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四十六章 东海来客
    骆石律主管刑律,口功夫自是一流,而萧百剑本就无实证证明帝凌天与顾剑声的联系,被他绕了一圈险些被绕进去,愣了愣神才道:“但谣言可畏,剑冠前辈也该出面让众人一见,以杜悠悠众口。”“谣言可畏,那我顾师叔的剑就不可畏了么?”骆石律面上一冷,眸中溢出道道寒气,众人皆觉背脊一凉,不是因为眼前骆石律,而是因为那久未现世,却依然摄人心魄的剑,“证有易,证无难,你们若认为我师叔与帝凌天有关联,便该拿出实证,而非让我顾师叔出关自证无罪,若怀疑谁,谁就要出面自证清白,那世上可要人人都无宁日了!”见众人一时被慑住,骆石律见起了效果,又舒缓语气,道:“我派将应飞扬交出来公审,已是释出诚意,对抗六道之事,本派亦一直倾尽全力,各位若再咄咄相逼,怕是六道恶灭的离间之计,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一张一弛,骆石律已把握话语主动权,这时却有一声传来,“说到底还是不肯露面,顾剑声好大脸面,这么多人请他他都不肯出面?这一句无礼至极,已属公然挑衅,骆石律眉峰一挑望向发声之人,却是险些笑出了声,“原来是金陵元气宗的白何水白宗主……”

    发声人是个国字脸,短胡须,气度雍容的汉子,面上却是阴沉戾气,这位白宗主、或者说整个元气宗都与顾剑声起过睚眦。

    那时顾剑声初出江湖,正是放荡不羁的年岁,昔时游历金陵,恰遇这位当时还是少宗主的白何水在秦淮河上欺凌弱一位卖酒女,欲行采补之事,顾剑声自是出手轻易将他教训一番,而白何水身为金陵的地头蛇,未能咽下这口气,纠集金陵城中三大派门百余人欲行报复,顾剑声却只一人一剑,租了一船画舫停在江畔,声称来人轮流来也好,一起上也罢,但凡有人能接他一剑踏上画舫,他便低首向白何水赔罪,任其处置,如若不能,便向那被欺凌的卖酒女处买酒两坛相赠。结果一个时辰内,百余修者尽数落水,一人一剑,压服金陵派门。顾剑声独饮二十一坛,酩酊大醉,又将余下两百坛酒尽倒秦淮水中,邀秦淮各花船共饮。

    是夜,秦淮上下,尽飘酒香。

    顾剑声一剑成名,年少英俊,剑冠群伦,不知入了多少歌女舞姬的春梦之中,金陵三派却是名声扫地,有两派就此衰落,而元气宗亦是颜面全无,成为秦淮河上,点缀剑冠声名的谈资,以至于后来羞得元气宗立下门规,不许门下弟子再靠近秦淮河的画舫酒家。

    这次元气宗来此,不消说,便是白何水欲借众人之势一讨当年羞辱。白何水只见骆石律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心头便更不快,毫不客气道:“正是我,顾剑声莫不是做贼心虚?不然怎无胆出面一见?””

    骆石律正要挖苦他一番,忽然一道气劲如潮浪般排空而来,直击向白何水,气劲来得突然,白何水应招不及,已被击飞数十丈。

    “顾剑声若是怕,也只会怕凌霄剑宗内无秦淮河那么多水供你饮,不如随本宫去东海,让你引个痛快!”

    一声柔柔媚媚又不失威仪的声音传来,却见两排妙龄少女撒花开路,八个健奴扛着一个巨大贝壳沉稳而来,而贝壳如软床一般,躺着一个妖娆妇人,妇人云鬓高堆,一袭水蓝薄裳下丰腴曲线若隐若现,皓腕撑颐,如春睡海棠般慵懒的躺在贝壳软床上,好不顾忌薄衫下偶尔乍泄的春光。而自她到来,场上便弥漫一股如梦似幻的朦胧水汽,水汽中有着这大海特有的新鲜咸腥味,仿佛让人置身辽阔海边。

    显然方才一击震飞白何水的就是这位美妇,众人正猜疑着她的身份,又听闻一声冷哼,“玲珑郡主,老夫与你同来,可不是为了让你替顾剑声出头的!”,声音震得众人耳中嗡嗡作响,显示一身不凡修为,众人循声看去,便见一手中持剑的峨冠老者与那女子同行而来,老者眼眶深陷,鬓边苍然,黛黑色的皮肤粗糙而干枯,看起来只是个干朽老者,但在提及顾剑声名字时,浑浊双眼中偶然泄露的风雷之色却昭示着来者深不可测。但众人仍是先被他口中的名字惊摄,看向那名美妇惊异道:“玲珑郡主?她便是玲珑郡主?”

    虽称郡主,但众人却知这郡主之名非是人皇加封,而是妖王授予,这玲珑郡主不是旁人,乃是四大妖王中“东海鲛泪”斛明珠义结金兰的姐妹,斛明珠与她同修百年,对她是既爱又怜,而这玲珑郡主也是不兴风作浪就不自在的性子,有斛明珠背后撑腰,俨然已是东海一霸。白何水跌毁了发冠,摔破了面皮,本是怒火中烧,但听闻这玲珑郡主的名号,硬生生把火气压了下去。

    而斛明珠烟视媚行全不理会白何水,只冲同行老者咯咯笑道:“这白何水说顾剑声无胆,可是呢,本宫当年见顾剑声生得俊俏,想收他做面首,他不但一口回绝,还将我养的人奴一并全放了,更过分的是还在本宫身上留下剑痕,害得本宫十多年没敢出去见人,这哪是无胆,分明胆大包天!莫说是我,你一直视他为对手,听人说你追逐多年的对手是个无胆鼠辈,这不相当于骂你鼠辈不如吗?”

    果真是妖族出身,说话大胆至极,一口一个面首的说着,她不害臊,诸派之人都已替她害臊了,一个个不敢直视,但偶然偷偷一撇,皆是色授神予,暗道:“原来是这么跟剑冠结下的梁子,这剑冠当真身在福中不知福!若换做我,便从了她也无妨。”

    “哼,少在这卖弄唇齿!”那老者一拂袖,不理会玲珑郡主,只对骆石律道:“顾剑声呢?怎么才能让他出来?”

    骆石律见老者谈话间俨然与玲珑郡主平起平坐,知晓他也非常人,此时见老者是左手持剑,而右手大拇指齐根而断,当即面色大变,道:“您老是‘诗书尽废’王念之前辈?”

    此名一出,又是一片哗然,这王念之来历亦是非凡,他本是出身华章儒府,亦曾得‘公子’之名,非但剑术高超,琴棋书画等儒家四艺也无一不精,堪称一时人杰,但在与顾剑声一次比斗中却是一败涂地,之后不甘落败,又找上顾剑声几次,却只是越输越惨,王念之受了刺激,自此焚琴坑书,自号‘诗书尽废’,亦在荒废诗书礼乐,琴棋书画等儒门技艺,只专注于剑。后又因知晓自己心性偏激,已偏离儒门中正之心,再修儒家中正之剑也难追得上顾剑声,便舍弃儒门公子身份,自断了右手拇指,改修了一套剑走偏锋的左手剑,自此定居东海海岛不问世事,只是每过一段时间他便会来找顾剑声比剑,比剑的相隔时间越来越长,而每一次再出都会有大的进益,上次再出时也是八年前,那是顾剑声便已对他评价为“东海七十二岛,以他剑术为尊”。如今出现在此,怎能不让骆石律惊异。

    王念之却无视骆石律的惊异,道:“不过剑冠手下败将,今日特来寻顾剑声,看他今日能否给我第十八败!你还未说,我怎么才能见到他!”

    这东海的一人一妖借此机会联袂而来,与其他诸派一起逼顾剑声露面,让骆石律不禁犯了难,佛道诸派都可先以言语劝之,再以实力压之,最后以大义晓之,但这一人一妖却皆是横行无忌的主,指望他拦,怕是真拦不住!

    “哼,他们想见顾师叔,那便让他们见吧,也不过自讨苦吃!”骆石律看他们一个个不请自来,侵门踏户心中也是不快,口上则道:“我已说明顾师叔如今不便见客,但诸位既然执意要见,我派也可再退一步,准许你们前往悟剑窟请示师叔,看师叔是否愿意见你们,只是话先说明白,如今悟剑窟方圆皆在我师叔剑意笼罩范围内,我派弟子尚不敢靠近,尔等若是接近,呵,不慎伤了的话可莫怪我没事先提醒!”

    众人闻言随即一凛,有些人已开始后缩,还有些人则跃跃欲试,骆石律又想到,“顾师叔说他在午时功力最弱,现在还没出午时,尚不能让他们上悟剑窟,且在拖上一会……”

    随即又道:“各位暂且安静,莫忘了今日来的最初目的!拜会顾师叔不急于一时,且先审问一番应飞扬,决定如何处置他再说!”

    众人又点头称是,七嘴八舌的喧哗开了,只玲珑郡主毫不在意,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而王念之一撇应飞扬,问道:“你便是应飞扬,你会天人五衰功?”

    应飞扬嘴角一勾,冷道:“是又如何?”

    “那何必多说,杀了便是!”王念之不再多说,猛然听闻一声聒人耳膜的刺耳剑鸣,便见王念之已拔剑在手,人剑合一,如流星一般直刺而出,他心思只在尽快与顾剑声比斗,对应飞扬,自然是早少早完事!

    骆石律未料他说动手便动手,惊呼一声,却已来不及阻止,眼看剑尖携带锋锐凌厉之势直向应飞扬而去,却在此时,应飞扬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一道炫彩晶壁。

    长剑刺在晶壁之上,泛起流光溢彩和玄异篆字,好似陷在晶壁之中,更激起反震之力。

    王念之眉头一扬,剑劲再催,沉雄真气注入,便闻锵然一声,晶壁碎爆开来,卷起重重气浪,王念之借力化退避开气浪,双目紧锁来敌。

    却见破碎晶壁后现出一人,手持折扇,面容上有挥之不去的疲态,但双目依然明亮摄人,正是纪凤鸣。

    ”怎么是他?”众人见纪凤鸣到来阻止王念之杀人,无不称奇,连应飞扬眼中亦闪过一丝讶异。

    “纪凤鸣,你是在做什么?他可是害你师傅遭受石封的凶手!”底下之人叫喊道,照他们看来,卫无双石封,昆仑山沦陷,都与应飞扬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万象天宫作为最大苦主,当是恨不得将应飞扬碎尸万段才对,怎会出手阻拦。

    纪凤鸣却摇摇头,向台下诸人做了个四方揖道:“未必然,师尊感染五衰之气,乃因吸取月灵珠灵力,但触碰月灵珠的非止应飞扬一人,儒门、我、还有月灵珠之前的主人都曾触碰过月灵珠,可能是应飞扬将五衰之气渗入月灵珠,但亦可能是月灵珠早就被人做了手脚!”

    白何水道:“你是在怀疑儒门,怀疑其他接触过月灵珠的人?”

    纪凤鸣坦然道:“我怀疑每一个人,甚至怀疑我自己,真相未明前,谁都有嫌疑!”

    “可应飞扬他会天人五衰功是不争的事实,上三道轮回阵也是由他发动!”

    纪凤鸣高声道:“他习得天人五衰功的因由已经在司天台解释过了,确实有可信之处,而发动上三道轮回阵,也是因六道道众引动他体内五衰之气,非他本愿。当初在鬼界,是他挡下阴魍魉,才是陷身鬼界之人得以脱身,在场许多人都曾受过他的恩惠,现在何必这么急着杀他!”

    “纪凤鸣,你这是在包庇他么!”

    纪凤鸣摇头俯瞰台下之人,郑重道:“我只是给他说话的机会,师尊曾说,死生之外无大事。需得慎之又慎,不只是他,今日的事换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我都希望给他们机会!更何况,应飞扬和帝凌天接触最多,靠他可能找出帝凌天真身的线索,实在不该请杀!”

    纪凤鸣凛然话语,入情入理,众人一时无法接话,而应飞扬亦是一阵愕然,他自出事来便一直被人喊杀,只少数挚友站在自己这边,如今,与他并不算相熟,也最有资格杀他的人却站出来为他说话,令他心头感触,不禁说了声,“多谢。”

    却在此时,听闻王念之冷声道:“这机会,你给,老夫不给,别耽误老夫时间!闪开!”

    随后,又是左手运剑,锋锐而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