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五十六章 心冷剑锐
    天剑峰顶,风云浩荡,注定相会的两把剑终于同时到达峰顶,却注定无法同时离开,只因顶峰太窄,容不得两人并立!

    而顶峰之下,应飞扬立如泥塑,引首以待。

    而其余人亦是来了不少,剑冠会剑神的消息在一日内传开,离得远的便无缘了,但周遭百里的修者能来的都来了,趁着山下剑阵被开启一同上了山。

    凌霄剑宗的商影领着季明霞、本该关禁闭的谢灵烟,伤势未愈的任九霄也已到场,看着多年同门走上陌路,心中百感交集。

    追着顾剑声和应飞扬而来的正道诸派此时也不再打扰,只高高抬起他们头,用着仰视的目光,准备鉴证一场千载难逢的罕世剑决。

    但不管何人,却都不约而同的停在了峰顶百丈之外,谁也没再靠近一步,因为他们都感觉的到,再往前,就不是他们能涉足的领域了。

    却唯独一人例外,天剑峰的另一侧,一名尊贵气派的黄袍老者步步登顶,虎步龙行间自有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皇者气度,离峰顶只余百丈,却没丝毫停步的意思,正欲踏过那无形的界限,闯入宇文锋和顾剑声的“领域”。

    就在此时,剑气一动,万物肃杀,如黑潮般的剑气带着剥夺生机的杀意从侧面倾泻而来,直欲将黄袍老者吞没。

    却见黄袍老者身不动,剑指一圈,气定神闲的将汹涌澎湃的剑气逼落眼前,尽显顶尖高手风范,但却也停住了脚步,锐眼一凝,望向侧旁,“物盛当杀贺孤穷?”

    话音一落,一高瘦黑须道者从侧旁林中阴影中走出,正是贺孤穷,而贺孤穷冷道:“到此为止,莫再向前了,越苍穹!”

    不消说,敢肆无忌惮的踏足‘顶峰’领域的黄袍老者自是‘剑皇’越苍穹,“哦?你是要挡住本座的道路?”

    越苍穹一抬眼,一股令人屈膝的皇者之威向贺孤穷倾压而来,而贺孤穷亦是遇强则强之人,一身杀意被越苍穹的挑引动,亦是蓄势待发。

    就在二人一触即发之际,一道清朗声音突兀而来,“此处观战已是最佳距离,剑皇何必剑拔弩张,莫非是想在顶峰之下,再启一场剑者之争?”

    来人一袭紫袍,星眸剑眉,正是慕紫轩,而此时毫不顾忌的踏在贺孤穷和越苍穹中间,阻挡二人对视视线。

    “哼!”知晓慕紫轩某种意义上是和他站在同一战线,但贺孤穷听闻‘顶峰之下’四字仍被刺得冷哼一声,而越苍穹瞥了慕紫轩一眼,不可置否一笑,一身气势尽数消散,“说得也是,旷世之战前,确实不该分心,便与本座一同观战吧。”

    说罢,再不理会他们,一双眸子看向峰顶,瞳孔深处,却隐隐藏着比黄金剑芒更璀璨的光彩。

    风云际会,万众瞩目,皆在峰顶至极一战。

    同时登顶的二人目光在第一时间交汇,天地立生变化。如剑眼神毫无保留的撞击在一起,刹那间,陡峭山峰,广阔蓝天,洁白云朵在两人的视界中完全的消失,入眼所见只余彼此。裹挟着庞大气势的力量在虚空中无形的交锋,而两股惊世骇俗的剑意更是层层拔升,耸立如剑的天剑峰在这惊世剑意下竟也显得渺小了

    “你来得早了。”宇文锋如山石雕刻的脸庞之上没有半分动之色,头顶天云被剑意刺出一个窟窿,晨曦从缝隙渗出将他罩在金黄的色光里,是他看起来有一种超越时光的神性。

    “是来的晚了。”顾剑声同披一身晨光,带着一种恒古而自然道韵,山风吹拂起他的衣袖,衣抉飘飞,飘飘欲仙,使他看起来仿佛就要离开尘世,化身自然一般。

    “那,战吧!”

    剑与剑交锋,不需要多余言语,顶峰之战,就此展开。

    绝世高手,至极相争,身不动,剑意先行,二人仍在双目凝视,剑意却化成人形,一瞬间,天剑峰顶变得拥挤一般,无数剑意所凝虚影忽闪忽逝,虽只二人,却好像有无数人激烈交锋,刺、点、劈、挑招招不同,似虚又实,每一招都是巅峰妙绝。

    围观之人看这边就错过那边,恨不得把一颗心劈成十几瓣用,许多潜力不足,境界不够的人只看着就已心力交瘁,面容萎顿,但即便头发上渐生白丝却仍浑然不觉,眼光丝毫不肯挪开。

    虚影交战愈烈,剑意也随之拔升,未着一招,天剑峰顶已是飞沙走石,草木皆摧,就在剑意拔升至极致时,宇文锋和顾剑声同时而动!

    一瞬间,无数虚影收归于身,千招万式同归一剑,宇文锋,顾剑声双剑同时出鞘!

    并无惊天动地的剑气护拼,并无光彩绚烂的极招相冲,二人同时而动,却是一场看起来简陋的近身之战,而招式就是先前剑意交锋时使用过的。

    但招式二人一招一式的演出,招是相同,却呈现出些微变化,而这些微变化已是剑招脱胎换骨,显然已借方才剑意之争将招式进一步精粹提升。

    但见二人身法时快时慢,快如雷霆霹雳,疾风扫叶,慢如行云流水,云卷云舒,但快慢之间,却有一种协调的节奏,但奇得是剑风虎虎,双剑来回交错,剑刃却没有一次交接。

    “师尊,他们比剑,为什么半点声响也无?”谢灵烟边看边问商影。

    “比剑?这还不算开始比呢!他们只是借着前所未有的好对手相互提升,方才是将剑意拔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现在则是在淬炼剑招!”商影眼睛丝毫不离战局的回答道。

    “这还没开始?”谢灵烟有些惊异。

    一旁任九霄看出端倪,“没错,剑有两锋刃,进退一心藏,二人将剑意比拼过的剑招使出,都是逼着自己将招式提升,然而宇文老儿和顾师叔旗鼓相当,不但对自身的招式提升,对对方的提升同样也了如指掌,所以才会进退收放之间分毫不差,就像事先约好了似的。”以任九霄的性子,若在往日绝不可能给谢灵烟担任讲解,但此时观战,只感灵机勃发,思如泉涌,恨不得随便找一人倾诉所得。

    商影赞许一声,道:“所以现在比斗还没开始,二人的剑一旦真的交锋,便证明二人的剑道在此已走向分歧,之后便是剑道之争了!那时才是真正的生死之刻!”

    商影话音方落,便闻锵然一声,宇文锋和顾剑声双剑首度交锋,然而双剑好不容易搭上,就似不舍得再分开般,两剑一拼,包含一股强大黏柔之劲,两剑环环相扣绞缠一处,不断摩擦拉扯,发出一股尖锥般刺耳的剑鸣。

    “好刺耳!好痛苦!”一些人已捂住双耳,却仍止不住双耳出血,一时哀鸿遍野,而哀嚎声全然被剑声吞没。

    但在懂剑之人耳中剑声却如仙韵一般。山腰草庐前,可能是天剑峰中唯一对剑诀全无兴致的公孙大娘闻得剑声入耳,闭着眼睛体味,幽幽道:“嗯……双剑来回拉扯,如操演弦乐一般,抑扬顿挫,起伏有致,竟为天籁之声。”

    忽而双眼一睁,这位入道舞者瞳中焕发着全然不输山顶二位剑者的炽热神采,“你既亲手操演出天籁之曲,那岂能无舞相佐,月儿,为我伴舞!”

    姬瑶月应了一声,双刀滑出袖,以刀伴舞,而名动公卿的公孙大娘,在天剑峰无人注目之处款款起身,翩然而舞,在剑声相伴下尽展曼妙舞姿。

    舞之道,武之道,在这一刻,水乳交融……

    交缠的剑刃,相异的剑途,伴随一生裂帛般的剑鸣,顾剑声、宇文锋二人拉扯的剑刃终于彼此分开,而在拉扯中积蕴的剑气悉数爆发,两大高手无匹剑气交错纵横,遍射四面八方!

    剑气如蝗,一发不可收拾,观战之人高下立判,一众观者使劲浑身解数,拼命狼狈抵挡。

    商影剑一驻地,凝出一方气罩,不但护住自己,还将凌霄剑宗弟子一并囊括气罩内。

    山峰另一侧虽只三人,却皆是高手中的高手,慕紫轩、贺孤穷、越苍穹衣襟皆是奋然箕张,猎猎作响,可人仍坚如磐石,八风不动,化剑气于无形,尽显高手风范。

    剑身分开之刻,亦是剑道分歧之时,顾剑声纵身而起,发出自交战来的第一声长喝,却尽是畅快之意,呼啸的山风,翻滚的云浪,每一缕空气的流动,每一缕草叶的飞舞,都在他掌控之中,他的精神攀升到极致,与冥冥中深不可测的力量融为一体,一时天地万物,尽化剑气,倾泻而下!

    这种万物入剑的威力,作为所向目标的宇文锋的感觉最是清晰。在他无尽缓慢的视界之中,清晰“看到”顾剑声剑意融入天地,与每一缕的山风每一道的云浪融合在一起,天地万物与顾剑声同力,在顾剑声触及天道的剑意下之下化为了天道之剑,向着他倾泻而来。

    宇文锋大笑,从未有人在剑神这硬如石,僵如木的面上见到这般鲜活的表情,而他的剑仿佛突然具有了生命一般,灵动的一跃,自由自在的弹上了虚空。

    一声清脆的剑鸣响彻天地,压过了风吹叶动,鸟飞兽走,天地万物之声,好像天上地下,只此一声剑鸣。一股排斥之力虽剑鸣扩散,隔绝天地,顾剑声的无数剑气好似撞在一处无形屏障上,被弹向了四周!

    万物入剑!

    剑外无物!

    截然不同的剑道,各自精彩的顶峰,在这一刻,尽情交锋!

    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双剑交锋的瞬间绽放的光辉,那一刹间间的碰撞,超越了肉眼所能捕捉的层次。旁观等人只能凭借着自己的灵觉捕捉那一瞬间的情景,在肉眼看不到的层次,双剑进行了高达上百次的交击,每一次都是游走在生死间的碰撞。每一次碰撞都是剑气四溢。

    谢灵烟渐渐更不上二人的剑境,只觉头脑欲裂,不禁分起了神,开始忧心起顾剑声的生死,“顾师叔,唉,这怕是他今生最后一战了,也不知应天命现在会多伤心……”

    谢灵烟忍不住向应飞扬那方向看去,却发现最该忧心的人,却无半点担忧。反而是兴奋,狂热!如同寻宝者打开宝藏,看到了梦寐以求的无尽宝物一般,只让人觉得上头生死相决的不是他的师尊,而是与他全然无关的人。

    全神贯注,一念专精,记住,师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授业,每一招,每一式,每一个细微动作都要记住,根本不用刻意提醒,这想法已自然而然的化为实际行动,应飞扬眼中的火光越来越亮,与顶峰上的那两人一样亮,一样灼人。

    谢灵烟似乎也被他的眼神灼伤,视线从他身上缩回,而人群中已出现痛呼之声。宇文锋和顾剑声已入生死之境,但先面临生死抉择的却是其他人。

    随着剑决进入白热化,四溢的剑气越趋越烈,草木惊飞,砂石狂走,地面上被犁出无数道剑痕,终于有人抵受不住剑气,在剑下受创,而其余人也难以再支撑。开始向后退去。

    商影一人护住凌霄剑宗百人,真气渐渐感到不济,一时回气不及,一道剑气已擦着她面颊而过,不得不下令道:“凌霄弟子听令,后退百丈!”

    不一会,众人皆抵受不住退后百丈,只留下一道人影孤零零立在原处,应飞扬好像化身礁石,任剑气如潮如浪的冲刷而来,他却依然屹立不动。

    “噌,噌,噌,噌……”虽只是散逸剑气,应飞扬护体真气也难以化消,面颊,身躯,四肢,一道道血痕在他身上出现,浅的破皮,深的露骨,转眼血肉淋漓,如遭凌迟一般。

    可应飞扬竟是恍然无感,双目直勾勾看前,狂热痴迷之色不见,目光不舍偏移半分。

    “喂!应天命!应飞扬!”谢灵烟喊了几嗓子,一如预料,应飞扬全然没有听见,而此时商影却摇头道:“不成,退了两百丈仍是在剑气笼罩之内,凌霄弟子,再后退百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