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十九章 疯癫和尚
    苍穹尽头,白云深处,依稀刻划出大山轮廓,簇簇雪峰出乎云天之上,冰雪耀日,光华璀璨。天籁『小说Ww『W.』⒉而山顶冰川消融,在广阔原野上聚成大小海子,水汽氤氲,滋润一方丰茂水草,俨然一片远离世俗,纯洁宁静的乐土。

    此时,却见三个骑手带着一身风尘闯入了这卷祥和画幕之中,三名骑手一男两女,而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坐下所骑的不是奔马,而是三匹爪牙锋利,凶神恶煞的狼。

    “好美的地方,终于快到昆仑了。”三骑中身材丰盈的女子双眼放光赞道。

    “啐,戈壁行了三日,吃了一嘴沙,总算到了人待的地方。”男子吐了口口水愤然道,口水果然都是浑浊之色。

    “活该,让你嫌弃本姑娘给你做得饭食,不愿吃饭,注定你吃沙!”另一身材纤细的女子同样风尘仆仆,但对男子仍毫不留情的嘲道。

    “姬瑶月,你怎么敢说你做出来的玩意叫饭食?相比你做的那些玩意,沙子至少还能往肚子里咽!”男子亦针锋相对回击道。

    此行三人,便是应飞扬,姬瑶月,和楚颂,孔雀公子出手替他们解决了豹额等妖狼骑的追捕后,应飞扬和姬瑶月便受公子翎委托,接出了楚颂,护着她继续向昆仑山行进。

    他们所骑的座狼那日被公子翎的威压吓得失禁,失了主人,丧了胆气,如今已比小狗还乖,又有楚颂用特殊药水洗去了腥臊气味,再也不必怕其余妖狼骑循着气味追上。

    他们一路从蜀地入了西域,途中虽是无甚惊险,但也颇为艰辛,尤其是前三日穿行过一片戈壁沙漠,烈日炎炎,还遭遇了一场沙尘暴,辛苦非常,如今总算眼中见到了绿意,心情皆是大好,姬瑶月和应飞扬斗嘴时的声调都昂扬几分。

    “瑶月姐,我们歇息一下吧,前面有个雪湖,我想去洗洗身子。”楚颂小声对姬瑶月道。姬瑶月有心和楚颂交好,一路相处下来,二女已亲如姐妹,只是生性烂漫的楚颂哪是小花妖的对手,到最后明明是楚颂年岁要大,却反是她称呼姬瑶月为姐姐。

    女子哪个不爱洁,尤其是从风沙中穿行了三日,姬瑶月也颇为意动,但考虑到离昆仑山不过两日的行程,已是危机暗伏的境域,似乎不该这么大意。

    姬瑶月踌躇之际,便闻应飞扬道:“要洗便洗,正好我也饿了,生火煮些粥米。”

    “管你什么事!我们姐妹说话你也偷听,羞也不羞!”姬瑶月又横了他一眼气恼道,楚颂也不禁面上泛红。

    “大家都是修为在身,这四下又无人声嘈杂,你们再压着嗓子声音也往我耳朵里钻,还怪我偷听?难道非得我把耳朵切了?”应飞扬没好气回应道。

    姬瑶月道:“再把眼睛刺瞎了更好,这会偷听,一会谁知会不会偷看?”

    楚颂咯咯笑道:“瑶月姐姐放心,他敢偷看我就让小灰咬他!”小灰是他给狼起得名字。

    姬瑶月被楚颂说动,终于同意,二妖说说笑笑携手到了一片雪湖,却是用术法张开了一道光幕,挡得严严实实。只闻阵阵笑语声传来,却不见一丝春光流露。

    “真当来踏春的啊……”应飞扬远远躲在一边嘀咕一声,在他看来,楚颂未见过风雨,不知天高地厚也就罢了,姬瑶月最近似也松懈不少。

    不过这样也好,过去与姬瑶月初见时,她因姐姐生死悠关,天香谷岌岌可危,重重压力让她心神紧绷,如一只刺猬般拒人千里之外。如今逝者已逝,天香谷的事又有了解决的方向,让她终于能稍缓心神,冷冰冰的外壳也有了裂隙,与应飞扬虽仍是时常斗嘴,但言语间的亲昵默契却是藏也藏不住。

    二女毫无防备,自然换应飞扬全神戒备,但见他将锅架在火堆上后便盘膝而坐,趁此闲暇之际吐息纳气,修炼真气,剑则搁置腿上警戒风吹草动。

    一段时间后,粥已煮开,阵阵米香传来,让吃了几天风沙的应飞扬肚子咕咕叫,忽而此时一阵喧闹声传来,应飞扬猛然持剑而起,只感侧方脚步杂乱,来者不在少数,但脚步声轻浮不稳,不像有修为在身。放眼看去,却见是一大帮牧民追赶着一人。

    牧民中老幼妇孺皆有,却少见青壮男子,而前头被追赶者脚步极为矫健,撒足狂奔而来,头上不知为何顶着一个蒲团,让应飞扬看不清面貌他的面貌,但转眼已到眼前。

    应飞扬气聚双眼,但看追赶者和被追赶者都不似有修为在身,便只是持剑戒备并无动作,但三匹座狼却是被惊动,龇牙咧嘴的冲着来人直叫。

    “狼啊!”牧民们被吓得一跳,勒马的勒马,停步得停步,谁也不敢再前进,被追赶者却是趁机躲在了座狼的后面,见牧民们不再追大口喘气道:“呼……呼……诸位施主倾慕佛法,想聆听佛爷教诲,佛爷我……甚感欣慰啊!但反是缘尽则散,不能强求,呼呼……你们紧追不舍也没用啊!”

    牧民中一个老者怒骂道:“你这招摇撞骗的和尚还好意思说?我族素来敬佛,见你路过,只当你是有德高僧来请你**,哪知你这和尚好生无力,竟抓起我族圣物圣僧蒲团边跑!”

    应飞扬侧头看去,才看清被追赶者身着一身脏兮兮的袍子,勉强看得出是僧袍,只是坦胸露乳,只以草绳束腰,穿得邋里邋遢。年岁约莫中年,浓眉大眼颇见粗豪,头上虽灰蒙蒙的一层灰,却是一根头也没有,竟是一个和尚,而头上顶着一个黄色蒲团,应就是牧民口中的圣物。

    “哪来的什么圣物蒲团?佛爷怎么没见到?”和尚瞪大眼睛一脸迷茫道。

    “你这和尚还装蒜,你头上顶着的不就是吗?那是玄奘大师西行经过我族,在我族**三日时所坐蒲团,是我族的圣物!”牧民怒道。

    和尚恍然大悟道:“我倒你说什么呢?不过一个蒲团,算哪门子圣物?玄奘嘴里讲得经文不见你们领悟,却把他屁股下坐得,沾着屁味的蒲团高高供起,日夜顶礼膜拜,祭祀供奉,当真是分不清头和屁股!玄奘若见佛爷我拿走蒲团,破了你们迷障,死了也都会拍手称快!”

    牧民气得直打哆嗦,“你出言放肆……亵渎圣僧圣物,不怕打入拔舌地狱么?”牧民怒道。

    和尚眼睛瞪得老大:“哈?玄奘屁股坐的蒲团被佛爷我顶在头上,这也算亵渎?阿弥陀佛的,这不是说佛爷的头不如玄奘的屁股?岂有此理,这是何等的阿弥陀佛!”

    应飞扬原本对牧民口中圣物也颇有兴致,只当是什么稀奇法宝,但听和尚这么一说也觉好笑,此时收了戒心,唯恐天下不乱冲和尚道:“好个狂僧,也够胆大妄为,不知该怎么称呼?”

    和尚大咧咧一笑道:“称呼什么都好,高兴了叫圣僧,大师,不高兴叫臭和尚,死秃驴,佛爷还是佛爷,又不会因你称呼而变换身份。”

    应飞扬见他话虽粗鄙,但一言一句都暗藏机锋,也心中称奇,“那我便叫声大和尚好了,大和尚,这是和我无关,我可把我的狼撤了,你歇够了就继续逃吧!”

    “不行不行,佛爷跑不动了,今个哪也不去了,就赖在这了!”说着把蒲团放下一屁股坐了上去。

    众牧民见应飞扬撤了狼,便有大胆上前拉扯道:“你这和尚给我起来!”

    和尚却似耍赖一般就是坐着不起,而牧民竟是推搡不动他。几个牧民随即互打眼色,推着和尚身子,和尚却依然纹丝不动。

    “应飞扬,这一会功夫又怎么了?”一阵香风袭来,却是姬瑶月和楚颂听闻动静停止了沐浴从雪湖中走出。

    二女方出浴,乌黑顺滑的头还湿哒哒的贴在衣襟上,恍若出水芙蓉,本就娇美的面容此时更显惊艳。

    整天风吹日晒的牧民哪见过这等美人,男女老幼都看直了眼,只当是她们雪山神女。和尚也道:“好俊俏的俩女娃儿,美得很,美得很!”

    寻常女子都爱别人夸赞美貌,姬瑶月却属例外,身负国色天香神通的她最易招惹狂蜂浪蝶,所以也很反感异性夸她貌美,好像目前也就应飞扬例外,此时果然面色一沉冷道:“哼,花和尚,红颜不过白骨,和尚着相了,还得再修!”

    “出家人不打诳语,善恶美丑皆入眼中,皮相之美也是美,说什么红颜白骨的,一心想堪破执着,却不知同陷执着!”

    姬瑶月对佛法一知半解,一时也无从反驳,但细一想和尚的话竟是若有所思。而这段时间,推和尚的队伍已经排成一条长龙,一干牧民手搭肩排成长龙,一个个咬牙切齿使出吃奶力气,个个憋得头脸通红,和尚却依然不动。反而大笑道:“再用点力,佛爷我就不起来了,今日能推得动佛爷我,明天你们就能移昆仑山了!”

    应飞扬眉头一皱,原本依他来看和尚并无修为在身,但此时却是使出了佛门的“大威天龙神力”。这“大威天龙神力”是佛门流传甚广的法门,此法门效果简单明了,修为越高力气就是越大,门槛极低,修起来却是永无止境,混江湖的把式可能会用,佛门神僧可能也会用,但相较起来,却是云泥之别。

    在几十个老弱牧民推搡下丝毫不动,倒也不是什么高深境界,应飞扬一时心疑多看了和尚几眼,却依旧掂量不出这和尚是什么境界,心中已是跃跃欲试,想要亲自出手试试。

    却见一个牧民用力过猛脚下一滑,重心不稳倒落在地,结果一个倒地,其余也跟着前倾,竟是如滚地葫芦一般摔倒一片。

    和尚大笑道:“佛爷说了吧,推得动佛爷我,你们就可以移昆仑了!这下服了吧!看你们今日谁能让佛爷起身!”

    “服了,服了,圣僧在上,是我们有眼无珠,亵渎圣僧,还请圣僧莫怪,莫怪!我们给圣僧磕头了!”

    一个牧民顺势跪倒,其他牧民也随之叩拜,连不懂事的孩子也被硬按下头,一个个面上混合着惊恐,畏惧,虔诚,崇拜等诸多表情,向和尚叩头不止。

    “阿弥陀佛的!佛爷不想让你们拜个破蒲团,你们倒好,改拜佛爷了?”和尚面上得意笑容消失,大手苦恼的在光秃秃的头皮上搓着几圈。

    和尚被拜得坐立难安。起身欲逃,忽然又警觉坐稳道:“不对,险些中了你们的计,佛爷说了不起来,你们推不动佛爷,就想骗佛爷起身。这下麻烦了,佛爷起身你们拜蒲团,佛爷不起身你们又拜佛爷我,这叫佛爷如何是好!”

    应飞扬三人见着和尚颇为有趣,而姬瑶月听应飞扬讲完前因后果后,也是不由一笑,她觉得这和尚来历非凡,同样有心考教他一番,试出深浅,于是道:“大和尚这有何难?我可以让你起身,又让他们不用拜玄奘大师的蒲团。”

    “漂亮的女娃娃点子倒是多,快告诉佛爷该怎么做?”大和尚连忙问道。

    姬瑶月露出作弄人般的笑容道:“这不简单吗?”

    却见姬瑶月盈盈玉手一摆,手中一个火折子飞出,明亮火花随即飞到蒲团之上,瞬间,浓烟冒起,玄奘大师所留的蒲团燃起了熊熊火焰,连带和尚的衣襟下摆都被烧着。

    和尚连忙慌里慌张的拍打着火焰,却听姬瑶玉道:“这下不就成了,我不光逼得和尚你起身,还让他们再无蒲团可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