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三十七章 暗渡陈仓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九幽深渊!”血万戮一时大意,堪堪躲过剑光,却见地上多出四个大字,心头登时一动,却见应飞扬剑光不停,地上再多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直通鬼界!”

    “九幽深渊,直通鬼界,原来你看出来了!”血万戮不由愕然一瞬,但随即心中暗笑,“将讯息传出有能如何,为时已晚,现在应该已经大功告成了!”

    随即再度逼身向前,接近应飞扬瞬间,突然,只感一把利剑迎面而来,直刺双目,血万戮全身毛孔瞬间炸开,只感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

    血万戮未曾多想,本能已做出反应,前掠的身形猛然转作倒飞,此时才意识眼前哪里是剑,分明只是院中随风而落的一片柳叶,但血万戮却知并非自己多心。

    应飞扬身旁柳树正抽新叶,风吹柳动,碧叶舒展,此刻却好似万剑陈列,一股咄咄逼人的剑意随风而动,又有几片柳叶飞出,剑一般射向血万戮。

    片片柳叶却激飞而来,紧追不舍,血万戮只得一退再退,身形从院中假山水榭上掠过,却见原本没有半点波澜的水面陡然生变,折起一层层波纹,波纹成剑尖般的锐角,好似有一把无形之剑在水面上拖曳而过,也加入了对自己的追杀。

    而身形再退至草圃时,草圃也同生异象,几根青草从中断裂,携着滔天剑意向他飞射而去。

    他所经之处,风水叶砂都被剑意包裹,万物同仇敌忾,处处显露杀机。

    “好凌厉的剑意,好像无处不在,到底是那方高人!”血万戮心头大骇,只觉天地皆剑,草木皆兵,而他如惊弓之鸟,不断挪移着身形,一刻不敢停留,一瞬间退了数百米!

    终于气息不济,脚步一慢,万剑已然临身,血万戮心神为剑意所夺,竟是万念俱灰,闭目待死!

    待死亡迟迟未曾降临,片刻后,血万戮缓缓睁眼,却见轻风吹柔,几片叶子和草轻轻撞上他额头,便绵软无力的落在肩头,万物祥和,什么也未曾发生,好似方从的追杀只是一场幻梦……

    “这算什么,这么高深的剑意,这么弱的剑威,哄人的么!”血万戮只觉被戏耍了一般,心头恼怒,倒也真被他说中了,清苦所留的剑意却是只有哄人的作用,而且对一些修为不够,只执着于招式的人用处不大,哄得就是血万戮这种能体味‘神意’的高手。

    现在剑意消散,却闻嘈杂人声传来,已有人向此处靠近,血万戮暗呼:“不妙!”,正欲抓紧时间将人带走,忽然一只手搭在了他肩头,回首看,正是叔父血千秋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血千秋冲他摇摇头道:“既然有人来了,便别冒险了,快些走吧!”

    “可是,天道主的命令……”

    “无妨,天道主本来就做了两手准备,带走他有带走的好处,带不走也有带不走的好处,或许,好处还更多呢。”血千秋嘴角勾起,看着应飞扬的身影露出一抹残酷笑容。

    ------------------------------------------------------------------------

    “师傅……终于又见到你了。”一声撒娇般的叫唤,将商影唤回了神,辨识周遭景色,这才意识到上三道轮回阵已消散,六道道众已撤离,现在正在司天台中。

    低头看,一名少女环着她的腰,泪眼汪汪,正是她的徒弟苗淼。商影此次身陷阵中,只与谢灵烟一个徒弟会合,一直未能找到其他弟子,心中一直暗自担忧,此时见苗淼平安无事,心头一轻,道:“淼儿,你没有事?”

    苗淼点了点头道:“我没事,不过……明烨他受了伤。”

    “那其他人呢?”

    “我们丹霞峰的都无大碍,但……陆师叔祖死了,掌门真人受了重伤,现在还在昏迷,其他人,好多人都死了……”苗淼说着,“哇”的一声凄楚的哭了出来。

    “这……”商影连忙环伺四周,但入眼之景却令她险些站立不稳,“怎会?凌霄剑宗竟遭此大劫!”

    司天台中,一片愁云惨雾,正道人士损失惨重,场上伤亡之人过半,死状千奇百怪,惨不忍睹,还有不少人如疯如癫,显然是中了人间道的幻术,而凌霄剑宗这次带来的弟子最多,损伤也最多,已是超过七成,相比之下,丹霞峰一人未损倒显得幸运了,可商影哪里高兴的起来,掌门伤,陆真吾死,凌霄剑宗现在只有她有资格发号施令,“淼儿,你去统计阵亡……不,统计还有谁存活吧,明霞,你领几个弟子探查下,看是否有活着的六道道众,灵烟,你去救助伤员……对了,应飞扬呢,他还活着吗?”

    商影看了一圈,既没有见到应飞扬的人,也没看到他的尸体。

    谢灵烟想起来:“阵开启时,他还在后院没有回来,会不会他没被卷入阵中?”

    此时,商影忽然感觉一股高深又熟悉的剑意在后院出现,心头一凛,“是顾师弟的剑意,莫非是六道众人还未撤尽?与应飞扬交上手了?”。【www.AiQuXs.coM】随即不多想,便往后院而去。

    在场亦有不少人感受剑意,几乎每人身上都背着怨仇,但阵破之时已不见六道之人身影,一腔怨怒无处发泄,现在察觉后院有交手迹象,只盼是六道道众还未走尽,也好供他们泄愤,一时又与许多人紧随其后。

    到了后院,却只见应飞扬一人,正一脸疑惑的盯着眼前留下的字,若有所思,走在最前面的人当他还未回神,推了下他的肩膀道:“喂,醒醒,这只你一人吗?可见到其他六道之人了?”

    却忽闻商影冲那人大喊一声,“不对,快退后,那是——”

    话说一半,便见最前头那人全身变得浓黑淤肿,迅速膨胀随后“嘭”的一声炸开,腥臭黑血漫天四溅,周遭柳树被黑血浇灌,瞬间变得枯萎。

    “天人五衰,怎会?”慕紫轩接续道,一声落,众人无不愕然,一时群声鼎沸,而慕紫轩看着应飞扬身上若有若无的黑气,同样震惊,心中暗忖:“替帝凌天开启天道坏空阵的是他?这就是帝凌天隐瞒我的事!我这师弟他什么时候学得天人五衰功了?”

    讶异之际,却又闻一声惊惶失措的叫声,另有一人离得太近,被溅了半身的黑血,瞬间面色也开始发黑,忙向众人而来,叫道:“救我,谁来救我!”

    “你别过来,快退后!”众人如见瘟疫,避之唯恐不及,纷纷后退要离得远远的,而那人仍不断挪着脚步向前求救,身子越胀了气一般膨胀,就在此时,慕紫轩飞起一掌,雄浑掌力将那人击飞,而击飞瞬间,那人应声炸开。

    也是慕紫轩当机立断将人击开,炸开的血液未溅到其余人,一时在场之人皆是心有余悸,这便是六道恶灭绝学——“天人五衰功”的可怕之处,不但中招之人将会爆体身亡,修为不足者若同样可能被传染,所以历代天道主在正道中人眼中,更像是活着的瘟疫。

    众人带着惊恐又怀疑的目光看向应飞扬,而应飞扬同样震惊不解,茫然得看着溅在身上的黑血,“怎么回事……”,而心绪浮动之际,身上笼罩的黑气也越来越多。

    “应飞扬,别动!”商影看出黑气不自觉的从应飞扬毛孔中渗出,察觉应飞扬并不能控制天人五衰之气,抱元守一,凝气成冰,数道湛蓝冰寒剑气迸射而出,刺向应飞扬身上穴道。应飞扬不敢抵抗,,不躲不闪,剑气入体,便觉一股寒气遍及经脉,阻断真气流通,身上黑气也随之不见。

    方要感谢商影,却见商影持剑指向他道:“应飞扬,你怎从哪里习得天人五衰功的!”

    “天人五衰功……难道是在鬼界时?”应飞扬恍然觉醒,在鬼界之时,他曾与帝凌天共处一室,从他那里得了个“疗伤法门”,可助他快速恢复伤势,但后来他知晓了帝凌天的身份后,心中便有戒备,不敢再用那法门疗伤,现在想来,那法门定是天人五衰功了。

    应飞扬心慌意乱之际,忽闻天上一声:“这也是我要问得问题——”

    话音方落,一只火凤自空而落,直直坠下,火焰炸开,腾腾热意直逼应飞扬,而火中现出的身影,怒意比火焰更加炽烈。

    “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从哪里习得天人五衰功的?”来人竟是纪凤鸣,纪凤鸣应是一路从青城山赶来,此时气息略喘,过往一贯从容的脸上如今显得既急躁,又咄咄逼人。

    “纪师兄,你来了!卫宫主他现在怎样了?”应飞扬想起他陷入阵中前的经历,反问纪凤鸣道。

    纪凤鸣一拂袖,道:“劳你挂怀,家师侥幸未死,以石化之法将自身石封,隔绝生机,以阻断浊气的侵染,但找不到将五衰之气拔除的办法,便不能替他贸然解除石封,怕家师今生都将做个活死人!”纪凤鸣说到情难自制,声音也不禁发颤。

    此话一落,又是众人哗然,六道恶灭汹汹而来,身为正道巨擘的卫无双却先倾倒,让众人如何不惊?

    “连卫宫主也中了天人五衰之气?”

    “道扇的惊世本事竟也……莫非是这小子害得?”

    而商影问出了重点:“那青城山封印结界如何了?”

    纪凤鸣见众人慌乱,暂稳情绪道:“放心,师尊将阴阳裂隙与他一并石封,现在封印与他命元相连,一时无虞,只是后续还要劳众人之力加固封印!”虽说一时无虞,但纪凤鸣眉宇中仍是暗藏担忧,以命元封印虽可使得封印稳固,但破封之时,封印者也将同时丧命。

    众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若趁卫无双倒下时,青城山的阴阳裂隙封印又被破开,那就真是一场人间浩劫了。

    而应飞扬只觉一张大网朝自己铺来,想也知晓,纪凤鸣见卫无双自行石封,不明缘由,自然要寻当时与卫无双在一起,了解前因后果的人——也就是他应飞扬,问个清楚明白,可从青城山赶来这里,却见应飞扬身上暗藏着天人五衰功,这下真是难以解释了,但随即有一个念头浮上心间。

    应飞扬指着地上的字,惊呼道:“不对,他们的目标不是青城山,甚至也不是司天台!”

    “这是什么?九幽深渊,直通鬼界,这是谁写得字?”一番变故下,众人这才注意到地上的字。

    应飞扬道:“虽然没印象,不过看字迹是我写的。”

    “啐,你还是先交待你怎么会的天人五衰功吧!”众人只道他要岔开话题。

    纪凤鸣却忽然周身一震,惊呼道:“是昆仑山,是万象天宫?”

    竟上前抓住应飞扬衣领道:“九幽深渊,直通鬼界,到底是真是假,你是怎么得知?”

    “我……我也不清楚.”上三道轮回阵中的天地不存,那方世界的天道自然也消失,应飞扬只觉经历了一场梦,梦中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但对身为天道时的记忆,也随着阵法撤离而模糊不清,只剩意味不明的残影。

    “竟然被知晓了,可惜,太晚了……”慕紫轩心中摇摇头,随后抓住正在逼问应飞扬的纪凤鸣,正色道:“纪兄,这或许,是真的!”

    “你知晓?”纪凤鸣急道。

    慕紫轩道:“不知晓,但来此的帝凌天,是人间道道主晏世元假扮!”

    纪凤鸣如被人在心口打了一拳,身形都晃了几晃,长舒口气,难掩急切的抱拳向四周道:“诸位,昆仑上是天下清气所钟之地,万不能失,如今万象天宫或许有难,请诸位看在同道之情不吝出手相助!”

    “这……这怎么回事啊?跟万象天宫又有何关系?”众人仍是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他们在演那一出。

    纪凤鸣急切道:“来不及解释了,众人若信得过我便随我一同,我路上解释。”说罢已要动身,众人见他说得严重,也要一道前往。

    却在此时,忽闻一声焦急女声:“师兄!”,天上又掉下一个撑着红伞的少女,正是万象天宫左飞樱。

    纪凤鸣一把将她接住抱在怀中,却见左飞樱一身染血,虚弱道:“师兄……终于找到你了,六道恶灭他们……攻上万象天宫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