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十章 谁为猎手
    夜黑风高,雨声淅沥,雨点带着初春凉意打在树叶上,织出幽暗肃寂的杀曲。

    三十一个捕食者如游荡在林中的幽灵,无声无息,一点点逼近两股妖气的来源处。

    两股血腥妖气,分属那一男一女两个血妖,豹额锁定敌人,却在这时,其中一道妖气凭空消失了。而伴随妖气消失的同时,树林深处,隐约有凄厉叫声透着雨帘传出,夜鸟“扑棱棱”振翼飞起,叫声传到豹额耳中却已模糊不清,但依稀能辨别这声是扯破嗓子的惨绝尖叫。

    “妖气消失?”就像张弓搭箭后猎物却突然凭空不见一般,这种诡异感让豹额一阵错愕。血妖的血腥妖气都是烙在骨子中的,除了极少数方法可暂时掩去妖气,对绝大多数血妖来说,血腥妖气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会消失——身死之时。

    再联想方才的叫声,“难道两个血妖中哪个死了?那又是谁下的手,内讧?还是这林中另有他人?”豹额心生戒备,抬手又做了个手势,妖狼骑见令放慢速度,不激起一丝动静的逼近声源之处。

    路程不远不近,缓行片刻,便见一女子躺倒在泥地上,雨水混着泥水的浸润下,轻薄布料紧贴肌肤,峰峦起伏的体态尽显无疑。

    “这蝎夫人死了?”豹额心头一疑。

    但随即否定了自己的猜测,血腥妖气是从蝎夫人身上散发的,她只是昏迷,并未丧命。

    “难道死的是那赤蚺君?那赤蚺君修为不错,谁能杀他?楚颂和那个女妖又在哪?”豹额亲自下了坐骑,将蝎夫人踢醒,蝎夫人“嘤咛”一声醒转过来,黯淡空洞的大眼还未完全睁开,就忙乱的跪地伏倒,雪白额头砸入泥水中不断叩头,“求求你,不要杀妾身,楚姑娘她被那个女妖带走了,妾身真的不知道她被带去了哪里。”

    “嗯?楚姑娘和你们分开了?”豹额眉头一皱,抽刀架在蝎夫人脖子上,逼她抬起头说话,却见蝎夫人美艳面容如今狼狈又凄楚,双目空洞的如失了魂魄,口中喃喃道:“妾身真的不知道,饶命,饶命,求孔雀公子饶命!”

    “孔雀公子?”豹额浑身寒毛陡然竖起,其他妖狼骑也同时色变,这蝎夫人已被吓得神智错乱了,而将她吓成这样的是——孔雀公子?

    难道孔雀公子也为了寻找楚颂来到了,而且就在这片林中?

    妖狼骑忽然觉得这片树林危机四伏,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盯视着他们,不禁打量起周遭。

    阴沉夜幕之下,树影雨中摇曳,如森森鬼影……就在此时,一声凄厉惨叫想起,便见一名妖狼骑如被看不见的鬼袭击一般,直直从狼背上的倒下,惊怖到扭曲的面容永远定格,成了他的遗容。

    “谁?”所有妖狼骑几乎同时拔刀出鞘,戒备看向四周,心中的惊怕促使他们将刀柄握得紧紧的,没有看到任何人影,也没有见到任何攻击,一名同伴就莫名倒下了,究竟是谁能做到?

    就在这时,又是两声惊呼,又有两名妖狼骑从座狼上坠落倒在泥水中,同样看不到有谁出手,同样死的一脸惊惧,狰狞的面孔如梦魇一般,烙印在妖狼骑心中。

    “小心!”豹额发出一道近似于废话的命令,背后已湿了一片,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谁能无声无息的杀了他们,难道真是孔雀公子?听闻孔雀公子正邪双法同修,其中孔雀幽冥印就是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葬送幽冥的招式,真是他来了?”

    豹额惊疑不定之际,又有三骑坠狼而死,“陷字营”乃是精锐之军,但遇上看不到的敌人,任他们如何精锐也无可奈何。

    无法再看着麾下莫名而死,豹额高声道:“可是孔雀公子大驾到来?公子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现身?开什么玩笑?”蜷伏在树上的应飞扬心中默念,借着忽起的风声掩护长长喘出一口气,面上浮出疲惫的虚汗,顺着眉角的刀疤从额头滑下,但他的精神却是前所未有的集中。

    没错,哪有什么孔雀公子?有的只是应飞扬和他的天隐剑界。时隔两年,应飞扬已能驾驭天隐剑界,但当初传他天隐剑界的司马承祯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他的‘天隐剑界’竟是被应飞扬用在暗杀上,而且效果竟是出乎意料的合适。这两年来被追杀的日子,不知多少次是靠这天隐剑界让追杀者无声无息的送了性命。

    这一次也是同样,应飞扬将面具摘下后,身上血腥妖气也就不存,认定他是血妖的妖狼骑被思维的定式影响,纯粹靠妖气判断他的行踪,察觉妖气不见后只当他已身死,却不知他已毫无声息的逼临身边。

    再由蝎夫人装出一副被吓得神志不清的样子,进一步误导众妖,让众妖误以为他是被公子翎所杀,而此时此刻,公子翎如今正在林中,便是给众妖狼骑心中播下惊惧的种子,而身边同伴不断莫名而死,更是让众妖心中惊惧不断扩大。

    天隐剑界中心念强者胜,但对应飞扬来说极耗真气和心神,所以他要先扰乱众妖心神,让他们处于慌乱畏惧状态,这样才能让他在剑界中尽快战胜对手,减少心神和真气的消耗,饶是如此,心神疲惫的他现在也只能再施展一次剑界了。

    他的天隐剑界无法像司马承祯那般覆压百步,如今能施展的范围也只是十步之内,而他十步范围内,只剩三个妖骑兵。

    “三个……不知能不能一口吃下……”被包裹在剑界中的妖越多,耗费的心神也就越多,面色有些苍白的应飞扬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好似猎人在打量自己的猎物,随后眼眸中如有剑光流窜,天隐剑界开启!

    这便是他让姬瑶月和楚颂先走的理由,一方面因为他暂时不想暴露身份,另一方面,天隐剑界无法配合,她们的存在,只会乱了他暗杀的步调。

    剑界开启瞬间,亦是胜负分晓之时。

    三名妖狼骑陷入剑界之内,心中畏惧的身影也被投射而出。只见一只七彩孔雀擦身而过,双翼如剑一般划过妖狼骑脖颈,妖狼骑面露骇色,但未及反应,头颅便已滚落在地。

    剑界收起,又是三名妖狼骑带着惊骇面容倒落在地,而应飞扬一滴汗水划过面颊,虽雨水一并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