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三十五章 通天彻地 2
    ps:昨天少写了一段,稍微回档一下把这段插进去。

    被欲魔液体吞噬的人族跳起,身形不断变大,已与应飞扬和欲魔一般大小,而手中的利剑从背心而入,一剑将应飞扬洞穿!

    “师……师尊!”应飞扬回头却见,背后那人,正是清苦道人的模样。

    应飞扬拄剑跪地,黑色的**之力从创口向四周扩散,而欲魔身子两分从剑刃下游出,有拧成一团,带着魅惑的声音道:“喏,就是这样,记得最初见你时,我就说过,人心忽动,便如风云变幻,故旧情深,亦不知顷刻风云改。若是将我的经历重演一番,你的师尊也会舍弃你,甚至杀你,就像当初‘杀’我一般!”

    魔音之中,应飞扬如遭神夺,身躯上的黑气扩散,头颅也渐渐低垂下去,欲魔伸出手掌,手变得如同章鱼触手一般,缓缓探向应飞扬头颅,要用吸盘将他吞噬。

    而应飞扬中招同时,上三道轮回阵中同生变化!

    尸横遍野,杀声震天,这方天地便如养蛊的钵盆一般,自诞生之日起,唯一目的便是供人厮杀,从未止歇。

    但这一刻,厮杀的人们不约而同的放慢了手中的动作,不约而同的看天。

    天空好像被滴了一滴墨点,先是浓黑一片,又晕开了一般向四周扩散,渐渐成遮天蔽日之象,黑暗天空下,一股衰颓,**,堕落之气肆意弥漫!

    “这么快就到天地坏空的地步了么,嘿,这些所谓正道心中压藏的欲念,倒是一点也不少啊!”荒原上,负伤的血千秋独自前行,欲与修罗道道众会合,停下脚步,驻着战戟抬头嘲笑。

    “这还真是意外之喜!”后方,统筹调度的晏世元眉梢一挑,露出不易察觉的喜色,‘天道坏空阵’在六道阵法中威力虽最惊人,但有一个致命缺陷,就是需要大量时间积蓄,所以原本凝定战策中,并未指望这阵法派上用场,这倒算是平白送来的大礼。晏世元不知从哪又穿来一件帝凌天的白衣,一振衣袖道:“传讯众人,准备撤退,便留正道与这方天地一同沦亡!”

    “这是什么……”率领十数个残军奔逃的季明霞看着蔓延到头顶的黑天,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本能的感觉一种危险的气息,脸色大变道:“前面似乎不对劲,咱们换个方向!”其余人亦有同样的感觉,折了个方向继续逃,要逃出黑暗覆盖的范围,却不知他们根本无处可逃。

    而一片浓黑天幕下,又有一片血腥战场,商影集合一批人奋力抵御六道恶灭的进攻,强弱悬殊,伤亡惨重之际,天染突然染上墨色,六道道众似有感应,减缓了攻势,谢灵烟虽得以喘息,但随着黑暗覆盖,一股绝望也莫名而生,笼罩心头,这是即使她在六道道众重重围困下也未曾有过的感觉,不禁颤声对商影道:“师……师傅,怎么突然黑了?发生了什么!”其余正道之人也皆是心惊胆战,如临末日。

    “莫想!莫问!莫做多余之事!先解决眼前之敌!”唯独商影剑势不停,冰寒剑气吐绽,飞霜凝雪,而声音比冰雪更加寒彻,“剩下的——但看天意!”

    众生何哀?天意何在?

    天意此时在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低垂着头的应飞扬忽然耸动着肩头,发出笑声,初时只是轻笑,但随后憋不住一般哈哈大笑,如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笑得前仰后合。而笑声中,背后的清苦在声波中消失,这方天地,乃至无尽宇宙都如梦幻泡影一般转瞬消散,又只剩最初的景致,上下左右,思维八方,都只是一片虚无的白,白茫茫一片中,应飞扬继续肆意笑着。

    “所以这就是你的心性转变的根源,呜呜呜,我师尊不要我了,我师尊背叛了我,我好气啊,我要变坏,我要跟他对着干……就像个闹别扭的孩子?”应飞扬捏着嗓子,装出一副小孩子的声音道。

    欲魔面上不见喜怒道:“若真换你经历,你或许就不再笑得出来!”

    应飞扬回想方才体味慕紫轩记忆时,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又浮涌出来,渐渐收敛笑容,正色道:“或许吧,也许换我是你,也会变得与你一般,但这一日永远不会到来!师尊是否舍弃了你我不知晓,但他一直——”

    应飞扬忽然升起一种奇异而又亲切的感觉,福灵心至一般,手一引,碧华蓦然在指尖闪耀,而白茫茫一片间,一把木剑赫然乍现!“——与我同在!”

    应飞扬拄剑在手,欲魔神色一变,脱口而出道:“这是——‘不堪提’?”

    ---------------------------------------------------------------------------

    清岳掌门身负重伤,慕紫轩紧追不舍,举掌之间,便要一掌了却一切因果。

    就在此时,忽然,慕紫轩心头一凛,一股熟悉而凛锐的剑意迎面而来,他只觉全身毛孔扩张,肌肤被刺得生疼,一股危机感逼邻心头,竟是一收掌,不由自主的后退三步,连清岳掌门趁此之时远去也未曾在意。

    如临大敌之间,便见一道身影由远而近,转瞬已到眼前,慕紫轩瞳孔一缩,气劲四溢。

    “是你?师尊!”

    意不到的身影,猜不到的面容,迎面而来的人形容老迈,略显邋遢,脏兮兮的道袍上悬着一个酒葫芦,正是清苦道人。

    慕紫轩心中惊骇,几乎脱口喊出,好在及时稳住了心神,继续扮演者帝凌天的角色,将已到嘴边的话吞下,心中犹有几分担心方才情绪外露在师尊面前露出破绽,但再细看一番,却是哑然失笑,道:“不对,原来不过是一丝神念,一点剑意!”

    以慕紫轩对他师傅的了解,他自然是清楚,凌霄剑宗六大剑诀中的《心意剑殛》便是修炼剑意,剑意千变万化,无相无质,比之剑气更难应对,也衍变出众多运用剑意的技巧,比如,‘物盛当杀’贺孤穷就以《心意剑殛》为基础创下《杀神剑章》,可将无形无质的剑意化作实体,他的杀意之剑‘黑杀’便是纯粹由剑意所化,这便是‘聚意化形’的境界。

    而清苦的境界更进一步,已至“凝意为神”之境,将剑意与神念相合,使得每一缕剑意都有生命一般,可以说是心有所指,便有剑至。

    慕紫轩又瞥了瞥顾剑声腰间葫芦,嗤笑道:“将‘不堪提’上残存的剑意“凝意为神”,依附着木灵的躯壳出现在我面前,就这样,也敢阻我的路?从吾手下救人?”

    “上天有好生之德,阁下既号称天道主,何必赶尽杀绝?”‘清苦’淡然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是说头顶的这块天吗?”慕紫轩伸手指天,便见浓黑一片已蔓延头顶,冷笑道:“天地即将坏空,除非依附吾,否则正道无人可存,顺生逆亡,你以为你救得了谁?便是你,纵然只是一抹剑意,无吾应允,你也不能留存!”

    慕紫轩嘴上轻蔑,实则是对师傅忌惮至极,虽然不知晓一缕剑意能有何用,但心知剑道顶峰之人非常理可度,所以宁愿舍弃追击清岳掌门,也要先将这变数拔出。说话同时,身形瞬动,试探性的挥出一拳。

    雄沉劲风吹到下,‘清苦’形体已有不稳倾向,好似要被吹散一般,但手拈剑指,斜斜一刺,虽是轻描淡写,却是妙至颠毫,这一指正是直指慕紫轩必救之处,慕紫轩若再向前,便等于自己将空门撞到他剑指上,慕紫轩随即变招,旋身避闪同时化拳为掌,掌风一动夹带轰然巨响,如惊涛骇浪般灌向清苦右耳。

    清苦身不动,微微屈膝,剑指轻移几分,平举向右,便又直点向慕紫轩,又是以逸待劳,将慕紫轩的攻势生生截断。慕紫轩心中佩服,暗道:“攻敌必救,后发制人,师尊之剑,果然出神入化。”

    但又过两招后,慕紫轩试探完毕,确认眼前确实只是一抹剑意,并无其他后手。心中暗觉好笑,十大顶峰中,他今日已连对上公子翎和宇文锋,虽是凶险,却也能泰然自若,想不到此时便对清苦的一抹剑意却是缚手缚脚,不敢丝毫大意,也可见清苦在他心中积威甚重。

    确认之后,慕紫轩遂再无迟疑,一扬手,浩瀚劲流平平推出,这一招简单粗陋至极,可谓破绽百出,‘清苦’剑指再动,已有应对之策,点向慕紫轩中空的胸膛。

    但这次慕紫轩对剑指视若无睹,剑指触至慕紫轩胸膛,却被护体气罩尽数化消,而慕紫轩之掌直行无悔,一掌下去,清苦剑意所依附的形体便在掌风之下化为一抹碧烟,酒葫芦摔落在地,只余剑意无所依托,漂浮空中。

    慕紫轩自己也觉得自己小心得过了头,吐出口气笑道:“形体已毁,空有剑意,你又能奈何?还不烟消云散!”

    “若在其他地方,我或许无能为力。”形体不存,剑意有如游魂一般,勉强维系成飘忽的人影,声音却仍清晰的传来,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莫名自信,“但在这方天地,总觉得,这世界的‘天道’会听我的!”

    语音一落,落在地上的酒葫芦受剑意引动,随着一阵龙卷旋风扶摇直上,在半空中再化一把朴实无华,却又让人望之凛然的木剑,而木剑现世瞬间,至极剑意再度提升,弥漫天地,浩渺无垠,在这一瞬间,剑意贯通天道!

    慕紫轩面色当即大变,“怎么可能,这招是——!”

    剑意通天道,天道晓剑意,化身天道的应飞扬感觉一股熟悉的剑意与自身沟通,既像是在指引自己,又像是在寻求自己帮助。

    应飞扬在欲魔惊异目光下,自然而然的化出一柄木剑,随后福灵心至般,依循着剑意指引,回应着剑意求助,一招久仰大名的剑招,在这天外之天磅礴现世!

    “万道引归!”应飞扬负木剑在背后,背上顿生十二片巨大剑翼,振翼飞起同时,一片虚无的空白中,无数把利剑从虚无中刺出,无边无际,森寒耀目,整个虚空已被剑充斥,而所有剑尖都对准了欲魔!

    “寰宇剑罡!”‘清苦’在半空中响起,剑意形体消散,却是充斥了这方天地,日月星辰,风吹云动,草木摇移,寰宇苍穹,都沾染上无匹剑意,慕紫轩竟感觉自己是在与这方天地为敌,而轮回阵中的其他人亦是同时凛然,又不约而同的望向天空!

    “万道引归天剑诀!”天外天下,师徒二人同出一声,凌霄剑宗至极之剑,惊世骇俗而出!

    磅礴无匹,瑰丽无方,无数利刃如雨纷落,携带着无匹锐气贯穿欲魔,欲魔虽无惧伤痛,但每一柄穿身之剑,都从他的身上扯下一块扭动的黑气,转眼他已是千疮百孔,形体在无数利剑撕扯下被瓜分,而穿身利剑没有丝毫滞碍的继续行进,贯通时间与空间,贯通规则与维度,贯通虚幻与现实,在清苦剑意的召唤下,凌然降临!

    轮回阵中,众人齐齐抬首,却见漆黑如墨,弥漫着颓败之气的天幕上,陡然有一把把利剑降临,将天地坏空的衰败之气从天幕上扯下,剑被天地坏空之气染成黑色,带着**和不详的气息漫天而落!

    无穷无尽,遮天蔽日,凝成的黑剑大小不一,却是恍如末日一般,公平的降临在每一个人身上!

    应飞扬是此方天地的‘天道’,拥有着更高的维度,便如人能看书,能了解书中的一切,却不能变成书中的人物一般,所以纵然身为世界的意志,却也无法直接影响这方天地。

    而清苦道人的剑,剑法地,剑法天,剑法自然,剑法万物,是‘天道’之剑,通天的剑意,使他成为了‘天道’的代言人,以他的剑意为沟通天人的桥梁,最终,使得这万道引归天剑诀再现尘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