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四十章 愁云惨淡
    二月二,龙抬头,本是司天台开台立基之日,但或因人为故意、或因料不到的意外,注定这一日非比寻常。

    慕紫轩盘膝坐在殿上放松身体,让体内真气自行流转,疗复一天大战下来所积累的暗伤,而思维却是一刻也未曾停止的高速运转,欲捋清今日所发生的变数。

    直到策天机推门而入,慕紫轩才睁开眼睛,问道:“情况如何?”

    “已经确认消息,万象天宫已被六道恶灭占据,昆仑弟子弃派而逃,左飞樱和几个弟子逃出昆仑山后,就甩开众人先往司天台和青城山求援,但……嘿,谁能想卫无双这种不世高人竟也着了道,万象天宫千年不坠的神话,今朝算是破了!”策天机颇感唏嘘道。

    慕紫轩摇头道:“什么千年不坠的神话,不过累赘而已,没有为了维护这千年不坠的虚名死守昆仑山,来个玉石俱焚,万象天宫倒也有几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现在他们如何了?”

    “纪凤鸣领着些与万象天宫交好的门派和修者,如今正赶往与万象天宫弟子回合,说是要趁着六道恶灭立足不稳,趁机反扑。”

    “不用在意,纪凤鸣识得深浅厉害,现在说反击也不过抱着侥幸之心而已,等他与万象天宫之人汇合,了解情况之后,这侥幸之心自然也就散了,这一局我和六道恶灭已近收官,他才刚刚落子,岂还有半分胜机?”

    说罢自嘲一笑道:“呵,我曾与他许下胜负之约,想不到最后胜负不是落在术法剑艺上,而是落在阴谋和算计上……”

    便如慕紫轩所说,这次针对万象天宫布局早在半年前就开始,占了何止一先?

    半年前,地狱道破开阴阳裂隙,血洗青城山常道观后便缩回鬼界。一者防备过早暴露实力,成为众矢之的,二者引万象天宫卫无双和优昙净宗素妙音坐镇青城山,牵制住了这正道两大高手。

    近日,让留守鬼界的地狱道道众对阴阳裂隙的冲击,不求真得能破开封印,只是为了造成紧张,使得卫无双从昆仑山中再调高手,准备对阴阳裂隙进行封印,而昆仑山中守备自然薄弱。

    但却不料这一切只是调虎离山之计,除却青城山的阴阳裂隙外,九幽深渊也是通往鬼界的通道,而作为唯一跌落九幽深渊还能活着出来的慕紫轩掌握了这个秘密,等同于掌握了胜负的关键。谁能想到过往千年来万象天宫视为天然屏障的九幽深渊,一日之内变成了背后的芒刺,万鬼殃云从仅数里之遥的九幽深渊突然席卷而来,足可以让万象天宫措手不及。

    而万象天宫附近派门皆收到司天台的请柬,首脑人物都在司天台观礼,万象天宫遭逢大变,虽向附近派门求援,但这些门派少了派中首脑,决断难免耽搁,终究缓不济急。

    层层沓沓的计谋,万象天宫败得不冤,何况,六道恶灭手中还掌握着不为慕紫轩所知晓的暗招,最关键的便是——卫无双吸收月灵珠灵力时是如何中了招?究竟是应飞扬体内的天人五衰之气不慎污染了月灵珠灵气?还是月灵珠本身就被做了手脚?

    六道恶灭这次双线作战,可说是大获全胜,万象天宫,凌霄剑宗,乃至整个正道都受创,拔出了卫无双这个心腹大患,又占据了昆仑山为新的据点。地狱道驻扎的九幽深渊与帝凌天坐镇的万象天宫互为犄角,将是比往日更加坚不可破,自此日起正式化暗为明,再掀天下波澜!

    而慕紫轩的收获同样也不少,盘算一下,慕紫轩又问道:“各派伤员可曾安置妥善了,他们可有怨言?毕竟这次事出在司天台,咱们总是有责任的。”

    策天机笑道:“会有怨言差不多都死了,就算还有活下的,嘿嘿……估计过不了几天就‘受伤沉重’,‘不治身亡’了,其他的,多是被贪狼他们所救才能在上三道轮回阵中活下来,对我们感人戴德都来不及呢,哪里会有怨言?。”

    “原本哪些想独善其身的门派和散修现在怎么样了?”

    “什么独善其身,他们啊,原本以为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着火了也烧不到自己身上,可现在万象天宫沦陷,凌霄剑宗重创,他们还不人人自危,现在正‘义正言辞’的主动要加入,为惨死的同道们报仇呢!”策天机撇撇嘴不屑道。

    “哈,这可是好事,岂能不遂了他们心愿,对了。还有今日不肯入盟导致首脑惨亡的派门,这几日打着朝廷的旗号、备上礼物差人探问,看是否能扶持些倾向于咱们的人上位,若不能……便留着下次与帝凌天合作时再消耗吧。”

    策天机悉数记下后,又咳了声问道:“如此的话,入盟之人应会比原本更多许多,但……门主,这次凌霄剑宗清岳掌门未死,虽结盟一半便被打断,但他仍是名义上的盟主,咱们这样,会不会给他做嫁衣了?”

    慕紫轩笑笑道:“放心,凌霄剑宗的麻烦还没完呢,有我那师弟在,凌霄剑宗将成众矢之的,只料不到他竟然会天人五衰功,帝凌天,你究竟还暗藏了多少秘密?”

    “应天命这小子会天人五衰的话……会牵扯到他!”策天机恍然大悟,之后又面带踌躇道:“门主,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策师叔且说。”

    策天机扭捏道:“这……本仙我与清苦那老贼道过往交情也算不错,但事关皇世星天复兴大事,本仙也知过往私情当放则放,你和他曾经是师徒,所以……”

    慕紫轩已明白他的意思,道:“放心,后续之事我掌握的信息太少,不会贸然入局,便看帝凌天能做到哪一步了,这次我两不相帮,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作壁上观”

    慕紫轩手撑着头,掩住面上疲色,“或许这次——师尊能给出当年欠我的答案……”

    ---------------------------------------------------------------------------------------------------------------------------

    凌霄剑宗之中,离司天台之战已过了三日,回返宗门中的诸人传来令人悲痛的消息,宿沫峰首座陆真吾身死,清岳掌门手受伤昏迷,其他教习和弟子死伤不计其数,一时剑宗上下,尽是一片愁云惨雾。

    而议事主殿凌霄殿,谢康乐负手来回踱步,怒气冲冲道:“别人是收徒弟,这顾老五收的是麻烦,一个紫薇帝子还不够,他还能再收一个天道传人,这下我才算是服了他了!那个应飞扬现在怎么样了?”

    商影则是沉静的坐在案旁,轻抿口茶水道“为防他体内五衰之气失控,我已经差弟子将他单独关押了,只是现在还不敢让清苦师弟知情。”

    “哼,让他知情又如何?他还能冲上山来把人劫走不成?”

    商影挑挑眉道:“那要不你去跟他说?反正也瞒不了他多久,看他能不能冲上山劫走他徒弟?”

    谢康乐不禁缩了缩脑袋,道:“算了,我可不触这霉头,还是先能瞒多久是多久吧,尤其是你丹霞峰平时跟他走得最近,可千万别露出话风,最最最重要的是我家灵烟那死丫头,这两天把她交我这个当爹的亲自看管,她被你宠得不知轻重,我可真怕她不知天高地厚的又偷偷跑去跟应飞扬接触,若沾染了天人五衰之气,那可怎么办!”谢康乐说着,一副心疼模样。

    “替你管女儿,你倒是多嘴!”商影骂了句。又问道:“万象天宫呢?他们那边情况,你打探的如何了?”

    谢康乐叹气道:“还能如何,没了卫无双,剩下的人便是拼命,又能奈何的聊帝凌天吗?现在已经退到青城山了,唉,青城山是有立足的地方没了弟子,万象天宫是有弟子没了立足之地,凑在一起倒也好,只可惜咱们道门这次……凌霄剑宗和万象天宫同时遭劫,六道恶灭气候已成,将来该如何应付!”

    正惆怅之际,此时,殿门再开,一道人影虎步龙行踏入,直坐上主座,正是凌霄剑宗清岳掌门。清岳掌门面色较往日苍白,面上皱纹也多了些,看上去显得疲惫衰老,但顾盼之间依然雄烈,不失一派掌门威仪

    “掌门师兄,你无事了!”谢康乐见状大喜,如重得主心骨一般。

    清岳掌门点头道:“本就是经脉受创,使真气相冲罢了,并无沉重外伤,现在气理顺了,自是无大碍,这几日的事我都已经知晓了,当此危急关头,我这做掌门的却不在,当真劳烦你们了!”

    商影道:“不敢,小事我们便自行商议解决便可,但还有大事,需要掌门师兄定夺,陆师叔不幸身亡,不知宿沫峰首座之位该由谁继任?”

    清岳掌门揉揉太阳穴道:“便交林立师弟吧,他是陆师叔的弟子,这些年也一直当着宿沫峰主事,宿沫峰的事务他皆熟悉,有他在出不了大乱子。”

    却见商影和谢康乐都面带无奈之色,商影叹了口气道:“林师弟也死了。”

    清岳掌门愣了愣,又道:“那便常自在常师侄,为人干练,修为也不差,磨炼几年,也能成大器……”可看着二人脸色,清岳掌门渐渐止住了话锋,试探性问道:“常师侄他也死了?”

    二人点了点头。

    “云松师弟呢?”

    “游艺师弟?”

    “秦关师侄?”

    ……

    “宿沫峰到底还剩几个可用之人……”又试探了几个名字,清岳掌门痛苦得扶额,闭上了眼,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忽然双眼猛一睁,呲目欲裂,一掌将面前桌案拍成粉碎,昂声怒吼道:“六道恶灭,这笔账!凌霄剑宗要你百倍偿还!!”

    声如雷霆虎吼,又掺杂着至痛的悲愤,在凌霄殿内一浪又一浪的炸开,商影和谢康乐皆是动容,他们这掌门师兄素来以沉稳著称,印象中从无见过他这般露骨的流露情绪,此时可谓是悲痛到了极致!

    声浪涌了涌了足足一盏茶功夫才停息,清岳面上收住了气,但胸膛还是克制不住的起伏,粗着嗓子道:“你们这些时日应已商定出了合适的人选,说来与我听听吧。”

    商影和谢康乐对望一眼后,道:“宿沫峰损伤惨重,本峰中所留弟子都尚不堪大用,不如从外调配,而且现在是多事之秋,用人之际,所以人选当以实力为尊,其他条件,可以稍作宽松……”

    “行了,直说吧!”清岳掌门不惯这弯弯绕绕,直言道。

    谢康乐轻咳一声:“咳,掌门,你说贺孤穷贺老七如何?”

    清岳掌门一愕然,谢康乐又补充道:“你也知晓。当年咱们虽并称凌霄七剑,其实风头都被顾老五那厮占去了,剑法上,你现在弃剑不用就不说了,其他的,也就贺老七这死硬的直愣货,还能够得上顾老五的衣角,这些年物盛当杀的名头也越来越响了,可见他剑法应又有增进,贺老七虽然脾气臭,整天黑着脸跟人欠他钱似得,但现在门派有难,咱们招他,他肯定还是会回来的,有他在,总是一大助力……”

    清岳掌门点点头,道:“贺师弟确实足堪此任,但……不是现在,且先过几日再招他回来,这几日,宗门内部怕还要生祸端,这时候来,以他桀骜性子,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祸端……掌门师兄都猜到了。”商影不由苦笑了一声,道:“这便是第二件事了,掌门师兄认为,应飞扬他……该如何处置?”

    ps:这章过渡章节,收收尾,再交待下剧情,其实我觉得这一局布得颇有纵横捭阖的大气象,而且后边还暗藏着两三步没走出,但感觉没啥反响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