危机之时,却听楚颂喊了声,“应大哥,月儿姐姐,快看头顶!”

    应飞扬被群妖缠的焦头烂额,但听楚颂叫的急切,仍是抽出空隙抬眼一看,结果却是让他心头大喜,精神为之一震。

    抬眼望去,赫然见方才刀剑合击之下产生的余劲仍在半空旋流,弥久不散。。

    而旋流的中心,空间在拉扯下终于不堪重负,如碎镜一般片片剥落,炎火电芒不时的从破碎空间流窜而出,赫然可见一道时空裂隙在破宇剑灭宙刀的合力施为之下被开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