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五十六章 心狠剑激
    一声嘶声怒吼,一股凶戾剑意,一道化身剑芒的身影带着刺耳的破空尖啸迎面而来。

    清岳掌门被剑意激得抬头,一瞬间,折射入眼中的璀璨剑光让他辨识不清来人,好似这一剑穿透了数十年的时光,“真像啊……”

    一样锐气逼人,一样天资横溢,一样一往无前……让剑光映照下的他黯然失色,他庞大壮硕的身形好似随着气势一同迅速萎缩,在这一剑卑微如蝼蚁。

    “应飞扬!”

    “应飞扬!”

    商影和谢康乐各自惊异,同时想要阻拦,但应飞扬的剑实在太快,如一道飓风狂飙而过,他们还未及反应,剑已直刺向清岳掌门。

    清岳心神已为剑光所夺,但千锤百炼的本能仍让他一拍桌案,抓住桌案上弹起的坤渊剑平挡胸前,格住这倾力一刺!

    但格住不代表挡下,应飞扬去势仍无半分停滞,清岳掌门纵然双脚在地上犁出两道深沟,依然止不住停不下这一剑,二人就保持着这一人飞刺而来,一人格挡的姿势一进一退。

    “轰!”房屋墙上穿陷出一个工整的人形,人形不仅穿透了房室,还穿透了房室后的巨剑雕像,还穿透了巨剑雕像后的讲剑厅,还穿透了讲剑厅后的弟子宅,还穿透了弟子宅后的弟子宅,再来更穿透了……

    人形一直穿透穿透穿透穿透……

    终于,格挡在前的坤渊剑不堪重负,锵然碎裂,再不受阻挡的剑气尽数轰在清岳掌门身上!

    “咣!”清岳掌门身形撞在一座假山上,假山崩落,乱石如雨将清岳掌门埋在下面。泥沙混着血水糊了一脸,一身,狼狈不堪,形象扫地。

    此处正是弟子住宅中的院落,一些弟子们听得动静出来观视,却见他们敬若天人的掌门颓倒在碎石之下不知死活,惊异之余,纷纷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却无人敢上前来。

    却听应飞扬狠声道:“师尊放过你,我不放,但我也无资格用他的真气杀你,这一剑先做利息,用不了几年,我必靠自己之力取你性命!”

    话音说完,便化作剑光扬长而去,只留凌霄剑宗众人面面相觑。

    一往一回,不过片刻,应飞扬又出现在顾剑声面前,随着方才的一剑宣泄,应飞扬心中如火般狂烈的怒意终于暂时平息,虽远称不上恢复冷静,但总算足够让他认清现实了……

    “来了,他还活着吧……”顾剑声道。

    “我不用你的真气杀他!”应飞扬执拗道,言外之意溢于言表。“还有帝凌天,六道恶灭,局势会演变至此,全是他们在背后操弄,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要他们偿命……”应飞扬咬着牙,握着拳头,却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无力。

    “你可以替我报仇,全随你心意,但答应我,别沉浸于复仇之中,你的剑是让你自由高飞的翅膀,别让仇恨将他拴住,好么?”顾剑声拍拍他紧绷的肩膀,笑着冲他眨眨眼。

    顾剑声的眼睛很好看,璀璨中含着温润,只看他一双眼,就略见他年轻时的风采,若在往日应飞扬定会习惯性的回呛,但今日他只是点头,不管顾剑声提什么要求,他都会点头。

    应飞扬猛力的点头,眼泪又要被他甩出,却听“啪!”得一下,脑门一疼,顾剑声屈指在他脑门弹了一击,把他眼泪都弹了回去。

    “不要哭!至少别现在哭!”顾剑声眼睛定定看着他,语气并不重,可是里面有一种坚定的力量,“我剑冠天下,一生风光,别让我在这时候,脓包得连徒弟在我面前痛哭流涕我都无能为力。”

    “我不要求你向庄子那般,逢友之丧,鼓盆而歌,你可以为我哭一场,但也等我死后,而且只许哭一场,一场之后,就给我擦干泪,痛痛快快的试剑飞扬。”

    应飞扬乖乖听他的话,又点了点头,一抽鼻子,把眼泪抽回。

    此时,又闻恼人声音,“他们在那!”,正道诸派已散去了一半,但仍有一批穷追不舍。

    “滚开!”应飞扬冷冷道,不是愤怒,却是一种比愤怒更具爆发力的压抑,一挥袖,一道剑气甩出,前头之人各自举起兵刃法器抵挡,却齐刷刷掉了一地。

    顾剑声拉着应飞扬衣袖,“好了,与其浪费时间打发这些可有可无的家伙……”顾剑声目光在正道之人身上扫了一圈,似视,却更似无视。最后绕回应飞扬身上,明朗一笑,璀璨目光中带着炫耀和不加掩饰的引诱,“应飞扬,想不想见识真正的顶峰剑决?”

    应飞扬从未见过顾剑声露出这种眼神,就像厨子把一生最值得骄傲的菜式做好了摆在食客眼前一般

    “嗯!”应飞扬这会点了许多次头,但这次点得最狠。

    “哈哈哈。”顾剑声得意的大笑,又一指其他人,道:“我徒弟的天人五衰功已经在我身上了,而我就要死了,所以没必要再找我徒弟麻烦了,我知道你们不一定信,但我懒得解释,因为你们奈何不了我徒弟,现在不能以后也不能,有能耐就跟上一起瞧吧,你们能见证剑冠的终途,或许也能见证剑道的新路!”

    顾剑声一番话不啻惊雷落地,但他却不顾众人惊异,将手与应飞扬搭在一起。

    握紧师尊的手,应飞扬才发觉他的手在轻颤,是激动,是期待,是雀跃。

    “快点吧,应飞扬,其实我早等不及了,去往何处,你应该知晓!”

    “嗯!”应飞扬又点了点头,足一点地,风驰电掣般纵飞而起,目标——天剑锋!

    剑的传说,只能由剑终止,剑神宇文锋,我把你的对手送来了!

    -------------------------------------------------

    明烨从昏迷中醒来,只觉全身上下无一不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眼睛红肿的俏脸。

    “哼,总算醒了么!”苗淼眸中闪过一丝亮色,但面孔很快板了起来。

    明烨一动,牵动全身经脉都刀割般的疼,轻哼一声,却问道:“应飞扬呢,他怎么样了?”

    “大概没事了吧,方才好像看到他冲出去又冲回来,然后冲下去,虽然不知原因,但应该是逃出去了。”

    “那便好……”明烨面上露出一丝欣慰。

    “好你个头!”苗淼柳眉倒竖,原本小麦色健康的面庞现在阴云密布,黑得能滴出水来,“你傻啊,应飞扬是帮过你,不过值得你豁命去救么,当初跟贺孤穷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你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你个傻子!傻子!”苗淼举手要打他,却又怕把伤重的他打坏了,改用手掐他的胳膊肉。

    明烨被掐惯了,此时也感觉不到这点小疼,嘴上漾起一丝笑意道:“苗淼,你知道的吧,我以前是个小贼?”

    “嗯?”苗淼不知他为何又提起这事。

    “长安城的清街胡同,也就是旁人口中的贼窝,我也不知该怎么形容那个地方呢?总之在我看来什么沉沦心狱,九幽深渊,这两大凶地和那里一比都黯然失色,什么鬼气邪氛能险得过人心?我不想多说,因为我希望你一辈子都不会和那里牵扯上关系,总之,想在那活下去可不容易,只有狠,人狠,你就比他更狠,别人打你一拳,你就断他一臂,别人断你一臂,你就用你剩下的一臂拿着刀,晚上睡觉时抹了他的喉咙,只有五倍的还仇,才能不被人欺辱至死……”

    明烨淡淡道,但只要联想起他动辄自焚经脉的狠劲,就不难联想他过往的生活。苗淼心头一软,手上也不再用力。

    “但在那地方,最缺的不是钱,不是尊严,而是善意,善良的人没资格在那生存,所以若有人在那帮了你一把,那就是他把最宝贵的东西赠给了你,别人怎么做我不管,但我明烨毕十倍奉还。五倍报仇,十倍还恩,这就是我活下去的原则!”明烨面色苍白,眼中却在发光。

    苗淼眼中一迷惘,随后又恼得掐着他哭道,“那我呢,我对你就不好么,你把你命赔给了他,你拿什么赔我!”

    “我不光是为了他,也是为了你。”明烨笑着道,好像随口说着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那天,在司天台上三道轮回阵中我都看到了。”

    苗淼的动作却凝滞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看着他。

    “你以为我受伤昏去,其实我还存有一些意识,你借助凌霄剑宗令牌之间的感应,靠术法找到了同门的位置,然后又将位置传给了慕紫轩的人吧?我与慕紫轩打过交道,也见过皇世星天之间的传讯暗号,你骗不了我。”

    苗淼攥紧了手,不禁又掐住了明烨,但二人一个没察觉,一个不觉得痛。良久后苗淼才低头小声道:“没错,我是皇世星天的人,而且是七杀令。”

    “果然。”明烨笑了笑,“这些天我一直怕,商师尊,季师姐,谢师姐他们对我都很好。你也对我很好,我夹在中间不知该怎么办,所以只能折中,只要他们没问起,我便什么都不说。可我怕,我怕他们早晚查出什么端倪,找我问讯,那时我该不该说?或是不说?”

    明烨问向她,却不指望她回答,“不管说不说,总会辜负一方人的恩情,总会伤到一方人。苗淼,所以我仅能想到的办法竟是逃避,这也是我出手救应飞扬的原因。战死也好,就算没死也行。我违逆了门规,却没有任九霄和谢师姐那样的背景,现在又是经脉尽废,凌霄剑宗再无我立足之地,肯定会将我逐出派门吧,哈,当然,我就不等他们驱逐了……”

    “你这人,做事真别扭。”苗淼似乎从开始的震撼中恢复。

    明烨持剑撑起身子,“没办法,这就是我活着的方式啊,不管怎么样,在丹霞峰的日子都是我经历的最美的梦,就算如今梦醒了,我也不会忘记,苗淼你也是吧,就算明知梦是虚假,你也不忍破坏,这次丹霞峰无一折损,也是亏了你在中间协调吧?”

    苗淼不答,明烨却已从她面上得到确认,“以后最好别再做这些事了,你很善良,并不适合做这种事……再见了。”说罢,转身踉跄离去。

    “你要走,你要抛下我?我准你了吗!”苗淼想要追他,但他已回头道。

    “别闹,你知道这样才是最好,或许哪一天你重得自由,天下虽大,咱们还能遇上,只是那时,你可能还是青春靓丽的仙家仙子,我却已经是个生儿育女的凡夫俗子了,到时乡野粗茶淡饭,你莫要嫌弃。”

    明烨踉跄走着,不时回首,虽然面上是藏不住的不舍,但依然脚步不停。

    而苗淼想不顾一切冲上去,拦住他不让他走,但双足却是钉住一般难以挪动,这个该死的混蛋,为什么替每人都选下了最合适的道路,却逼得自己无路可走!

    人渐行渐远,终于不见,此时苗淼却忽得听闻轻轻一声,“他知晓的太多,不该让他活着离开!”

    一树之隔,不知何时在树的另一面倚树立着一个紫袍青年,气度潇洒,玉树临风,正是慕紫轩。

    ----------------------------------------------------------------------------------------------------------------------------

    ps:有人总觉得凌霄剑宗内奸七杀令和下药给顾剑声的是一个人,明显不是好吧,前者是帮慕紫轩坑了凌霄剑宗,后者却是坑了慕紫轩,动机截然不同,可能是怪我,突然两个疑点凑的太密集,所以让大家搞混了,鉴于还有其他疑点未填,越写越多的话可能造成www.yuehuatai.com障碍,所以今天把这坑填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