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外传 故剑情深 24
    凌霄剑宗立剑为尊,择选掌门的三场试炼中,自然以第二场剑决最引人瞩目,不少弟子都放下手中活计偷偷溜到天藐峰,准备一睹剑冠顾剑声出剑时会是何等风采。其他长老也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机会难得,哪怕弟子们能在观视中参悟顾剑声万分之一剑意,对他们今后都是大有裨益。

    众人翘首企盼之际,慕紫轩却仍是心不在焉。“师尊先前为何会对我说那些话,他对皇世星天之人如此排斥,莫非是与皇世星天有仇?不,不可能,以师尊性情,便算有仇,也绝不会为难一个后辈女子。那……莫非是师尊看穿了我的计划,出言是为了恫吓我……”

    他隐约察觉顾剑声对宁悠悠,乃至整个皇世星天的人都格外排斥,却找不出其中缘由,犹疑不定之际,忽闻众声哗然,群情鼎沸。

    万众瞩目中,数道人影从天而降,以玄宁掌门为首的一干门中首脑人物落在殿前高台上各自入座,而另有两道人影落在擂台两侧,分庭抗礼。

    左侧之人身材魁梧,狮鼻阔口,浓髯如戟,自有一股渊渟岳峙般的沉稳气质,乃是清岳真人。

    但纵使来者个个非凡,众人的目光还是不约而同的投向右侧之人身上,头戴冠,腰悬剑,仙风剑骨,尽显卓世超然之姿,不论何时何地,顾剑声永远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天!是‘不堪提’?顾师叔竟然将此剑配上了,这下能开眼界了!”前头一弟子大惊小怪道。

    旁边弟子望向顾剑声腰间,见他腰中不过一把木剑,木剑黯淡无光,无锋无刃,也不带剑鞘,就这么系在腰带上,不以为然道:“什么‘不堪提’,不就一把木剑吗……”

    先前弟子冷笑道:“一把木剑?‘南疆神木’支离耶晓得吧?那可是岁数比咱们凌霄剑宗都要长的妖怪祖宗,你口中的木剑,正是从南疆神木本体上折下的一根树枝所制成的!别看木剑,用起来可是削金断玉跟切豆腐似的!顾师叔从不轻出此剑,今日既然带它来,可见顾师叔认真了,清岳师伯怕是撑不住几招。”

    “笑话,清岳师伯这些年来虽不在其位,但一直是代掌门掌管门中大小事务,实际上,掌门位置早就被他定下了,顾师伯不过陪衬一下,哪会真全力出手?”

    “就是就是,况且,你以为这些年清岳师伯凭什么能压服其他虎视眈眈的长老,还不是凭他一身深沉修为,顾师伯刚入门之时,都是由清岳师伯代师传艺,一手教出来的呢。”

    喧闹之际,现任掌门玄宁真人问身边商影道:“时辰已至,人可都到齐了?”

    商影道:“贺孤穷贺师弟在外游荡,多年不归,本也没指望他来,便不提他了,不过陆真吾陆师叔也不见踪影,不知去了何处?”

    玄宁叹了声,“罢,那便不等了、”随后起身,朗声对擂台上二人道:“掌门三试,第二试便是‘试剑’。凌霄剑宗以剑为名,立剑为尊,若要担起一派掌门之职,亦少不得一身惊人剑艺,你们二人可都准备好了?”

    清岳和顾剑声各自点头,玄宁又抚着白须叮嘱道:“你二人皆为门中栋梁,缺一不可,此次剑诀虽是重要,但也不能失了分寸,莫要重创同门,更别伤了同门性命。否则仍要以门规处置,可都记下了?”

    “我等明白!”

    “既然如此,若无疑问,那便开始吧!”

    一声开始,场上气氛一凝,剑意层层拔升,在场众人竟皆止不住后退一步,一触即发之际,慕紫轩却悄悄退身,所有关注点都在剑决之上,顾剑声和清岳这两大高手被彼此牵住无暇分身,此时,正是救宁悠悠逃出的最佳时机。

    却在此时,天外忽然一道洪音传来,“我有疑问!”

    声至人至,又见一道身影自天而降,正落入擂台正中,正是宿沫峰首座陆真吾,陆真吾向前一拜,道:“启禀掌门师兄,贫道有疑问,不知暗藏祸心,危害派门之人,有无资格参选掌门?”

    这话一说,引得众人议论纷纷,玄宁真人肃然道:“师弟,莫要故弄玄虚,,你究竟所说何人,所指何事?”

    陆真吾冷笑一声,厉声道:“贫道所说之人不是旁人,正是掌门师兄的弟子,派中剑术第一人的剑冠顾剑声!”

    陆真吾戟指直指顾剑声,顾剑声轻笑一声,如若未闻。

    “至于我所指的事……”再见陆真吾手臂慢慢转了半圈,指头移向另一个方向,众弟子似畏惧被他指到一般,纷纷避让两侧,现出人潮后慕紫轩的身影,“慕紫轩,令师比试在即,当此之时,你是欲往何处?”

    “前头人挤人的,看不真切,我欲寻个无人的地方远观,这,陆师叔祖也要管?”慕紫轩被叫破行踪难免心惊,却强作无事。

    “哼,不敢不敢,贫道老朽之人,无德无才,如何能管得了你——”

    陆真吾声调一提,咄咄逼人道:“注定紫薇耀世,血染天下的紫薇帝子!”

    “什么,紫薇帝子!”众弟子还不明所以之际,玄宁掌门和诸多长老已是惊愕的站起。数十道目光齐刷刷的盯在慕紫轩身上。

    陆真吾眼睛在顾剑声和慕紫轩师徒二人间来回游荡,道:“没错,十七年前本该身亡的紫薇帝子实际并未死,而是被顾剑声以桃代李僵换出,顾剑声包藏祸心,欲借紫薇帝子翻覆玄黄的命格为用,染指天下苍生,所以便将紫薇帝子收为徒弟,养在身边加以笼络,而那紫薇帝子便是你——,慕紫轩!”

    慕紫轩只觉头脑发晕,不由一个踉跄,他从宁悠悠那里知晓皇世星天在十七年前那血腥疯狂的造天创星计划,对成百被杀的婴儿是悲叹怜悯,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是那场计划的最大受益者,汇聚百婴气运为一身的紫薇帝子,恍惚间竟好像能听到婴儿的啼哭回荡耳边,浓重的血腥气萦绕鼻端……

    心神慌乱间,慕紫轩本能否认道:“你,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是紫薇帝子?”

    陆真吾冷笑一声,道:“知晓你不会承认,我自有证据,你们两个上来吧!”

    话音方落,便有几名弟子领着一对中年夫妻走近,夫妻二人粗手大脚,相貌平实,一看就是寻常庄稼人,与凌霄剑宗脱尘之气格格不入。

    慕紫轩见到二人,却是如遭电殛道:“阿爹,阿娘,你们怎么来了!”(未完待续。)