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外传 故剑情深 25
    此对夫妇是齐云镇下的福叔福婶,也是慕紫轩的养父母。慕紫轩幼时是他们带大,记事之后才被顾剑声收入门下,虽然觉察得出这对夫妇对自己敬畏多过疼爱,慕紫轩仍以父母相称,逢年过节都不忘探问。

    “这怎当得?这怎当得?”福叔缩缩身子避开慕紫轩视线,连声道:“轩少爷,早都跟你讲了,别别叫爹娘,叫俺们福叔福婶就好,俺夫妻都是庄稼人,凡夫俗子,不过受人的嘱托,照顾你几年,哪当得起仙家子弟的父母,要折寿的,折寿的啊……”

    陆真吾道:“二位,你们说受人所托,照顾慕紫轩,可还记得是受谁所托?”

    福婶一听仙家问起,便倒豆一般说出,“那哪敢忘啊,不就是顾上仙,顾老爷么?这顾老爷可真是好人,老早以前就救过俺们夫妻,后来又送来轩少爷,让俺们替着养几年,俺们可是一点都不敢亏待啊。”

    后面福叔急拽她袖子,她才止住絮叨,陆真吾冷笑一声,又追问道:“这位顾老爷将慕紫轩交给你们是什么时候?可还记得?”

    福婶连忙点头道:“记得记得,是先天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当时顾老爷抱个血淋淋的婴儿过来,可把俺们吓坏了,只当是死了呢,再看看才知是刚出生,身上的血都没来得及擦干净……”

    听闻时间,玄宁掌门等人再度色变,陆真吾又质问道:“先天二年十一月二十日,诸位可不陌生吧,我们便是在那天终结了皇世星天的计划,顾剑声,你不妨解释一下,宣君盛是你所杀,你说紫薇帝子也已死,可为何偏就在那一日日,你又将一个刚出世的婴儿送到了这对夫妇的手中?”

    顾剑声未答,慕紫轩已抢先开口道:“陆师叔祖,依你的话意,难道那日除了紫薇帝子就不许其他人出生,这未免霸道了!”

    “可若心中无愧,为何又要掩饰,慕紫轩,你在弟子名册中登记的生辰是开元元年四月初七,可比你实际出生的年纪少了半年,这你如何解释!”

    慕紫轩一时语塞,陆真吾乘胜追击道:“不承认亦可,既已知晓你的生辰,贫道自有办法让你现形!”说罢,从袖子掏出一个走马灯形状的八角提灯,灯笼迎风而涨,变作寻常大小,八个灯面上各绘着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一眼便知非是凡物。

    “照命灯?”有人识得此物,惊异道。

    “不错,正是我从儒门‘知世’先生那里借来的照命灯,此灯可出人的先天命宫,你是否是紫薇帝子,此灯之下,一眼分明!”陆真吾说罢,拿出一张符纸,写下慕紫轩的生辰后放入灯中,霎时耀眼灯火蹿升而起,如火炬一般险些烧到陆真吾眉毛,陆真吾亦被吓了一跳,他知晓此灯火光燃得越盛,便证明命数越贵,但烧得这般旺的倒是生平头一遭。

    走马灯滴溜溜转起,灯面上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交替往复,仿佛无数段演绎人生。而一抹光线亦从灯笼上射出,映照在慕紫轩身上。

    照身瞬间,紫华大作,慕紫轩头上恍若浮现一片蜃楼之景,虚幻莫测,一颗星辰在他头顶映照,光芒璀璨,统御诸天,正是紫薇帝星,紫薇耀空,一股浩大尊贵之气弥漫而下,旷照无边,众人中修为低浅的竟不禁膝盖发软,几乎屈膝臣服。

    “紫薇入命宫!还说你不是紫薇帝子!”陆真吾喝道,众人再度哗然,年轻弟子们不知晓紫薇帝子是何物,但亦识趣的远离慕紫轩,向后挪动身子,而诸多长老齐刷刷将目光投在慕紫轩身上,眼中包含着敌意,戒备,猜疑,厌恶,全无往日亲善,道道刺透人心。

    慕紫轩见此情景,亦是心神大乱,喃喃道:“紫薇帝子……我真的是紫薇帝子?”恍惚间,耳边婴儿哭叫声越来越响,凄厉,哀戚,声声泣血,在慕紫轩脑中不停回荡。

    “别吵……别吵……让我好好想想……”慕紫轩敲击着自己的头颅,想要砸出个窟窿,把那恼人的声音挖出来,可哭闹声依然不止。

    “我叫你们别再吵了!”慕紫轩猛然一敲脑门,一道血痕从头顶蜿蜒而下,照得双目泛红,而与此同时,照命灯的火又再度暴涨,暴起的火舌将不停旋转的灯面点燃。

    “好强的命火!”眼看灯面上所绘人生百态在命火之下蜷曲,燃烧,陆真吾全然来不及阻止,整个照命灯变成一个大火球熊熊燃烧,好似是要付出窥探天命、泄露天机的代价。

    “天,快看!”一弟子惊愕指着慕紫轩头顶虚像道。

    而最后的火光映照下,慕紫轩头顶虚像亦生变化,紫薇帝星如被一层红光覆盖,将尊贵紫光染上血色,照得大地赤红,而跃动的火光照在虚像上,便化作蔓延无际的无情战火,吞噬着无数倒在血泊的尸骨。慕紫轩头上一方天地,已成战火焚野,尸横遍野,血流漂杵之景!

    而一只见背影的紫袍男子一步一步走向紫薇帝星,每行一步,足下就隆起一级血肉铸就的阶梯,千尸万骸,铺出一条王者的通天长阶!

    众生血劫,天下战火,换得一人神龙飞升,比起帝星,更像是——

    “灾……灾星!”,身为凡夫俗子的福婶坐倒在地,惧怕的看着慕紫轩,指着他颤声说出众人的心声。

    福婶指向慕紫轩的手指,却比任何刀剑都更刺痛人心,慕紫轩瞳孔一缩,伸手向她,想要向往日一般叫她阿娘,让她别怕,可却怎么也张不开嘴。

    福叔忙堵住她的嘴,将她拉起道:“妇道人家,瞎说什么,不懂就别跟着掺和,仙人们问话问完了就随我回家!”福叔扯着福婶看向陆真吾,在他点头应允后便往山下走去,一步不敢回头望。

    灯火燃尽,杀伐之景消失,众人渐收震撼,看向慕紫轩的目光中又添了几分敌意,陆真吾向前一步厉声道:“紫薇耀空,血染天下,慕紫轩,或者该叫你紫薇帝子,事实就在眼前,你可知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