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十五章 刀剑相合 1
    “孔雀公子?他……在附近?”应飞扬不由一惊。天籁小说Ww『

    姬瑶月道:“其实他一直都在,只是不想让楚颂姑娘知晓,我将楚姑娘安置好来找你时他才突然现身,我当时也被吓一跳,先走吧,莫让他久等,我们路上说。”

    应飞扬点头跟上,一路上听着姬瑶月说明。

    原来楚颂盗走孔雀翎之事公子翎自一开始就已洞察,他当然也明白楚颂的目的是为了救父,所以并未惩处,而是一直在潜藏暗处保护楚颂,一路上还顺手替她料理了不少不怀好意之辈。

    楚颂能盗出孔雀令是孔雀公子放任的结果,这一解释,应飞扬倒觉得合理许多,当年孔雀翎被慕紫轩盗出过一次,那是因为慕紫轩确实有本事。若是被楚颂盗出第二次,那就只显得公子翎这妖王称号名不副实了。但再一想到公子翎这一路上都潜藏在自己身边,自己却一直浑然不知,应飞扬不禁又是一阵后怕,这顶峰之妖果然非常理能衡量,还好自己一路上没说他什么坏话。

    行了一阵,应飞扬已重回原地,却见方才还追杀他的二十妖狼骑如今已立身而死,僵硬的身躯组成一座血肉之墙横亘于前。而血肉之墙前,一道身影席地而坐。正是孔雀公子。

    已近天明,夜雨初歇,天边隐约有一道虹彩,七彩斑斓的虹光透过密林映照在他的身影上,分不清楚他与虹彩哪个更绚烂夺目。

    待应飞扬接近,孔雀公子也不回头便冷然道:“面具摘下,让本公子一观究竟何人敢借本公子名号哄弄人!”

    应飞扬本来是拿公子翎的名号让妖狼骑心生畏惧,再以天隐剑界逐个击破,哪想弄假成真,孔雀公子真的就在附近,此时心中叫苦不迭,摘下面具向公子翎行礼道:“应飞扬见过公子。”

    公子翎侧目一瞥,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顾剑声的徒弟,难怪有此好胆。”

    应飞扬一派自若道:“不敢当,公子既然方才就在附近,那我也就不算全然哄人。况且妖狼骑胆敢在蜀地追杀楚姑娘,若不打出公子的名号,若让其他浅薄世人知晓,岂不以为西蜀孔雀输了北地狂龙一头,才会让自家侍女在自家地头被北龙头属下逼杀?”这话说得高明,一者点明自己是为给楚颂断后,二者意指借用孔雀公子是为了不坠公子翎声名。好似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公子翎一般,让人拿捏不住话柄。

    “哈,这么说,本公子倒该谢你了?”公子翎嘲意更甚。

    “岂敢岂敢,在下既有功也有过,功不足奖赏,过不值惩处,但求功过相抵。”

    “可惜本公子功过分明,既要奖功,也要惩过。”却见公子翎轻笑一声,蓦然起身而动,身动瞬间,地上一根树枝被他卷入手中,枝上蓓蕾未及绽开,但树枝已遭昨夜风雨摧折,断枝长约三尺,被公子翎信手一拂,所使的竟是剑招!

    应飞扬心头一惊,星纪剑却本能出鞘,寒光一闪,剑枝交错,树枝被应飞扬牵引开去,但枝上残存雨滴却激飞而出,打湿了应飞扬面颊。

    雨水一激,应飞扬面上心头同时一凉,心惊中带着几分不解,若说公子翎真有心难为他,以他功力飞花摘叶皆可杀人,这几滴雨水若附着上功力,打在脸上就不是面上一凉这么简单了。可若不是为难他,这突然出手攻来又是为哪般……

    疑惑之际,却听公子翎道:“本公子虽不习剑,但也曾创剑法一套,现在只使一遍,接得下,能学多少,都是奖励。接不下,丢了性命,便是惩处!”

    话音一落,公子翎一抖树枝再度攻来。孔雀公子不欲以雄浑真气取胜,所以出手之际自敛一身卓修为,只以剑招攻来,但招动之时依然剑式澎湃。

    明白公子翎用意,应飞扬先是心头一轻,“传招便传招,何必这么不坦率……”他师傅可是冠绝天下的剑道宗师,孔雀公子虽与他师傅同为当世顶峰,但非是以剑闻名。若只比剑招,身为剑冠传人的他自信能接下这一轮攻势,所以只当公子翎是变着法的传招给他。

    但交手数招,这信心便荡然无存,便见一枝树枝在公子翎手中变化无端,不啻神兵利刃,而孔雀公子进退之间气象万千,刺、挑、掠、飞、点、每一招都妙合剑中至理。姿态潇洒,法度却是庄严,足以羞煞当世不知多少剑客,几招之间,应飞扬已显支拙之态。

    应飞扬心中叫苦不迭,心中这才明白,公子翎虽不是以剑闻名,但所有大道到了至高点都是相通的,公子翎作为当世妖王眼光见识何等之高,他站在顶峰居高临下,高屋建瓴创下的剑招自也是非凡之剑,虽及不上宇文锋、顾剑声、越苍穹这些顶尖剑者,但却足以让应飞扬应接不暇。

    眼看公子翎一根树枝化作千百影,虚实交错,真假难分,应飞扬已落下风。

    姬瑶月领应飞扬前来,却未料局面会变化如此,恐应飞扬有失不由暗急,口中道:“孔雀公子乃当世妖王,应飞扬你何等失礼,竟妄图独战公子!”

    说罢纤腰一拧如玉蝶翩飞,跃入战团之中,此处没有其他人,姬瑶月也不再用双剑遮掩身份,腕一翻,便是惯用的“璇瑛”,“碧凝”双刀乍现,两道匹练似得刀光向公子翎袭去,“公子与一人族后辈对招,传出去岂不坠了我们妖族面子,瑶月不才,也来凑个趣,让这比试更加公平一些。”

    公子翎对姬瑶月倒是和气,笑道:“哈哈,明明维护他,倒说得跟顾及本公子名声,不过无妨,本公子料定你坐不住,这场比斗早将你算在内了,就等你自己跳出来。”

    “啐,公子瞎嚼什么舌根!”姬瑶月面上一红,双刀攻势急催,欲打断公子翎话语。

    应飞扬见她维护自己的模样,心头不由一动,长啸一声随后掩上,双刀一剑再度联手,合战西蜀孔雀。

    ps:新年快乐,年前更新难免不稳,接下来几天闲着没事时打算抽一天小小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