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四十五章 诸派云集
    一会,追击的弟子赶来,谢康乐不再多言,将应飞扬与谢灵烟交予弟子,便又离开,临行时却又似耿耿于怀道:“我用三十年时间淬炼,自诩已与当年初创时截然不同,你这些年来没与我交过手,但我的进境你却依然洞若观火,改进的竟能将我的进境也算在内,三十年前克制我,三十年后依然克制我,你怎么做到的?”

    清苦道:“是你酒醉之后率性挥洒所创,之后虽有改进,但神髓未变,否则太执着于剑招,便滞于形,而不复‘率意’,抓住神髓不变这点,便可推算出你的进益。?中文???㈠”

    谢康乐又问道:“我用了三十年改进剑法,你用了多久?”

    “总是花了些时日吧……”清苦有些含糊不清,又似安慰般补充道:“况且精髓本就在意不在形,只破剑招不等于就能破你挥洒任性的剑意,若你不是想多看片刻,凭你闺女那初学乍练的早就败下阵了……”

    谢康乐依旧苦笑道:“你知不知道,与你做师兄弟其实一剑很令人心灰意冷的事……”

    “有吗?”

    “凌霄七剑中,掌门师兄身为剑宗掌门却不再用剑。商师姐除了炼制丹药外,就是一心带徒弟。我钻研起了诗词歌赋,想将我这天生的粗豪气质粉饰成魏晋风骨。我安平小妹亦无心求剑,开始整天就想着嫁人,可没像其他女子一般掉进你这坑里,反掉进另一个深坑里,再爬不出来。剩下两个倒是没放弃,但任云游为了磨砺剑艺云游天下,以战养战,结果与五惊奇中的‘蛊神’死磕上,最后落得个尸骨无存,只留下任九霄和越天箐这对孤儿寡母。而贺孤穷呢,算起来该是他离你最接近,但以杀入剑,险些失了道心沦为杀魔,你瞧瞧他都把自己逼成什么样子了!”谢康乐扳着手指数了一遍,有些无奈的总结道:“我半生钻研的剑法被你轻松破去,而你的境界穷极一生我也无法触碰到,我们师兄弟每一个资质都是上上之选,在你面前也泯然众人,你让我们怎能不心冷?”

    “与顾剑声同门,何其幸哉?与顾剑声同门,何其不幸?”谢康乐说着,摆摆手踏出了门。

    清苦目送他离去,双目静如沉渊,回身屋内,对倚在黑暗墙角的人影道:“他对你的评价,你说可算中肯?贺师弟?”

    “他这被小妹追着揍的家伙,我何时需要他对我评头论足了?”那人影嗤了一声,走出角落,窗外透过的剑光映照在他面上,高瘦身材,黑黑须,清癯冷漠,赫然是‘物盛当杀’贺孤穷,贺孤穷一脸不屑,却又隐隐有忍俊不禁的趋势,却是想起了往事。“当年这家伙纵酒高歌,恣意妄为,还将这心性入了剑,自此越不可收拾,只苦了谢安平这个做妹子的,整天跟当妈似的照料他,后来谢安平忍无可忍,一恼之下就找你创了套,意在指谢康乐率意任性,她便得劳神伤形,连取得招名都招招带刺,他纵请高歌,就有人得洗衣做饭,他酾酒临江,就得有人淘米择菜……偏生这剑法又克制,那段日子,可算把谢康乐揍服帖了……”

    “难得你还有追忆同门往事的时候。”清苦叹了声,拿起案上酒坛遥对窗外明月,神色苦郁,尽是哀戚寂寥,“可惜,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贺孤穷也被他情绪渲染,面上难得浮现的笑意消散,劫过清苦手上的酒坛,道:“听闻门派出事方赶回,便要被你使唤,帮你做事,你不说谢,连酒都不分给我饮!”

    说罢,仰天灌了两口,却马上被呛得直咳。

    “滋味如何?”清苦问道

    “又苦又涩,难饮!”贺孤穷擦了擦嘴,一把将酒扔回,入口辛辣得难以入喉,回味又只苦涩,还有一股挥之不去的酒糟味,一猜便是清苦廉价买的劣酒。

    清苦却不以为意,接住酒坛就自顾自得饮下,“所以莫怨我不分与你,苦酒,只适合自饮!”

    -------------------------------------------------------------------------

    正值多事之秋,谢康乐回到凌霄剑宗后,又直往凌霄殿议事,掌门倒下,所有事务又得由各长老参详,所以虽是入夜,诸长老依然齐聚殿内,正为正道诸派拜山之事各持己见,争执不休。

    待谢康乐回来,主持议事的商影挥手止住其余人的争执,问道,“怎么样了?”

    谢康乐耸耸肩道:“不怎么样,人逃到顾老五那,又被顾老五送回来了。”

    “顾剑声,他怎能如此!”商影脱口而出道,随即寒声道:“那他意思呢,真依那些人的意思,出面亲手杀了他徒弟!”

    “正要说这事呢……”谢康乐将经历的事情一一说出,待说到时,顾剑声在身受七魂剑封下由有真气可用时,故意停顿片刻留给众长老惊讶,可惊叹声却无预料中的那般剧烈,似是很轻易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谢康乐润了润嗓子,便又继续说下去,待他全部说完,众人才有反应。

    “将应飞扬交给诸派处置,而顾剑声去悟剑窟?”

    谢康乐道:“不错,将应飞扬交出算给足面子,若他们依旧不依不饶,凌霄剑宗也不是任人撒野之处,顾老五自会在悟剑窟等他们,只是当年师尊罚他十年不许入山,如今还差两年多……”

    掌管刑律的秋声阁座骆石律道:“剑冠的处置也算不卑不亢,既不得罪诸派,也不坠了咱们面子,至于回山之事这倒无妨,事急从权,依照门规,掌门不在之际,诸长老要过七成同意,便可便宜行事。”

    场中之人皆知晓轻重,自是支持顾剑声暂时回山,只商影也不表态,一言不出了殿。

    谢康乐摇摇头,代为拍板决定,“那便如此了,三日后,凌霄殿前,诸派共同处置应飞扬!”

    --------------------------------------------------------------

    三日转眼即过,便到了风云集聚之日。

    凌霄殿前广场,立起一个木台,台上是一个十字木桩,应飞扬被铁链缚在桩上,披头散,阴阴沉沉,虽知到了判定生死之时,可他依然一言不,恍若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生气,但幽暗瞳孔折射的光芒,却是冷得令人心惊胆战。

    其他诸派之人尚未到,凌霄剑宗弟子就先围在外围,指指点点道。

    “他便是应飞扬,长得挺俊的,不过感觉好凶哦,额角还一道刀疤耶。”

    “刚入门吧,他你都不认识,去年试剑大会,他可是一人一剑,独占鳌!”

    “那……听说他是‘剑冠’的徒弟,这可属实?”

    “应该差不多吧……门中长老虽没明说,但似乎也是默认了,你不知道,上次试剑大会可是英才辈出,往年有一个能练到剑气离体的就算不错了,可上年,前四名都能使出剑气,这种情况下应飞扬都能赢到最后,说他是剑冠弟子也是合情合理!”

    “他是剑冠传人,又会天人五衰功,那难道现在沸沸扬扬的传闻是真,剑冠师叔是帝凌天?”

    “你可悠着点,话不能乱说!不过顾师叔一闭关就是七八年,山上山下弟子再无人见过他一面,这确实不合常理……当然,我不是说他是帝凌天,其实这些年传什么的都有,有说他与剑神一战后身负重伤不治而亡,有说他现在筋脉尽断修为全失,也有人说他去西域找一个女人就再没回来,反正就是说咱们只是拿‘剑冠’名号吓唬人,其实,要可能的话,我倒希望顾师叔这次能出来,让我等再见他一面,开开眼界。”

    此时,山下传来沸沸扬扬之声,便见重重人影自山下而来,约莫有数百人,各举旗帜登阶直上,一时旌旗招展,猎猎翻飞。

    而一声声或洪亮,或沉稳,或清亮,或刺耳的拜山声自山下传来。

    “蜀中百剑门特来拜会,恭请‘剑冠’出山!”

    “峨眉观霞观特来拜会,恭请‘剑冠’出山!”

    “通天道怜仙谷特来拜会,恭请‘剑冠’出山!”

    “西域金刚门特来拜会,恭请‘剑冠’出山!”

    ……

    一声一声,一浪一浪,时如万马奔腾,时如雷霆狮吼,时如晴空鹤唳,震得山下树涛阵阵,群鸟惊飞,而声至人至,转眼已齐聚山门前,一队队人或道、或僧、或俗,各有不同风采,声势颇为浩瀚。

    “恭迎各派同道!”此时一声自凌霄剑宗内传来,却清晰的传到所有人耳中,声者乃是秋声阁座骆石律,诸长老中也只他一人出席。

    这亦是诸长老协商后的结果,只掌管门规刑律的骆石律一人出面,便等同宣告凌霄剑宗态度,此次集会只涉及对应飞扬的处置,不涉及其他,亦是无形间向诸派宣告凌霄剑宗的不满。

    待诸派入了山门,骆石律才明知故问道:“不知诸派来此,有何要事?”

    便见一身着剑纹袍,打扮亦道亦俗的汉子上前道:“在下百剑门门主萧百剑,斗胆代表各派言,这次拜山共有二事,一则贵派弟子应飞扬勾结六道恶灭,暗害道扇卫无双,又在司天台开启上三道轮回阵,致使正道诸派沦陷阵中,损失惨重,还请贵派予以严惩!”

    说话间,已有数十道目光狠狠射向应飞扬,恨不得剜下一块肉来,皆是来自在司天台损失惨重的派门,全将仇记在了应飞扬身上。而应飞扬低垂着头,全然无感。

    骆石律点头道:“应飞扬虽是我派之人,本应由我派惩处,但这次毕竟牵涉甚广,为表我派处事公正严明,今日便将应飞扬交出,由各派共审应飞扬!

    众人见凌霄剑宗好说话,也是松了口气,却又闻萧百剑道:“还有第二件事,如今南有六道恶灭死灰复燃,来势汹汹。北有北地妖族磨牙砺爪,虎视眈眈。万象宫主遭遇石封,圣佛尊受困誓言,正是正道倾危之际,前日众人结盟,清岳掌门既被推举为盟主,凌霄剑宗理应作为表率,现闻清岳掌门亦受伤,我等斗胆,请剑冠出山,一挡帝凌天!”

    骆石律道:“承蒙诸位爱戴,对抗六道,我凌霄剑宗义不容辞,但顾师兄素来特立独行,只专注剑道,不问世事,如今为宇文剑神的剑约闭关悟剑,时间所余不多,实在无心旁骛。你们若能前往天剑峰请动剑神开口,将剑约推迟,我派自然也会劝说顾师兄以六道之事为重!”

    骆石律顺势踢了个皮球给宇文锋,心中却是暗笑,宇文锋痴剑成狂,这帮人想让他推迟剑约?怕连天剑峰峰下的剑阵都闯不过。就算闯过了,推迟剑约之事必然惹怒宇文锋,他可没这么多顾忌,谁敢耽误他追寻剑道,他都将直接一剑就给捅下去。

    萧百剑干笑几声,道:“这,实不相瞒,骆座应也听到过一些传闻,说是剑冠他,其实是帝凌天!”

    骆石律正色道:“既知是传言,又何必拿出来说?无稽之谈,你们信了?”

    “所谓无风不起浪,应飞扬是剑冠之徒,又会天人五衰功,帝凌天离奇复生,剑冠前辈又久未现世,这,难免引人怀疑。”

    骆石律突然问道:“萧门主,你平时吃肉么?”

    萧百剑一愣,道:“百剑门不忌荤腥。”

    “那你吃菜吗?”

    “这自然也吃……”

    骆石律一脸认真道:“那萧门主既吃肉又吃菜,难道就意味着肉和菜都是一样?同理,应飞扬跟剑冠师兄学了剑法,又阴差阳错学了帝凌天的天人五衰功,这怎么就能说顾师兄便是帝凌天?这岂不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