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外传 故剑情深 完 求开宰!
    万仞深渊下,阳光永远照耀不到的阴暗之地,只有几点荧火散发着淡淡碧光,借着荧光映照,可以看到一道水流在幽暗中无声无息的流淌。

    一片死寂,全无生机,恍若被一个世界遗忘的角落,积蕴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宁静。

    突然,水面裂开,一只手从水中探出,扒上河边一块尖石!“我……没死!”

    一条**的身影浮出水面,一手扒着河岸,一手吃力夹着一个女子,吃力的从河中爬出,狼狈不堪,却有一股执着疯狂的求生意念,正是慕紫轩从鬼门关爬出!

    慕紫轩将宁悠悠的尸身扯出水面,便瘫软的靠在岩壁上,大口喘着粗气,肋骨不知断了几根,每次呼吸胸前都是钻心的痛,但慕紫轩却是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我还活着……我还活着!紫薇帝子……这天命,我信了!信了!”

    不愧是杀婴取运缔造的紫薇帝子,气运之强,当时无双,坠入九幽深渊竟仍能留命,仰头不见天的无底深渊中,慕紫轩笑了,笑声中却带着凄怆的哭腔。

    “活……活人!”慕紫轩正在宣泄,忽然,一道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谁!”这感觉便如大半夜无人的街道中,突然有人拍了下你的肩膀一般,慕紫轩心中一激灵,戒备看向四周。

    淡淡萤火,帮助他很快适应黑暗,便见水面上出现不规则的波纹,睁大眼睛极力辨认下,才见一只只水蛭般微不可见的小虫无穷无尽的从四面八方涌来,迅速攒聚一团,密密麻麻覆叠起来,转眼聚拢成一个“人形”。

    说是人形,其实实在欠奉,只能勉强看出四肢和头颅,眼口耳鼻一概皆无,而每一条水蛭都在不安的蠕动,动作稍大一点,就会从身上掉落。

    慕紫轩一生中,从无见过这般恶心又诡异的情景,但他经历一番变故,心志之强,与过去的他不可同日而语,虽惊不乱。先前坠落时,曾以剑插入岩石中缓解下坠之势,但未撑多久,剑就不堪重负的断折两段,如今剑柄恰坠在身边,慕紫轩手一引,断剑飞入手中,持着断剑护住宁悠悠的尸身,再度逼问道:“你是人是妖还是鬼?”

    “咯咯咯咯!”刺耳又疯狂的癫笑又在慕紫轩脑中响起,“九幽深渊久无来客,今日竟然一下来了两个,还有一个是活跳跳的,咯咯咯,”忽而声音变作惊疑,“嗯?另一个,也没死?”

    “没死!”慕紫轩全身一震,一切都抛在脑后,颤声道:“你是说悠悠她还没死?”

    “也不算活,咯咯,看你对生死的定以如何了,论肉身,已经死去,但魂魄仍未消散,嗯……但肉身上竟然只残留了一魂三魄,其他二魂四魄呢,奇怪!奇怪!小子,她到底怎么失去生机的?”

    慕紫轩病急乱投医,虽不知对方是谁,但哪还顾得其他,连将事情因有和盘托出。

    那声音又道:“为了救你,身中一剑,又将魂识献祭给虎魄吞噬,咯咯咯,真是痴心的女娃儿,凌霄剑宗那帮自诩正道的人士真忍心下手,可若这样,那怎会残留一魂三魄,难不成她天生患有离魂症?”

    “离魂症!”慕紫轩顿时恍然,“她虽没有离魂症,但也差不多,平时经常装离魂症患者。”

    “装离魂症,咯咯咯,怎么会……怎么会有人这样……”那水蛭凝成的怪物好似遇上意外之喜。刺耳笑声在慕紫轩脑中回荡,而身子也前仰后合,不断有水蛭坠下,慕紫轩见它这般嘲弄宁悠悠,心中正不快,但下半句却让他大为意外,“怎么会有人,与我有同样的爱好……咯咯咯……”

    原来,人的三魂七魄本为一体,共同主宰人的人格。但离魂症患者魂体则呈割裂剥离倾向,不同魂魄,分管着不同人格。宁悠悠算是奇葩,因为怕黑,所以虚构出一个‘幽凝’,每当黑暗就会出现陪她说话,久而久之,灵魂竟真如离魂症患者一般呈现割裂趋势,两魂四魄主管宁悠悠的人格,一魂三魄掌管幽凝的人格。

    宁悠悠为了慕紫轩赴死,两魂四魄投入虎符之中,任虎魄吞噬沦为伥鬼,而幽凝的一魂三魄却仍存留尸身之中。

    听这怪物讲完,慕紫轩不知是喜是悲,道:“那之后呢,会变得如何?”

    “咯咯咯,本来人死魂散,但魂体之间,彼此又有牵引力,这女娃儿的两魂四魄投入虎符之中,所以剩余一魂三魄受到牵引一时不至于消散,但时间久了,彼此牵引就慢慢消散,终将坠入幽冥,而她魂体不全,无**回转世,最后,只能成为忘川河上徘徊迷惘的游魂,咯咯咯咯!”

    “永不超生!”慕紫轩心头大骇,也不管对方是谁,急拜道:“前辈见识非凡,定非常人,可否有办法使她不入幽冥,摆脱忘川涤濯之苦!”

    “咯咯咯!”刺耳笑声再度响起,好似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不入幽冥,摆脱忘川涤濯之苦?你以为你身在何处?”

    “你所在之地,便是幽冥鬼界,你足下流淌的,便是忘川支流!”

    声音不啻雷霆,惊得慕紫轩目瞪口呆,“这是鬼界?我……死了??”

    慕紫轩心头一沉,一时万念俱空,“果然,坠入九幽深渊的人无一能生还,我又怎么会例外呢?”

    但忽然又想到,“不对,它方才分明说了我没死?”慕紫轩急忙掐着自己的胳膊,血肉之躯真实的痛感传来,才确定他确实未死。

    他没有死,却已在幽冥鬼界,那纵然难以置信,不合理的事实,终归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九幽深渊是阴阳裂隙!”慕紫轩惊道。自共工怒撞不周山后,天地有缺漏,阴阳有裂隙,可供人鬼往来阴阳两界。但阴阳本该相隔,所以除了难以处置的酆都外,其他阴阳裂隙都在这数千年间,渐渐被大神通者修补。

    然而,天地广阔,总还有不为人知的裂隙留存,世人只知坠入九幽深渊者无一生还,谁曾想它也是直通幽冥的阴阳裂隙之一、

    “咯咯咯,小子有几分见识!竟还知晓阴阳裂隙!”

    “这是幽冥,那你呢,究竟是人是鬼?”

    “是人?是鬼?我都是,也都不是,别人过往称我‘九子鬼母’,现在呢,阳界应该过了很多年,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这名字?”

    “九子鬼母!你没死!”慕紫轩心头大惊,百年前开唐乱世时的地狱道道主九子鬼母,六道之中,不亚于当时天道道主杨广的顶尖高手,自六道最后据点‘忉利天’被破后便不知所踪,她的凶名百年之后仍令人忌惮,没想到竟在这里苟延残喘。

    面对百年前杀人盈野的邪派恶枭,慕紫轩却是大喜,再拜道:“原来前辈是九子鬼母,地狱道精擅魂术,悠悠她既然魂魄未散,可有办法让她复生?”

    “哦,凌霄剑宗的弟子,竟然会求我这个地狱道魔头,咯咯咯咯?是我离开人界太久了么,人界的世道何时变了!”

    慕紫轩凄然一笑道:“没变,与百年前一般,依然世道混沌,正邪不分,所谓正道,也不过比邪道多了一个‘为了苍生’的大旗。”

    九子鬼母的声音亦显唏嘘,道:“小小年纪,看得倒是透彻,真是有趣的年轻人,先陪老身聊聊人间变化吧,老身好久没有与人说话了,看你表现,我再决定是否救她,咯咯咯!”

    九幽深渊无日夜,慕紫轩与九子鬼母讲了这百年之事,亦从九子鬼母口中得知她的经历。

    原来,九子鬼母在最后一战中负伤,逃遁之时,却被手下的两大狱首桑魅、厉傀背叛,二大狱首为了道主之位和地狱道镇道神功《归冥玄功》,在九子鬼母最虚弱的时候突施辣手将她重创,各拘了她一魂两魄,而九子鬼母的肉身则带着残留魂魄坠入九幽深渊。

    却不料九幽深渊是阴阳裂隙,她也因此逃过一劫,肉身虽摔成了肉泥,但残魂却留存下来,靠着依附在水蛭之上,吸取忘川河中的游魂修复魂体的创伤,不知过了多少年,才修复完创伤,恢复神智。

    鬼界地广鬼稀,此处是不为鬼知、无鬼涉足的一处地方,而她因为在此处呆得太久,魂体与地气彼此难分,成了此地的地缚灵,恢复神智之后,却再也无法离开此地。

    于是,她成了坐困百年的孤寂囚徒,百余年未曾有鬼涉足此处,虽偶然有人坠落,但这万丈的高度,即便摔在水面上,亦能将人摔得骨骼尽碎,脏腑移位,难以存活。

    今日却是例外,慕紫轩从上坠落,却正好摔在她水蛭之身上,无数水蛭被压成肉泥,但也提供缓冲,化解了慕紫轩的冲击力,才使得他保全性命。

    九子鬼母显然憋了很久,甚至言语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而慕紫轩也不由慨叹,自己运气实在太好,鬼渊绵延千百丈,落在其他任何一处都是死,而自己竟恰好能摔在九子鬼母的身上。

    九子鬼母似要将憋了百年的话尽数讲完,不知说了几日,慕紫轩中途甚至睡了几觉,才忍受不住扯回正题。道:“前辈,你到底是否有办法帮助她?”

    “咯咯咯,小子终于忍不住老身的唠叨了,这小丫头竟然能靠自言自语使魂魄分离,与我自创的《九子分魄**》有异曲同工之妙,老身这身绝学,不敢湮灭于世,便是你不说,我都想救她一救,让她继承我的衣钵!”

    “这么说前辈答允了?”

    “咯咯咯,那要看你能为救她,付出怎样代价?”

    慕紫轩斩钉截铁道:“一切!”

    “咯咯咯!好个痴情郎,我只要你做三件事,你说这丫头叫什么来着,宁悠悠?这名字不好,老身还是喜欢她另一个名字,第一件事,从今日起,她便是我九子鬼母的第十女——幽凝!”

    话音方落,却见水蛭化身忽得一动,探出手臂点向宁悠悠,慕紫轩对这百年前的邪枭一直忌惮,如今九子鬼母修为大减,本也拦得住她,但最终却是一动不动,任她施展。

    却见九子鬼母从宁悠悠眉心扯出一道虚影,恰是宁悠悠的模样,还未等慕紫轩看清,就一下塞入慕紫轩身体。

    “换做其他人,都阻止不了残魂的消散,但我所创的《九子分魄**》能将魂魄一分为九,保证魂魄分离不散不过小儿科,但她现在已无神智,无法学习,所以第二件事,便是有你代劳,从今日起,她的残魂便栖息在你的肉身中,她便是你的影子,你的分身。我传你《归冥玄功》和《九子分魄**》,你掌握了,她便也就会了。”

    “另外被虎魄吞噬的二魂四魄倒不用担心,成为伥鬼,反而正能保她的魂魄不灭,不过欲让她魂魄再度合一,凭老身现在的力量,还做不到?”九子鬼**猾笑着,露出了真实的目的。

    慕紫轩直言道:“前辈要怎么才能恢复力量?”

    “咯咯咯,你倒是快人快语,第三件事,助我恢复力量。先从厉傀和桑魅那里,将我被他们拘住的魂魄放回!”

    要施放被拘魂魄,就势必与地狱道修行百年的两大狱首为敌,慕紫轩却毫无畏惧道:“听说《归冥玄功》能克制地狱道其他功法,只要他们没死,这,不难!”

    “呵呵,好自信的小子,那其次,我这百年来,都靠捕食这条忘川支流上的漂浮的游魂恢复魂力,但这依旧太少太少,甚至比不上我消耗的魂力,而我又受困在此,不能前往他处,所以,我要这忘川之上,漂浮更多游魂。”九子鬼母将满是水蛭的脸贴在慕紫轩面前,“也就是,要人间有更多更多更多更多的——死人!”

    “更多……死人?你是要我杀天下而救一人?”慕紫轩睁大眼睛惊诧道。

    “你做不到?”嘲弄的声音在慕紫轩脑中响起,慕紫轩却是肆意的大笑,笑声响彻深渊,声波甚至能将水蛭从九子鬼母面上震落。

    命运就像早编好的闹剧,不久前才许下的誓言,如今便有了实现的方向,慕紫轩撕心竭力的笑道:“我是根本等不及了!”

    三年后,慕紫轩迈出酆都大门,重返人间,遥望着洛阳司天台的方向,对着自己的影子怜爱的道:“幽凝,我们走吧!”

    八年后,上三道轮回阵中,慕紫轩覆上银制面具遮住面容,只露出一对燃着冰冷火焰的眸子,从王座之上缓缓起身道:“天下,我们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