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三十章 三方四正
    Ps:滚回来正传了,没看外传的建议把外传看了,还是那句话,与主线关联度不低,不然我也不会在高氵朝处强行断章。外传字数有点超预估,再加上我的慢,用了一个月才写完,其实还有许多想写的情节没写,比如让师尊和卫无双刷刷逼格,让正太萝莉般的应飞扬,谢灵烟,左飞樱,任九霄出来卖萌,为了赶紧回归主线只能舍弃,甚是遗憾啊。

    拖了许久,各位读者老爷估计也记不清前文了,没关系,先来段霹雳风的激情前文回顾帮你们回忆。

    六道再临,灭尽众生。

    青城山上,卫无双感染天人五衰,生死不明,鬼界封印岌岌可危。

    裂玄谷中,正道结盟遭逢不速之客,六道恶灭汹汹而来,慕紫轩却做反戈一击。

    是天道不公?是人心沦丧?化身天道的应飞扬吞噬慕紫轩的欲望,亦或是被慕紫轩的欲望吞噬。

    是庄周梦蝶?是蝶梦庄周?经历了慕紫轩半生的应飞扬苏醒之后将会是谁?又会有何等立场?

    一盘棋,两个人,解出三方心思,惊动四野龙蛇。混沌乱局之中,谁是白?谁是黑?谁是棋子?谁又是拨弄一切的操棋之手?

    八年前的孽因,八年后的恶果,轮回阵中是恩尽仇还,还是另一无解的因果轮回?

    真正的帝凌天身在何处?酝酿何等阴谋?谁又能在倾危之际一手回天?一切精彩,尽在《步剑庭》第六卷——名剑俱坏!

    ---------------------------------------------------------------------------

    紫薇斗数有云,若得七杀星、贪狼星、破军星三方四正会照,便是所谓的“杀、破、狼”格局。乃破旧立新,开拓锐进之象,三星一旦聚合,若再得紫薇帝星坐镇命宫,天下必将易主,无可逆转。

    “六道恶徒,见识我的八宝砂!”玲珑珍阁在洛阳的掌柜张惯晴一扬手,一捧白色粉末飞出,洒向眼前阿修罗,看那些粉末,若非知晓他的身份,知晓玲珑珍阁法宝众多,众人还只当他学地痞流氓洒石灰粉呢。

    但粉末刚沾到阿修罗臂膀,阿修罗便如遭火焚般痛苦哀嚎,肌肉虬结的赤红臂膀如被酸水腐蚀一般,皮肉都秫秫的往下掉、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张惯晴见状大喜,忽觉视野被一个巨大拳头充塞,竟是那阿修罗不顾痛楚抡拳砸来,顿时大惊失措。

    眼看比脑袋还大的拳头要将他砸扁,便闻“咣当!”一声,一个令牌形状的法器挡在面前,又瞬间被拳头砸得扭曲,但一瞬阻碍,张惯晴已趁机狼狈退后,避开这一拳,与一名老和尚背靠背抵在一起。

    “我的天云令!亏大了,这次亏大了,我的金刚轮,紫云剑,阴阳刀,狻猊铠,全都折在这了,现在八宝砂和天云令也没了,我不过是来给慕紫轩那后生捧捧场,怎就成蚀本买卖了?”

    “能留住命,便算赚了。”老和尚说话间,一抖身子,背后现出金刚法相,与两个同样巨大的阿修罗扭打一起,拳拳到肉,刚猛绝伦。

    此老僧乃白马寺罗汉堂的首座枯荣神僧,一身修为自是不俗,但在上三道轮回阵中,接连对上力大无穷,不畏伤痛的阿修罗依然大为吃力。

    周遭已有十数个尸骨,有修罗道和人间道的,但大多仍是正道人士的。显然经历了一场血战,如今正道中只张惯晴和枯荣大师两人还能站立。

    “枯荣大师,你还能打几个?”张惯晴一边苦撑一边道。

    “最多三个!”枯荣大师扫看一圈阿修罗后道。

    “还是大师有本事,我法宝用尽,一个也对付不了,今日怕交待在这了,大师若熬过今日,我在乾坤赌船上藏有一宝箱,按甲丁甲乙戊的开锁顺序可开箱,劳烦大师……”张惯晴自知将死,已是苦着脸交代起了后事。

    枯荣大师却面色一变道:“不必了,老僧今日也走不得了!”便见视野尽头,又有两个阿修罗和两个人间道打扮的人杀来,顿时念了声佛号,心生死志。

    忽然,又闻杀声震天,又有一队二三十人的人马从侧旁掩杀而来,大多是身着司天台的星辰袍。

    “前面同道休慌,司天台‘贪狼’特来助一臂之力!”为首一面目消瘦的青年朗啸一声,率人救援,与六道之人战作一团,那名贪狼举手投足间挥洒自如,已有不凡气度,便枯荣大师这等高手见了,也不禁在心中赞许。

    战了片刻,眼看司天台人士渐占上风,六道道众喊了声暗号,便各自散开,转眼消失。

    “神出鬼没,跑得到快!”张惯晴装模作样的欲追,但六道道众占尽地利,来去自如,他当然追不上,一边因死里逃生心有余悸,一边装出豪勇之状喊道:“下次遇上,定将你们全数留下!”

    而那名唤作贪狼的青年赶到张惯晴和枯荣身边行了一礼道:“枯荣大师,张掌柜,二位无事吧?本是请二位来此观礼,想不到横生枝节,连累二位卷入无妄之灾,容我代慕台主向二位致歉。”

    “阿弥陀佛,六道恶灭为祸苍生,谁也难能独善其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倒是老衲该多谢相救!”

    “不错,大恩不言谢,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以后在洛阳有事,就来乾坤赌船找我!”

    贪狼道:“在下不过听令行事,二位要谢便谢慕台主吧,况且此处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司天台寻得一处易守难攻之地,现已聚拢了不少人,这边送二位前往会合!”

    “好说,好说,司天台还有你这么会办事的,怎么以前没见过……”张惯晴说着,又指向周遭道:“对了,他们几个不知还有没有活下来的,检查一番,一并带上吧。”

    “交我便好!”贪狼点头俯身,一个个探查脉络,心中则暗道:“张惯晴是玲珑珍阁在洛阳的掌柜,枯荣大师出身洛阳白马寺,都与司天台同进退,救他们理所当然。嗯……这个还没死,烂柯寺云顶上人么?他一向独来独往,方才对结盟之事亦是表示中立,但施了这次恩,应可倒像司天台一方……”

    “这个也活着,看装扮是五行剑阁的?五行剑阁对凌霄剑宗素来马首是瞻,还是……死了的好!”贪狼不动声色的掌劲微吐,震断了他的经脉,起身摇头道:“可惜,只云顶上人一人还有气息。”说着,招呼其他司天台之人将云顶上人背起。

    “嗨,能活着就不错了,等他醒来,再让他谢你们司天台吧,走吧走吧!”张惯晴道。

    贪狼点点头,领路在前。

    施恩卖好,收揽人心。

    贪狼者,智勇兼备之士。

    -----------------------------------------------------------------------

    一处人间城郭,却是杀伐之景。

    陆真吾收拢了四五十个正道之人,据守一处城跺,与六道之人鏖战多时。

    为了提防慕紫轩发难,凌霄剑宗本就带了最多的教习和弟子,而擅长阵法封印的被调至青城山,凌霄剑宗除了对剑阵有些涉猎,其他阵法并不精通,所以,留在司天台的属凌霄剑宗的人最多,所以,对凌霄剑宗来说损失也最惨重。

    这四五十个正道人士中有一半是凌霄剑宗的教习和弟子,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陆真吾心疼不已,能被带出凌霄山的,或是门中骨干,或是寄予厚望的弟子,眼前已是如此惨烈,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还不知多少凌霄剑宗弟子惨死。

    但陆真吾一边心中悲痛,另一边却对弟子大喊,“顶住,没死的就都起来,最多一个时辰,前往青城山的同道们就会回援,到时里应外合,便换六道恶灭倒霉了!

    “在那之前,哪怕手脚都断了,只要剩一口气在,吐口唾沫也要给我吐到六道恶徒脸上!”

    人间道幻术诡谲莫测,修罗道的阿修罗化身勇猛善战,人数上又占优势,六道恶灭连番进逼下,正道阵线已渐渐溃散。

    季明霞刺退一个阿修罗后道:“陆师叔祖,再这样下去,怕是顶不住了!”

    “顶不住也要顶!你没见六道恶徒已有一段时间没有增援了么!”陆真吾剑气一发,刺穿一个人间道弟子的头颅,咬牙切齿道:“便如我先前所说,六道恶灭这次是奇袭司天台,来得是精英没错,但想一口将我们正道吞下,纵然有阵法相助,人数仍是吃紧!只有他们没大规模赠援,一个时辰,我们顶得住!”

    “不好了,西边,西边又来了!快跑吧,守不住了!”一名凌霄剑宗宿沫峰的弟子惊慌失措的看向西边,一时分神,便被人间道之人控制了神智,举着兵器疯狂挥舞,一时阵线大乱!

    陆真吾狠下心施展辣手,一剑将自家弟子刺倒,看向西方,却是面色大变。

    西边竟又有一队穿着人间道服饰之人杀来,人数约莫有百人之多,瞬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稻草。

    为首之人虽是人间道打扮,但身形彪悍壮硕,虎背熊腰,自有一股身经百战的悍勇之气,打起来比身边阿修罗更显凶猛,转眼有两个宿沫峰弟子死在他手下。

    陆真吾心疼更心怒,发出数道剑气,与那汉子战在一处,虽然苦战多时虚耗不少,但他身为凌霄剑宗修行近百年的耆老,实力自是非凡,怒火之下,剑起剑落更显除恶诛邪之威,杀得那汉子节节败退。

    可那汉子虽败相频现,却仍法度森严,攻守有度,若是寻常之时,陆真吾可能都要叫一声好。

    但此时岂是寻常,陆真吾再出一剑,剑气化作回旋气流,颠倒错乱,正是凌霄剑宗六大剑诀的《阴阳逆乱诀》,绝技一出,那汉子再难支撑,虽挡下剑气,但下盘已然失稳,跌入人群之中。

    陆真吾正要继续追杀他,却闻季明霞在旁边道:“师叔祖,撑不住了,趁他们合围之势未成赶紧突围吧!”

    陆真吾眼看身边人数减少,咬咬牙道:“好,我掩护,你们往南退!”

    陆真吾纵身上空,以一敌众,倾泻一身剑气,剑气劲力雄浑,却也曲直莫测,变化多端,交织成道道剑网,只此观之,便知陆真吾老姜弥辣。

    趁着剑网逼退六道恶灭,其余之人趁机突围,只是原本四五十人,最终也只十余人能脱出。

    而待他们走尽,陆真吾剑气一收,化作一抹剑光往东掠飞,与其余人分向而行,意在逼得六道恶灭分兵,不至于被一网打尽。

    一个人间道弟子打扮的扶起领头的大汉,却道:“破军令,你没事吧?”

    大汉一挥手,抹去从面罩上渗出的血,道:“啐,老归老,本事倒还没埋土里!”看他说话仍是洪亮,便知只是受了轻伤。

    对上凌霄剑宗宿沫峰首座,仍能只受轻伤,此人也非易与之辈。便是皇世星天暗中培养的隐藏力量中的翘楚——破军。

    攻城略地,万军辟易。

    破军者,纵横天下之将。

    “破军令,可要追那老道?”见他无事,装扮成人间道众的司天台之人问道。

    “嘿,不必了!他逃得方向正好,早有人等着他呢!”

    ------------------------------------------------------------------------

    陆真吾御剑而飞,却不见有人追来,放心同时更是忧心,若无人追击他,就证明逃往南方的其他人更加危险。

    陆真吾正想法子如何再与他们会合,此时,忽感一股雄浑掌力铺天盖地而来。

    陆真吾竟是被掌劲压得生生从空中坠下,不禁动容,落地瞬间,便戒备道:“谁!”

    但随即便自己脱口答出,便见一道超逸人影自天而落,一尘不染的白衣,光洁如镜的假面,映照出陆真吾惊慌的面容。

    “帝凌天!”

    “陆首座,你让吾久等了!”面具下,慕紫轩双目精光爆闪,素来波澜不惊的面容已在恨怒下扭曲。

    是啊,久等了,这一刻,我等了整整八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