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十四章 牡丹有香
    一把短剑贴面而过钉在地上,鼻尖凉意让应飞扬心头一冷,清醒几分,抬头一看,便见上头树梢不知何时俏生生立着一个身影,双手环抱胸前,上扬的嘴角带着一抹满是奚落的笑意。天  籁小说

    “瑶……姚姑娘,你怎么回来了?”应飞扬莫名生起做贼心虚的感觉。

    “将楚姑娘送到你所说的住所后,担心你一个应付不来,便急着赶回来助你,结果…不留神坏了你的好事。”来者自是姬瑶月,居高临下的眼神睥睨应飞扬和蝎夫人,分不清是嘲还是嗔。

    “原来是姚家姑娘,姚家姑娘既然自知碍事,那就慢走不送。”蝎夫人好事被打断心中暗恼,却也知晓不是她对手,没好气的回道,但见姬瑶月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眼转转了转又道:“姚家姑娘若对活春宫感兴趣,留下观赏也无妨,妾身就不信你对我冤家的真面目没半点好奇。”

    “哼!”姬瑶月终究经不住蝎夫人淫言浪语,自树梢上一跃而下,冷道:“不必了,他的真面目我已经知晓了。”随即探手将短剑吸入掌中,横挡蝎夫人面前。

    “哦?姚家姑娘这是想吃独食?”蝎夫人轻捋着丝道。

    “是,又如何?”姬瑶月腕一翻,短剑已指向蝎夫人鼻尖。“这里没你的事,滚吧!”

    蝎夫人自知不是对手,对姬瑶月狠狠瞪了两眼,“好个小丫头,跟老娘抢食,老娘记得你了!”随后又换张柔媚面孔对应飞扬道:“冤家,今天就便宜了这小丫头,早晚有一日,妾身会让你只属于妾身,谁也无法分享,妾身还会回来找你的!”说罢盈盈转身而去。

    待蝎夫人扭动的身影消失在密林中,应飞扬才将目光移到姬瑶月身上,怔怔的盯视着她。

    姬瑶月啐了口道:“看不到她了才又来看我,是不是要我再给你一刀。”

    听她说再来一刀,应飞扬依然明了姬瑶月确实已知晓他的身份,遂又看向蝎夫人离去的方向,“你就这么让她离开?”

    姬瑶月轻轻一笑道:“怎么,不舍,那我把她叫回来!”随后手一挥,短剑脱手而出直射入密林中,却闻林中一声轻呼,随后是一阵斥骂,“好个吃独食的小丫头,老娘记住你了!”

    最后一阵悉悉索索叶动声,一道隐约身影远离,应飞扬这才知晓蝎夫人方才并未远走,只是潜伏在周遭准备伺机而作,现在才真正被姬瑶月惊走。

    不禁摇头道:“被这种母蝎子惦记上,只怕后患无穷。”

    姬瑶月眼一眯,玩味道:“哦?你是叫我杀了她?”还不待应飞扬回答,她便先道:“她修为不深,还保留本体习性,表达爱恨的方式不同常人,只可惜所托非人,非但不领情,还要辣手摧花……”说着,觑眼看向应飞扬。

    应飞扬气结:“这反倒成我的错了?”

    姬瑶月扑哧一乐,不再逗他,眼神微微一黯道:“同为女妖,我倒有几分能体会她的感情,所以她不惹我,我便轻易不想杀她。至于你,待你恢复后随你吧。”接着竟又忍不住一笑又奚落道:“没准她再送上门来你还乐见呢,到时我必不坏你好事。”

    应飞扬见她揪住此事不知要嘲笑到什么时候,遂扯开话题道:“对了,你是怎么认出我身份的?”

    姬瑶月道:“我出手处处保留,自认没露出根底,你先前却一口道出我是花妖,让我护楚姑娘前往你的居所破开结界,那时我便起了疑,方才你意乱情迷没注意到我已在树上,听了你和蝎夫人的对话让我确信你果然另有身份。”

    应飞扬皱着眉道:“原来是我自己露出破绽,不过就这样,这只能证明我另有身份,不是赤蚺君,又不能证明我便是我……”

    姬瑶月面色不经意一红,其实她早隐隐觉得“赤蚺君”的姿态,举止,说话方式都与应飞扬极其相似,一直心有怀疑,直到应飞扬露出破绽,她便认定赤蚺君是应飞扬假扮,不过若直接说明,岂不是显得她对他的一举一动,姿态动作都格外上心?姬瑶月嘴硬的啐一声,道:“你破绽多了去了,懒得一一细说,先让我看看猜对没有。”

    说着探手应飞扬脸颊,从额角处一寸寸揭下他的面具,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狰狞的刀疤,姬瑶月瞳孔一缩,好像被这刀疤刺到了,应飞扬也神情一黯。

    自与姬瑶月在天剑峰重逢后,二人就似不约而同的绕开那一刀不谈,但无论是悔是怨,是悲是叹,生的就是生了,就像这疤痕一样抹消不掉。

    同样经历了至亲之人与自己永别的痛苦,应飞扬对她那一日的悲愤,无助,绝望感同身受,也从来没怪过她,而姬瑶月……

    “还疼吗?”姬瑶月赛雪欺霜的手指轻轻划着那道疤痕怜惜的问道。虽被妆容遮掩丽色,但应飞扬依然能想象的得出妆容后那远胜蝎夫人的倾国绝艳,而姬瑶月这算得上前所未有的亲昵又让他不由心跳加,花香般甜腻的体香萦绕下,应飞扬不禁吞了口口水道:“你可小心些,我现在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姬瑶月粉面一红,推开他道:“哼,早知当日便一刀砍死你了!”随后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收起凶像笑吟吟的凑近身子,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媚态,“是了,你中了春毒了呢,现在一定憋得难受,要不要……我替你解毒。”

    难以言語的媚意酥入骨髓,便是這麼輕輕一句話,使得呼嘯的夜風也彷彿停止下來,似乎怕吹散著天籟之音。应飞扬也不禁惊讶于姬瑶月的变化,不禁怀疑她这些年跟随公孙大娘都学到了些什么。

    随即咬紧牙关道:“第二次提醒,你可小心些,我现在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想什么呢你?”姬瑶月白了他一眼,捉弄道:“我可不会让你占了便宜。”

    却见姬瑶月轻拈玉指,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从指尖散出,萦绕应飞扬鼻端。应飞扬闻着这股香气,虽味道全然不同,却与檀香一般都让人神清气宁,一时间,躁动的心绪渐渐平息了,“这是……”

    “区区春毒,在我本命神通下不值一提。”姬瑶月道。

    应飞扬这才恍然,姬瑶月身怀国色天香的本命神通,最擅调动人的情a欲,反其道而行的话,也可化消人的欲念,蝎夫人的春毒在她面前显得小巫见大巫了,只是这种解法……

    “怎么,是不是失望了?”姬瑶月似能看穿他的心事,似笑非笑道。

    应飞扬索性不搭理,闭上眼睛屏气凝神,一炷香后已恢复正常。

    “没事了吧?”

    “多谢你亲自为我解了春毒!”应飞扬咬了几个重音回击道。

    姬瑶月也不在意,起身道:“既然好了,随我走吧,我带你见一妖。”

    应飞扬疑问道:“见谁?”

    姬瑶月双目一沉,正色道,“来了蜀地,怎可不一见孔雀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