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十一章 谁是猎物
    风吹叶动,冷雨穿林,黑暗中,杀机暗藏。天籁小说Ww』W.』⒉

    “又是三个,连豹额在内,还剩二十二骑……”

    应飞扬握紧剑柄,雨夜凄冷,但他的剑柄却因手握得太紧而沾染上了手心的温热,似乎是这冷杀之夜中唯一有热量的东西。

    树梢下面,豹额见又三名同僚莫名丧生,却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终于再也无法忍受,把心一横抱拳大喊道,“孔雀公子何必吝于一见?某家在此,求公子指教!”

    滚滚声浪向四周扩散,却被吞没在风声雨声叶摇声中,声浪散尽,却仍不见有谁出现。

    豹额心中见无动静,眉头一皱,又喊道:“堂堂西蜀孔雀,也是藏头露尾之辈不成?可敢现身一见?”这话已无异于挑衅,但周遭依旧只有雨打树叶之声。

    豹额心中一动,怀疑之心已重,略一示意,手下妖狼骑各持兵刃,向四周网状散开,挥刀砍着入眼处的灌木树林,搜索藏在阴暗中的敌人。

    而就在众妖堪堪散开时,应飞扬和豹额之间在一瞬间出现了一道无妖拦阻的直线,而这一瞬,应飞扬动了!

    天隐剑界已无法使用,但应飞扬却仍有暗杀之招,极星十七律之‘计都扰星宇’,如凶星掠境,一瞬而出。

    袁天罡所留剑招,特性都与名称中的星相对应,‘计都’是隐曜的黑暗之星,划过夜空却无人知晓,只悄悄将灾祸降临人间。

    ‘计都扰星宇’招与名相同,是隐形匿迹,爆一瞬的招式,在月黑风高之夜,更是能将此剑特性挥到极致。

    应飞扬从树梢直掠而下,身上连带手中长剑都似包裹了一层黑雾,让他完全融于黑暗之中,动作迅疾无匹却没激起一丝风声,宛若死神降临,无形杀机直指豹额。

    豹额双眼并未捕捉到这一剑,但在长剑临身之际,豹额突然全身上下每一根寒毛都倒竖而起,只感觉自己好似变回未成妖前的兽身,正暴露在猎人弓弩之下,野兽直觉催动下,豹额本能的一偏脖子。。

    豹额脖颈上,一道血痕沿着冰冷的剑锋延伸,猩红,流淌。

    但却差了半分,未能割破他的动脉,而豹额千锤百炼的战技在此时挥,一歪头,用颈部厚实肌肉夹住剑刃让剑刃难在寸进,同时屈腿而起,一记膝撞直顶应飞扬胸前!

    应飞扬只觉被巨锤夯了一记般脏腑移位,肋骨不知断了多少根,连人带剑被撞飞而去,一招之内,两败俱伤。

    果然,豹额本事与他只在伯仲之间,想靠暗杀一剑杀他仍是勉强,但——

    豹额避开致命一击,正欲追击偷袭者,但颈部血如泉涌,头脑因失血而感到晕眩,而在这时,杀机又至!

    背后,原本一副失魂落魄的蝎夫人空洞的瞳孔陡然凝成深邃的漆黑,喷涌杀意,背后蝎尾激射而出,直刺豹额,豹额急忙闪避,但因失血所致动作慢了半拍,小腿处已被蝎勾扫到。

    “机会!”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一瞬间,被撞得倒飞的应飞扬咬着舌尖猛提精神,半空翻身调整身形,双脚狠狠踩在了一名尚未来得及反应的妖狼骑身上,随后猛然一蹬,豹额和应飞扬的双重劲力叠加尽卸在这妖狼骑身上,妖狼骑当即惨嚎一声飞撞到树上不知死活,而应飞扬以他为踏脚板,再度箭射向豹额!

    失血在前,中毒在后,豹额立足不稳,根本无法抵挡这一剑,待死之际,却听金铁交击声,两名妖狼骑从左右出手,架住应飞扬必杀一剑。

    妖狼骑终究是精锐,方才因天隐剑界无法挥配合之力,如今敌手终于现身,一出手就保住了主将性命,而后,又有三道锐风从应飞扬身后夹击而来,三柄刀形成默契十足的配合,应飞扬只觉所有行动方向尽数被封死,一瞬迟疑,背上已中了一刀,刀痕直没入骨。

    察觉妖狼骑配合无间,应飞扬打消硬拼念头,趁着包围网为形成,毫不犹豫得纵身而去,没入幽暗林中。

    “追!”确定来者不是孔雀公子,众妖狼骑只欲一讨同僚之仇,紧随其后追上,却没谁能注意,密林中布满了肉眼觉察不到的锐利丝线,好像是一张蜘蛛网,等待着猎物的接近,然后——猛然收缩!

    “嗖嗖嗖!”几声尖利的破风声,树木,山石,灌丛,连带冲得最前的三个妖狼骑在一瞬间皆化作大小不一的碎块,连一声惨叫都未来得及出!

    血雨,飘散。遍洒一地凄红。

    伏蛇丝,在豹额他们追来之前,应飞扬已在林中布下了伏蛇丝布下的陷阱,方才的逃窜正是将敌人引入陷阱之中,趁势收缩丝网,一举又杀三人。

    妖狼骑何曾见过伏蛇丝这杀人法器,勒住急冲的座狼,见同伴又莫名而死,一时目瞪口呆,直到同伴的血水淋在面上才恍然觉醒。而血雨散尽,应飞扬已不见踪影。

    “莫躁动,小心陷阱!”豹额制止众妖追击,随后脚一软摔倒在地。

    “将军!”几个妖狼骑围上,一骑用刀背将蝎夫人抽倒在地,恶狠狠道:“贱人,交出解药!”

    蝎夫人倒落泥地,眼神却直愣愣望向应飞扬消失的方向。

    “把我当诱饵,然后,丢下我跑了……分明说好的不会丢下我一个……呵呵,有什么好奇怪的,说一套做一套,男人,不都本性如此?老娘我……早就习惯了。”

    蝎夫人心头想着,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声中藏着无尽的讥嘲。

    “贱人,笑什么笑!”妖狼骑又一刀抽在蝎夫人脸上,蝎夫人白皙面上瞬间浮肿,多出一道血痕。“不交出解药,便让你零碎而死!”

    蝎夫人钗散乱,吐出一口血痰,自知落入他们手中绝无生路,便收起媚态,带着几分癫狂的咯咯笑道:“没有!老娘的毒没有解药,呵呵呵呵,让你们将军跟老娘陪葬吧!”

    “贱人,那就先断你一手!”妖狼骑举刀剁向蝎夫人,却在此时,忽然胸口多了一道贱人。

    一个阴影缭绕看不清面貌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如影子一般距坐妖狼骑背后,一剑刺死了他。

    所有妖,包括蝎夫人都以为身受重伤的应飞扬是趁机逃走了,却不料他其实绕了半圈后,又从另一侧绕了回来。再最不可能出手的时机再施展“计都扰星宇”之招又击杀一妖。

    “方才走得急有一句话忘了说了……”尸体从狼背上滑落,露出应飞扬的身影,虽仍看不清面貌,但每个妖都能体会到那藏在阴影后的疯狂。

    “在下告辞,不送!”说话间,应飞扬一踩狼背,翻手抄过蝎夫人的蝎子尾巴,身形如电般窜出,如放飞筝一般拽着蝎夫人又没入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