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四十三章 你追我逃
    Ps:我知道还欠了一章免费章,但今天卡文卡得都想断更了,就差一点,想通了,第六卷就能华丽收尾了,但这一点我想了一整天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肯定把欠的章补上。

    章柳一剑递出直刺应飞扬左脚,狠捷快利,全无半分拖泥带水,欲一剑断其脚筋。

    “这家伙,下手倒是真狠!”应飞扬暗骂一声,忙脚踏禹步,踏罡步斗,回避这利落一击,但一则脚上镣铐加身,二则真气被封,反应已是滞慢,眼看脚腕暴露在剑锋之下,应飞扬匆忙之间一勾脚,挑动左脚脚腕上链扣,脚腕上得扣锁被勾得上移一分,“咣当”一声,火化四溅,扣锁堪堪挡下这一击。

    “章柳,你不要脸,欺负一个功力被锁,身形受制的人算哪门子本事?”谢灵烟急欲援手,但身边弟子见到机会,反而全力托战,将她黏住。

    “自然是门中翘楚,自然该让我一些!”章柳全然不当回事,举剑再度刺来,依旧全不留情。

    见他下手狠辣,应飞扬心生恼怒,更激起一股狂傲之气,“说得没错,便让让你又何妨?”

    说罢应飞扬抡起右足向章柳踢去,先前一击,左脚脚腕处的扣锁被章柳一剑斩断,左脚脚腕上只余一个锁环,而三尺长的链条耷拉在右足上。

    此时随应飞扬飞起的一脚,链条抡圆了只打章柳太阳穴。章柳感觉劲风临头,虽料定应飞扬现在功力不济,链条又非利器,硬吃他一记也无大碍,自己最多头破血流,但应飞扬的左脚却必废无疑,可他的身子却比想法更诚实,先一步露了怯。手中剑路不受控制般得一转转向额角,挡下了应飞扬这扫来的一击。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应飞扬这一年来厉战无数,哪一个对手不是当世强者,哪一次交战不是险死还生,不管是勇气、智慧经验都远非章柳可比,此时占得主动,更是不肯让出半分先机,一脚接连一脚。

    脚上锁链似曲还直,如灵蛇百转,老藤缠树,仔细看来,所施展的却是一套剑法,此乃凌霄剑宗的‘绕指柔剑’,此剑法精华在于曲直莫测,刚入门施展这路剑法时需配合软剑,在柔软的剑身的配合下,攻击可能从任何方向刺来,之后剑质逐渐加硬,什么时候能将百炼刚剑用得如软剑一般,此剑法便算练至刚柔并济的大成之境。

    应飞扬此时以锁代剑,以脚御剑,只见锁链好似活过来一般,重重锁影变化无定,将章柳攻势尽数封住。

    但无真气配合,只靠肉身之力甩动粗硕沉重的链条着实不易,交手数招后,应飞扬现出疲态,脚步也趋于散乱,章柳趁此时机剑尖再挺,一剑突破重重锁影,直点向应飞扬右足。

    “你中计了!”,却见方才因气力不济显得凝滞生涩的链条陡然又活转过来,盘蛇一般绕了长剑几匝,将它牢牢锁住。显然是应飞扬知晓自己无法久战,故意提前卖出破绽。

    章柳长剑被锁,却不屑道:“又能如何?”难道比角力他还会输给一个真气被锁的人么,章柳猛然拉扯长剑。但就在长剑这一瞬滞碍之际,听闻应飞扬“看我五衰之气!”一声,一口唾沫吐出。

    这口唾沫来势迅疾精准,好像他吐出的不是唾沫,而是一道剑气一般,一‘剑’批亢捣虚,趁他滞碍之际直向他的破绽之处。

    “啪!”章柳手背上一热,竟是被唾沫喷个正着,若这真是一道剑气,他现在握剑的手已经断了。

    但章柳来不及侥幸,便陡然面色大变,连剑都来不及夺回便抽身而退,用袖子急擦被唾沫唾到的手,那力道,恨不得连手上的肉都一并撕下,天人五衰之气不能靠唾液传递,但章柳并不知此节,只根据众人的传闻将天人五衰功的危害放大了数倍,想起应飞扬吐唾沫时喊得那句“看我五衰之气!”,只当自己此时被五衰之气感染了,一时惶急,竟是万念俱灰。

    应飞扬道:“擦也没用,不想感染就赶紧封住曲池,灵关,肩井三穴!”

    章柳心慌意乱之下,如闻圣旨一般,不假思索便依他指使而动,运指如飞连点三穴,却不想几指头下去,自己竟是足下一软瘫倒在地。这才恍然大悟,这三穴皆是气门要穴,连点三穴岂不是自己截断了自己真气。

    而瞥向自己的手,除了被搓得发红外并无传闻中的黑气,这才知晓中计,心中恼怒之余,又有劫后余生之感,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回来,一时不知是喜是怒。

    而应飞扬看向他的眼神有几分奚落,又有几分共鸣,“瞧吧,谁也不想死,你如此,我也一样,不论是否该死,我绝不束手待毙!”

    此时,谢灵烟也恰解决战斗,几个阻挡她的弟子都如冰块子一般全身僵硬冒着寒气躺在地上。

    “瞧吧,我应师弟让你一双手,一身真气,你照样赢不了,差距啊!”谢灵烟朝章柳示威同时,同时毫不避讳得一拍应飞扬肩头以示赞许。

    应飞扬肩头一疼,皱眉道:“你倒胆大,也不怕感染!”

    “去,你当我是他们啊?师姐我提前做过功课的,天人五衰之气只以真气和爆身后的黑血传播,若一口唾沫也能吐死人,帝凌天直接去练打喷嚏不好么?只是弱小来自愚昧啊!”谢灵烟又嘲讽了章柳一句。

    此时,隐约听闻叫唤声传来,应飞扬知晓是此地的动静惊扰了其他人,知晓逃脱不易,应飞扬面色一变,“来人了?你快走吧,莫要管我!”

    “废什么话,你方才也听到了,现在正道之人都要你死,留在这你能活命?放心跟师姐我过来!”

    随即二人身影步出牢狱,只留章柳坐在冰冷地上看着他们越走越远,眼神中掺杂着无奈、欣羡、嫉妒、愤怒,百感交集。

    一年前虽知应飞扬厉害,但他也不至于连空手无真气的应飞扬都收拾不下,短短一年时间,应飞扬竟把他连带一年前的那个应飞扬都远远的抛在身后,用突飞猛进都不足以形容,也许谢灵烟说得没错,这就是差距。

    章柳忽然打心里觉得应飞扬不该死,像他这样的人简直是上天掉落凡间的剑器,多活一天就是多一分光采,他想看到许多年后的应飞扬能焕发出何等风姿,若是死了,岂不太可惜了?

    谢康乐听闻谢灵烟劫走应飞扬的消息,心中又气又急,恨不得将这倒霉女儿拿下,狠狠打上一顿,关上几个月才肯甘休。

    身形纵飞出了大殿,先飞至牢狱处,便见几个弟子正在地上调息,口中还不住吐着寒气,一看就是出自他女儿手笔,眉头一皱问道:“他们人呢?”

    “丹……丹霞峰方向去了!”弟子打着寒颤答道,哆嗦得指向远处一片隐约蔓延到丹霞峰的火光。

    知晓是弟子正在追击他们,谢康乐再度御剑而飞,不顾门中不许御剑飞行的禁忌,直向丹霞峰飞去。

    不过会,便赶上了先头部队,而前方,一对男女身影隐约出现在他面前。

    此时正是天黑,丹霞峰山路崎岖难行,一入丹霞峰,追击弟子都难以避免的放慢脚步,那对男女却是轻车熟路,如履平地,全然无视地形阻碍,如跃动在黑暗中的精灵,几个起落,就要消失在视线外!

    “谢灵烟,给我回来!”谢康乐哪容得她走脱,昂声一啸飙起一道劲风,剑光划过黑夜,转眼降在他们二人面前。

    “逆女,看为父今天不……”谢康乐身形一降横挡在前,口中正训斥一般,却是戛然而止。

    “谢师叔,晚上哈,你找师姐啊?”苗淼眨了眨大眼睛,一副乖巧的样子道。

    “怎么是你?”苗淼和谢灵烟身形年岁相似,又都着丹霞峰的服饰,天黑心急,谢康乐竟是没有认出,而她旁边的少年也不是应飞扬,而是明烨,谢康乐随即知道中计,迁怒骂道:“大晚上的,你们瞎跑什么?”

    苗淼一脸无辜道:“谢师叔说话好奇怪,正是因为天黑了,我们才要回丹霞峰休息呢……”随后恍然察觉后面追来的人一般,睁大杏眼道:“咦,怎么跟了这么多人?大晚上的,他们瞎跑什么?”

    谢康乐气结道:“你们!谢灵烟呢?”

    “哦,师姐啊,谢师叔放心,师姐家教甚好,不会彻夜晚归的,师叔若急着见她,不妨上山稍坐片刻?”

    “不必了!你们两个给我记着,等着门规责罚吧!”谢康乐撂了句狠话后急急下山。

    “喂喂,丹霞峰弟子晚上回丹霞峰是犯了哪条门规?谢师叔你说清楚啊!”苗淼冲着谢康乐远去的身影戏谑喊道。

    之后叉着跑得有些气喘的腰,回袖一挥冲着追来的弟子,气势十足道:“听到谢师叔说得没?你们大晚上的瞎跑,当心门规处置!”

    接着在众弟子面面相觑下大笑回山,回身瞬间,笑意已无。

    而明烨亦面色凝重,攥着因经脉衰竭而无力的拳头,看着山下方向暗道:“应飞扬,你自珍重,现在的我,只能帮到你这些……”

    没人知晓,应飞扬和谢灵烟方才正躲在牢门外不远的树梢上,追击弟子们尽数被苗淼和明烨引走后,他们才从容不迫的现了身,而趁着躲藏的时间,应飞扬已在谢灵烟帮助下将体内禁制解开。。

    绕开已嫌薄弱的山门守卫,二人直往山下而去,目标便是清苦的居所,二人心中似有共识,清苦那老道平时看着不靠谱,但当此之时,若还有人能解决眼前难题,那么那个人非他莫属!

    户门和房门皆大开,清苦似早已等待多时,见到应飞扬后,瞥了他眼道:“听说又惹麻烦了?”

    “嗯,天大的麻烦!”应飞扬点头道,“师傅,我有话对你说!”

    “正好,我也有话对你说,进来吧,谢丫头,看好门,估计一会你爹就来了,顺手替我把他打发了。”

    “哈?”谢灵烟难以置信道。“那可是我爹唉!”

    “怕什么,来,我教你两手,你爹来了也照揍!”清苦一拍胸脯,信誓旦旦道。

    -------------------------------------------------------------------------------

    谢康乐从丹霞峰下山,便直往山下掠飞而去,心中恼怒速度更疾,所经之处,云如浪裂。

    虽不知晓谢灵烟会跑到何处,但他却有个首选的目标。

    这二人就算靠着狡猾逃过一时,但最终也绝对难逃凌霄剑宗追捕,这一点,八年前已有人印证。

    而若有一个人能解应飞扬他们困境,便非山下的清苦,或者说他的五师弟顾剑声莫属。

    清苦在山下住了一年,谢康乐自然也拜访过几次,自是知晓他居处位置。

    待越来越近,谢康乐却又有几分踌躇,八年前,慕紫轩和凌霄剑宗难以两全,那时的顾剑声因为意外的一剑,最终阴差阳错的靠在了凌霄剑宗一方。

    如今,旧事竟又重演,如果门派和应飞扬也是势不两立,不知今日的清苦又将作何抉择?

    清苦宅子已在眼前,而谢康乐看到宅前的一道身影,瞳孔一缩,登时落在地上。一脸山雨欲来之势。

    立在门口的谢灵烟怯生生道:“爹,你怎么来了?”

    “少装傻,一会再跟你算账,他们在里面吗?”谢康乐口中问着,身子却已向房内迈去。

    却见谢灵烟一抽剑刃,霜刃生寒,面上带着有些畏惧的笑容对谢康乐道:“阿爹!你平日总督促我练剑,今天正好在此巧遇,不如趁此时指点下我的剑法如何?”

    气势上未战就已先败三分,但拔剑的身影却是分毫不让,“接得下我的剑招,我就让阿爹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