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外传 故剑情深 28
    虎符漂浮半空,兵凶煞气凝聚成一只盘踞半空的赤眼猛虎,昂然一吼,腾腾煞气随声波扩散,似要噬人而食。

    与此同时,一道虚影从宁悠悠躯壳脱出,正是宁悠悠的魂识,猎猎煞风中,她的身影似虚似幻,恍若不属尘世的精灵。白皙的面容上仿佛有淡淡的微笑,樱口开合,用口型比出了无声的三个字。

    慕紫轩知晓她要做什么,他留着泪,如受伤的野兽,发出不明意义的呜咽,一手紧紧搂着她失去温度的躯体,一手探前,伸向她即将远去的魂识。

    他徒劳得想将失去的尽数挽留,但结果早已注定,无论哪一方,他都留不住。

    风中的女子调皮的笑着,轻盈转身,让他抓向她裙裾的手掌抓了个空,一如往日与他追逐嬉闹般,随后向着虎符飘去,决然无悔,像一只扑火飞蛾……

    短短一瞬的图景,在慕紫轩心中镌刻下了永恒……

    宁悠悠一直清楚,凭她的本事想要从高手云集的凌霄剑宗将慕紫轩救出,就算她运气再好十倍也绝无可能,所以一开始便有决断。中剑之后,她便效法先前虎君的做法,将魂识献祭虎符,在自身意识被彻底吞噬前,换取片刻对虎符的支配。

    宁悠悠的身形投入虎符之中,消失不见,好似从不存在过,但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圈浓黑如墨的煞气涟漪一般从虎符中扩散开来,而猛虎的双眼陡然放光,如两盏燃着魂火的红灯,再闻一声撕风巨吼,扩散开的煞气化作道道人形。

    手持兵刃,军容鼎盛,成百上千的伥鬼化现而出,结成一道密不透风的人墙将慕紫轩拱卫在中间。

    “好凶的兵煞之气!”,凌霄剑宗高手也不禁动容,随兵家始祖吴起征伐诸国,华夏历史上第一块虎符,自非寻常之物。

    但也只是动容而已,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宗,岂会因一件法宝失了分寸。

    “众弟子莫乱!迎敌备战!”玄宁掌门一声令下,众弟子克服初始的慌乱,一时间,万剑齐发,长老们亦在旁出手相助,一时杀气森森,剑气纵横,掀起一场厮杀。

    伥鬼生前或是历战雄军,或是能人异士,但也难与凌霄剑宗抗衡,门派中顶尖的高手不必出手,片刻之后,兵煞之气尽消,天藐峰上重归肃然。

    但伥鬼被尽扫一空,在场却已不见慕紫轩身影,慕紫轩逃了……

    “这下难解了……”玄宁真人心中不由一叹,好不容易将狼崽子养大,养得它学会了摇尾巴,却偏又要杀它。没想到杀之不死,反唤醒了他的血性,让他逃脱,日后随时可能反咬一口……

    玄宁下定决心道:“陆师弟,你领人继续追捕慕紫轩,莫让他跑了,其余长老,随我进殿议事!”

    ------------------------------------------------------------------

    凌霄殿上,正题为开始,商影却先在给顾剑声号脉。

    顾剑声先前只是想以剑气封住宁悠悠穴道,抢在别人下杀手前将她制住,再设法继续从中化解慕紫轩与凌霄剑宗的矛盾,否则,若让她把人带走,事情恐怕会走向无法缓颊的地步。

    可见剑出之时,却觉真气奔涌如长河大江,无法遏制,竟一道剑气将宁悠悠洞穿,铸下今生最悔恨的一剑。

    至亲杀最爱,回想慕紫轩那时震惊,悲伤,怨愤,绝望的眼神,顾剑声知晓,他那一剑,杀死了两个对慕紫轩最重要的人。

    但是,以他绝逸群伦的剑术修为,早应收发自如,一念随心,若对上旗鼓相当的对手,或许还有战至极端无法保留,失手误伤的可能。可对上与他天差地远的宁悠悠,实在没有剑气失控的理由。心中不解,所以便找商影来审视。

    商影号脉片刻,又用银针扎了几下,面色趋近凝重。

    顾剑声问道:“怎么回事,我可是中毒了?”这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解释。

    商影摇头道:“以你修为,哪有毒物能影响到你还不让你察觉。不是毒,而是药。”

    “药?”

    商影点头道:“没错,我们凌霄剑宗的亢龙洗髓散。此药对人并无危害,反而是珍贵的好药,所以你自然不会察觉,但用在此时,就显得用心险恶了……”

    顾剑声心中了然,他亦知亢龙洗髓散可使筋脉扩张,功效有二,一是给新入门的弟子洗髓伐脉,排出后天浊气,二是给受伤淤血之人活络气血。但他一者未曾受伤,二者一身真气早已畅通天地,也不必洗髓伐脉,自是不必服此药。

    但经脉扩张,往往意味着运使真气时会拿捏失准,所以服药之后两个时辰内不宜动武。尤其对顾剑声这种平时拿捏入微高手而言,产生一丝一毫的偏差,都可能酿成大祸。

    众人也觉察蹊跷,谢康乐问道:“顾老五,你自己是没必要服此药,那可知晓是谁所为?”

    顾剑声眉头一挑,心有所动,竟是面色大变。

    清岳真人看他神色,叹了口气道:“师弟,是慕紫轩做得吧?”

    谢康乐不解道:“慕紫轩,他哪有理由这么做?难道要借他师傅的刀杀那个皇世星天的小妮子?这不可能!”

    清岳真人摇头道:“慕紫轩今日身世暴露,其间变数重重,谁也难以预料下一瞬会发生何事,顾师弟杀了宁悠悠只是意料之外的变数,一开始的目标另有其人。”

    “那是谁?”谢康乐疑问道,但随后眼一睁,惊道:“是大师兄你!”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各自震惊,清岳点点头道:“没错,若不是这番意外,顾师弟将会与我剑决,他若劲力受控,那受害的应当是我……”

    商影难以置信道:“这……轩儿与师兄你无怨无仇,在此之前,也并不知自己身世,为何要害你?”

    清岳真人道:“他未必是想害我,只是想救宁悠悠。宁悠悠受困牢中,若要救她出狱并摆脱凌霄剑宗后续追击,就得先制造混乱,所以他才会下药,顾师弟若在掌门剑决时失手一剑重创了我,那时门中定会大乱,众人无暇他顾,便是他脱身的最好时机。顾师弟,看你神色,你应该也想到这一层了吧……”

    有机会对顾剑声下药的不多,慕紫轩就是其一,而且顾剑声已近辟谷,极少饮食,今日唯一服食的,就是慕紫轩特意为他准备的参茶。顾剑声想到此处,面色如覆了一层黑云,却仍犹疑道:“这……未必是他,轩儿应不会做出这等事。”

    谢康乐嗤道:“算了吧,顾老五,你护犊子也得分对象,慕紫轩那小子过往就桀骜不驯,怕早被皇世星天的女子迷了心窍,忘了你这师傅了……”

    玄宁掌门拍拍桌案止住讨论,道:“没错,为了一女子,做出欺师灭祖之举,慕紫轩确实不值得维护,而顾剑声,你教徒不慎,更兼知情不报,窝藏紫薇帝子,同样是祸及门派的大错,你可认罪。”

    顾剑声长叹口气,道:“弟子认罪!”

    “既然如此……”玄宁掌门身形忽动,欺身顾剑声身前,顾剑声虽有警觉,但动手的是他师尊,他亦不敢乱动,但见玄宁掌门并指如剑,连点顾剑声周身七大要穴。

    顾剑声只觉七道真气闯入体内结成扣锁,将他自身真气凝牢牢锁死。“七魂剑封?师尊,你这是何必?”

    玄宁掌门再回座上,已是精神萎靡,好似一瞬间老了十多岁,却道:“顾剑声听判,贫道玄宁以凌霄剑宗二十三代掌门身份封你功体,罚你在外看守道观,十年之内不准回山!不得有违!”说完,玄宁真人竟是呕出一口血。

    七魂剑封极耗真气,顾剑声又青出于蓝,修为比玄宁真人更胜一筹,虽不做抵抗,但封他真气也极为困难,玄宁掌门设下七魂剑封,自身亦是虚耗过度。而他急着封禁顾剑声功体,也是担心顾剑声为维护徒弟,会与门派走上对立。

    顾剑声知晓玄宁苦心,终不再多言,只欲上前搀扶玄宁真人。

    玄宁真人摆摆手,面色虚白道:“清岳,为师今日将闭死关,自今日起,你便是凌霄剑宗第二十四任掌门,本该有接替典礼,但为师是无法参加了,传位仓促,但你仍需勤勉,护持吾派,不坠凌霄之名!”说罢,示意身边道童将掌门印剑托送去。

    清岳真人跪地接过掌门印剑,道:“弟子必不负师尊所托!”

    一番简短仪式,新旧接替便已完毕,玄宁如刚刚卸下万钧重担,疲惫道:“顾剑声,莫怪我的责罚重了,我曾也对慕紫轩寄予厚望,以为剑冠之后,能有人再续传奇,但……终究是失望了”

    “那个孽徒,你便当从没收过吧,这次罚你出山正是机会,天下之大,在外面,你一定能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徒弟,他有着不逊慕紫轩的资质,却比慕紫轩更专注,更虔诚,他才是继承你衣钵,贯彻你剑道的真正传人,凌霄剑宗……后继有人!”玄宁眼神灼热,虚白的面上泛出激动的红彩,好似能看到若干年后,那剑光璀璨的未来。

    ---------------------------------------------------------------

    三日后。

    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奔逃三日的慕紫轩像一只负伤的野兽,面容消瘦疲倦,眼神却更加凶戾,疯狂中暗藏着让人渗到骨子中的寒意。

    躲闪凌霄剑宗无休无止的追捕,早已令他精疲力尽,但即便如此,他的手紧紧搂着宁悠悠早已失去生机的躯体,源源不断的灌输冰寒真气,让宁悠悠的躯体不朽,似要将她永远留住。

    终于,一道深不见底的巨大裂隙,为他的逃往划出终点线,茫然的奔逃。

    九幽深渊,茫然奔逃之下,他竟不知不觉被逃至九幽深渊,深渊另一侧,便是昆仑山的皑皑白雪,但眼前天堑,却是插翅难飞。

    慕紫轩想要绕开,但忽然,道道剑光割破天云,凌霄剑宗大举逼杀而来,将他彻底围困。

    陆真吾,谢康乐,骆石律,玄离长老,赤松长老……一个又一个长老站出,过往熟悉的身影,成了势不两立的逼命阎罗,而为首者则是——

    慕紫轩狰狞笑道:“清岳师伯,哈,看你这身装扮,应该叫你清岳掌门了吧?师伯刚出任掌门,便来逼杀于我,我倒是真有面子,师傅呢?他不来送我一程么?”

    清岳掌门摇头轻叹道:“你还有颜面提你师傅?对他下药时,可曾想过他是你师傅?”

    “下药?什么意思?谁对我师傅下药了?”慕紫轩咧嘴问道。

    “嗯?还想装糊涂不成?”清岳掌门眉一凛,怒然道。

    慕紫轩惫懒笑笑,道:“无所谓,你说我做了,那我便做了吧,反正我生而有罪,不差这一条,不管如何,你都不会让我活命!”

    清岳掌门看他模样,惋惜道:“贫道亦是看你长大,又何尝愿意杀你,但你若不除,天下将再起兵灾,生灵涂炭,若杀一人能救天下,为了苍生,贫道手上愿染鲜血!”

    “哈哈哈哈!”夜枭一般凄厉的惨笑在深渊前回荡,陌生而冰冷,慕紫轩好似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好一个杀一人而救天下,值得值得!我若不死,都对不起天下苍生啊,可是师伯——”

    慕紫轩的笑声嘎然而止,却仍挂着无尽奚落,“这苍生性命,我一人担不起,掌门师伯可愿与我分担?你若自尽当场,我便甘愿同死,杀我们二人救天下,一样是值得!不知掌门愿不愿为天下苍生牺牲?”

    清岳掌门闻言,面色不由一变,一旁陆真吾道:“笑话,掌门真人执掌凌霄剑宗,维系天下正道,一身重担,如何能轻死?”

    慕紫轩挑起剑尖,指向陆真吾,笑道:“那,陆师叔祖你呢,换成你,我的话同样奏效,死咱们两个,救天下苍生,这大功德我可不会忘与你分享!”

    陆真吾被剑尖所指,不由后退一步,支支吾吾想说什么,却一时也说不清楚,慕紫轩剑尖又指,“谢师伯、骆师叔,赤松师叔,玄离师叔祖……你们呢?你们都欲杀我,现在机会来了,谁愿与我一同救这天下?”

    软软举起的剑尖之上,好似有天下最璀璨的剑芒,凌霄剑宗声誉享天下的长老,竟皆被逼得避过头,不敢直视。

    “哈哈哈哈!”慕紫轩又笑了,这次好似一个得胜者,笑声中充满对败者的奚嘲,“好一个为了天下苍生,既然你们都说我是紫薇帝子,命中注定会血染天下,那慕紫轩信命!今日你们要杀一人而救天下,侥幸天命让我不死,慕紫轩定不负天命所托——”

    他低头看着怀中爱人,无限怜爱道:“来日势必杀天下而救一人!”

    慕紫轩脚步轻退,在众人注视下退至九幽深渊边缘,仰天跌下。

    漆黑深邃,不可见底的深渊吞噬一男一女的身影,张狂笑声却在深渊中不断回荡,成了凌霄剑宗挥之不去的梦魇。

    --------------------------------------------------------------

    Ps:字数爆棚也没能写完,结局比预计多,明天应还有一小章外传才能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