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三十九章 背井离家
    昆仑山巅,万鬼殃云压城欲催,皑皑白雪和滚滚黑云对比鲜明,正是一场正与邪的分庭抗礼。

    卫无双,纪凤鸣,以及门中高手聚集在青城山准备阴阳裂隙封印之际,正是万象天宫防备最空虚的时候,却又逢六道恶灭汹汹而来,顿陷危局。

    强敌压迫下,万象天宫众人虽是一时失措,但道门数一数二的大宗岂容轻辱,萧无音厉声喝道:“六道恶徒,胆敢进犯万象天宫,今日昆仑山的山雪,埋葬尔等罪孽!”

    正邪势不两立,更何况六道恶灭和万象天宫本就是宿仇,不必多余言语,只闻最暴躁的穷奇凶兽昂声一吼,振翅一痒飞上半空,巨翼扇动下积雪翻滚,树木折断,身上锐利尖刺炸开,如魔神降临般狠狠落下,为这场大战拉开序幕!

    正下方弟子在穷奇践踏之下被压成肉泥,而其他三大凶兽也是有样学样,庞大身形带来得是如山一般的压迫感,而压迫感又化作最单纯的暴力碾压而来,凶兽周围的弟子吓得两腿发颤,竟是有溃散的迹象。

    “师傅,掌门,救命——”

    “老天爷,我不想死,啊啊!”

    “不,不要杀我——”

    穷求双目如血,似是享受着猎物散发的恐惧,拍死几个逃窜弟子后似是觉得这玩法不够刺激,又振翼飞空,要故技重施。

    “衍万象,归太虚,震雷动九天!”

    穷奇双足刚离地,便有十数道青紫色闪电从天而降,狠狠砸在穷奇身上。穷奇身子一抽搐,哀嚎一声被雷霆砸落,在地上扑腾几下,皮毛焦黑,虽看不见有什么明显的伤势,但攻击显然奏效。

    穷奇凶性大增,赤红双目紧锁着一红伞女子,正是方才攻击的左飞樱,昂身朝她扑去。

    左飞樱心头早有准备,术诀一引,摇动红伞,“衍万象,归太虚,葵水真界。”一道碧蓝的水幕结界如伞张开,在穷奇扑击下微微陷下去,但却是将它拦了下来。

    硬挡穷奇一击,左飞樱深感实力差距,难过的几乎要呕出血来,但知晓此时不能有丝毫示弱,勉力提声,对周遭弟子说:“还等什么,快动手!”

    若是其他长老们出手也就罢了,但左飞樱一个与他们同辈的,娇生生的女子也敢抗衡巨兽,周遭弟子见状精神大震

    ,纷纷掐诀施法,无数的火球,雷霆等术法不要钱似得砸下。

    一方受到鼓舞,其他方向也受影响,另三只巨兽也被挡下,十数个弟子共结术诀,腕粗金链束住了肥遗,与它拔河一般僵持。一个无字辈长老化身黄巾力士,身形跟巨兽一般庞大,搂着狰狞脖子摔起了跤。梼杌则被召唤出的一只白虎神兽挡住,凶兽对神兽,正是势均力敌。

    而在鬼军掩护下,地狱道,修罗道,人间道,畜生道道众冲杀而出,欲将万象天宫弟子吞没,因敌人来得突然,天宫弟子被分散各地,三无成群各自为战,但一边依仗着对地形熟悉防守,而一个据点攻破便急往下个据点,且战且退,在萧无音号令下向殿前聚拢,一时交兵炽盛。

    却在此时,听闻一声惨嚎,一个缠绕着黑气的身影自天落下,狠狠砸在地上,乃是万象天宫的第二高手李无奇。

    李无奇过往与卫无双交手,也能斗上数百来回,如今留在万象天宫的人中数他修为最深,身为代掌门的他自然当仁不让的挡下了帝凌天,不敢求胜,但也盼能让他无暇分身,哪想交手片刻,只觉帝凌天深不可测,越战越是心惊,最后身中一掌败下阵来。

    李无奇这才知这第一与第二之间,不是一位之差,而是云泥之别,吐了口黑血苦笑道:“师兄,你过往跟我交手时,到底放了多少水……”

    而帝凌天傲立“森罗万象殿”之顶,气息丝毫不乱,就如未动过手一般,“李无奇,听闻你向来自诩万象天宫第二人,自视甚高,但照吾看来,你还未必及得上你的师侄纪凤鸣,果然是凤凰不鸣,鸦雀嘈杂!”

    李无奇身染天人五衰之气,听闻嘲讽话语,不怒反笑道:“莫要激我,纪师侄成气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证明你们六道恶灭未来也难得安生,而现在,你!给我从我派殿顶滚下来!!”

    李无奇振声龙吟,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燃起熊熊烈火,心知必死的,他不容身上的五衰之气传给他人,所以以火净躯,化作一尾冲天火龙向帝凌天扑去,所行之处,厚重积雪如退潮般迅速融化,炽烈之姿,帝凌天也不禁动容,赞了声:“这才有几分模样!”

    帝凌天单手平推,一只巨大黑手出现在前,抵住冲来的怒龙的额角,火龙前身虽被挡住,但后身依然不断保持前冲之势,一寸寸缩在身体中,而劲力也一层层叠加。

    黑色气手虽有抵天之威,但也被压得不断后退,就在临近帝凌天周身时,炎龙终于全然缩成一个高度凝结的火团,便闻轰然一爆,天地震撼!

    炎气四散,将屋顶积雪蒸成浓浓水汽,而水汽转眼又被肆虐风压卷散,但水汽散开,便是令人绝望的一幕,李无奇灰飞烟灭,尸骨无存。而帝凌天,仅仅是向后退了半步。

    “无奇!”便闻一声嘶声悲吼,四道光影从山后纵飞而来,现出四张苍老身影。

    “是师叔祖他们,他们来了!”

    “师叔祖们出关了,太好了,这下有救了!”

    众弟子再度泛起希冀的目光,方才发生嘶吼的是李无奇的师傅齐有德,而身后三人亦是如今硕果仅存的有字辈的长老。

    “帝凌天,你还未死?”齐有德看到帝凌天面容不由一惊,随后咬牙切齿道:“不过睡了一觉,六道恶灭竟又死灰复燃,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帝凌天不屑道:“尔等冢中待死枯骨都能诈尸,六道众生恶业未尽,吾六道恶灭自然不灭,这便送你们永眠!”说罢,双手虚抓,一股吸力自然而生,将四大“有”字辈长老扯下!

    四大长老也顺势而落,各演水火风雷之招,结成阵势,共同困战天道之主。

    光华绚烂,奇招迭出,将帝凌天包围在水火风雷之中,众弟子精神大震,施展术法的力气都似多了几分。

    萧无音却是眉头紧皱,暗自忧心,生老病死是天地常理,而修仙乃逆天之举,人过百岁,修为就会虽命元一同衰退,所以到了百岁的修者才会选择“闭死关”,四大有字辈长老过往虽然皆是声名赫赫之辈,但现在保留下来的修为,恐还都差了李无奇一截。这四大长老出手,反而意味着万象天宫到了强弩之末。

    此时,左飞樱翩身退至萧无音身边,面带惊慌道:“萧师叔,不好了,护宫法阵的枢纽被破坏,灵脉,灵脉被截断了!”

    萧无音面色也是再度大变,失声道:“怎会?”万象天宫向来擅长阵法,昆仑山又是天下清气所钟之地,天时地利人和皆备,万象天宫中自然也有一道集结天地之气的护宫法阵,万象天宫能千年不坠,有一半要归功于这法阵,萧无音有信心,一旦法阵张开,不但可以解此困局,甚至可能反败为胜.

    但法阵的存在已是少有人知,开启法阵的枢纽所在之地更是重中之重,只核心长老和掌门嫡传弟子才知晓,如今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人破坏?震撼消息,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与邻近各派的传讯怎么样了?”萧无音又问道。

    左飞樱道:“求援的消息已经传出,但现在并无收到回应,怕还要再坚持一段时间!”

    萧无音摇头道:“罢了,来不及了……”

    万象天宫弟子虽然奋勇,但也注意到战况已渐渐发生偏移,万鬼殃云有隔绝天地灵气之效,天地灵气会随着使用越来越少,而殃云覆盖下,周遭天地灵气无法流动补充,最后甚至使得天地灵气枯竭,昔年厉傀能险些困杀上清派,就是靠此特性。

    如今万象天宫弟子也遭遇了这困境,只感觉术法得凝聚时间越来越长,而威力也渐渐减弱。

    对六道恶灭而言,修罗道、人间道之人虽同受到衰减,但这次的主力是地狱道的鬼军和畜生道的兽人。

    地狱道鬼军自然不受影响,在殃云庇护下反而越战越勇,而畜生道道众多用得是蛮横的肉身之力,天地灵气的减少对他们虽有影响,却也影响有限。彼此消长之下,万象天宫溃败只是时间问题。

    此时再闻一声惨嚎,一名“有”字辈长老已被帝凌天击杀,拼得余力自焚其身,不让五衰之气外泄,但水火风雷失了其一,阵法威力大减,其余三位长老也是岌岌可危。

    萧无音清啸一声,声震四野道:“三位师叔祖,掌门师兄不在,代掌门李无奇身亡,请允萧无音越俎代庖!”

    齐有德勉力挡招时,嘶声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我准了,万象天宫现在由你做主!”

    “好!万象天宫众人听令——”萧无音声音遍传八方,天地共振,“撤出万象天宫!弃守昆仑山!!”

    声音一出,如雷霆惊世,众人无不愕然,“弃守?万象天宫千年不坠的威名,难道要断送在今日?”

    左飞樱刚要说什么,一个又一个命令已有条不紊的由萧无音下达。

    “众人听令!自山门退出!无情,无我两位师弟你们夺门”“前阵弟子,结西方锐金阵紧随开路。”

    “葵水楼一脉,以葵水真界断后!”

    “化形阁一脉,召唤灵兽灵将掩护撤退,不必吝啬真气!”

    每一道命令都带着不容忤逆的语气,万象天宫弟子似是明白了宿命,噙着眼泪一言不发,有条不紊的依令行事。

    雪不知何时又下了起来,穿透浓黑血腥的万鬼殃云,却依旧洁白的无暇,萧无音轻拍拍左飞樱肩头,似是为她掸去雪花般,“飞樱,你也走吧,开路这种危险的事本不该交给你,但我知晓,万象天宫的女子素来不输男儿!”

    左飞樱哭道:“师叔,我不想走,万象天宫是我家,我不想离开这里!”

    “傻妮儿,你们是万象天宫的孩子,不管在哪,有你们的地方才是万象天宫,快走吧,去找掌门师兄,去找纪凤鸣,有他们在,总有一天——能带你们回家……”萧无音将衣袖从左飞樱手中抽出,最后摸了一次她的头,逆着人潮向前走。

    不止是她,楚无缘,吴无因,方无叹,夏无天……方才没有被萧无音念到名字的几个长老,都带着心领神会的笑容,与后撤的弟子背到而行,以着万象天宫仙者一贯的优雅从容,朝着紧追而来的六道道众走去,朝着他们既定的命运走去……

    “萧师叔,那你呢?”左飞樱心中已猜到答案,但她还是抱着侥幸心态问出。

    萧无音冲她笑了笑,眼角隐隐有皱纹,但眉宇间的风情像一个任性的少女,“你先前夸我年轻,我听着高兴,但心里却知晓,师叔我确实老了,因为老人总是恋旧,我习惯了昆仑山顶的凛冽清寂,便是拿江南的春风,蓬莱的新雨与我换,我也不舍得换咧~”

    说完,萧无音一跃而起,双袖携裹着两条白雪玉龙向帝凌天袭去,补足了水火风雷的阵势。

    “六道天主,万象天宫萧无音向你请招!”

    决然身影,壮烈了万象天宫的漫天风雪。

    左飞樱将这身影与她的家一起映照在眼中,镌刻在心中,之后猛然回头,洒落眼中晶莹泪珠,曼妙身姿跃飞至队伍最前方。

    红伞一收,如枪般直刺,一道怒雷从伞尖呼啸而出,阻路的鬼兵尽数灰飞烟灭。

    雪中撑伞的身影似乎在一瞬间长大,犹然天真的美眸多出了不属于她年纪的沉冷果断,“众人跟上,我带你们找掌门!找大师兄!”

    这一日,昆仑上下,尽飘红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