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四章 层层加注
    “熊如山对晦气公子,熊如山胜!”一名小妖喊出楚颂的判决。天『籁小说Ww』W.『⒉

    熊如山听到判决得意的拍拍胸脯,环视周遭道:“还有谁要跟俺老熊过两手的,赶紧上来!”

    传令小妖咳了声,继续宣读判决道:“熊如山三战三胜,守擂成功,获得候选资格。”

    之后又冲熊如山道:“熊大王,你已经赢满三场了,可以下来了。”

    “哦?赢满三场了吗?可别骗俺老熊不会数数!”熊如山一脸憨直的扳扳手指头,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状道:“嗨,还真是,俺还没过瘾呢,怎么就赢够了!”

    “这个熊如山,演得过度了啊……”应飞扬心中暗笑,这熊妖方才对上晦气公子时假装受困,诱得晦气公子不再闪避,准备使出绝杀的咒字判定胜负。而熊如山趁晦气公子施法时才挣脱束缚猛然出手,一举将晦气公子打下擂台,这表现,哪像一个数都数不清的莽货?

    但哄弄底下那群修为不深,灵智初开的妖怪还是绰绰有余,熊如山在众妖哄笑中摸着后脑下了擂台。

    而望着空荡荡的擂台,又有一些妖蠢蠢欲动,选择令使的比斗方式是擂台战,由擂主守擂,连赢满三场或是一刻之内没有人挑战便算守擂成功,守擂成功的能获得候选资格。而一旦三个候选人都选出,擂台也就结束。所以什么时候出手颇有考究,出手早了,可能被洞悉针对,但若一味观望,可能名额又被夺走。

    决出三名候选人,剩下的便是由楚颂从这三名候选人选出一人当令使,目前只听楚颂说是要委托这候选者做一件事,完成的漂亮者便当选,但究竟做什么事却不得而知。

    “冤家?只剩最后一个候选名额了。你真的不参加?”坐在身旁的蝎夫人轻声道,蜀地修为最高的狼妖吞月天尊已得了第一个名额,熊如山也连下强敌,夺走第二个名额,看蝎夫人的样子,似是坐不住了。

    应飞扬带着怀疑眼神往楚颂那边看上一眼,摇摇头道:“我不参加,你且随意。”

    在他看来,这事还真透着几分诡异,且不说公子翎为何会突然看上过往根本不在乎的蜀地妖盟,就算公子翎对蜀地妖盟起了兴趣,可他为何要委派楚颂来选择候选人?

    “风雅颂”三姝中,赵雅相当于锦绣山庄的大总管,处事聪慧沉稳,手腕娴熟,当是最佳委派人选。而秦风作为蜀地仅此于公子翎的妖族高手,由她来也足以震得住场子。但楚颂……

    传闻楚颂性情天真怯弱,又沉迷医术,不谙世事,就前几日与她打交道的情况看,这评价倒是贴切的紧,若不是有孔雀公子的名号罩着,楚颂怕早被这帮无法无天血妖给坑害了。

    再想到楚颂对畜生道的尸身有浓厚兴趣,最近许多血妖的失踪又与畜生道有关,应飞扬只觉内中水深得很,与其自己亲自出手,不如借着蝎夫人来个投石问路。

    蝎夫人没想这么多,听说他不参加后一双媚眼忽闪忽闪的,言笑晏晏道:“那可说好了,别跟妾身抢,反正妾身的也都是你的……”

    说罢,蝎夫人纤腰一拧,如一黑云般降在擂台,环视一圈后似笑非笑道:“妾身来做个守擂人,不知哪位愿意上来陪妾身过上几回合?”

    底下立马有人淫笑道:“嘿,夫人若有性趣,俺跟夫人战上三百回合都没问题!”

    “说得没错,不过不是在擂台上战,而是在床上来场盘肠大战!”

    应飞扬偷偷看去,楚颂已被这些淫言浪语羞得满脸通红,而蝎夫人则毫无忌讳的双手叉腰浪笑,“来来了,你们这群软脚虾,叫得倒是挺响,哪个能在老娘这撑半柱香便算你们本事!”

    “俺来会会你!”一牛妖受激上场,抗着斧子向蝎夫人抡去,蝎夫人毫不畏惧,抽出一条银鞭回击。她虽是举止轻浮浪荡,但论本事在蜀地血妖中却是拔尖的,果然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那牛妖便被她一鞭子抽下擂台。

    而第二个挑战的豺妖也未能撑到一炷香,只是下场更惨,一时不察,喉咙便被蝎夫人的银鞭洞穿了一个血洞,喷着血死在了擂台之上。

    蝎夫人咯咯笑道:“没点本事就想上老娘的床,莫忘了母蝎子可是吃配偶的哟~”

    这帮妖族也是见惯了这种事,只清理擂台的小妖把尸体拖了下去,自无妖替那豺妖出头,但见蝎夫人出手狠辣,一时也无妖敢再上,转眼一刻钟将过。

    蝎夫人粉舌舔着鞭尖,魅态十足道:“还有哪位要来怜惜妾身的,可要抓紧哦~”

    其他妖面面相觑,但自知不是蝎夫人对手,时间将到,传令小妖正要宣判,“既无挑战者,第三名候选人为……”

    此时突然传令一嗓子粗嚎,“且慢!”

    便见远方飞来了只花皮鹦鹉,鹦鹉身躯肥大,飞得却不慢,转眼便到飞到眼前。

    “古胖子,你还是来了!”蝎夫人瞳孔一缩,这只鹦鹉也是蜀地数得着的几个妖物,原名早已不记得,看得起他得都称他一声古先生,但称他为古胖子他同样不恼。

    古胖子本事与蝎夫人旗鼓相当,对蝎夫人来说算个对手,本来见他没出场这次擂台赛蝎夫人还窃喜,只当他被畜生道的抓走了,简简单单少了个强敌,哪知他偏在这时出现,蝎夫人眼一冷,仰头看着天书鹦鹉邪笑道:“好个古胖子,既然来了就别耽误了赶紧滚下来,让老娘将你那身肥肉片下个几十斤!”

    古胖子仍是大鹦鹉形状,圆喙一张一合道:“蝎夫人,这次你的对手可不是我。”

    “哦?那是哪个,赶紧站出来,别耽误老娘时间。”

    “是我!”却见鹦鹉背后立起一道身影,竟是古胖子还背着一人,那身影一跃而下,稳稳落在擂台之上,而古胖子亦从空降落,化为人形落在台下,只是他面上跟开了酱油铺子一般,胖脸上处处是淤伤,更添几分滑稽。

    而应飞扬看到从头而降的那道身影,浑身陡然一震,“怎会是她?她来作甚!”

    擂台上是一绿裙女子,身材婀娜摇曳,面目却是平平,面色蜡黄,眉毛太粗,只一双眼睛颇为灵动,但应飞扬却一眼认出了她来,来人便是姬瑶月!

    与姬瑶月初见时,她就是这般用妆容自污颜色,如今又是这打扮,不知意欲何为?

    应飞扬疑惑之际,蝎夫人已上下打量一番姬瑶月,确定姬瑶月以相貌论之,不在她嫉妒的范围内,便颇有优越感的抱胸撑颐,娇媚道:“这位妹妹是哪位?怎冒冒失失就上来了,这可是会送命的~”

    “要战便战,何必多言。”姬瑶月冷声道,双手一翻,并未现出她惯用的“璇瑛”、“碧凝”那青白双刀,而是一对寻常短剑,应也是为了掩藏身份。

    “哼,你说战便战,这是我们蜀地妖盟选令使,你是从哪冒出来得,是我们蜀地妖族吗?”蝎夫人气势凌人道。

    “对,不是蜀地的别来凑热闹!”

    “这可不是你这外人说来就来的地方!”

    下面众妖也纷纷起哄符合。

    姬瑶月却一指古胖子,“那胖子,你叫我什么?”

    古胖子一哆嗦,鼻青脸肿的面上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姑奶奶,你是我小姑奶奶!”

    姬瑶月淡淡道:“他是你们蜀地妖盟长老,我是他姑奶奶,自然也是蜀地之妖了,谁还有意见吗?”

    是不是蜀地之妖本就没个标准,众妖一时也无法反驳。

    又有妖喝道:“但你也不是血妖,分明是修天华派的妖,来凑什么热闹?”

    “哦?谁道只有血妖才能参加了?你们供奉的盟主孔雀公子就是血妖吗?难道你们觉得他不是血妖,就不配做你们盟主?”

    姬瑶月这么一反问,众妖哪个还敢搭声,不由看向台上楚颂,楚颂也不是个能拿主意的主,只茫然点点头示意比赛继续。

    “哼!”蝎夫人看到楚颂示意之后轻哼一声,随后笑容绽开,“既然如此,那妹妹,请指教喽~”

    蝎夫人身子微欠,如贤良淑妇一般盈盈行了一礼,身形矮下去瞬间,背后却忽有一道银芒射出,正是她的鞭子不知何时绕到了身后。

    蝎夫人这手叫“蝎尾针”,借着身形遮蔽,在行礼之时突施辣手,管教人防不胜防。她见古胖子一副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样子,知晓眼前女子绝非是易与之辈,所以才一出手就是狠招。

    应飞扬知晓蝎夫人这招,刚想提醒,忽然哑声失笑,姬瑶月可不是什么需要别人处处担忧的柔弱女子,以她的本事,便是应飞扬对上她也不敢说能轻胜,蝎夫人的偷袭又何足道哉。

    果然,便见剑光一闪,姬瑶月足未动,腕轻提,轻描淡写间就挡下了偷袭之招。

    蝎夫人见偷袭失败,攻势丝毫不停,再一抖腕,长鞭已向姬瑶月攻去,如蛇吐信,如蝎甩尾,阴险狠毒至极,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转眼重重鞭影已将擂台笼罩。

    “好俊的鞭法!”姬瑶月轻赞一声,足下微动,身形游移在千条万条鞭影之中,行云流水,凌波踏尘,竟如舞步一般曼妙。

    应飞扬险些喊出好来,许久不见,姬瑶月的本事亦是突飞猛进,分明是将公孙大娘的舞步融入了自家“花间游”的身法中,蝎夫人再怎么急催攻势,竟也伤不到她一片衣角。好像不是姬瑶月避开了鞭子,而是鞭子主动避开她一般。

    蝎夫人久攻不下,气息稍稍一衰,姬瑶月便忽得身形一晃,欺身逼近。

    长鞭这种兵刃再近处施展不开,往往逼近鞭围一瞬就是胜负之机,蝎夫人急忙挽了个鞭花,长鞭从姬瑶月脑后刺来。

    姬瑶月听闻风声如背后生眼一般,也不回头,便见双剑一错,已将银鞭绞断,而脚步丝毫未停已逼近蝎夫人身遭。

    却见蝎夫人眼神一亮,弃鞭同时喝了声“解!”

    便见黑雾一涌,被姬瑶月绞断的鞭梢陡然化作一根蝎尾向姬瑶月射来。

    而面对蝎夫人底牌,姬瑶月无丝毫慌乱,手中一剑虚抛,化作电光一闪,将从身后刺来的蝎尾死死定在地上,身子则如幻蝶一羽,一晃眼间逼至蝎夫人身前,寒光吞吐的剑尖已停在了蝎夫人白玉般的脖颈,“你输了!”

    “是妾身输了……才怪”蝎夫人眼神一厉,丰臀之后又生出一根蝎尾,用最诡异的角度荡开脖子上的剑刺向姬瑶月。

    “哼!”姬瑶月冷哼一声,面色丝毫不变,脚步丝毫不移,只玉手快如电闪,剑柄直砸蝎夫人丰隆胸前,蝎夫人身形止不住倒飞下擂台,蝎尾离姬瑶月最近时只差一寸,但这一寸却是难以逾越的天堑。

    “蝎夫人守擂失败,胜者……胜者……古先生他小姑奶奶。”宣判的小妖不知姬瑶月名姓,一急之下,就把这‘古先生他小姑奶奶’这种可笑的称谓报了出来。

    但在场的嬉笑声却是寥寥,众妖仍在惊摄于姬瑶月压倒性的胜利,这种情况下,再笨的妖也察觉不寻常了,蜀地血妖不成气候,真有点能耐的早就去往他处了,哪会自降身份和他们搅合在一起,这女妖恐怕另有用意。

    “现在由‘古先生他小姑奶奶’守擂,一刻钟内无人挑战便是守擂成功!”评判小妖又喊道。

    众妖见姬瑶月轻描淡写间击败蝎夫人,皆是有自知之明,一时无人敢上。。

    却在此时听闻一声,“哈哈,有点意思,我来试试!”

    声音是从擂台外围老远的一根树杈上传来,却清楚地传入每一妖耳中,便见树杈躺着一个汉子,此时汉子翻身而下,汉子身上肌肉虬结,却丝毫不显粗壮,反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爆力,虎步龙行得向擂台走来。

    “怎么北龙天的手下也来了?越来越热闹了!”应飞扬眼神又是一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