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二十章 见性成佛
    姬瑶月一把火烧了那玄奘大师留下的蒲团,连带那和尚的衣服也一并被点着,那和尚连忙起身,却是一边拍打着火苗一边大声叫好,“女娃娃人长得漂亮,更有慧根,烧得好,与其拜这死物,不如烧了烤火。”

    “大和尚,且先别急着叫好,看你后面!”应飞扬看着蔓延的火舌提醒到。

    却见那和尚却惨呼一声,“哎呦,糟,佛爷的屁股!佛爷我如来金刚不毁身不怕这小小火苗,可这露着屁股成何体统?不成不成,和尚去也!”

    和尚手捂着后面转身就跑,边跑边唱道:“不修功德,不昧因果,焚香念经唱弥陀,咄咄咄!不如一把光明火。敲烂金锣,扯断玉锁,何时堪破见真我,咦咦咦!菩提树下光屁股佛!”

    应飞扬见这和尚看起来狂放疯癫,说话却是条理分明,暗藏机锋,这几句佛唱分明是要点醒众牧民,不由暗暗称奇。“这和尚,当真有趣!”

    “有趣什么?啐,疯和尚!楚颂妹妹别看了,眼睛会长疮的!”姬瑶月本是想作弄一下和尚,顺便摸摸这和尚底,此时见和尚后襟烧出个大洞,捂着屁股边拍打便跑,反是把姬瑶月臊红了脸,扭过头不去看,还把楚颂的眼睛一并捂住。

    牧民们只觉和尚的佛唱如金钟大吕,令他们心有所悟,却又说不出个分明,不由想找那和尚问个明白,却见和尚已带着火冲到一处冰湖旁,随后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众牧民不由失声惊呼,这冰湖都是昆仑雪山上留下的雪水,冷逾冰雪,常人用它洗洗手都觉刺骨冰寒,没想到有人敢跳入湖中,再见和尚许久没有浮上来,众人只道出了人命忙追了上去观视,应飞扬三人也随之一道上前。

    却见雪水清澈透明,一望见底,却哪有那大和尚的影子,应飞扬这才知遇上了奇人。

    牧民只当见了神佛,正欲再拜,却听应飞扬笑道:“你们又要拜什么?拜光屁股佛么?”应飞扬看出和尚一举一动都有“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宗韵味,禅宗喝佛骂祖,主张人人皆有佛性,佛也曾是赤条条的光着屁股的佛,与其对死物,对着他人叩首膜拜,不如明悟己心,见性成佛。

    一句提点,让众牧民拜也不是不拜也不是,不少有慧根的已有明悟。但牧民中仍有人又怒视应飞扬三人,道:“你们还敢说谤佛之语?焚去了玄奘大师坐过的蒲团,我族还没跟你们算账呢!”

    姬瑶月笑道:“那和尚还说我烧得好呢,看你也没开悟,不如我在你头上再放一把火,烧了你的头发让你六根清净,或许能让你参出些玄机。”

    那人又要发火,却见牧民中领头的那个族长走出,族长双目隐隐含光,与方才判若两人,似是领悟了些什么,也不再追究蒲团之事,问道:“看三位形貌非凡,可是从昆仑上上下来的神人?”

    “我们其实……”楚颂正欲否认,却被姬瑶月拉了拉袖子使了个眼色,他们初来昆仑,对山上一切所知不多,正需从牧民这里了解情报。

    牧民们见应飞扬他们三人形貌谈吐都非比寻常,只把他们当成了昆仑山上的来客,而应飞扬则顺势道:“神人不敢当,老丈有何指教?”

    “小老儿哪敢指教昆仑上的神人,只想请问我族的小伙子们何时能下山?”

    “下山?”应飞扬眉头一皱疑问道。

    “不错,我族青壮小伙子三十一人半年前被神人们征调上山,说是替神人们动工修建筑,但不知什么时候能完工让他们回来?如今开了春,我族正欲移居回族地,若是缺了人手误了耕种期,今年的收成可就堪忧了。”

    应飞扬暗疑,昆仑山上已换了主人,现在是六道恶灭当家做主,山下牧民倒还是一无所知,道:“老丈近年来,没发现山上有何异常吗?”

    牧民一脸茫然,“那是神人居所,我们哪看得出什么异常?怎么,我族小伙子的下落神人莫非不知情?”

    应飞扬道:“昆仑山有不同门派,我不知晓此事,不过老丈不妨详说一下,我也好替你探问一下其他门派。”

    “那天是来了两名神人,穿黑边白衣……”牧民娓娓道来,应飞扬这才知晓,这一族名为波依族,世代居于昆仑山下,一族不过百人,是昆仑山下诸多部落之一,部落原本敬拜昆仑山上的仙修,玄奘大师西行经过此处,曾受波依族款待讲法三日,后波依族就连佛法一并信了。

    波依族半耕半牧,族地在昆仑山脉的一处谷地中,每当冬季积雪封山时便离开族地逐水草而息,开春后积雪消融时再回返族地,在冰雪灌溉的田地中播种些高原作物。去年冬季,却有昆仑山上的神人来到部落,以上好的羊皮和丝绸为礼,聘请族中青壮上山帮工,这等好事波依族自是应下,留青壮随神人上山,其余族人便先迁移了,如今开春重回族地,因春季播种需要人手,否则误了今年收成,便想探问那些青壮何时完工回族中。

    应飞扬听暗记心头,若依波依族描述的衣着,那日来他们族中的应是人间道的道众,看来六道恶灭对山下牧民依然是采取怀柔策略,通天道中几场大战打得天翻地覆,山下牧民却依然一无所知,甚至六道恶灭征用些民力都拿丝绸等商品做交换,而不是撕开面皮直接强掠。

    应飞扬自不认为六道恶灭是转了性子,显然,他们只是为了避免涸泽而渔,免得将山下牧民都惊扰走,日后无民力可征用。

    然而除了昆仑山在征用民力兴建工事之外,也探不出什么有用信息,应飞扬只将此事应下,待上了昆仑山再说。

    此时却听哒哒马蹄,便见一人骑着奔马慌里慌张而来,“族长,不好了,有狼,好多狼冲咱们营地去了!”

    但那人接近之后,一眼就看到应飞扬三人的座狼,更是吓得面无血色,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惊恐道:“狼!怎么这边也有?”

    应飞扬和姬瑶月闻言对望一眼,心中皆浮出三字,“妖狼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