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七 第六章 黑甲狼骑
    “你是北龙天的手下!”看到令牌落地,楚颂惊声而起。

    其他蜀地妖族也都各自惊异,议论纷纷,应飞扬和姬瑶月也各自装出一副未曾料到的表情。

    豹额狠狠瞪了应飞扬一眼,探手虚抓把令牌抓起,见也瞒不住,便冲楚颂拱手道:“见过楚姑娘,在下确实是北龙天属下豹额,但若能孔雀公子的令使,在下同样倍感荣耀,这二者并无矛盾。”

    姬瑶月对这豹额曾参与害死他姐姐的帮凶全无好感,讽刺道:“都说忠臣不奉二主,三哥却能将贰心堂而皇之说出,当真厚颜的紧,你是倍感荣耀,但孔雀公子若用你为令使,怕是荣耀不起来了!”

    豹额面上一窘,强辩道:“忠臣不奉二主?那不过是人族的虚伪标准,况且人族自己都做不到!”

    随后又环扫周遭一圈,意味深长道:“我们妖族信奉的是能者多劳,在下能为北龙天效力,自然也能孔雀公子解忧,孔雀公子手眼通天,但也有些事不便脏了自己手,所以才会借选令使之机,选他们代为处理,不是吗?而脏手的事情,我在北地万妖殿可说做得心应手,相信也能让孔雀公子满意。”

    一时群声纷然,不少妖做恍然大悟状。

    楚颂气道:“你,别瞎说,公子他才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豹额却道:“楚姑娘若做不得主,不如将我引荐给孔雀公子,由公子亲自定夺,而我也可向公子转达吾主问候。”说罢自顾自向楚颂处走去,颇有逼迫之意。

    “不行,不能带你去见公子!你别过来!”楚颂神色有些慌乱道。

    应飞扬一时觉得楚颂反应有些过度,联想先前疑惑突然生起一个念头,“不对,且不说孔雀公子对蜀地妖盟从没正眼看过,怎么会突然选令使,就算公子翎要选令使,也没理由派楚颂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来跟这帮活成精的地头蛇打交道,看楚颂反应激烈,莫非,是她假传孔雀公子命令?”

    应飞扬正思索楚颂动机之际,另一方,姬瑶月也察觉不对,做出了相同判断,却是选择了针对仇敌豹额,口中道:“楚姑娘让你别靠近,你还靠近她,莫非是想挟持楚姑娘?楚姑娘,可要将他拿下?”

    楚颂被点醒,道:“对,他是北龙天派来的细作,把他抓起来!”

    应飞扬心中翻了翻白眼,这姑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果然豹额怒喝一声,“知晓我是北龙天的手下,我看谁敢动!”

    众妖果然踌躇不敢上前,他们这些小雅,哪敢与北龙天之人为敌,

    却听姬瑶月道:“北龙天远在北地,孔雀公子近在眼前,你们怕了北龙天,就不怕公子吗?”说罢,已率先而动,双剑齐出交织出层层剑网攻向豹额。

    “唉,怎么局面越来越乱了……罢,先擒下他把北龙天的动机问清楚!”应飞扬心中无奈一声,也同时出手,对北龙天一脉之人,他亦是殊无好感,一出手就是凌厉之招。与姬瑶月一左一右夹攻豹额,同时大喊道:“咱还没分胜负,擒下你,令使之位就是我的。”

    他一动,蝎夫人也只得无奈出手,而其他妖族也被带动,正欲团团围攻之际。

    却见豹额当机立断,不待应飞扬和姬瑶月合击之势成形,先回身一记鞭腿荡开应飞扬刺向背后的一剑,同时一脚踩在他剑刃上,屈身蹬足,借着剑刃弹力离弦之箭一般一跃而起,向外围逃去。

    姬瑶月岂容他走脱,双剑连环网织,断绝豹额前路,豹额厉喝一声,凌空一扭腰,改以厚实的背部迎向剑刃,便见背脊上立马多出两道深刻见骨的剑痕,却堪堪避开了致命攻势。更奇得是他随着这扭腰一记凌空变向,速度丝毫不减,却是改向楚颂所在高台冲去。

    这一下纯粹是靠腰力,也只豹额这种原形为豹子的动物才有这等腰力,绝非是后天可以锻炼出的,应飞扬和姬瑶月也未曾料到,兔起鹘落间,豹额已逼近楚颂。

    楚颂家学渊源,习得传自楚白牛的飞针之术,平时又有赵雅、秦风这两个姐姐指导修炼,连孔雀公子也时常在闲暇时随手传她些本事。论修为倒也不差,但一看豹额浑身血淋淋的挟裹着彪悍之气冲来,从未真正搏杀过的她立马心神慌乱,几道银芒从她手上飞出,正是飞针绝技,但匆忙之下射出去的飞针都失了准头和力度,豹额不闪不避,将妖气挟裹在周遭硬生生撞开飞针。

    从未有过搏杀经验的楚颂如何能敌得过惯战的豹额,转眼就已受制。

    “你们都退开!”豹额捏着楚颂白皙的脖子,厉声喝道。

    “放开楚姑娘!”姬瑶月不受威胁,反是欲向楚颂豹额二人逼去,眼中却是隐隐闪光,她与楚颂无亲无故,豹额的威胁她自不放在心上,甚至还期盼着豹额真的能动手杀了楚颂,让孔雀公子与北龙天斗起来,那北龙天也能一时无法分心对付天香谷。

    却见此时赤影一闪,那唤作赤蚺君的蛇妖挡在她面前,对豹额道:“且慢动手。”

    “且慢动手”虽是冲着豹额喊的,姬瑶月却恍惚间觉得这四字好似是赤蚺君对她所说,而挡在身前的背影总让她感到莫名熟悉……

    “哼,碍事!”姬瑶月心中暗骂一声,又看高台上楚颂那受制于人时楚楚可怜,惹人怜惜的样子,心头不禁一软,也不再动作。

    应飞扬喊道:“豹额将军,你敢挟持孔雀公子的侍女,现在放人还好说,否则我们这么多妖在此,你绝对走不脱。”应飞扬喊着,手却在背后向姬瑶月暗打手势。

    豹额瞪着应飞扬狠狠道:“挟持?老子分明是在保护楚姑娘,省得她待会受到惊吓!”

    “你要做什么?”应飞扬一疑。

    便见豹额从怀中掏出一信号弹,一拔捻线,一道术力火光腾空而起,在夜空之下格外引人注目,豹额森然道:“你觉得你们妖多势众?嘿,逼得老子泄露身份,这代价你们承受不起!”

    “不对!”应飞扬心头一惊,觉察情况有异,腾身凌越而起跃向高台,而他起身瞬间,两道剑光擦着他脚底版脱逸而出,从豹额看不到的死角射出,分袭向高台的两侧柱子。

    正是姬瑶月借助应飞扬身形遮挡,一举斩断高台木桩,剑虽斩出,却有一种让姬瑶月挥之不去的熟悉感。

    她与那“赤蚺君”分明从无交集,怎么只凭他所打的手势就做出了这么默契的配合,需知她的双剑是从那“赤蚺君”背后射出,若早半瞬怕连赤蚺君双足一并削下,晚半瞬就会被豹额看到,无法有出奇不意的效果。

    这配合恰恰就是一丝一毫不差,豹额见应飞扬逼进,正欲起脚迎敌,却见高台柱子被姬瑶月削断。

    对他这种靠腿上把式吃饭的,最忌讳下盘不稳,他双足正在发力,足下高台却受力倾倒,顿时万钧之力泄于空处,而应飞扬此时剑已逼邻胸口,豹额无奈之下只得一个顺势跌倒,使出一个懒驴打滚避开这一剑,但楚颂却已然被应飞扬救走。

    应飞扬得势不让人,一边护住楚颂,一边急攻豹额,缓缓倒塌的高台上,二人剑来腿往,展开一场激烈交锋,应飞扬剑光如赤电划空,血风掠境,毫无忌惮的与豹额比快,而豹额背后受创,每一动作都扯动背后伤痕,迅雷般的连环快腿受伤势影响难以发挥全力。

    而高台落地瞬间,胜负已然分晓!

    应飞扬数道剑气激射而出,剑光迸射下,一时四面八方,无论景物还是空间,距离感都变得混沌不清,好似光线被扭曲一般,光怪陆离,诡谲莫测,又是剑气重重,杀机暗伏。正是“孛月归神隐”之招再出。

    既有虚像在明处,又有暗招藏匿无形,虚实交错欺人眼球的剑招,豹额仓促之间无法防备,被一道剑气狠狠洞穿肩头,倒飞而出!

    “束手就擒!”应飞扬见豹额方才发了讯号,知晓他应是有援军,欲擒下豹额逼得援军投鼠忌器,此时,却忽觉一道劲风从背后激射而来。

    “莫伤将军!”伴随一生巨吼,一把大刀从应飞扬背后而来,应飞扬一提身形,避开这突来一刀,“啪!”得一声,大刀插在地上,如忠诚的卫士一般护在豹额身前,而豹额靠着喘息之机,一跃而起,从众妖上头掠过。

    而随后,便见震撼一幕,夜色之下只见黑影重重,一道又一道身影无声无息如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却又迅捷无比逼近,从四方包夹而来,待接近擂台火光处才让人看清,到来的竟是一批黑甲妖骑。

    妖骑皆着一身黑甲,黑甲质地非金非铁,没有半点光泽,却又好像黑洞一般吞噬着周遭光线,自他们一现身,擂台周遭都显得黑压压的暗了许多。

    而他们胯下所骑的是一种幼驹大小的黑狼,黑狼森森利牙间被上了嚼子,让这些狼兽发不出一丝声音。

    阴冷,肃杀,彪悍之气扑面而来,直到他们靠近,才闻道若有若无,被掩藏住了的血腥气。

    “是暗影妖狼骑!”一些蜀地妖怪已惊慌叫出声。

    应飞扬亦知晓这只骑兵威名,万妖殿三尊中的“兵燹座”是狼妖出身,号令中山一带的群狼为坐骑,结成五千八百妖狼骑,狼骑神出鬼没,来去如风,如一把暗匕一般令人防不胜防。而每个骑兵亦是好手,皆是身经百战,机警多变,集结起来,是一支精锐轻骑兵,分散开来,每个又都是最出色的斥候。

    而如今,虽还有些骑兵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估算起来起码已有三百来妖,数量不算多,但足以将蜀地妖族,连带应飞扬和姬瑶月一并包围,狼骑阵势一展开,应飞扬和蜀地妖族已陷入围困之中。

    “妖狼骑兵怎会出现在这里,北龙天,这是要毁约不成!”应飞扬心中惊疑,北龙天和圣佛尊分明早在百年前就有约定,人妖两族休兵止戈,如今三百妖狼骑兵潜行匿踪深入蜀地,究竟意欲何为?

    妖狼骑皆是精锐,又善于奔袭,合围之势一成,突围已是不易,而就算能突围,逃得了一时,也难逃狼骑随后的追杀。应飞扬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豹额落在妖狼骑兵之前,方才扔刀的那位副将向他行礼道:“将军,陛下有令让我们隐匿行踪,怎么……”

    豹额叹了声,道:“是我莽撞了,之后会向陛下请罪。”

    副将一眼扫向众妖,问道:“他们该怎么处置?”神态分明视蜀地众妖如无物。

    而蜀地众妖虽数量上比妖狼骑还要多一些,但气势上被压了何止一头,与妖狼骑那股精悍之气相比,蜀地妖族不过一群乌合之众。

    豹额沉吟一声,道:“都是修戮血宗的妖,总不能全部杀掉,一并带上吧,正好也用得上他们,至于楚颂姑娘……”

    豹额目光移向楚颂,以及扶着楚颂的应飞扬,正思索如何处置之际,却见姬瑶月忽然身动,抓起方才那副将扔过来的大刀,一把架在了楚颂的脖子上。这一举动大出意料,连应飞扬都未曾觉察,楚颂更是吓得小脸煞白。

    而姬瑶月已冷视黑甲妖狼骑,沉声号令道:“你们若不想让她死,就给我让开一条路!”

    豹额大笑道:“笑话,你拿公子翎的人,威胁我北龙天的人,这算是什么意思?她的死活,与我等何干?”

    “是吗?”姬瑶月眼眸一眯,杀气凛然,一刀已斩向楚颂脖颈。

    -----------------------------------------------------------------------------------------

    ps:铺垫期果然掉订阅啊……每卷开头前几章是无聊,但除了三章一送脸,不可能章章高潮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