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尾声 二
    裂玄谷,司天台。

    一个月前,方经过一场大战,如今血腥之气未消散,便又是一场会盟将要举行。

    原本正道打算推举凌霄剑宗清岳掌门为盟主,缔结同盟共抗六道恶灭。但因六道攻来,仪式未能举行就司天台就沦为杀伐战场。

    而之后,因为凌霄剑宗却因为他们的弟子应飞扬而成为众矢之的,引起了一连串变故,最终以剑冠顾剑声陨落画下句点,可谓震惊诸派万教的大事。

    而原本众人中意的盟主清岳掌门,只听闻他在与顾剑声会面后就颓然若死,之后又在应飞扬剑下受了重伤,而待他刚刚醒转,凌霄剑宗几个长老与他有一场私密会谈。而会谈后第二日,清岳真人就挂剑留印,辞去凌霄掌门之位不知所踪,目前凌霄剑宗由谢康乐代理掌门一职。

    中间到底有何等故事,天下修者可谓挖苦心思去探人隐私,传出了一个个曲折离奇,恩怨交缠的版本,每一个版本都如亲身经历一般逼真,但任如何众说纷纭也没有可信的定论,能知道的只有清岳掌门这盟主是做不成了……

    所以盟主人选也只能再立新人,而眼下合适的人选似乎只有一位,他自出道以来,这几年便像彗星一般崛起,做下了一桩桩轰轰烈烈的大事,内有一身高卓修为,外有皇权大势支持,十大派门中的上清派,白马寺,玲珑珍阁也皆对其赞不绝口,更有一批欠了他恩情的小门小派对其马首是瞻,虽然年岁稍嫌年轻些,但才略眼光不输经验老者,甚至结盟之事本身就是他大力促成的,由他担任盟主,也算是水到渠成……

    可他现在,却在与一个不该出现在司天台的人会面。

    “外头这么多人想取你性命,你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面前,我该称赞你的胆量?还是该嘲笑你的莽撞,师弟!”

    司天台侧旁山上,也是结盟大典将举办之地。上头不远处隐隐便见一座高台,高台下诸派云集,等待时辰到来,便由慕紫轩领受盟主之位。如今已是人头攒聚,群声鼎沸。

    而慕紫轩此时立身崖边负手而立,俯瞰山河,却对出现在背后的应飞扬道。

    应飞扬面无表情道:“一句话,师尊的死,背后是否与你有关?”

    慕紫轩似有触动,却平静道,“我虽没亲自参与,但看到你身怀天人五衰功时,就猜到了事情下一步发展,而我却放任了事情的发生,与我有关,或是与我无关,好像都说得通,就看你自己如何判断。”

    应飞扬眸光隐隐,“不用染脏自己的手,就收获了最大利益,还得到了一直以来想知晓的答案,那不知师尊给出的答案,你是否满意?”

    慕紫轩扬扬眉,“哦?师弟今日来,是要来向我兴师问罪的?”

    应飞扬轻笑一声,“哈,在下一个人人喊打之辈,怎敢对堂堂慕盟主兴师问罪,今日来此,乃是奉上贺礼一份!”

    说罢,手一扬,一抹银光直向慕紫轩飞去,慕紫轩回身之际,将银光抄在手中,却见乃是顾剑声过往所戴的银冠——两仪天冠。

    便听应飞扬道:“咱们师尊号称剑冠,虽后来有剑冠天下的意味,但最初这个‘冠’字指得乃是这两仪天冠,‘道扇’早早的就把他的乾坤扇传给了徒弟纪凤鸣,咱们师尊也不甘落后,本想在你加冠礼上亲自将这‘冠’给你戴上,但现在……再无机会了。”

    应飞扬面上闪过一丝黯然,随后拍拍腰间的葫芦道:“你既然弃剑不用,师尊的‘不堪提’我就不客气的拿走了,而两仪天冠便理应归你所有,拿来当贺礼,也算我借花献佛。”

    慕紫轩抚摸着冠上纹路,眼神渐渐柔和,忽又道:“你结仇不少,今后打算如何安身?”

    “这,不劳师兄挂心。”

    却见慕紫轩反手将一物扔到应飞扬手中,“投桃报李,我也回你一礼。”

    应飞扬展开一看,疑道:“这是?”

    “以你现在处境,这正是你所需的,关键之事可能会救你一命,东西送你,至于你是否信得过我,是否会拿出使用,都随你的便。”

    应飞扬想了想,将其收入怀中,道:“我就不说谢了,师尊这一次会死,不光是为了拯救我,也是为了拯救你,师兄,你应该明白他的用意……好自为之!”说罢应飞扬转身下山。

    而慕紫轩也不回头,慢慢将手中之冠托举至头顶,面上带着一抹伤怀,“商师伯说你当时中了亢龙散,却又没有实证,我自是不愿信,所以师尊,你就亲自给了我证明,你是想对我说,如今你能舍尽性命就师弟,那么当年若不是阴差阳错,你也定能舍尽性命救我,哈,你用生命解我心结,弟子本该痛改前非,浪子回头……”

    “但是路已至此,已不是我一人能选择,司天台,皇世星天,还有为我牺牲的人,千尸万骸铺成的道路,怎会如过家家一般说回头就回头,那样,岂不是对不起这一路的血腥?所以师尊,徒儿依旧要辜负你的期待,因为这条路踏上了就没其他选择——不是王途,便是亡途!”慕紫轩眸光一闪,将柔色掩藏,变作天下尽收眼底的雄视,而同时,束发于冠。

    人冠相合,银冠感应慕紫轩雄心与命力,外形生出变化,冠上两仪太极图案消失,换做长龙绕星的纹饰,一股玄奥之气透体而出!

    而慕紫轩长啸一声,一跃而起,纵身飞入高台,紫袍银冠,更显气宇轩昂。

    前面的各项礼节皆已完毕,正道众人等待多时,就等慕紫轩现面,见他到来,纷纷道:“慕盟主,是慕盟主来了!”

    “诸位!”慕紫轩有心炫耀功力,一开口,就压去全场嘈杂。

    “如今六道汹汹而来,北龙虎视眈眈,正当团结一致之际,然道扇石封,剑冠身陨,逢此之时,正道却痛失梁柱,如今正是存亡之秋,既得诸位抬爱,不嫌在下年轻识浅,那在下也不虚词,便当仁不让担任盟主之位,一抗六道,扫空万古!”

    “一抗六道,扫空万古!”

    “一抗六道,扫空万古!”

    “一抗六道,扫空万古!”

    众人听闻,纷纷随声齐喝,声震天地。

    慕紫轩一压手,极有威势的压住众人之声,继续道:“帝凌天自称天道主,但手段残毒,行事狠辣,早失之天道,岂配妄称为天?本盟便取名为‘正天盟’,取在‘正天祛邪,代天惩恶’,誓让六道恶灭不存于世!”

    说罢,门人揭开身后的红绸,露出早已准备好的石碑,而慕紫轩手指虚划,不碰触石碑,但指劲已远远的隔空传至,霎时石屑纷飞中,石碑上已多出铁划银钩般的三个大字“正天盟”!

    早已被挑动情绪的众人见慕紫轩小露一手,神色激动,纷纷齐喝,共同参拜正天盟主慕紫轩!。

    “正天盟!慕盟主!”

    “正天盟!慕盟主!”

    “正天盟!慕盟主!”

    ……

    一时间山鸟惊飞,整个裂玄谷都在回荡慕紫轩的名字。

    而独自一人从隐蔽小径下山的应飞扬,闻着声声入耳的名字,默默咬开葫芦自饮一口,随后举起葫芦漫天一洒,任酒水在声波震荡下飘散如雨,遥祭亡人。

    自此,师兄弟二人,一个飞龙在天,一个潜龙在渊。

    ---------------------------------------------------------------------------------------

    第六卷卷后语

    破书一不留神写了150万字,业内两个说法,一个叫百万字必火,我已经用实际检验证明了这句话谬误,哭惨哭多了也烦,一路追来的也都清楚这破书状况,就不多说了。

    另一个说法叫百万完本,意思是扑街仍能写到百万字,也算仁至义尽了,人品也攒够了,可以赶紧完本开新书了。这个我倒是挺想完本,但不幸的发现,这破书格局开得太大了,太大了,太大了……

    首先就是人物繁多,十大顶峰肯定得浓墨重彩的写,老一辈还有五大玄奇,三尊,七凶,以及正道派门的几个重点首脑。新生代也不能让主角一枝独秀,儒道佛三家那些露出头角的后辈还等着前辈死完后接戏呢……然后势力也很繁杂,而且各怀目的,各有心思,一想想之后几个势力间纵横捭阖我就头大的想陨石遁。

    总之就是这本书写作难度相当大,牵一发动全身,因为写不动,我都不知道多少次急得抓头发。

    但好在,写了这么多字,还有两件让我得意的,一个是剧情没有重复,没有装逼打脸,下副本换地图,在在新的地图装逼打脸,下副本换新地图这种循环套路。

    第二个就是没崩,虽然有许多小bug,不过总算无关大局,而写到现在大背景,依然始终有清晰的线索,彼此间都有因果,有逻辑。慕紫轩在一步步崛起,北龙天在一步步推行他的计划,六道在一步步统合,壮大,正道中上清派,天师派,万象天宫,凌霄剑宗在一点点衰败。正邪对比从一开始正道占绝对优势转为均势。你们可能觉察不到,但其实这种一开始就把大背景写出,然后随着主线发展,让好几个势力都发生动态变化的写法很难写,也很值得吹一波。

    有人纠结于武力值,觉得武力值可能有点崩,网文中避免武力值崩坏的最好方法是分等级,比如先天后期三重半步大圆满就是比先天后期三重四分之一步大圆满牛掰,不光能多占点字,而且谁强谁弱一眼分明,简单高效省事。但我是来回看金庸书长大的,对这种跟网游似等级分明的写法一直嗤之以鼻,战斗嘛,那是心,技,体,势,气各种综合因素的结合,只论等级分胜负有什么好写的。几个人互打,可能是甲胜乙,乙胜丙,丙胜甲的局面,同样一对对手,在不同环境,不同形势下可能会互有胜负。

    举个例子,比如清岳掌门表现不尽人意,其实他也很强的,可能遇上帝凌天,遇上其他顶峰都能怼上一阵,但对顾剑声就得败得很惨,为什么?一个是彼此熟悉,不过顾剑声是熟悉清岳的剑招,剑路,习惯,破绽。而清岳是熟悉顾剑声有多可怕(摊手)。第二个原因就是心虚,坑了人一把被打上门来肯定虚,气势一泄未打先输,所以肯定败得惨。再比如应飞扬最开始怼贺孤穷的一仗,对修杀道的贺孤穷下来“只分胜负,不见生死”的束缚,这等于加了一个多大的debuff!

    还有原因就是武力值动态波动,老一辈的还好,除了像贺孤穷那样顿悟,其他时候武力值基本稳固。但新生代武力值都在持续变化,不可能只主角涨其他人不涨,而故事从最开始进行到这已经经历了三年,现在的师兄完全可以吊打三年前的师兄不费劲,所以你们觉得师兄怎么好像牛逼了,因为他在一直成长啊。

    还有个事交代一下,就是主角存在感的问题,先心疼应飞扬一秒,主角存在感不强,首先因为应飞扬武力值太低,其实倒不是真的差,而是我这本书基本没新手村,没练级怪,除了第二卷在凌霄剑宗内部虐虐菜外,然后就直接被扔到战场了,一次次怼的都是师我谁,阴魍魉这种数得上名的大角色,目前最差的张守志也能算个精英怪。这才是现实嘛,没理由像其他小说那样打个儿子引来爹,打了爹引来爷爷,打了爷爷引来老祖,所以这种情况下应飞扬主要靠开挂充当关键先生,流川枫得分再多,但樱木才是主角,因为樱木总能拿到关键篮板,投入关键球。

    另一个原因就是应飞扬没啥目的性,不像师兄那么爱来事,要依他的性子来,这剑痴宅肯定会走十里坡剑神的路线,所以每次都是被卷入事件中,所以没有步步为营的师兄有存在感。

    但下一卷开始,这种情况会改变,武力值有一定程度增长,他也有了行动目的,能扬眉吐气当主角了……

    所以,继续期待下一卷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