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五十五章 心猛剑激
    ps:不是我赶着在大过年虐人,实在是剧情推进如此,so~总之元旦快乐,出去玩得可以先养几章元旦后看

    “师傅,你忙完了!”察觉清苦来到,应飞扬依旧玩得不亦乐乎,好像在跟师尊炫耀把戏似得,将凌霄剑宗的苍龙转生剑和上清派的二十八星宿剑阵融合,巨大苍龙看似凶狠暴戾,其实不管探、抓、扑、咬、每一动作都暗合苍龙转生剑的剑理,进退得宜,攻守有度。

    “我还担心现在的你应付不过来呢!”应飞扬回身望去,而这一瞬间的分神,便有数道气劲法宝趁隙攻来,应飞扬接连中招,身上中了一剑一掌,又被一个法钵砸在胸前,砸得他气血翻涌,踉跄倒退。

    但正处亢奋的他也不觉痛,赶忙回神,剑诀引动,苍龙尾巴一抖回飞而来,盘旋绕体,化成了一个坚不可破的龟甲形的剑阵,将他与顾剑声护在阵中,正是由苍龙剑阵转为玄武剑阵

    “师尊,究竟是怎么回事,掌门师伯动机何在?”五颜六色的法宝气劲砸向玄武剑阵,应飞扬御剑紧守之际抽空问道。

    顾剑声面无表情道:“现在是说话的地方吗?走吧,路上说!”

    “得令!”应飞扬兴起的高喝一声,剑诀一掐,剑阵再变,千剑化作一只剑凰,正是二十八星宿阵的朱雀之形。

    应飞拽着清苦翩然飞至朱雀之上,朱雀亦同时振起寒光闪闪的剑翎。

    双翼一压,剑翎朱雀掠地低飞,如同飚起一阵飓风,瞬间劈开如浪人潮,振翼而去!

    “走哪去!”众人哪容他离开,紧追不舍,同时金刚钹,紫金钵,阴阳镜,神都印等数十种法器来回穿梭飞击,剑翼朱雀受到侵扰,难以发挥全速,始终甩不开追击之人。

    待飞至前殿时,应飞扬一顿足拽着顾剑声跃下朱雀,凌霄殿高高屋脊上,“麻烦啊,果然得放个大招断后!”

    他神色藏不住的欢愉,说是不胜其扰才阻敌断后,倒不如说没玩尽兴,最好再放手一击,应飞扬手一挥,剑翼朱雀解体,千剑倒悬天空,寒光闪耀,如星辰在列。

    “早就想在现实中这招了!”

    陡然风疾云啸,沙飞石走,至极剑意冲霄干云,直触及天道!

    不光底下众人,连顾剑声也一同色变,惊道,“是万道引归天剑诀!”

    “万道引归,环宇剑罡!”似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想,便见应飞扬昂声一喝,一瞬间,天上剑形越变越多,如云压顶。

    应飞扬在上三道轮回阵中化身天道,曾与顾剑声的剑意化形天人交感,借力与它,助它完成使出万道引归天剑诀,而此招的剑意便在那时刻在心头,此时依循剑意而动,只觉自己与天地融为一体,一花一草,一树一叶,风吹云动,寰宇苍穹皆可为剑!

    这种万物皆剑的感觉让应飞扬全然醉心其中,好像他得脱肉体束缚,超脱了凡俗的层次,得到了无拘无束的大自由。

    蜕变的喜悦让他欣喜,嘴角不由自主的噙着一丝微笑,但忽然一股来自天地的排斥力将他生生压回体内,连倒悬天上的剑也是摇摇欲坠。他终究不是顾剑声,少了顾剑声那份沟通天道的道心,难以一尽此招之威。

    “哈哈,果然还是勉强了!”应飞扬只觉气息逆流,真气错乱,饶是如此,心头依旧不改快畅,随即抢在招式溃散前强催剑招。

    “万道引归天剑诀!”

    强催的招式虽不能尽显其威,但也依旧撼人心魄,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这一剑招的光辉,每一把剑都迸发出最璀璨辉煌的光芒,漫天盖地倾斜而下。

    众人震撼同时,甚至心生感动,面对着主宰天地般无可抵挡的剑法,竟险些失了抵御之心,“噌噌噌噌噌噌噌噌噌噌噌噌……”

    无穷无尽的剑声彷如一场永不停息的大雨,遮蔽了所以人的五感,哀嚎声,痛呼声,惨叫声尽数被吞没。天上天下,前后左右,看得到和看不到的每一处,都是无处不在的剑!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却有数个世纪那般漫长,劫后余生的萧百剑灵魂仍沉醉于那毕生难忘的震撼一幕中,双眼茫然得看了四周,入眼只余哀鸿遍野,一片疮痍,哪还有应飞扬的影子?

    而他被“借去”的佩剑此时正倒插在他面前,剑身仍在“嗡嗡”颤动,好似为有幸施展方才那招而雀跃不已……

    “他走不远,快追!别让天道传人跑了!”满脸流血,更显狰狞的薛灵官唤醒众人,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再追上前,只是有些人看似向前追去,实则悄悄的下了山,一剑之威,摄人心魄如斯。

    “萧门主,别愣了,快追吧。”薛灵官见萧百剑如出神一般,双眼闪着光一动不动,又催促他一声。

    “哦……”萧百剑茫然应了声,拔起剑前行几步,忽然下定决心般把剑狠狠掼在地上,“操!我不追了!我也用剑,也是剑客,管他什么天道传人!我就是想要他活!”萧百剑看向应飞扬消失的方向,双目灿然,好像还闪耀着方才的炫目剑光。“我就是想看看有他在,将来这人间剑道,到底会多他娘的精彩!”

    -------------------------------------------

    强行施展“万道引归天剑诀”后,应飞扬气息紊乱,脏腑受到反噬,于是甩开人群后,便在隐秘树丛暂时休息,他的心仍然兴奋不已,仍沉浸于以剑为翼,恣意飞扬的快感中。喋喋不休的跟师尊讲着自己用剑的体悟。

    “…………师尊,那感觉你知不知道,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就好像剑是我的翅膀一样,天地再广阔,只要想飞,我就能飞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对了,师傅,你还没说你跟清岳掌门发生什么了呢?”

    而顾剑声也不嫌他闹,一直静静的听他讲,此时听他有疑问,才做了回应,将方才的经历将出。

    “怎会是这样,一切的起因,竟是这么个荒诞的理由……”应飞扬也难免觉得荒诞,但却又笑不出来,或许人生,本就是被无数个荒诞和意外操纵。

    “师尊你果然没有杀他,这倒是不意外,不过,这话我说可能不太合适,放过清岳掌门,咱们后患无穷……”

    清岳淡淡道:“没什么后患了,你的天人五衰功要被泄去了,而我要死了。”

    !

    !!

    !!!!!!

    翅膀断裂,应飞扬好像从天空狠狠摔倒谷底。

    废了好大劲,应飞扬才确认他的耳朵方才并没有欺骗自己,然后他长大嘴巴,瞪大眼睛,好像是要等着顾剑声噗嗤一笑,说“我逗你的!”

    但顾剑声淡淡含笑的俊朗面容上,却真诚得榨不出一丝玩笑之意。

    “什么意思?”应飞扬想问,但喉咙却被寒彻的心冻住一般,一个字也问不出。

    而顾剑声已从他眼神中知晓他要说得话,“你想问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顾剑声忽而掌动,一掌按在应飞扬丹田,应飞扬猝不及防,只感顾剑声掌心传来一股吸力,血脉牵引下,原本就属于顾剑声的真气回流。

    而最先被他吸去的,却是包裹着天人五衰之气的气囊。“我说过要除去你的天人五衰功,将他吸到我体内,这就是我所说的方法。”

    “停下!停下!停下!停下!”应飞扬瞬间明白了顾剑声的用意,想要与顾剑声分开,但源自于顾剑声的真气都不受他控制。他竟无能阻止,眼睁睁看着那个气囊慢慢从自己丹田向顾剑声掌心处移动。

    “师尊,给我停下啊!”应飞扬双目赤红,毫不犹豫得自爆丹田。

    顾剑声察觉,忙分出真气替他护住丹田,而应飞扬趁他力分一瞬挣脱出去,急忙检查体内真气,结果却是让他心沉渊底——

    慢了一步,他体内的气囊连带被包裹在气囊内的五衰之气已然不存!

    “我先前说了,真气只是借你,你要连本带利还回来,这五衰之气便算作利息。”顾剑声笑着,一脸胜利的模样道。

    “还回来,那是我的,给我还回来!”应飞扬像只发怒的雏狮,嘶声竭力的呼喊着,仗着绝大部分功力仍在自己体内突破顾剑声的防御,强行将掌按在顾剑声丹田上,如法炮制。

    玉虚纳神真气被一瞬间催到极致,如长鲸吸水般的吸力使得周遭形成一个巨大风眼,花草砂石失重般漂浮,树木也拔地而起,绕着他们旋转着,但顾剑声体内真气却如扎根一般纹丝不动!

    “好了,天命……不对,该叫你飞扬了,别闹了,你做不到的。”顾剑声伸着手,怜爱的抚摸着应飞扬的脑袋。

    应飞扬手无力从顾剑声丹田滑落,身子失力一般跪伏在顾剑声膝前,无声的呜咽着。

    “好了,也不是现在就死,嚎什么丧,五衰之气被我的真气包裹住,还能再撑上几天,等我死了你再哭不迟。”

    应飞扬陡然抬头,如见到希望的稻草般,激动错乱道:“对了!还有时间!还有时间!师尊你是剑冠……你是剑冠顾剑声,你,你一定有办法!”

    顾剑声摇摇头道:“卫无双一身妙法通玄,但只感染了不多的五衰之气,就已束手无策,我一只会剑法的剑客,将你体内的五衰之气连根一起吸来,能再撑几日已是天大的能耐了!”

    “帝凌天!还有帝凌天!他定有天人五衰功的解法,我去找他!我去万象天宫找他!”应飞扬忽然又想到,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茫然无措的辨别方向。

    “够了!应飞扬!!”顾剑声一声怒喝,应飞扬如雷贯耳,“顾某是习剑之人,早就有以身殉剑的觉悟!何需你来讨命!你找到帝凌天之后又当如何?是卑躬屈膝的向他求助?还是利益交换,为了保全我性命沦为他的爪牙?我此番豁命救你,便是不想看你如你师兄一般沉沦!若你真执意如此,顾某不如拼尽这残命,现在就杀了你!”

    “啪!”无计可施的应飞扬无力跪倒,失魂落魄一般,泪如雨下,却默然无声,只一股哀戚之意蔓延,蔓延,蔓延……

    静默一会,顾剑声柔声道:“好了,莫做小儿女姿态了,师尊我生命有限,现在赶着去赴一场期盼已久的邀约,快将为师真气还来,再拖一会,我的真气就真成你的了。”

    应飞扬却忽然被点醒一般,一握拳,杀气腾腾的剑气透体而出,周遭树木山石尽化齑粉!而眼中泪水已被恨火烧干,伴随着“嘎巴嘎巴”的咬牙声,面容扭曲,咬牙切齿道:“师傅再稍借我片刻,我很快回来!”

    一声清脆碎地声,应飞扬蹬地而起,如雷霆电射,化身一道剑芒笔直向前,所经之处,如飓风过境,景物皆催,目标直指凌霄剑宗!

    “找到他了,他在这!”迎面遇上追击他的正道人马,正道人士纷纷出手拦截,但应飞扬不闪,不躲,不避,任层层气劲法宝打在他身上,撞得散就撞,撞不散就硬吃下,比之内心痛楚,身上伤痛算得了什么!

    “啊~”“快闪开啊!”“躲开,别挡我!”反是正道之人的队列如潮浪般裂开,惨呼连连,剑芒缠身的应飞扬如一把巨剑犁过,所经之处,血雨纷飞,挡他前路者,尽是尸骨无存!

    而他行进的方向,没有丝毫偏移!

    房屋之内,清岳垂头扶额,坐在案边,神情疲惫,好似又老了十多岁,商影和谢康乐皆在一旁询问他方才发生何事,他却兀自出神,充耳不闻。

    忽然好似地震一般,屋内家具、杯盏,书卷皆是震颤不已,而置在桌上的坤渊剑更是发出阵阵颤栗般的剑鸣!

    清岳只感一股如洪荒凶兽般暴戾,狂怒的杀意迎面而来,随之便闻一声雷霆爆喝。

    “凌霄掌门清岳,接我应飞扬一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