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三十三章 天人交战
    酒葫芦忽然碧光大作,滴溜溜的旋空而起,碧光如雾一般凝聚成一个粗陋庞大的绿色人形,正是清苦和应飞扬过往召唤唬人骗钱用的木灵,而葫芦则蓦然变成一把木剑,倒插于地。

    朴实无华,锋芒内敛,却自有一股摄人心魄之力,此剑一现世,木灵也再生变化,庞大而虚散的身子似是外力被压缩,身形极剧缩小,但也显得更加凝聚,最后,变成常人大小,化身一个邋遢道人的模样。

    道人懒散的捶捶腰,一招手,木剑又旋飞着向他飞来,入手之时,却变又成回了酒葫芦,轻轻晃了几下,葫芦却是空空如也。

    “真是半点不让人省心啊!”道人叹了口气,又将酒葫芦束在腰间,大步而去。

    ----------------------------------------------------------------------------

    一者动若雷霆,一者不动如山,慕紫轩对上清岳掌门,拳掌纵横间,各逞威能。

    慕紫轩招招狠,式式急,一出手,就是最极端攻势。但见他脚步飞疾,化出十数道残影,而一双妙手迭出妙招,忽而使掌、忽而化拳、忽而出指,随意化在双手之中,衔接的天衣无缝,虽只一人,却如同时有十数个高手各逞奇招,自四面八方攻来。

    而清岳掌门渊渟岳峙,如万仞之山兀然壁立,双掌严守门户,只守不攻,周身一丈之外是慕紫轩狂风暴雨的攻势,一丈之内,却是波澜不兴。

    对上真气消耗甚多的清岳掌门,慕紫轩虽然大占上风,但却一时无法判定胜负生死。

    世人皆传,这位凌霄剑宗的掌门有两大怪,一者,凡修剑之人多走凌锐一路,这位清岳掌门却是走得厚重沉稳的路线,修得是最无攻击力的厚土真气,与他最契合的剑法也是玄武不动剑这种严守阵势的剑招。二者,身为剑宗掌门,却已不再用剑,只以一双肉掌对敌,其中原因,江湖风传甚多,或说他所修的是“无剑”之境,或说是他对手不济,无人能逼他用剑,甚至还有说他是另有机缘,得到了一门掌法的传承。

    不管如何,雄沉如岳,便是世人对清岳掌门的评估,他这种高手若一心严守,纵然消耗不少,能在有限时间内突破他守势的着实不多。

    计划要在一个时辰内重创凌霄剑宗,慕紫轩岂容拖延,一心只求速决,清岳招式不露破绽,慕紫轩便试图以言语突破他的心防,招式挥洒同时,口中讥诮道:“方才还以为掌门怒了,欲替陆真吾报仇,没想到仍是龟缩,还是说,陆真吾的死对清岳掌门来说,根本无足轻重?”

    “不止陆真吾,实不相瞒,凌霄剑宗是吾六道重点攻击的目标,现在每一瞬,都有凌霄剑宗的弟子死去,身为凌霄掌门却只能任由他们死去,清岳掌门,你未免无能!”

    慕紫轩词锋之锐更胜拳掌,清岳掌门面上不见喜怒,口中道:“天道之主,也要做这些卖弄唇舌的举动扰人心境么?当真可笑!”

    慕紫轩道:“哈,吾若言之无物,清岳掌门何妨听之任之?既说吾扰人心境,那清岳掌门的心境,乱了么?”

    清岳掌门心头微动,一时无言以对,便如慕紫轩所说,他若心中真无半分波动,慕紫轩的言语也只如清风过耳,他又何必出言回击。但清岳掌门为门派殚精竭虑,如今凌霄剑宗遭逢大劫,门人死伤惨重,身为一派掌门,纵然知晓如今需得严守拖延,以保全自身未上,万不可冲动,但人心终非铁石,半生心血遭毁之际,清岳仍是不自觉的流露出不该流露的怒意。

    “但凡比斗,斗技,斗力,亦斗心,兵法云:‘攻心为上’,这个道理不明白,便知清岳掌门你逊剑冠远矣,可笑凌霄剑宗掌门之位竟是被你窃居,而非强者为尊,若‘剑冠’顾剑声得掌门之位,今番六道恶灭也未必敢轻易对凌霄剑宗下手。清岳掌门,与其因自己无能害了门派,何不今日退位让贤呢!”

    慕紫轩趁势追击,此语一出,清岳面上不禁泛起一丝怒容,真气一瞬间变得凌锐,而浑然的守势也因为这一丝变动而出现破绽。

    慕紫轩趁机出招,十数道身影陡然重叠为一,拳掌指爪归为一招,一招蕴藏万千变化,好似十数个慕紫轩同出一招,雄浑击出!

    迅如雷霆的一击,恍若飓风刮过,周遭斗大碎石都在劲风之下旋得飞起。不纯粹的守势,难敌慕紫轩倾力一击,便见慕紫轩手化为拳,长驱直入,直捣中宫,眼看就要击在清岳掌门胸膛,清岳掌门匆忙应变,双掌交叠胸前,堪堪在胸前三寸挡下这流星般的一拳。

    慕紫轩得势不饶人,趁机加催劲力,欲在清岳掌门旧力已尽新力未起之际将他一举击溃。

    南斗掌生,北斗注死,慕紫轩借助“极星十三律’的生死螺旋气劲,模拟帝凌天的清浊之变,清岳掌门未与帝凌天交过手,一时也不必担心露出破绽。全力催动的生死螺旋气劲之下,二人周遭好似暴起旋风,吹得砂石移走,而清岳掌门顿显败相。

    然而又过片刻,慕紫轩渐渐察觉不对,清岳掌门看似已近溃败,但却好似始终吊着那么一口气,一直处在将败未败的边缘。

    再一定睛,才注意地面已是满布裂纹,而清岳掌门双足已是陷地三分!

    分明是当胸一拳,清岳掌门为何不是后退而是下沉,慕紫轩略一思索后恍然大悟,暗自在心中赞叹一声,“师伯不愧一派之首,竟能在败中求胜。”

    原来,清岳掌门自知心境有缺,慕紫轩既看破此点,那他在慕紫轩言语刺激下定然难以久守,与其到时被一举击溃,不如趁现在仍有余力之际放手一搏,所以,半真半假的让破绽显露,引慕紫轩全力攻来,同时借助自身厚土真气连接地元,将慕紫轩的真气泄入大地之中,意在消耗他的真气,伺机反击。

    识破清岳掌门的算计,慕紫轩沉声一喝,冷笑道:“泄劲入地?吾便如你所愿!”

    慕紫轩亦同时足下施力,以他双足为中心,方圆十步之内地块碎裂,裂地成壑。

    清岳掌门顿时足下一空,重心失稳,无处可在泄劲之际,却见慕紫轩悬空纳劲,双手托天,生死螺旋气流之下自生一股磅礴吸力,破碎的地块如受牵引,纷纷倒飞而起聚集在慕紫轩双掌之上。

    清岳掌门足下出现一个碗形的巨坑,一时应变不及,身子止不住下跌,而慕紫轩手掌之上则悬浮着一个土石凝结的巨球,森然道:“清岳掌门既已自掘坟墓,今日便让你永葬地底!”

    慕紫轩一掌助威,石球轰然而落,直直压顶而下,清岳掌门身子犹在悬空,正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硬生生吃下了这一击,惨嚎一声,已被压入土石之中。

    土石再度将巨坑填满,丝丝契合,好似这个大坑从无出现过!

    强招之后,慕紫轩轻吐一口浊气,却是眉头一皱,道:“还未死吗?”

    仿若有地鼠在地下经过一般,地表翻起一层土浪,笔直向远方而去,慕紫轩知晓是清岳掌门未死,意欲从地下脱身,哪容他走脱,身子自空中旋落,借回旋之力再出磅礴一拳,气劲灌地,便闻“噌”的一声,一道人影蹿起,正是清岳掌门被从地底轰出。

    清岳掌门一身披泥带土,呕出的血液更是使泥块在他胡须上凝结,一生都未曾向今日这般狼狈,但奔逃的脚步却并未停止,而慕紫轩已紧追而来,再一招,便要了断因果!

    ---------------------------------------------------------------------------------------------------------------------

    “聒噪,安静。”应飞扬冷漠一声,言出法随,好似一只无形大手出现,一把捏住欲魔裂开的大嘴。

    “啪哧!”一声,欲魔的嘴被从中捏爆,浓黑的汁液四溅!

    欲魔失了头颅,如水一般瘫软流下,但笑声却未停止,“咯咯咯咯咯咯!”

    也不知从哪个器官发出的声音,化成一滩浓水的欲魔扩散着流动,黑水绕应飞扬周身而成了一个大圆,之后开始向上和向下包拢。

    “这世道本就是混沌不堪,过去的慕紫轩亦曾如今日的应飞扬,而今日的应飞扬迟早亦被这涛涛浊世逼成慕紫轩。”世间的黑白,对错,是非,你分的清吗?”

    欲魔发声同时,已如一个巨蛋一般将应飞扬包裹其中,上下左右,四维八方,皆是一片白茫茫的虚无,只余一个巨卵,宛若天地未分时的混沌。

    陡然,剑光一旋,破开鸿蒙,一道剑痕在混沌巨蛋上横扫一周,而更多的剑光从裂隙中渗透而出,瞬间,巨蛋被分割两片,一者下沉成地,一者上升成天。

    而天地之间,应飞扬卓立如剑,凛然道:“一剑下去,混沌便开,上为清下为浊,如何分不清?”

    天上地下两份,却如两片嘴唇,开合之间,欲魔声音再度传来。

    “然而世事变化,清者可为浊,浊者亦可为清,昨日恶,今日洗心革面,今朝善,来日故心蒙尘,你能出一剑,但能出万万剑吗?那时,你又当如何分别?”

    说话同时,随着巨嘴开合,天上地下清浊二气相互渗透,彼此吸引,最后欲魔收声,但天地却是慢慢靠拢,竟是要再度聚合一般,

    “我有双眼如炬,照彻宇宙黑白!”应飞扬双目飞出,化作日月悬空,照彻千里。

    “我有吐息成雷,惊服世间群小!”应飞扬吐息之间,天雷震颤,数道电光划下,不知何处又传来欲魔的痛呼声。

    “我有赤血成流,涤荡天地污浊!”应飞扬血液飞溅,化作汹涌江浪,滚滚流淌。

    “我有傲骨擎天,不容清浊同流!”应飞扬脊椎化作一柄顶天立地的巨剑,恍若不周天柱,撑得天地双分,清浊之气再难聚拢。

    天地那张巨嘴亦被巨剑撑得无法合上,发出含糊不清,意味不明的声音,应飞扬不禁莞尔,“这下看你如何聒噪?”随后,应飞扬懒懒躺下,身化天地万物,呼气成云,躯干为山,牙齿为石,须发为林,陷入了沉睡之中。亦是不存。

    “说了再多,可惜人心如猛兽,你不伤人,自也会有人伤你,你防得

    住一个,防得住万万个么,你总也有力衰之际,总也有懈怠之刻,总有沉睡之时!”不知过了多久,恼人声音再度响起,与此同时山岭中,森林里,河川中,海洋里,爬出走来一只只洪荒猛兽,身形庞大,面目狰狞,每一步都使得山河震颤,再度打破世间宁静。

    而此时,一片大地上,地层突然炸裂开,一个缩小版的应飞扬从沉睡中醒来,伸着懒腰长长的打了个哈欠,有些恼怒道:“反正就不让人清闲就是!”

    -----------------------------------------------------------------------------------------------------------------------------------------------------------------------------------

    ps:我燃烧的脑细胞呦,逼格是刷高了,但到底怎么才能塑造出神级的斗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