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三十一章 阴阳逆乱
    Ps:开头一段好像该放上一章。另外应飞扬读条蓄大招蓄得差不多了,得溜一波了。

    “原来那老道逃走的方向有门主拦路,哈,那他是自投罗网了,门主的仇,果然还是得门主自己自己报!”破军身旁的人恍然大悟,又问道,“那咱往南追,追其他人?”

    破军道:“也不必了,为首的那个小娘是凌霄剑宗丹霞峰的人,门主和七杀都交代了,对丹霞峰的可以人网开一面,剩下的几个都属其他派门,留着给贪狼卖好拉拢吧。下一个有凌霄剑宗之人聚集的集结点,七杀已经给我们指出了,赶紧前往吧。”

    那皇世星天之人吞口唾沫道:“破军令,听你话意,七杀莫非藏身在凌霄剑宗之中?”

    破军反问道:“不然呢?你以为咱们抓着凌霄剑宗的打为何能一抓一个准?还不是靠她留暗标指印?”

    “那七杀他究竟是谁啊?门主下面的三大星令,就属他最神秘,我们都是皇世星天一脉残存之人,却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

    破军嘿嘿一笑,神秘道:“想知道?附耳过来!”

    那人忙不迭的将耳朵递过去,却听破军低声道:“潜伏身侧,反戈一击,七杀者,搅乱世界之贼!”

    -----------------------------------------------------------------------------------

    突围而逃,却遭煞星拦路,看着眼前帝凌天,陆真吾心生死志,口上故作不屑道:“堂堂六道天主,也要趁人之危么,贫道现在精疲力尽,你可敢给贫道一炷香时间调息,贫道再与你一绝死战!”

    装作‘帝凌天’的慕紫轩随口嗤道:“太浪费时间了,吾也不占你便宜,换个简单法子,站着别动接吾三掌,三掌不死,吾便饶你今次,如何?”

    “开什么玩笑!”陆真吾脱口而出,便是他全盛时期,接帝凌天这一级的高手三掌也是必死无疑,这叫哪门子不占便宜?

    慕紫轩冷笑一声,“哈,不是你先开玩笑的么?”

    陆真吾被噎得没话说,心知与其与他打口舌争锋失了锐气,不如先出手拼死一搏,当即剑诀一引,手中长剑一分为二,一黑一白分持左右,一出手,便是六大剑诀的《阴阳逆乱诀》。

    “来得好!”慕紫轩全然不惧,沉稳接招,但见陆真吾左手白剑直来直往,阳刚威猛,右手黑剑轻柔变化,阴诡莫测。一人分使两种剑路,却是刚柔相济,阴阳相辅,配合的完美无缺。

    未防被人认出,慕紫轩不敢轻使用自创的绝学“紫薇七变”,转而使用传承自袁天罡的掌法“极星十三律”,因此掌法不曾公然于世,无人识得,所以一直被他当做压箱底的暗招。此掌十三式分别以北斗七星,南斗六星命名,所谓‘南斗掌生,北斗注死’,以生死之分对阴阳之变,可谓恰到好处。

    交手十数招,陆真吾已将真元催到极致,却仍探不出对方深浅,便又突施变招,但见他脚踩禹步,如踏罡布斗一般,飘移不定闪出几个假身后,抢往慕紫轩左侧,右手黑剑本是灵活多变的阴柔剑路,却陡然运剑疾劈,剑身上大盛青芒,暴涨的剑气,使人无不感到他的剑罡之凌厉大有三军辟易,无可抗御。

    修为稍差者,对上这一剑都只有退避一途,慕紫轩却微微一笑,左手似是漫不经意的一挥,宽袖扬起,扫在陆真吾的剑锋处。陆真吾全力以赴的一剑给慕紫轩的衣袖扫中,顿时觉得一股柔和而莫可抗的劲气像一阵长风般刮至,无坚不摧的凛冽罡气就像是撞上了一个柔韧而又极速旋转的皮球一般,给带的身不由己的偏转开去。不但立即攻势全消,还被带得往外旋开。

    陆真吾亦是老辣,借势身形疾旋,如陀螺一般,连转三匝,罡气横流,带起狂暴的龙卷。借着回旋之力,左手白剑再出,原本直来直往的白剑仿若灵蛇一般,射出道道曲折如丝的剑气,虽是只在一处出剑,但剑气划出不同轨迹的优雅圆弧,

    竟是从四面八方包夹而来。

    至阴之剑转至阳,至阳之剑又转至阴,《阴阳逆乱诀》精髓便在这“逆乱”之中,急变的剑路,足以令人措手不及。陆真吾相信便是帝凌天也要疲于招架。却见眼前之人早已预料到一般,双手负后,游刃有余的游走在变化莫测的剑气中。转眼已至眼前,随后隔空一拳击出。

    空气像是给这一拳轰开一个缺口,以慕紫轩为中心的方圆数丈的空间,空气倏地变得滴劲不存,被他这惊天动地的一拳全扯空,可怕至极点。

    陆真吾急忙将剑气收拢周身,阴阳双剑同出,刚柔剑气结成太极混沌般的气圆,但变招仓促,终究是少了那份浑然天成的自然之韵,被这一拳轰得连退三步。

    错愕之际,未防对手趁机逼紧攻势,陆真吾强忍翻腾气血,催动黑白剑光交错,丝毫不肯让出半分先机。

    落入下风,陆真吾双剑变化更急,时而左阴又阳,时而左阳右阴,间或双剑同走相同剑路,颠倒错乱,看似毫无章法,实则更是难防,一时间,黑白两种剑气在慕紫轩周身交织成一个太极球,时而正转,时而逆转。

    但又交手数招,慕紫轩却是叹道:“阴极生阳,阳极生阴,阴阳逆转本是自然之理,应是似乱不乱,无为而为,你却刻意求变,只为逆转,失之自然了!”

    短短数语,陆真吾听了却是心头巨震,这个道理许多年前,还是青年的顾剑声便对他说过,那时他认为顾剑声身为晚辈,却对师叔的剑法评头论足,指指点点,实在是不知礼数,从此便一直看顾剑声不顺眼,等到许久之后,自己终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因年岁大了剑路定型,再也无法更改。

    此时听闻对方道出他剑法不足,不啻于心头被击一拳,震颤的一瞬,“你分神了!”,慕紫轩趁机双手环抱,似胎似藏,如捏法诀。原本所有本绕著他旋转的阴阳剑气一窝蜂的吸附在环抱的双手之上,一发一收之间,玄妙的令人难以想象。

    陆真吾竭力收拢真气,却觉剑气如受磁石吸引一般,汇入慕紫轩双手,

    一边以“极星十三律”的生死之气模拟阴阳之变,一边长吟一声,“收你性命之前,再让你一开眼界!”,双手环抱之中,一团高度密集的实体真气轰然而出。

    以死生之气替代阴阳之气,无论招式或是运气方式都不同,但理念上却是更贴合“阴阳逆乱”的道韵。

    “蓬”!小小气团从慕紫轩手中脱出,瞬间撞散周遭阴阳太极之气,随后威势丝毫不减的撞向陆真吾,陆真吾虽以剑相挡,但仍被撞得气血翻腾,直涌到喉咙,飞身而退,同时连忙凭本身独异的劲气,把对方充满杀伤力的罡气借着退走之势经由两脚涌泉穴泄出,脚下的地面顿时寸寸碎裂,一路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

    劲力仍未散尽,慕紫轩却如影随形,逼身他身前,陆真吾欲出剑急刺,但感觉双手因方才一击酥麻得浑无知觉,而慕紫轩已双手抱一,又一团高度凝聚的生死气团轰出,这一击,毫无阻碍得轰在陆真吾胸口,轰然一声,陆真吾被击得如断线风筝一般,吐血飞起。

    而这次不容他落地卸力,慕紫轩已抢先一步,在他落地点等候,双手凝气,高举过顶,第三记生死气团向天奉上!

    这一记打在了陆真吾腰椎,“咯吧”一声脆响,腰椎尽断,陆真吾下落的身子又直直向天飞起,全身每一处毛孔都震得出血,血水如雨飘散,而一身白衣的慕紫轩在血雨之中,却是没沾上一滴血滴。

    三掌仍难泄八年怨恨,慕紫轩心中恨火不见衰退,反而越燃越烈。

    “啪!”得一声,陆真吾摔倒在地,努力挣扎着要站起,却断了腰椎的他却如肉虫一般,只是徒劳又滑稽的扭动。

    他努力抬着头却正见慕紫轩居高临下的目光,张开嘴一边涌血一边道:“你……不是……帝凌天,是……慕紫轩吧……”

    慕紫轩眉头一挑,道:“哦,这么快就露出破绽了么?你是怎么认出的?”

    陆真吾露出染着血的白牙吃力笑着,竟有几分狰狞,断断续续道:“嘿……果然……你的眼神……我记得……憎恨,怨怒,还有……疯狂的野心。与你跳下九幽深渊时一般……我果然……没有做错,没有错!紫薇帝子……嘿嘿……你这样的人……活着,必然……祸及天下!非死不可……你……必须死!”

    “眼神没控制住吗?看来接下来要注意些……”慕紫轩似是不在意陆真吾的话,道:“既然认出来了,索性问你一个问题,若答得出,便留你全尸!”

    陆真吾只咳出两口血,也不知算不算应允,慕紫轩却已自顾自的说出:“当年,师傅在我面前杀了宁悠悠,直到半年前,我与商影师伯一同救援失陷鬼界的道门中人,才听她替师傅开脱,还指责我给师傅下了亢龙洗髓散,害得悠悠身亡是我自作自受。我不知到底是真是假,也懒得跟商师伯辩解,但想了想,若真有给师傅下药,应该是你做得吧。”

    慕紫轩居高临下看着他道:“师傅与清岳师伯剑决,若一剑失控将清岳师伯刺死,那他定然也会获罪,两个掌门候选人一死一待罪,那最有资格接替掌门之位的,就是你了吧!来吧,究竟有无此事,是否是你所为,答出来,就留你全尸!”

    陆真吾吃力的张嘴,想要说着什么,但发出的只是含糊不清的呜咽声,好不容易聚拢了声线,却见慕紫轩已不耐的一脚踩着他胸前道:“算了,其实这问题也不重要,若真有此事,能干出这事的也就凌霄剑宗的长老们,而我,本就打算将他们一一送下去。”

    “所以,我还是选择让你碎尸万段!”慕紫轩足下一用力,顿时,血肉四溅!

    慕紫轩抖了抖下摆,依旧一滴血也没溅到。“下一个,该是你了,清岳掌门!”

    ---------------------------------------------------------------------------------------------------

    掌劲雄沉,好似千钧山岳压顶。

    戟影翻腾,恰如万丈血海掀涛。

    顶天立地的修罗巨像头顶上,凌霄剑宗掌门清岳真人和修罗道副座血千秋,正是一场极致的高手之争。

    同为当世高手,一方豪雄,战法却是截然不同,修罗为征伐战神,所有功法皆是凌锐悍勇至极,血千秋自是招招以攻为守,大开大阖,往日斯文面上如今杀气腾腾。

    而清岳掌门人如其名,山岳一般稳不可撼,催动一身厚土真气以守为攻,任血千秋战戟如何悍勇难当,清岳掌门亦是不动如山。

    二人已过千招有余,修罗巨像在两大高手摧残下已是千疮百孔,终是攻不能久,无穷无尽的攻势,使得血千秋内息一滞,瞬露破绽,而清岳掌门把握战机,首开攻势!

    攻势不必多,重在一击——判定胜负!

    便见清岳掌门腾身而起,头下脚上,一掌携带万钧之势自天而落!

    毫无花巧的一击,却是大巧不工之招,如泰一般山压顶而来,血千秋欲躲,却觉一身气机已被掌劲牢牢压死,根本无处可躲,随即长啸一声,催动修罗战气,浓稠如血的真气凝聚战戟周遭,战戟一瞬间变了十倍大,

    而血千秋猛然挥动战戟,直直向天刺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