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五十四章 心高剑翔
    白相知犹按剑,人情翻覆似波澜。天籁『小说Ww『W.『⒉

    清岳冷视相交数十年的师兄弟,手按剑,心波澜。

    何时起对他起了杀意?

    是知晓过往之事可能被揭晓之日。

    还是从挫败在他绝代剑艺起,对他欣羡、妒恨交加的每一日?

    为何会对他布下杀局?

    是怕他会得知一切后剑锋所向?

    还是怕自己最后一点见不得光的卑微乞求暴露在阳光下?

    亦或是不甘心魔折磨,不管结果如何,只求亲手为故事写下终局?

    眼前的一幕,是他最不愿见到的一幕?

    还是让他如释重负,期盼已久的一幕?

    种种疑问,清岳自问,却难自答,但握剑一瞬,问题只剩下一个。

    用八年岁月磨得一剑,能否一缨他剑冠天下的一击?

    而这个问题,只需用剑回答!

    人名清岳,剑名坤渊,人剑合一的身形便如岳峙渊渟,随着阴阳剑印开启,至极剑意层层拔升,而到达顶点的一瞬间——

    岳崩,渊腾,人出,剑动!

    高手之决,胜负往往只在一招!

    今生最强一击,对上今生最强敌人,只为今生最想知的答案!清岳人剑如一,化作一抹毫无花巧,返璞归真的剑芒,直向顾剑声而去。

    嗡嗡。

    嗡嗡。

    嗡嗡。

    时间在极度规律的剑鸣声中放下脚步,清岳在至极一剑中,达到一种玄之又玄的道境。

    时间变得极慢,而他的感知变得极敏锐,他能看清剑的颤抖,能看清风的流动,每一丝光线,每一粒尘埃,在他眼中纤毫毕现,而顾剑声的动作,也尽数被他捕捉。

    顾剑声出剑比他晚,但却依然沉稳,干净,修长,有力的手握住剑柄,一寸寸拔出“不堪提”。

    剑,锋芒内敛,并无惊天动地的剑势,却隐隐含着一股妙合自然的道韵。

    在剑只出三寸时,清岳就知道,他,败了!

    养了八年剑气又如何?嫉妒,愧疚,担忧,恐惧,他的剑心早在八年前就蒙尘,如何抵挡顾剑声触及天道的一剑。

    心境变化,清岳掌门一身气势如潮水般散去,紧握剑柄的松开了。“缓慢”了的时间也恢复了原本的流。

    “铛!”坤渊剑落在地上,方擦亮的剑刃又粘上尘埃。

    而顾剑声的剑已指在他的胸前,锋锐之气直逼胸口,胜负已分,高下……或许早已判定!

    “你该认错!”顾剑声冷声道。

    “是,我有错!门派遭临挫败,正当之际,我身为掌门却在这时同室操戈,何止有错,简直愚蠢!”

    “你的错,不只在此!还有逼杀我徒弟的行为!八年前如是,八年后亦然!”

    清岳摇摇头道:“哈哈哈,这点我并没有错,正相反,逼杀他们两个,才是我这些年来少有做对的事情,不管紫薇帝子,还是天道传人,凌霄剑宗都断不能留,师尊与我都是这样想得,所以他才会传位给我,不清楚这些,所以我才说你不能是掌门,只能是剑客!”

    随后叹了声,闭上眼道:“你杀了我吧,否则今日之后,我还会继续逼杀应飞扬!”

    “哼!”顾剑声眉锋一挑,剑劲直透清岳心脉。

    清岳掌门闭目待死,却觉尽力四散而开,改封住他的经脉,“还是,留情了么?何必……”清岳心中叹了声,但以他对顾剑声的了解,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不是么?相交数十年的经历,历历浮现眼前,曾相互扶携,也曾并力戮敌,以为能向那时一般,剑锋永远对准一处,但凌霄七剑,一剑冠绝,就注定其余六剑泯然众人,虽是师兄弟,但终究不能同路

    恨也恨过,悔也悔过,但错过的终是错过,清岳睁开眼,“你,不该留手!”

    “所以我是剑客,不是掌门,我不必讲什么大道理,想杀便杀,想救便救,你不可能逼我杀任何人,不管是我徒弟,还是你!”顾剑声收剑回身,衣袖无风自动,声音寒如易水,壮烈萧瑟,“而剑客有剑客解决问题的方法,你不必再逼杀应飞扬,因为天道传人,会由我来——亲手葬送!”

    ——————————————————————

    “求生,闪边去,寻死,进招来!”应飞扬划界定死生,独对佛门八宗,道门十二派,却是凛然不惧。

    “退生进死么,不过得了些不属于自己的真气,就这么大的口气!”,在场以‘诗书尽废’王念之修为最高,自是不惧应飞扬,身形一动,抢先出招,箭射而出!

    以王念之的见识,交手几番后,便已试探出应飞扬体内有着与外表不符的深沉真气,先前因应飞扬看年轻,加之他的心神都在顾剑声身上,才会在应飞扬手下吃了些小亏,但如今窥破虚实,自然再无忌惮。

    “退下!”应飞扬剑诀一引,星纪剑悬空而起,剑气如洪流涤荡而下,其他人都被剑流暂阻,王念之却是身形如鬼似魅,几个旋身间,已是逆流而上,逼临应飞扬身前,剑如蛇吐信,弯成诡异的弧度刺向应飞扬。

    不愧东海剑尊,剑上确有造诣,应飞扬见来招非凡,赞了声“来得好!”举剑迎招,二人接触一瞬,身影稍顿,随后,漫天人影飞舞,短兵交接声声,身形之快,好似瞬移一般在屋顶,天空,树梢上凭空出现,交手一招后又凭空消失。

    “有几分模样,但不是有了真气就能肆意嚣张!”数招之后,便闻王念之冷嘲一声,身形在应飞扬照遭拖曳一圈,化出七个幻影,将应飞扬围在中央,各施展一招《诡萤七变》,同时向应飞扬击来。

    比斗非是只比真气多寡,否则直接报修炼年岁论输赢便可,得了不属于自己的真气,难道境界意识技巧也能一并得了么?王念之此一剑便要让应飞扬知晓天高地厚。

    “说得好,深表赞同!”幻影围攻而来,应飞扬却不做抵挡,指一抚剑,秋水绽芒,一股玄异之力以他为中心圆转而扩散。

    王念之察觉有异,七道身影全击了个空,重新汇做了一人,却见耳边是浪花翻滚声音,鼻端是海水咸腥味道,而入眼所见,却是一片东洋大海!

    “以心为剑,划境为界,这是剑界?”王念之立身汪洋大海上一块只容一人屹立的礁石上,惊疑道。

    “好见识!”却见海天一线,一道人影如利剑一般劈波斩浪而来,比声音更快来到眼前,这一剑化海天之大势,如潮奔浪涌磅礴而来,王念之神色一变,举剑迎招,至极交锋下,应招匆忙的王念之闷哼一声,借力化退。

    水击礁石,激起千层雪,应飞扬代替王念之立身礁石上,神姿卓然道:“正是上清派司马真人所创天隐剑界!”

    “哼,司马承祯?又如何!”王念之亦有过心念交战的经历,自也不算意外,而此处东洋大海显然是他的主场,但见他漂浮半空之上,剑指一引,海水躁动,一道道水桶水柱从海面窜起,如一把把软剑一般带着诡异弧度击向应飞扬。王念之《诡萤七变》中有一招‘暗潮无尽’,乃是他潜身万丈海底,仿海底变化莫测的暗流所创,此时借暗潮之力随心念使来,更是威力倍增。

    应飞扬见猎心喜,施展九阳昊天剑诀,一挡暗潮无尽式。

    九阳蒸腾,暗潮汹涌,一时水火交并,绚烂生辉,百招之后,王念之已然成竹在胸,“区区薪柴之火,想要煮海么?”

    王念之剑诀再引,应飞扬周遭七道水柱同时而起,同施一招,霎时水柱汇于半空,成遮天蔽日之势,扣碗一般庞然压下,应飞扬神色一变,虽是九阳齐出,却仍难脱桎梏,被狠狠压入海面下。

    喧嚣过后,应飞扬被海水吞没,海面重归平滑,似是风平浪静……

    忽然,王念之身后海面炸开,一道螺旋水柱冲霄而起,顷刻急旋散开,水柱爆裂,现出一个风华绝代的不世剑者。

    “顾剑声!”王念之咬牙切齿道。

    “好个东海剑尊!”顾剑声开口,却是应飞扬的声音,“虽已行偏途,但逐剑无悔,令人感佩,今日应飞扬偿你心愿——代师,败你!”

    高昂一声,漫天溅珠碎玉般的水珠凝成无数剑形,应飞扬自空而落,身边水剑似跟随将帅身边的悍卒,随着应飞扬身影记下,化作最滔天的剑浪!

    占天时,居地利,夺人心,知晓师尊是王念之毕生追赶的目标,亦是他心中的一处破绽,应飞扬以此击之,王念之心神竟一时为之所夺。虽同时化招抵挡,化出七条水柱迎天击出,但天隐剑界内,心念松动,便,注定败局!

    剑浪击碎水柱,侵袭而来,袭身一刻,应飞扬身影在王念之心中似乎和顾剑声重合了,一个念头将他的最后意识吞没,“这少年不是空有真气而无境界意识技巧,恰相反,是过往真气不足,限制了他境界意识技巧的挥,他……真的有立身顶峰的器量……”

    一瞬能转千百念,心念之战看似战了许久,实则不过一瞬间,所以在其他正道诸派之人眼中的情形便是——王念之一身七幻的围攻向应飞扬,却突然幻影消失,王念之如中了妖法一般吐血坠地,不知生死。

    一人对数百绝非易事,所以应飞扬看似张狂,其实心有计略,在场以王念之最强,所以他才会在合围之势形成前,先以天隐剑界出去这一最大强敌。

    天隐剑界极耗心神和真气,何况王念之亦是高手,应飞扬感觉身心俱疲,但是——

    痛快!

    真他娘的痛快!

    这就是立身顶峰的快感吗?

    胜负,生死,置之度外,任性挥洒后,心里竟是如此坦荡与自由。

    应飞扬觉得自己是只自在的鸟儿,无牵无挂,无拘无束,手中的剑则是他的翅膀,带他飞向梦寐以求的高空,去追寻那高高在上的——无上剑道!

    “臭小子,你使了什么妖法!”百剑门门主萧百剑怒喝一声,与弟子一道出手,一人百剑,十数人就是千剑。一千把剑晃起了一千条长河,那长河逆袭而上,犹如千瀑袭天。

    应飞扬畅快一笑,振羽而飞,欲凭一羽,强翔过此千山关河,已在千剑终生触及不到的高度。

    但非得过千山关河,关河之外,却是薛灵官的巨灵掌印,薛灵官集结弟子之力,凝成一道巨掌抓向应飞扬,应飞扬身形便好似掌中雀一般。

    “下来!”薛灵官怒喝道。

    “那便下来。”应飞扬郎笑,凌空旋身几圈,已是头下脚上,身上金华大作,佛辉灿然,携带一股庞大无比的剑芒磅礴压下!

    达摩神剑!

    天佛降世!

    剑未至,沉如山岳的剑压已将剑下之人牢牢锁死,役灵庄弟子奋尽全力,巨灵掌印又凝练了几分,欲将达摩之剑攥住,但天佛降世之招看似雄浑,在应飞扬手上使出也不乏机巧,巨剑批亢捣虚,正中了掌印上的命纹,一剑判命。

    两股巨力相撞,同时消散,役灵庄之人纷纷膝盖砸落入地,功力稍弱,便是腿骨碎裂,口呕朱红。薛灵官的担任轿夫的弟子皆是败倒,软轿更是破碎成块,薛灵官摔入石地,好不狼狈。

    而对比之下应飞扬则是翩然而落,好似接受他们的跪拜。

    “天道传人……老朽,绝不……放你……”薛灵官口鼻出血,却仍咬牙切齿道。

    “老人家就别再喊打喊杀的了,回家好好养老吧!”应飞扬见他可怜,也不忍杀他,带着柔劲的一脚将他踢出,提向萧百剑。

    萧百剑不敢怠慢,忙接下他,但分心一瞬,对天上的之剑的控制就弱了几分,却闻应飞扬愉悦一声,“借剑一用!”

    便见他旋身而起,陀螺般旋转间,剑意勃,漫天剑流受他牵引,竟随他一同旋舞,好似那个少年是它们的同类一般。

    “这次用什么呢?”应飞扬似捡了一堆玩具的孩子,心中认真又有点苦恼的考虑着该先玩哪一个好。

    “就它了,上清派二十八星宿剑阵——苍龙之形!”随着剑诀牵引,应飞扬单人驾驭剑阵,漫天剑流汇做一尾剑之苍龙,长牙舞爪,鳞角峥嵘。

    “去!”苍龙剑阵,杀入人群,凶威赫赫,瞬间就是人仰马翻!一个个人影如扬尘一般被撞得飞起。

    正痛快之际,却闻身后房门开启,顾剑声从门中踏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